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搞事情 ...

  •   “原来如此。”
      
      魏凉的声音懒懒淡淡,落在林啾耳中,却不亚于一个惊雷。
      
      她的两腮丝丝发麻,牙齿又酸又痛,肩膀不自觉地紧绷。魏凉悬在她后心的温凉手掌好似变成了利刃或者毒蛇,林啾丝毫也不怀疑,那只手下一秒就会穿透她的胸//膛。
      
      魏凉贴近她,薄唇与她的耳垂若即若离。
      
      他道:“修了王家的玉心经啊。”
      
      林啾呆了一呆,草草把相关的记忆刨出来略略扫过一遍。
      
      是了,在林秋她爹出事之前,她的亲娘郑子玉是准备把她卖入王家的。王家是天元大陆唯一的修真.世家,枝繁叶茂,势力根植于大陆每一处,洞庭王家算是与主家较为亲近的偏房,与盘距洞庭的老牌宗派千叶剑宗共同瓜分三千里洞庭。林秋娘使了好些手段,替林秋争来一个王氏嫡孙的侍妾名额,王家赐下玉心经,令林秋在过门之前彻底修成。
      
      这玉心经很不入流,算是一门媚//功。女子修习之后,一旦与男子欢//好便会筋//酥//体//软,任凭搓圆捏扁,而且,若是在成就金丹之前破了身,则根基尽毁,从此一身修为任人采撷,沦为悲惨的炉//鼎。
      
      王家收用的侍妾,都是习成玉心经的。郑子玉卖了女儿,换来一枚筑基丹,助宝贝儿子林冬成功筑基。
      
      魏凉微沉的嗓音打断了林啾的思绪。
      
      他道:“不愿与我同房,原来是因为这个。”
      
      林啾定定神,干脆将错就错:“你是人人景仰的剑君,定是不会采//补我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吧?”
      
      魏凉噗地一笑。
      
      林啾微微有些吃惊,偏头去看,捉住了魏凉没来得及敛去的那抹笑容。
      
      真是好看啊。
      
      他懒懒地倒进床榻中,眯着眼思忖片刻,道:“你资质太差,想要结丹,需以外物辅助。王天破看守的石钟灵乳,倒是勉强可以一用。成了丹,你便再无顾虑了吧。”
      
      林啾:“……”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魏凉这是还想睡她的意思?
      
      而且王天破这个名字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魏凉撑着床榻坐了起来,开始解衣裳,一边解,一边微微偏了头,示意她照做。
      
      林啾:“……”这蛇精病是不是又反悔了!又要当场睡她了!
      
      她有点自暴自弃,干脆手脚一摊,把自己摆成个“大”字。
      
      这么磋磨下去,她真会神经衰弱的,倒不如给她一个痛快。
      
      “来吧!”林啾紧紧闭着眼睛。
      
      四周忽然一静,魏凉解衣的声音消失了。
      
      半晌,头顶传来男人清凉古怪的声音:“让你换衣裳,你在做什么?”
      
      林啾:“emmm……”
      
      她手脚并用爬起来,尴尬地从魏凉身边绕下床榻,拉开立在墙边的双门大木衣柜,装模作样挑了一会,回过头,有气无力地问那个好整以暇的男人:“换什么衣裳?”
      
      魏凉已换了一件墨绿宽袍,那张白皙的脸就像是苍翠松柏枝头的一捧新雪,清爽寒凉。
      
      “随便。”他的视线停留在她通红透明的耳朵尖上。
      
      林啾缓缓找回了脑子:“大半夜,要出门?我也要去?”
      
      “嗯。”
      
      林啾心想:出门总好过和他睡觉。
      
      她挑出一件样式简单的黑裙,逃到屏风后面换上。
      
      刚摆弄好衣带,就见魏凉高大的身影自身后罩了下来,双臂绕到林啾身前,替她罩上了面巾。
      
      林啾转头一看,只见魏凉那张惊世帅脸也藏在了黑色面巾后面,只露出一双狭长漂亮的眼睛。
      
      她实事求是地说道:“我觉得你的眼睛很有辨识度,一定会被人认出来。”
      
      “无妨。”魏凉牵住她的手腕,来到山边。
      
      当空挂着一轮圆月,夜风不像上半夜那般凛冽了,倏尔拂过衣袍,倒有几分温柔。
      
      魏凉扬手,只听“铮”一声清越剑鸣,寒剑离鞘,化作一道流光掠向天际。
      
      他揽住林啾的细腰,像飞鸟一般掠起,眨眼之间追上了飞剑,稳稳地踏住剑身。
      
      林啾被风吹得鼻歪眼斜,不得已,只能把整张脸埋在魏凉怀里。她双手攥住他腰侧的衣裳,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速度太快,狂风像是惊涛拍岸一样击打在她的后背上,林啾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
      
      “太弱。”魏凉的声音带了点人间烟火味儿——是嫌弃的语气。
      
      林啾两眼一闭,躺平任嘲。
      
      他用一只手护住她的后脑勺,把速度提得更快。
      
      很快,两个人就落在了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腹中。魏凉牵住林啾的手腕,大步向前走。
      
      林啾双腿发软,强撑着提起一口气,踉踉跄跄跟在他身后。
      
      大约走了五六步,魏凉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脚步蓦地一顿。
      
      林啾一鼻子栽在了他的背上。
      
      “什么人!胆敢擅闯禁域!”
      
      黑暗之中传来破空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雪亮剑芒自侧翼掠来,斩向魏凉和林啾。
      
      魏凉握紧了林啾的手腕,随意斜踏了两步,避过刀光剑影。
      
      林啾眼前渐渐泛起了光亮。
      
      她看见魏凉的左手抬在身前,摁在面前的虚空中,就好像那里有一堵玻璃墙一般。
      
      他的手掌与虚空的交接处,浅白色的光芒如同蛛网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裂开。
      
      侧边十来米外,三个身穿修士长袍的人满面震撼,急道:“速速传信!有强敌入侵!结界要破了!”
      
      一人返身掠走,另外两人手中的剑上光华大炽,剑尖上凝出长剑虚影,缓收疾出,重重斩向破界人。
      
      魏凉头也不回,右手松开林啾,长袖一荡。
      
      两道剑影顺着他的力道左右滑走,“叮叮”两声,双双斩在了结界上。
      
      与此同时,正前方那布满了浅白色“蛛丝”的结界,应声而碎!
      
      魏凉根本不理会身后二人,揽住林啾,足尖轻轻一点,穿过正在崩坏的结界,掠入一个处处闪烁着微光的山间洞窟。
      
      林啾惊呆了。
      
      底下是潺潺流水,泛着各色微光的剔透钟乳石自洞顶垂下,恍若仙境。
      
      石钟乳上聚着七彩微芒,堪堪可以照明。各色光芒交相辉印,在光洁平滑的石面上游走,美仑美焕。
      
      魏凉目不斜视,径直掠入洞窟深处。
      
      “嗯?”
      
      正前方传来沉沉鼻音,一股威压犹如实质,迎面袭来。
      
      与之相伴的还有一道铺天盖地的焰浪,眨眼之间,周遭的石钟乳变成了艳红色,仿佛是被高温熔解的岩浆一般,正要淅淅沥沥自洞顶流下。
      
      “流火剑仙,王嬗之。”魏凉压低了嗓音,音色沉沉,略带一丝阴森,与平时大相径庭。
      
      一名红衣老妪像大鸟一样扬着双臂从石钟乳间跃出。
      
      锐利的目光正要落在魏凉身上时,只见他长臂一带,揽着林啾直直撞入王嬗之掀起的焰浪之中。
      
      “唔?”王嬗之怪笑起来,“上赶着寻死哪?”
      
      下一刻,魏凉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她的身后,一只温凉的手摁住她的颈骨,轻轻一折。
      
      “咔擦。”
      
      魏凉没有回头,也没有停留,径直掠入.洞.穴.深处。
      
      林啾偏头一看,只见红衣老妪像一只断线的风筝般,直直坠入底下的地河中。
      
      她呆滞地看了看魏凉,见他微微眯着眼,眸中一片深邃平静。
      
      所以……死掉的是坏人对吧?
      
      前方有一个小小的石洞。
      
      仿佛洞窟中开了一扇窗,透出外头明亮的天光。
      
      天光?林啾怔了怔。如果她的感觉没错,现在应该还是半夜,哪来的天光?
      
      念头刚起,魏凉便揽着她,落到了石洞洞口。
      
      林啾探头一望,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里并不是什么天窗,而是一间小小的天然石室。密密的石钟乳之间囤着一汪清泉,泉中有无数透明的七彩游鱼划来划去,将整间石室映照得亮如白昼。定睛去看时,发现这些七彩光芒根本不是鱼,而是一枚枚半透明的流质石钟乳。
      
      “这就是石钟灵乳。”魏凉淡声说着,大手在林啾背上一推,将她噗通一下推进了这汪清泉里。
      
      林啾扑腾着站了起来,抹了把脸,见魏凉双眸微阖,手中不知凝了个什么诀。
      
      下一刻,池中的石钟灵乳就像是活了一样,争先恐后朝着林啾涌来。
      
      它们碰到她的肌肤,便像是膏药一样贴了上去。被贴中的地方仿佛石化了一般,林啾惊恐低头,发现自己袒露在外的手背已经变成了石膏的模样。
      
      而那些七彩灵光则钻入她的身体,附着在经脉之上,凝成一层既坚固又柔和的壁障。
      
      很快,林啾整个人变成了一尊石雕。
      
      魏凉眼角跳了跳,很无语地撩起衣袍,落入池中,把林啾从石膏像里面剥了出来。
      
      恍惚之间,林啾记起了原身曾经历过的一段往事。当初郑子玉未经过林秋爹的同意,便擅自将林秋说给了王家做炉鼎侍妾,林秋爹知道之后勃然大怒,卷起袖子冲到王家去悔亲。最终没悔成,因为王家给了林秋爹一滴洗澡水——便是石钟灵乳泡过的水。
      
      林秋爹便妥协了。
      
      王家嫡系子孙,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能喝到一小杯洗澡水改善体质,便是这杯灵水,让王家屹立不倒,成为修真界唯一的仙门世家。
      
      现在……
      
      林啾低下头,望着空荡荡的池子以及散落池底的石膏片,心中一片茫然。
      
      所以,正道第一人深夜带她毁了修真第一世家的根基?
      
      这是要搞大事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舞”亲亲的雷雷~感谢“十二点半到的银河”亲亲的营养液X18~感谢“肉包咂”亲亲的营养液X5~感谢“七月”亲亲的营养液X10~感谢“夏天哗啦啦”亲亲的营养液X2~感谢“涉雨清闲”亲亲的营养液X1~感谢“许泽清”亲亲的营养液X1~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