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魏凉啊魏凉 ...

  •   秦云奚的恨意让林啾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她细细地观察这个躺在寒玉床上的重伤之人。他是魏凉收入门下的第一个徒弟,和魏凉很有师徒相,都生着冷情的眼睛和凉薄的唇。
      
      被她一瞬不瞬地盯着,秦云奚那双略显呆滞的眼睛里渐渐布满了血丝,惨白的脸颊上浮起了恼怒的绯色。
      
      林啾发现识海中的黑色业莲再次动了动,那片孤零零的花瓣盛开至六成。
      
      她扬起嘴角,倾身上前,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轻轻覆在了秦云奚垂在身侧的手背上。
      
      冰,真冰。
      
      众人还没来得及变色,只见林啾弯起眉眼,脸上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她用关爱幼子的口吻说道:“孩子,别担心,师傅和师娘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娘也会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好生照顾着!你且安心将养,师娘每日都会过来看你。”
      
      秦云奚眼珠暴凸,差点儿当场厥了过去。
      
      林啾识海中的黑色业莲霎时绽开了一瓣。随着这一枚外圈莲瓣的开启,一股极为纯粹强大的暖流自识海倾泻而下,自百会穴开始,循任、督二脉汇入下丹田。经脉中那些断续驳杂的灵气被扫荡一空,通身舒畅清凉,又像是过电一般麻丝丝的。她轻轻握了握拳,感觉到掌中握住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仿佛一拳能够撂翻一头小牛犊。
      
      这下,林啾是发自肺腑地把秦云奚当自家崽了——能挣钱的那一种!
      
      她脸上的微笑更加慈祥。
      
      “你!”柳清音气得俏脸通红,“你!”
      
      林啾无辜地偏头望着她:“嗯?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莫非女主要送她一个儿女双全?林啾期待地望着柳清音。
      
      柳清音反倒是怔住了。略作回忆之后,她沮丧地发现林啾好像的确没说错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没错、她嫁给了师尊也没错、她想要照顾大师兄……还是没错?!
      
      可为什么就是那么气人呢?!
      
      柳清音眼眶微红,轻轻跺了下脚。
      
      两个美丽的女人对视片刻,柳清音先扛不住,移开了视线,淡声道,“大师兄乃是化神境的大剑仙,颇有名望,如今虽然身负重伤,却也不是个孩子。他不需要照顾,静养些时日便能自愈。”
      
      业莲不动如山。
      
      林啾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像大师兄这种原著中活不过一集的炮灰,随他爱恨不恨,反正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但男主和女主就不一样了,能刷好感还是尽量刷好感,做人呢,头也不能太铁。
      
      既然柳清音不是那种因爱生恨的小肚鸡肠之人,林啾自然不会故意和她交恶。
      
      于是林啾浑不在意地收回手,笑了笑,道,“是我好心办坏事了。哦不,坏事还没来得及办,我本想着熬些鸡汤鱼汤王八汤来喂给他喝,倒是我多事了。”
      
      “你的好意我代师兄谢过,但是不必。”柳清音冷硬地说道。
      
      林啾从善如流,冲着秦云奚点点头:“嗯,对你们好是应该的,不必谢了。”
      
      寒玉床上的病人闭上眼睛,胸膛微鼓。
      
      业莲继续不动如山。林啾知道秦云奚这是气不动了,逮一只羊老薅是会秃的。
      
      “师尊,”柳清音迟疑地看了看魏凉,低声道,“云水谣的固元草应当对大师兄此刻的状况很有帮助,只是那里被魔族占据,尚未光复。弟子三人修为不够,若想取固元草,只能硬闯,如今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弟子担心影响大局。”
      
      林啾见她的美眸中闪耀着期待的光芒,大约是盼着魏凉亲自出马,扔下刚娶进门的小娇妻忙公务去。
      
      “师尊?”
      
      魏凉眉心微动,像回了神一般。
      
      他先是看了林啾一眼,狭长的眼尾流过一点意味不明的神采,然后看向柳清音,淡淡点头,声音清冷:“知道了。”
      
      柳清音双眼一亮,立刻单膝点地:“多谢师尊!师尊此行,还请千万保重!”
      
      “嗯。”魏凉捉住林啾的手腕,带她离开了秦云奚的洞府。
      
      一身大红喜袍的魏凉,身姿挺拔,面容俊美,在月光下当真是如谪仙一般。他步子很大,林啾一路带着小跑跟在他的身后,远远看着这二人的背影,只见男子高大,女子娇小,倒是当真有几分神仙眷侣的样子。
      
      “小师妹,你说师尊不会真被这女人给迷住了吧?”二师兄嘴角微抽,“师尊不是不情愿娶她么?”
      
      柳清音咬了咬樱唇,低声道:“我如何知晓。”
      
      排行第四的那位走上前来,挤到二人中间,摇头晃脑地说道:“二师兄此言差矣,师尊那脸,向来就如大师兄这寒玉床一般,你怎知他愿还是不愿?”
      
      “这倒也是。”二师兄挠了挠头,“只是我们替师尊不值罢了,说不好师尊早就想让她给咱做师娘呢……诶?小师妹你怎么了?小师妹,你别走啊小师妹!”
      
      柳清音御剑随风,飘入山间夜雾中。
      
      此刻,魏凉正牵着林啾的手腕,一步一步走过那道晃晃悠悠的木架桥。
      
      林啾心有余悸,抬起另一只手,攥住了魏凉的袖口。
      
      亦步亦趋。
      
      过了桥,回到新房。
      
      林啾满面笑容,仰着小脸对魏凉说道:“你安心去办事,去多久都行,不用管我。”
      
      魏凉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谁说我今夜就走?”
      
      他反手关上门,拦腰抱起林啾,走向床榻。
      
      林啾:???!!!
      
      她被他轻轻抛进柔软的被褥中,还没来得及抗议,便见红袍新郎俯身压下。
      
      他的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气势沉沉,整个人就像坚固的牢笼,困住林啾,让她无路可逃。
      
      林啾惊慌的小脸陷在火红的被褥和乌黑的墨发之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魏凉渐渐逼近的俊脸。
      
      他双眸微眯,薄唇微启。
      
      不会是要吻她吧?!林啾的惊恐一下子翻了番,她急道:“魏凉你等等!你考虑清楚,我娘的为人你也见识过了,你若是碰了我,她更会赖住你,你这辈子都别想甩开那块狗皮膏药!”
      
      “唔,”魏凉的动作微微一顿,漫不经心道,“是了。岳母与小舅还住在山下。明日出门前,先去拜会。”
      
      那两个赖在万剑归宗,是为了向魏凉讨好处的。原著中,那母子二人大闹秦云奚的灵堂,魏凉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林秋娘的要求,被讹了许多灵石丹药不说,还派座下四弟子随那母子二人返回洞庭,合并了三个宗派,扶林秋的弟弟林冬当上了宗主。因为这件事,林秋在万剑归宗更加受人鄙视了,没过几日,她下药陷害柳清音被识破,魏凉将她送回了洞庭,对外则是说林秋不放心幼弟,回洞庭帮扶几年。
      
      林啾最初的打算是借着明日林母大闹的机会,随她一起离开万剑归宗,远离男女主。却没想到大师兄秦云奚莫名活了,魏凉也莫名要跟她做真夫妻。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我娘那个人呢,很贪婪,非常贪婪!”林啾撑着魏凉渐渐压下的胸膛,一本正经道,“你都想象不出她胃口有多大,她会找你要很多很多灵石,还会要求你扶林冬登上高位,后续还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无所谓。”魏凉道,“她要什么给她就是了。”
      
      话音落时,他的唇已碰上了林啾的。
      
      林啾倒抽一口凉气,不敢说话了。直觉告诉她,一张嘴,就会被魏凉吃得渣都不剩。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真有这么大方,后来就不会放任女配家破人亡了。
      
      魏凉用一条胳膊揽住了林啾的背,手掌上移,叩住她的后脑勺。
      
      他并没有强行吻她,而是像一个极有耐心的猎人一样,等待着猎物自动上钩。
      
      这个男人的气息像冰雪一样冷冽,隐约带着几缕暗淡冷香,呼吸交织得太久,林啾脑子渐渐有点发糊。
      
      不知僵持了多久,魏凉终于轻笑出声,松开她,躺到一边。
      
      林啾这才发现自己整个后背都汗湿了,里衣冰冰凉凉地贴在身上,难受得很。
      
      她小心地偏头看了看魏凉,见他居然在笑。
      
      他扬起一只手,手背压住眼睛,胸腔微颤,发出低沉的闷笑声。
      
      “魏凉啊魏凉。”他笑道。
      
      清冷的嗓音带着些低哑暗沉,极好听,极蛊惑。
      
      林啾小心翼翼地瞟了他一眼,没敢动。
      
      魏凉忽然把手从眼睛上移下来,很自然地揽住林啾的脑袋,让她靠在他的肩头。
      
      “我会好好对你。”他说。
      
      林啾浑身一紧。
      
      不会吧,又来?!
      
      他轻笑一声,翻身把她拉起来,让她盘膝坐好。
      
      微凉的掌心贴住她的后背,他缓缓渡入灵气,助她晋阶。
      
      “方才便知你瓶颈了。”他的语气有些懒散。
      
      林啾心头一跳,一动也不敢动。
      
      原著中没有提过业莲,但以林啾的经验来看,这样威力巨大且需要他人恶念来滋养的东西,必然会被打入邪魔外道之流,人人得而诛之的那种。
      
      但愿魏凉不要发现什么异样……
      
      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魏凉忽然开口道:“原来如此。”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继续送红包~
    感谢“大六六”亲亲的雷雷~感谢“许泽清”亲亲的营养液X1~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