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吊死在你面前 ...

  •   有一个天生冷血的男人,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目睹了一场车祸。
      
      他眼睁睁看着肇事司机逃逸,受害车主满脸血地晕倒在驾驶座上。
      
      【这么重的伤,多半没救了。】
      
      男人这样想着,懒得拨打急救电话,为了不被牵扯进麻烦中,他特意换条路回家。
      
      一到家中,男人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
      
      等忙完工作,天已经黑了。
      
      他伸着懒腰站到窗边吹风,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疲惫与劳累。
      
      忽然,男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动不动。只见不出五米的对面楼层上,一个穿着红色睡裙的女人踩着凳子将细绳系到了窗帘上的罗马杆上。
      
      【是假装自杀恐吓丈夫,让对方回心转意的家庭闹剧,还是被婆婆小姑子逼上绝望的软弱女人呢?】
      
      男人无动于衷地看着女人上吊自杀,而后无趣地撇了撇嘴,回屋冲了杯咖啡。
      
      晚风吹起,窗帘飞舞,女人的身体似是摆钟左右摇晃。
      
      【真的死了?不过,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男人诧异了下,面色淡定地拉起窗帘,走回书桌,校对文件。
      
      第二日,一大清早,楼下来了两辆警车。
      
      男人吃着早餐,耳边议论声嗡嗡响起。
      
      “发生了什么事?”
      
      “小区里有人自杀。”
      
      “咦?哪一家?”
      
      “4单元414号的女人。”
      
      “不可能吧,昨天中午买菜我还遇到她,笑眯眯看着心情不错,怎么突然就自杀了?”
      
      “她丈夫出了车祸没抢救过来。医生说要是早一点送到医院,就不会死了。唉,他们夫妻感情很好的,女人这才想不开自杀。”
      
      “真可怜啊。”
      
      ……
      
      听着议论声,男人若无其事地吃着早餐,心想:“那个自杀的女人的丈夫该不会就是昨天碰到的车主吧。”
      
      男人毫无愧疚之心,毕竟又不是他开车撞的人,有什么好愧疚的。
      
      至于见死不救?
      
      不好管闲事也是错吗?
      
      女人死去的第二晚。
      
      对面四楼,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窗户慢慢打开,窗帘被风吹的狂飞。
      
      “吱呃——”
      
      窗户被风刮得吱吱响,男人皱着眉头慢慢想来,他睡在床上,感觉到一阵凉风从阳台门吹来,吹在他脸上。
      
      【忘记关窗户睡觉了。】
      
      男人打着哈欠走到阳台,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对面楼层,发现那边窗户全部打开了。他并不觉得奇怪,死过人的房间晦气,开窗户散散驱走霉气很正常。
      
      女人死去的第三晚。
      
      睡梦中的男人翻了个身,露出一个隐忍的表情,而后被尿憋醒。
      
      释放完后,男人回家屋中。
      
      “吱呃——”
      
      忽然,他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
      
      声音离得很近,像是从阳台上传来的。
      
      他拉开窗帘,去了阳台,左右找了一圈,没发现异常。
      
      【或许是老鼠。这种每个角落充斥着霉味的老房子是老鼠们最爱光顾的旅游圣地。】
      
      男人满不在乎地回屋。
      
      女人死去的第四晚。
      
      阳台,冷风吹在脸上,正转身回屋的男人扭头看去。下一秒,骤然紧缩的瞳孔映出一个黑影,高吊在对面楼的窗帘上,身体左右摇晃。
      
      “啊!”
      
      男人满头大汗地从梦中惊醒。
      
      阳光穿过窗帘的间隙照进房间,床头的手机震动起来,该到起床上班的时候。
      
      男人抹了把脸,自嘲道:“不就是个噩梦,瞧帮你吓的。”
      
      忙碌的一天开始了,男人很快将这事抛诸于脑后。
      
      女人死去的第五晚。
      
      男人推开镜子,从后面的架子上取出剃须刀,再合上镜子,镜中陡然映出一个红色影子。
      
      男人吓得手一抖,剃须刀砸在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吱呃——”
      
      背对着他高高吊在天花板的女人,慢慢转过身来,脖子像生锈的发条,动一下便传来嘎吱嘎吱的脆骨声,她张大嘴巴,被细绳割破的喉咙,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呃呃声,两只充血的眼睛直直盯着男人。
      
      男人“啊”地一声大叫,转身就跑。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砰”地一声关了。
      
      男人使劲儿拧动把手,怎么都打不开门。
      
      他急得满头大汗,耳边吱呃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消失了?”
      
      男人刚想松口气,门锁自己动了。
      
      门慢慢打开,视线前方出现一双脚。
      
      他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去——
      
      红衣女鬼低垂着脑袋,一双血瞳死死盯住他!
      
      喉咙间发出渗人的“吱呃”声!
      
      “啊——”
      
      被吓得腺上激素飙升魂不附体的男人尖声惨叫。当人面对死亡,总会涌现一股勇气,男人腿软地跪在地上,连滚带爬往出了洗手间。
      
      忽然,他的脚被拽住了,两只冰冷入骨的青白手指死死抓住他。
      
      男人惨叫着,胡乱地踢脚,挣扎中左脚抽了出来,而后发狠地踹向女鬼。女鬼诡异地笑了一下,抓住男人的脚,顺着他的腿爬了过来。
      
      眼见女鬼爬过他的腿,爬到他的胸膛,爬到他眼前,青白色的狰狞面孔离他越来越近,被女鬼压在身下的男人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噔噔噔!”
      
      倏地,大门被叩响。
      
      “你好,有人在吗?查水表。”
      
      男人急促喘息着,一头冷汗地环顾四周。
      
      哪里还有女鬼的影子,一切正常地仿佛是他的幻觉。
      
      “你脸色好差,身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检查水表的工作人员关切道。
      
      男人摇头:“大概没睡好。”
      
      今天恰好是周末,男人思考许久,还是决定去找心理医生。
      
      “你有多久没睡了?”心理医生看着男人眼下的青黑问道。
      
      “我没有失眠,只不过这几天总在做噩梦。”
      
      “睡眠不足,会导致人精神恍惚。加上你工作压力大,最近又遇到几件怪事,诸多因素加起来,引发幻觉不足为奇……”
      
      讲过心理医生一番治疗,男人放心多了。
      
      就像医生说的那样,世上哪有什么鬼,大多是人自己吓唬自己。
      
      当天晚上,男人吃完安眠药,好好睡了一觉。
      
      离他不远的窗帘上,一道影子晃来晃去。
      
      半夜,睡得正香的男人被冻醒了,他打开台灯,发现盖在身上的毯子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他一把捞起毯子,重新盖在身上。而后关了台灯,翻了身继续睡觉。
      
      冰冷难闻的气息吹在脸上,男人心里一颤,紧紧闭上眼睛。
      
      【假的,都是假的!这是幻觉,是我的幻觉!】
      
      男人努力说服自己,他慢慢转过身。
      
      “咯吱咯吱……”床头有什么在摇摆。
      
      男人忍不住地睁开眼睛,惊惧地的看着罗马杆上吊着一个无头尸体!
      
      她的脑袋呢?在哪里?
      
      男人缓缓回头。
      
      她的脑袋就在他的枕头上!
      
      女鬼张着嘴巴,喉咙中发出一声:“吱呃……”
      
      男人仓皇逃窜,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直接跑出房子。他拍着左邻四舍的门,里面的人仿佛睡死了一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男人一路奔到电梯口,电梯门一开,露出红衣女鬼的身影。
      
      男人“啊”了一声,往楼梯奔去。
      
      他太急太害怕,一边逃跑一边回头看着,一个不注意,脚下一滑,从楼梯滚了下去。
      
      医院。
      
      男人静静躺在病床上。
      
      另一边床位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妇人。
      
      那个老妇人的眉眼竟与男人有几分相似。
      
      【树树,吃饭了。】
      
      一个慈眉善目的妇人上楼梯喊儿子吃饭,她没有注意脚下有颗玻璃弹珠,一脚踩了上去,整个人向后跌去。妇人后脑勺重重砸在地板上,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痛呼声,便晕了过去。
      
      男孩拿着积木走到楼梯口,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母亲,回屋继续玩自己的。
      
      妇人最后被送到了医院,虽然抢救回来,但是却变成了植物人。
      
      而今,母子齐聚。
      
      女人死去的第七晚。
      
      寂静无声的医院。
      
      值班的护士困倦地揉着眉心,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她抬头看了眼钟表,该查房了。
      
      “吱呃……”
      
      路过412房时,护士脚步一顿,打开门往里看了看。
      
      里面除了两个再也醒不过来的病患,空无一人。
      
      “大概听错了。”
      
      护士关上门,继续查房。
      
      门上的透明玻璃中,映出一个红色鬼影,吊在男人的病床顶上,左右摇晃。
      
      

  • 作者有话要说:  社会上,从来不缺乏善心人,也从来不缺乏冷血之人,像男人这样的人其实有很多。之前有看到新闻女乘客和司机拉扯,一车人无一人劝阻,都在冷眼旁观。结果,车子撞到护栏最后掉到江中,一车人全死了。
    所以,做人还是应该热心善良一点,太冷漠不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