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开发商》西西布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25 12:19: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开荒种地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调整了黄老的年龄哈,从140调整到180了~不影响整体哈
  •   昨晚才开垦种植的西瓜地,今天已经变成了绿意的海洋!瓜藤根茎茁壮,叶片大而饱满,黄色小花点缀其间,还有蜜蜂盘旋飞舞……
      
      好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虽然早就猜到在甘水、地狱沃土、天界种子的加持下,植物的生长速度会加快,但这也太快了吧!
      
      完全出乎意料!
      
      夏云霄蹲在畦间,盯着小花下拇指大的绿色球球,眼睛放光,照这个速度下去,或许明后天都可以吃西瓜了?!
      
      他忽然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问题。
      
      “大神,需要疏果不?!”
      
      白泽侧身躺在台阶上,身体盘成个圈,像条短胖的毛毛虫。
      
      “凡间界种植西瓜确实需要整枝留果,但那是因为藤蔓从土壤中汲取的养分不足,凡人为了提高产量,只能摘去部分枝蔓和幼果。你有地狱沃土和甘水,这些都无需担心。”
      
      “这样啊。”
      
      那岂不是一株西瓜藤可以结出好多好多西瓜!
      
      夏云霄在西瓜地里看了半晌,想起还种了箭竹,赶紧去房屋侧面。
      
      又是一惊。
      
      这迎风招展的枝叶,翠绿清新的颜色,简直不要太喜人!
      
      昨晚,他是每隔半米挖坑栽种一簇箭竹,经过一晚上的生长,箭竹之间的缝隙已经被全部填满,好似一堵密不透风的竹墙。
      
      脑子里灵光一闪,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竹笋?!
      
      竹笋脆嫩可口,开胃健脾,通肠排便,还可以治疗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总之是个好玩意儿!
      
      他不但可以自己吃,还可以卖钱啊!
      
      系统任务可没忘!
      
      说干就干!
      
      夏云霄蹲在竹墙下一阵摸索,果然发现了尚未破土的笋尖。
      
      他从系统中取出锹,小心刨开周围的泥土,露出饱满短壮的幼芽,用力一掰,清脆一声响,笋芽就被掰下来了!
      
      闻一闻,净是竹笋特有的清香。
      
      肯定很好吃!
      
      夏云霄如法炮制,掰了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很快就是一小堆。
      
      估摸着足够炒一顿了,收起锹,从系统中取了刀和篮子,给嫩笋去壳。
      
      去了壳的笋子肉质饱满,根部洁白如玉,尖端有点淡淡的黄色,用指甲抠一下都能流出水来。
      
      他把笋子都放入篮子里,等全部处理好了,笋壳就地掩埋,拎着篮子走上台阶,看见白泽,弯腰想摸摸他的脑袋瓜,被躲开了,他没介意,小家伙戒心强着呢。
      
      “中午吃笋子,傍晚咱们卖笋子。”
      
      就刚刚挖笋子期间,他已经盘算好了。
      
      系统要求通过箭竹和西瓜赚1000块,西瓜还没成熟,可出售的就只有竹笋。
      
      至于甘水,若放在明面上推广,一旦被问及来源,他就解释不清楚了,所以甘水的销售只能暂且押后。
      
      但笋子绝对是没问题的,毕竟,地里就有这么大一片竹林呢。要是有人问到他夏天怎么会还有竹笋,科技改变一切不是?
      
      销售方式他也想好了,即线下销售和网上开店两种模式并行。
      
      虽然刚起步,销量可能不大好看,但他有信心,只要顾客们尝过了,保准成为回头客!再以这些顾客为起点,一传十,十传百,口碑效应起来了,还怕赚不了钱?!
      
      夏云霄进入厨房。
      
      先在网上采购了大米、油、猪肉、蒜以及调味品,顺便买了可降解环保袋,到付款的时候,有点儿肉痛地看了看金额——公司太穷,连原始启动资金都没有,等钱足够多了,这些细节他一定得一条条理清楚了。
      
      点击确认支付。
      
      然后在锅中倒入甘水,用电磁炉加热,随即把竹笋纵向剖开,切成薄片,待水开,再将笋片倒入锅中煮沸,捞起,清水漂洗备用。
      
      “你还会这个?”
      
      夏云霄回头,小胖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了,正蹲在厨房的木门上,居高临下地看他。
      
      “我喜欢看美食节目,记性好,看过一遍的东西都能记得下来,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还下厨炒过几次。”
      
      取件铃声传来。
      
      夏云霄打开卷帘门。
      
      微型货运飞船悬停在院子里。
      
      他举起手环,信息验证通过,从飞船的货仓中取出一个包裹。
      
      微型货运飞船:“货物已送达,欢迎下次光临。”
      
      夏云霄拎着包裹去了厨房,打开后,将里头的东西一样样捡出来,规整放好,再蒸米饭,切肉,备蒜。
      
      等米饭蒸熟,炒上盘竹笋肉片,今天的中午饭就有着落了。
      
      夏云霄用盘子给白泽盛了些米饭,配上半盘子竹笋肉片,搁在八仙桌的一端,“大神,吃饭。”自己则坐在另外一端,一阵狼吞虎咽。
      
      白泽跳到桌面上,粉嫩的小鼻子耸动,慢慢靠近,避开猪肉,就吃了一口笋子。
      
      不过也仅仅是一口。
      
      尝过味道,又跳下桌,去后门外的台阶上,面朝荒地趴着。
      
      午饭过后,夏云霄继续去竹林捣腾笋子。
      
      好幸福的空调接待室内,两美女正在摆谈他。
      
      美女B站在空调出风口下,一边吹冷风,一边恨铁不成钢地吐槽,“我就没见过那么瓜的人。”
      
      美女A:“怎么了?”
      
      “还总经理,哪个总经理会开荒种地?被骗了都不晓得。”
      
      美女A打量郁郁葱葱的竹林,扭头对她说:“竹子种得挺好,很有生命力,今天好多客人都有注意到。”
      
      美女B直翻白眼,“种得好又能爪子?我就看他到底要到哪种程度,才晓得自己遭骗了。”
      
      美女A笑了笑,“应该已经发现了吧,没准儿今天就要走了。他看起来不像是那么不灵光的人。”
      
      她这么说着,结果回头看到夏云霄正准备摆摊,顿时:“……”
      
      两位美女的议论和吐槽可影响不了夏云霄。
      
      他把八仙桌搬到院子里,临近路边,笋子一个个摞起来,堆放在桌上,又取下手环,在旁边的卷帘门上打了投影,上书:
      鲜笋20元1斤。
      不好吃包退款。
      
      这个价格他是仔细斟酌过的。
      
      新鲜竹笋市场价通常在8块钱左右,他这个可是栽种在肥沃的地狱之土上,并用充满灵气的甘水浇灌生长出来的,全地球仅此一家,售价贵出一倍,再向上取整,很合理。
      
      然而……
      
      土公路就好像一条天然的隔离带。
      
      对面的好幸福车来车往。
      
      他这边门可罗雀,根本没有人关注简陋的小摊子,偶尔有客人看过来,瞧的还都是青翠欲滴的箭竹。
      
      白泽在八仙桌周围晃悠了一圈,无聊得长草,又去后门睡觉了。
      
      夏云霄苦等了一个小时都没人光顾,索性利用这时间,把淘宝网店注册了。
      
      诸位没有看错,25世纪,淘宝依然存在。马爸爸曾说,阿里巴巴的目标是成为一家持续发展102年的企业。如今,他的愿景早已实现。
      
      网店的名字叫“山海庄园”,目前在售的商品只有一种,即新鲜竹笋。
      
      网店搞定,夏云霄去砍了几根较为粗壮的竹子,锯成小段,在竹节中间钻孔,做成可以装水的竹筒,将甘水灌装在里头,充当购买竹笋的赠品。
      
      等他把这些事情忙完,天都黑了。
      
      再看时间,晚上8:00.
      
      夏云霄来精神了,这时候可是人流量高峰期。
      
      他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好幸福里出来一连串电动轿车。
      
      打头的那辆甩尾停在夏云霄的摊位前。
      
      夏云霄往里头一看,后排座位上坐着个老头,正通过好幸福那一边的窗户,跟另外一辆车上的好友说话。
      
      机会啊!
      
      夏云霄立刻站起来。
      
      银发老头叫黄国怀,是位国画大师,下周即将举办画展,今天邀请圈中好友到好幸福一聚,是想请他们拿出一两副藏品,送到画展一齐展出,凑个热闹。
      
      他方跟老友叮嘱完毕,听见另外一边的窗户被扣响了,扭头看去,是个挺俊秀的年轻人。
      
      “老李。”
      
      “是。”
      
      司机应声降下车窗。
      
      微风吹进车内,清新凉爽的气息让人倍感惬意。
      
      黄国怀看向年轻人。
      
      年轻人手中捧着一把竹笋,柔和的光线照亮他的眼睛,干净而又质朴,倒叫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街边卖画的光景。
      
      “先生晚上好,新鲜竹笋,带回家尝尝吧。”
      
      黄国怀笑了笑,也不晓得怎么的,来了兴致,问:“怎么卖?”
      
      夏云霄笑着回答:“20块钱一斤。您是山海庄园第一位顾客,赠送甘水一竹节。”
      
      他也是个会来事的,根本不给黄国怀思考的时间,立刻把笋子打包装进环保袋里,从车窗递进去,还给了一只竹节。
      
      “竹节里装的是甘水,甘甜可口,请尽快饮用。竹笋有助于控制高血压,可以适当吃多些。”
      
      高血压?
      
      黄国怀一怔,他有高血压好多年了,这个年轻人根本不认识他,也不像是医生,应该是碰巧提到吧?他没多想,让司机付了钱,关上车窗,离开了。
      
      目送轿车消失在转角,夏云霄看着自己账户里的第一笔收入,乐开了花。
      
      不过之后,他的运气可就没这么好了,再没卖出竹笋。
      
      左右中午还剩了些肉,他便拿了一部分竹笋炒肉吃,当做晚餐和夜宵。
      
      剩余的码上少许盐,制成笋干。
      
      笋子生长速度极快,如果不及时采摘,肉长老可就没法吃了,或许他应该多挖一些笋子做笋干?网店也可以卖不是?
      
      他是个有行动力的,吃了饭就开始捣腾竹笋。
      
      等忙完了这一切,躺在床上回忆今天一天的工作。
      
      忽然想起,当时见到那位顾客以后,他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说出了“高血压”这三个字?仿佛脑子里瞬间多出了这么个词语,还不说不畅快。
      
      是错觉吗?
      
      却说黄国怀回到家以后,儿子和儿媳妇都还没回来,他顺手将竹笋和竹节放在客厅,便去了画室。画室也是他的卧室,这一呆就是一整晚。
      
      二天早上起床,他像平时一样来到饭厅。
      
      儿媳妇把小菜摆上桌,见到他,笑说:“爸,好幸福还出山泉水了?怪好喝的。”
      
      “山泉水?”
      
      儿媳妇顺手把竹节拿过来,搁在桌上,“就这个,我跟阿伟都喝了,还给您留了小半杯。”
      
      她把一只玻璃杯放到黄国怀手边,还自言自语道:“用竹节盛装山泉水,也是别出心裁。”
      
      黄国怀的儿子叫黄建伟,儿媳妇叫梁思琴。
      
      听梁思琴这么一说,黄国怀这才想起昨天带回来的两样东西,于是站起来往客厅瞅。
      
      梁思琴见了,问:“找笋子呢?饭桌上。昨天回来就煮了泡上了,今儿早上小炒一下,当下饭菜,又脆又嫩,味道可鲜。”
      
      黄建伟端着稀饭走出来,“看不出来啊,咱们的老画家还挺会买吃食。”
      
      黄国怀呵呵笑了几声,心说这两孩子是故意说好话给他听的吧?
      
      将信将疑地端起玻璃杯,抿了一口,顿时睁大眼睛。
      
      毫不夸张地说,他活了180岁,可从来没喝到过这样纯净甘甜的水!甘水下肚,仿佛把他身体里行将就木的细胞都唤醒了。
      
      怎么会这么好喝?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玻璃杯里的透明液体,珍而重之地又抿了一小口,再一小口,就这么一点点地将剩下的全部喝下肚。
      
      目光转移到盘子里装着的嫩黄竹笋。
      
      他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放进嘴里咀嚼。
      
      同样惊艳!
      
      竹笋细嫩幼滑,带着特有的清新芳香,愣是叫他这个常年食欲不振的老头子,喝光了三碗稀饭!
      
      把儿子和儿媳妇都给吓住了。
      
      最后,还是梁思琴说:“今天约了家庭医生测血压,您可悠着点儿。”
      
      黄国怀这才不甘不愿地放下筷子。
      
      10:00,家庭医生准时到访。
      
      今儿个是周末,黄建伟和梁思琴也都在家。
      
      两口子紧张兮兮地看着医生做检查。
      
      这一回,家庭医生检查的时间比以往都要长,测了一遍,测二遍,最后还要打量检测设备,搞得一家三口精神紧绷。
      
      梁思琴担心地问:“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家庭医生满脸费解,“黄老,您这一周来,是不是吃了什么新药?”
      
      “新药?”黄国怀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没啊,我都是照你开的药吃的,一次都没落下。两娃娃天天监督我呢。”
      
      家庭医生:“那就奇怪了。”
      
      梁思琴急得不行,“您快说说,我爸到底怎么了?”
      
      黄建伟也问:“对啊,我爸怎么了?”
      
      家庭医生看着他们,沉默了几秒,表情蓦地放松,“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黄老的高血压,已经奇迹地下降到正常水平了。”
      
      “什么???”
      
      家庭医生笑了笑,“之前开的降压药,暂且停一停,若明天血压上升,再联系我,我过来检查以后,再重新拟药方。”
      
      家庭医生告辞离开。
      
      黄国怀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还没从方才得知的消息中缓过来。
      
      老头子180岁,这个年纪,搁在人均年龄150岁的25世纪,已经是高龄了。
      
      从前他是独自居住的,自从五年前检查出高血压,黄建伟夫妇就坚决将他接过来一起住,随时看护。
      
      大概也是老头子年纪大了,饮食上注意了,中药、西药都吃遍了,血压却始终居高不下,医生也不敢开猛药,就这么慢腾腾地熬着。
      
      上周例行检查,医生还表情严肃地说情况不容乐观,又跟他们强调了高血压的各种并发症,言说这个不能吃,那要忌口,可把黄建伟夫妇急得。
      
      今儿个再一查,居然就一切恢复正常了?
      
      怎么就这么不真切呢?
      
      梁思琴皱眉,“饮食和药品,都跟从前一样,没有变化。”
      
      黄建伟苦思冥想,“到底是什么产生了作用?”
      
      他们必须知道产生降压作用的到底是什么,以后才好继续使用不是。
      
      黄国怀蓦地想起昨晚遇到的年轻人,当时,那个年轻人说及竹笋可以降血压,他压根没当回事,如今,却是越想越蹊跷。
      
      他不甚确定地道:“或许,是有变化的。”
      
      黄建伟和梁思琴:“什么变化?”
      
      “比如竹筒水?又比如竹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