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湛蓝灵芒在师兄手中聚集,眼看着那团灵芒就要刺入自己体内,叶景川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将九星聚灵阵封印在体内,异物入体,不亚于挖骨剖心之痛。叶景川清楚地记得,书卷记载着上一个这么干的大能,也就是苍羽派祖先已经死翘翘了。

      完了,这下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然而,一炷香过去了,预感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叶景川睁开一只眼偷瞄,“???”

      他见沈云珏好整以暇地坐在床边,不由得一喜:“这就完了?”莫非师兄刚刚用了规避疼痛的术法,轻轻松松就将九星聚灵阵封印在了他体内?

      “还没开始。”

      低沉浑厚的声音响在耳畔,叶景川:“……”

      他微微挣扎,看着身上满是束缚的水流,再度挣扎着要起来:“那个师兄,其实我这症状七年了,也不差这一时。”

      沈云珏置若罔闻,“别闭眼,好好配合我。”

      随后,叶景川身上的束缚被解开,师兄掏出了一颗固本培元丹让他服下,然后又让他拿出上次在灵宝阁拿的上品灵石,跟着他一起结印。

      灵宝阁内的灵石非凡品,乃是青州各处秘境中玄元石,集天地灵气上百年才能孕育出一颗,是上品灵石中的极品灵石。

      深如湛蓝,浅入冰蓝两道灵力交织,将上百颗玄元石浮于空中,很快九星聚灵阵成形。

      “阵法入体,相信我,真的只是有些疼。”

      信你个鬼,叶景川看着空中的灵石,那叫一个肉痛:刚到手还没捂热,就要用来做阵法了。

      罢了,痛不痛地都无所谓了,没了灵石穷才是原罪,总不能叫这上百颗灵石打水漂。叶景川心一横,便跟着师兄一起捏诀将阵法入体。

      但很快,他发现真的只是有些疼。

      “我将阵法稍稍做了调整。”其实没有挖骨剖心之痛还有一个原因是用了如此多的玄元石,九星聚灵阵用普通的上品灵石九颗即可成阵,而这上百颗玄元石是沈云珏这七年来不断深入秘境所得。

      这些,沈云珏都没有细说。

      但叶景川早已被感动得热泪盈眶,顿时就抱住了师兄的腰:“原来师兄这几日不舍昼夜翻阅经卷,都是为了我在研究阵法。”

      因着结印时灵力扑面,二人青丝飞扬,如今阵法落定时,二人的墨发银丝凌乱,都缠在了一起。

      九星聚灵阵封印入体,银冠也中也藏了阵法,日后他与修士交手时,只需催动银冠内的阵法即可让灵力再生。

      沈云珏将银冠重新给他带上,感觉到怀中人蹭了蹭,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人的脊背。

      冰蓝渐变的袍子背后是三尾流光溢彩的湛蓝翎羽,沈云珏摩挲着翎羽上的金线,声音低道:“乖,只要你听话,莫要让我生气就行。”

      一听这话,叶景川直摇头,“哪能?”

      如此好的师兄,书珩道君也真是想不开,要与之交恶?

      九星聚灵阵入体,需要一阵子时间观望看会不会出状况,叶景川在沧海阁又待了三日。

      而师兄仍旧是早出晚归,夜里回到沧海阁也是在案头处理公务批折子,他倒是想帮忙,但师兄只是笑道:“催动银冠内的聚灵阵术法你还需要多练习。”

      于是,他便练起了法术,挺容易上手了,也无需师兄指点,他很快就熟练掌握了。阵法在体内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况,但师兄为了保险起见让他又待了三日。

      这日的折子格外多,已是午夜,师兄还坐在案前。而叶景川在一旁沉不下心来,他不是打坐修炼,就是翻阅经卷,左看右看看,最后百无聊赖之下,开始盯着窗外摇曳的梅花看。

      沧海阁外寒风呼呼,但屋内暖意融融。寝殿藻井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到夜里灯火通明。依着这份光亮,还能看清窗外的梅林。风一吹,梅林簌簌,枝头红梅上的积雪尽数抖落,而屋内满室清香。

      鼻翼微动,叶景川看着看着就有了别的心思。

      “想摘梅花酿酒?”

      喉间微动,叶景川诧异:“师兄怎么知道?”

      对上师兄的视线,却见他笑道:“七年前,你在浮玉轩种了几株梅花,说是等青鸾山秘境回来就摘了酿酒。”

      原来原主也喜欢梅花酿酒,但浮玉轩庭院里光秃秃一片,梅花八成是被冻死了。

      浮玉轩在山巅,气候严寒,若不能悉心用灵力温养,根本种不了梅花。七年前书珩道君从秘境回来之后,元婴受损陷入偏执,又遣散了院内服侍的弟子,这梅花想不死都难。

      可惜了。

      不过师兄这里一大片梅林,不愁酿不出酒。今天往坛子里一放,再用灵力催酿一晚,明早就能喝到。

      如此一想,叶景川闪身来到窗边,迫不及待就要摘梅花,但腰间一紧,他手才刚触碰到梅花就被师兄卷了回去。

      “明日叫弟子过来摘梅花吧,我怕你毁了我的林子。”

      叶景川:“……”

      他拍了拍手,“也罢,灵力催酿的桃花味道肯定不够纯正,明日就叫我徒弟过来。”

      说着他便捏了只传信纸鸢给徒弟,在沧海阁待了这么久,他也该回浮玉轩了。

      但纸鸢还没飞出窗,便被一道湛蓝灵力击碎。

      叶景川错愕回头,“师兄?”

      “不着急回去,你心境不定,应当在在沧海阁待着。”

      沈云珏坐在案前纹丝不动,一边批折子一边说话,自始至终都未抬头。从这个角度看,叶景川只看得到他银发上威严的金冠,

      他突然感觉心烦意燥,但还是极力克制着,杏眸微眯,笑道:“师兄,阵法无恙,我感觉并无不适,而且我在沧海阁呆了将近半月……半月前我和徒弟遭到凌云宗的樊任经挑衅,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我着实是担心。”

      “他很好,无需你担心。”沈云珏突然抬头,眼眸深沉,“你就这么想见他?”

      察觉到师兄的怒气,叶景川觉得莫名其妙:“……师尊挂念徒弟理所应当,况且顾翊还是师兄您当初指给我的徒弟。”

      当初他刚穿书,是真不打算收顾翊为徒,只打算糊弄过去,但被文亮长老逼着收亲传弟子的师兄也不愿收徒,便将第一名的顾翊指给了他,好堵住长老的殷切之心。

      本以为穿到原著时间线十年前,可以改变剧情,但这阴差阳错的收徒,让叶景川直吐血。他现在躺平了,没其他想法,只想和主角搞好关系。

      “啪嗒”一声细微的响声,沈云珏合上折子,“我当初并不是……算了,无需多说,总之我不准你见他,也不准你出寝殿。”

      叶景川这才后知后觉,难怪师兄这几日不断找缘由让他留在沧海阁,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与顾翊见面。

      “为什么?”他怎么也想不通。

      沈云珏不欲多说,当即就要甩袖离去。叶景川追上去,追到门口却被结界拦下了。

      脚腕发烫,白羽纹闪烁着湛蓝的光芒,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师兄下了白羽禁足术,他现在压根走不出这个寝殿。

      结界光晕闪动,师兄背对着他,之间就隔着这道结界。

      叶景川不死心,追着问:“师兄,你当初将顾翊指给我做徒弟,如今为何又禁制我跟他见面?这是不是跟半月前凌云宗来的人有关系?”

      沈云珏始终背对着他,不走却也不说话。

      叶景川气急,发狠地锤了一拳,想锤爆眼前这个人,结果遭力量反噬,人都被震开了。

      他转了转手腕,咬牙:“师兄,你真准备将我困在这小小寝殿内?”

      沈云珏挑眉,这才转身,“你想说什么?”

      “寝殿活动范围太小了,容易无聊。”

      “那就沧海阁。”说着,沈云珏便撤走了结界,转而布下了一个更大的结界。

      就在这个档口,叶景川召出本命剑惊鸣,书珩道君修习的冰系功法他已得心应手。

      轻盈一剑斩下去,冰蓝灵力之下地面立即生出无数冰凌将沈云珏困住。

      元婴初期,对元婴后期,他的目的不是与师兄对战,而是尽可能拖住师兄。

      沧海阁大范围的结界还没闭合,叶景川循着还没闭合的地方争分夺秒往外跑,然而就在他以为可以逃出去的时候,腰间一紧。

      又是那该死的水流法术,他挥剑就斩,剑意之下水流迅速凝结成冰,然而凝结的这层薄冰没撑多久就开始碎裂了。

      灵动的水流直接将他卷了回去,结界收缩,他又被困在了寝殿内。

      沈云珏仍然被冰棱困住,他都没想过要破开这法术,“我给过你机会了。”

      叶景川对上他深沉的模样,干笑:“师兄……”

      “嗯,不错,你可以多试试。若是你能从我的水系功法中脱身,便准你出去。”

      看着师兄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叶景川:“……”二人境界差距如此之大,这怎么可能脱身?

      湛蓝灵力的水流裹住冰棱,眨眼间就瓦解消散了,就在沈云珏要离开视线前,叶景川灵机一动,“灵宝阁要对我开放。”

      话刚落,就有一块玉牌沿着弧线落入他手中,是灵宝阁的通行玉牌,可直接将他从寝殿传送至灵宝阁内。

      境界差距过大,硬碰硬肯定是不行,只能靠法宝投机取巧了。

      *****
      暮寒峰,距离沧海阁不到百米的浮玉轩。

      自那日师尊昏迷被云珏掌门接走后,已有半月有余,恐师尊夜里看不清归来的路,顾翊便在庭院内都燃起了灯。

      他隐约觉得师尊与前世大不相同,从喜静变成了难耐寂寞,于是将庭院又装饰了一番,尤其是那几株枯死的梅花,用御灵术起死回生。这半月来,他一直悉心照看着,如今已经长出了新的枝丫,不用等到明年,很快就能长成一株完整的梅树了。

      这日,他彻夜打坐修炼,已经突破了筑基期修为。前世,得一年后才能筑基修为,他现在就已经突破了。

      从入定中醒来,他捏了个清净术整洁衣冠,这才出修炼静室。

      浮玉轩的弟子迎来恭喜他筑基,但他却只是问:“师尊可有回来?”

      他说着便往对面东暖阁,师尊的内室走,一如既往空空如也,东西都没有动过,他又问:“南溪谷丹药司那边可有传来消息?”

      那弟子摇头,“书珩道君在柯薇元君那儿疗伤,至今昏迷未醒。”

      顾翊却是皱眉,心沉了一大截。那日他给师尊服用了一颗极品固本培元丹,还用御灵术为师尊传输了灵力,按道理来说师尊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不该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啊!

      然而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日师尊赠他的玄铁黑剑突然有了动静。

      黑剑出现异动,自内室飞出,落在顾翊手上。剑柄所缀的云雷纹玉璜上,灵芒沿着云雷纹路闪耀,但转瞬就沉寂了下去。

      不对劲,很不对劲。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