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下江南 ...

  •   冯四还在气:“道上那些心狠手辣的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们什么事干不出?跟我讲道义,就算真要下十八层地狱,也还轮不到我冯四!”
      
      陈青醁放下筷子。
      
      “四叔,我们几号动身?”
      
      冯四大张着嘴巴,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我是问你几号动身,我也好准备不是。”
      
      “这是同意了?”
      
      冯老四那拧着的脑子终于反应过来了。
      
      陈青醁笑了笑,笑得脸上一对梨窝都出来了,“您别动气,我刚刚和玩笑呢,为利来为利往,咱们不就是为了钱财么。我就是再傻,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是不是。”
      
      冯四喜不自禁,“好说好说,要不说你机灵呢,这回咱们两个联手,事情哪里还不能成的,来来来,吃菜吃菜……”
      
      陈青醁也殷勤道:“四叔,这鸭肠真是不错,脆,来,你尝尝看。”
      
      既然那秦家老爷小姐横竖都是一死,这生意与其让给别人,还不如自己接了。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陈青醁最后要是拿了这钱,再做个好人把他们父女二人性命救了,一举两得,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多赚不少银子。
      
      陈青醁一想到这里,她简直就佩服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一来,这笔钱自己拿的是再心安理得不过了。
      
      两个人边吃边聊,等结完帐出来,已经到了下午申时一刻。
      
      出了西街门,陈青醁就看见有个穿格子布衫的人急急忙忙往一边跑去。冯四眼疾手快,几步跨过去一把抓住了那人。
      
      “你小子干嘛呢?急慌慌的跑什么跑!”
      
      “没,没跑什么,师父,你怎么在这?”
      
      那人结结巴巴说完,又朝陈青醁喊了一句:“师姐。”
      
      这是冯老四的徒弟阿顺。
      
      陈青醁一向不参与他们师徒的勾当,便对冯老四说了一声:“四叔,那你们忙,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还不等冯老四回应,她转身便走开了。
      
      ——
      
      两天后,等冯老四约陈青醁再见面时,她就见到了那个所谓的秦少爷。
      
      临江的一间茶楼,两人上去的时候,那秦少爷已经在上面等着了。
      
      “秦少爷,久等了。”冯老四笑着说道。
      
      这个秦少爷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面白,方脸鹅眼,一身的锦衣绸服,头上玉冠盘金朱缨垂颌,一派富贵公子做派。
      
      陈青醁心里暗道:高颧横眉,两目闪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她?”秦天望眼睛看着陈青醁,问冯四。
      
      “正是正是,大家坐,小二,上茶。”
      
      几人落了座,既然是谈生意,陈青醁也不客气,“秦少爷,既然价钱你和四叔都商议好了,我也没话可说,只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按道上规矩,咱们该先收一成银子,你看你是付现银子呢,还是给银票……”
      
      秦天望脸上一抽,“什么?事都还没办呢,你就想先收钱?”
      
      冯四赶紧上来解释道:“秦少爷,是这样的,要是赏金少的话,我们一般先收二三成,便是五成,那也是有的,若是赏金多的话,这一成已经是最低的了。”
      
      这一成就是一千两。
      
      秦天望有些不信:“你们该不是想讹我吧。”
      
      陈青醁皮笑肉不笑,“讹你?秦少爷,这千里迢迢,万水千山的,光是这一路的费用得要不少吧,我们替你做事,难道还要自掏腰包?况且,去了江南,不说别的,平常一些零用你总得开销给我们吧。你要是不信我们的话,趁早说好,你也可以另请高明不是。”
      
      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秦天望可不傻,他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甘心,“一千两不是小数目,既然这样,那就先给五百两,再要多,我可没有了。”
      
      “纹银一千两,一文钱也不能少。”
      
      陈青醁寸步不让。
      
      “你……”秦天望被她气的不行。
      
      冯老四忙打圆场:“秦少爷,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就是钓个鱼也得用给几粒饵食吧,这点钱对你来说能算什么,况且,这钱你也不是白白花出去的,你应该往长远想想,自己将来能得多少富贵,是不是。”
      
      秦天望张着嘴,把刚刚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们可要把这场戏演好喽,要是演砸了……”
      
      “秦少爷,”陈青醁打断他的话,“拿人钱财,□□,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帮你做到,但是,你我只是合伙人,你也别在我跟前摆什么少爷款,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这还有天理吗!
      
      秦天望一脸扭曲:“我可是出钱的主儿,你,你,你……”
      
      冯四赶紧道:“秦少爷,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她这人说话就这性子,咱们商量正事要紧,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咱们都相互担待一些。来来,你坐,坐。”
      
      ——
      
      从京城下江南,路上万水千山,现在这个时候走,路上也好走不少,要是再过两个月,河里的水一上冻,船走不了不说,就连陆上也难走的动。
      
      陈青醁带着包裹出城门时,那个秦少爷和冯四早已在路边等候了。
      这天天气挺好,天上几行大雁,高高低低的掠过云层往南边去了。
      
      一行一共九个人,八骑高头大马,一乘轿子。
      
      一路上早起打火做饭,晚上找客栈歇息,晓行夜宿,这样一连过了十几个州县之后,到南京地头上,改坐大船,日夜兼程往江南赶。
      
      有时陆路山路,有时水路,两个多月后,一行人终于进了江南地带。
      
      贇州城地处江南富庶之地,虽然已经入秋,但气候格外宜人。城外四面是山,青山巍峨,但城外四周地面却广阔平坦。从翠鸣山蜿蜒过来的翠河横贯整个贇州城,这里风景优美,山川明丽美不胜收,除了偶尔有几伙不成器的草贼下山扰民之外,日子还算过的太平安宁。
      
      现在正值午后,城内热闹繁华,人来人往。沿着护城河向南,离河湾不远有一座飞栋画云的大宅院,碧瓦朱檐,气派非凡,就连门上的铜环也擦的明光铮亮,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此时在这座宅子的后院里,一个穿着葱绿色裙衫的小丫头正端着一盘洗好的桃儿往里走。
      
      一个年老的嬷嬷看见了她,便喊起来:“哟,你这桃儿是才从王母娘娘那摘的吧,可不容易。”
      
      小丫头笑嘻嘻地说道:“嬷嬷,你可真会说笑,我还能上天去不成。”
      
      安嬷嬷作势扬起手来,“你个死丫头,叫你去洗个桃儿半天不见人影,还回嘴,看我不打你。”
      
      小丫头笑着躲开,“嬷嬷你别急,我还留了几个大桃给你,等会你吃的时候呀,可别把牙磕掉了。”
      
      “好你个小丫头……”说着安嬷嬷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等我和你算账就是。”
      
      秦玉甄今天起的有些晚了,早饭也没有吃几口。
      
      “小姐。”小丫头卉儿打起帘子,说:“这桃儿洗好了,你快尝尝。”
      
      秦玉甄云鬟半整,懒懒散散地躺在榻上,“放那吧,现在又不想吃了。”
      
      卉儿:“我的小姐呀,你看你,刚梳的头发,又乱了。”
      
      秦玉甄白了她一眼,伸手抿了抿头发,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出门。
      
      卉儿赶紧找梳子,“小姐,老爷不是说了吗,算着日子,姑爷好像就这两天到,你说万一姑爷来了,老爷叫你去见客,你要这个模样去了,那老爷还不叫人打死我呀。”
      
      秦玉甄扭过身子,“什么姑爷,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就这样上赶着叫人家去了,还知不知道羞了。”
      
      卉儿道:“谁说八字还没有一撇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和那个容公子早就被指腹为婚的,这是天注定的姻缘,早叫晚叫又有什么差别。”
      
      “什么天注定的姻缘,都没见人长什么样呢,要是本小姐看不上,就算是玉帝下凡也没用,等人来了,你可别乱叫,否则,看我不撕你的嘴。”
      
      卉儿没办法,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十里青松,一江流水。
      
      进城没多久,日头也渐渐偏西了。
      
      秦府正门前,有人远远看见了一行车马过来,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人立马高喊着:“快去禀报老爷,堂少爷他们回来了。”一边几个人赶紧奔了过来。
      
      秦天望最先下了马。后面一匹青骢马,马背上是一个眉清目秀身穿锦缎长衫的年轻公子,这人气质淡雅随性,虽然衣着不是很华贵,但看上去斯斯斯文文天然一段风韵。
      
      几个仆役机灵又有眼色,立马赶着上来行礼。
      
      “见过容少爷。”
      
      “见过容公子。”
      
      陈青醁翻身下了马后,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
      
      “堂少爷,容公子,老爷等你们几天了,今天早上才念叨着大概快了,果不其然,这不就回来了。”
      
      “去禀报老爷了没有?秦天望问。
      
      “去了去了,老爷大概已经知晓了。”
      
      一行人才踏进前院,秦府已经得到消息的丫鬟婆子小厮就四面八方争着跑来观看了。
      
      “你们快看,快看,那个,就是那个。”
      
      “让开点,我瞧瞧,啊哟,咱们府上的新姑爷长得可真俊。”
      
      “是吗是吗?让我也看看!”
      
      “哎哟喂,你们别挤啊,我的脚……”
      
      一群丫鬟在假山后挤成了一团。
      
      看到这架势,本来还想好好看看这庭院的陈青醁只好收回目光,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表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