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难嫁》原上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10:04: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君子爱财 ...

  •   围观听戏的人早已散开了去,那几个唱戏的无精打采蹲在地上收拾东西。
      
      那小姑娘抱着那个空盘子,瘦削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哭的很是伤心。
      
      陈青醁走到她面前,将刚刚得手的钱袋放进她手里:“别哭了,看,这些钱是你们的。”
      
      小姑娘抬起头,眨了眨满是泪水的眼睛,陈青醁伸出手指“嘘~”了一声,“把钱收好,别让人再抢了。”
      
      小姑娘终于展开笑脸,用力点了点头。
      
      唉!这年头做坏事容易做好事难呐。
      
      她刚感叹完,后面一双铁钳般的手便抓住了她的肩。
      
      陈青醁心里一惊,不好。
      
      来人手上劲道大,看来是个练家子。
      
      不过陈青醁也不是吃素的,她身形一晃,似凤翻身,挣脱那人的手后立马回手就朝那人面上招呼去。
      
      那人赶紧后退一步,急忙伸手挡住自己的脸,“停停停,我是你四叔。”
      
      陈青醁其实转身时就看清了来人,她险险收回了手,笑了笑:“四叔,怎么是你?”
      
      冯老四有些讪讪的,刚刚差点被她废了一双眼睛。
      
      “青醁啊,走,四叔请你吃饭去。”
      
      “……??”
      
      陈青醁站着没动。
      
      冯老四:“瞧瞧,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这个做四叔的,难道请你吃顿饭都不成,走走走,咱们今天就去桂香楼。”
      
      冯老四一向抠搜的厉害,今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了。
      
      不过,这送上门来的,自己不吃白不吃。
      
      “既然四叔请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青醁也不客气。
      
      这桂香楼在京城里虽然算不上豪华,但里里外外布置的很是讲究,来这里吃上一顿,也是要花不少银子的。
      
      陈青醁跟着冯老四上了二楼,一个肩上搭着堂布的伙计招呼着:“二位这边请。”
      
      冯老四拣了一个靠窗的僻静座儿,两人对面坐下。
      
      “二位,你们吃些什么?”伙计擦着桌子殷勤问道。
      
      冯老四想了想,皱着眉头道:“先上半斤炒猪肉,一盘素油拌豆腐,一碗青菜。”
      
      还真是抠门!
      
      陈青醁微微一笑,问店小二道:“听说你们这里烧鸭不错。”
      
      小二:“客官好眼力,我们这里的招牌菜就是烧鸭。”
      
      “哦。”陈青醁道:“那行,先来半只烧鸭,另外,卤鸭胗,拌鸭爪,糟鸭心,各一份,鸭肠要炒的,再来两个热菜,一条红烧鲤鱼。”
      
      冯老四心疼不已:“我说青醁,咱们就两个人,要这么多菜怕是吃不下吧。”
      
      “这样啊,那就再来两壶酒,反正时间还早,咱们坐在这里慢慢聊。”
      
      冯老四无奈,只好对小二挥了挥手说:“行行,你们快些上菜。”
      
      店小二下去了。
      
      “咳咳。”冯老四清了清嗓子,开口了:“青醁啊,是这样的,今天找你来呢,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您说。”
      
      冯老四倒了杯茶,“四叔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外地人,这人来京城是寻人的,说是他伯父打发他来找一个姓容的老爷,这容老爷早年间是咱们这里的一个不大的六品官,这人和他伯父是几十年的老相与了,两人还因此定了儿女亲。”
      
      陈青醁边听边剥着花生,“嗯,后来呢?”
      
      “这个人姓秦,从江南那边来的,他那伯父是江南有名的大财主,听说六年前江南闹水灾,他家一家就足足放了三个月的赈,后来朝廷实在拨不下那么多银子,还是官府老爷去秦家借的银子,啧啧,整整二十万两雪花白银,你想想,这秦家该是多有钱。”
      
      陈青醁:“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冯老四:“你先听我说完,这个秦老爷呢,如今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和容家定亲的那个,那个容老爷子其实早几年就死了,剩下了这个容少爷下落不明,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现在问题是那秦家小姐也到了成亲的年纪,这个秦少爷来一趟京城,总要回去交差的,可人没找到不行,所以他就想了个办法……”
      
      陈青醁知道了。
      
      狸猫换太子。
      
      “反正那秦老爷还是十几年前见过那容少爷,现在那人长什么样,谁又知道。不过,要想冒充那个容少爷,首先得会说中土官话,那秦老爷以前在京城呆过几年,不会说官话不行,第二,得要脑子活,心机要灵巧,不然很容易露馅,第三,年纪要相当,那姓容的今年十九……”
      
      “慢着慢着,所以~四叔,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冯老四看着她,“还不明白,这个容少爷,就你了,非你莫属。”
      
      “笑话,我可是个女的。”
      
      这冯老四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冯老四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这怎么了,既然都是假的了,那就再假一点又如何,况且你只要和那秦小姐拜完堂就行了,又不叫你真和她洞房。”
      
      陈青醁扬扬眉,既然这样,这事也容易。
      
      “而且,那秦少爷说了,事成之后,他会给咱们这个数。”说着伸出手张开五指,又翻了一下。
      
      “一千两?”
      
      “一万两!咱们两个一人五千,你想想,要是咱们有了这银子,谁还在这里混啊,到时候想要什么有什么。”
      
      “一万两?”
      
      “事情怕是没这么简单吧?陈青醁可不傻,这个姓秦的另外怕是没安什么好心。”
      
      冯老四道:“你管他干嘛呢,反正你只要和那个秦小姐拜完堂,剩下的事,自有秦少爷安排,咱们只管收钱就行。”
      
      陈青醁道:“四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里面有什么事可别瞒我。”
      
      冯四见瞒不过,便压低了声音说道:“秦老爷膝下无子,就这一个女儿,这秦少爷呢,虽然平常帮着秦老爷做事,可那秦老爷一直对他看不上眼,照这样子看,这秦家的家产,秦少爷怕是也分不到什么的。你想想,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眼看着这么大的家产拱手送给别人,搁谁心里也不乐意不是。”
      
      陈青醁懂了,意思是这个姓秦的想谋秦家的家产。
      
      “秦家就没别的人了?那秦老爷嫡子没有,庶子难道也没有?怎么着也轮不到一个侄子来争家产啊。”
      
      “听说那秦老爷以前是有一个小儿子的,不过好像几岁上得病死了,秦家有钱是有钱,可人口却不旺,秦老爷一妻一妾,拢共就剩这么一个女儿,若不是这么个境况,这秦少爷也起不了这个心啊!”
      
      “那倒也是,那秦少爷的意思是要咱们让那秦小姐人财两空?”
      
      “人才两空算什么,你放心,斩草要除根,反正到时候,连那秦小姐也得死,等她魂归西天后,除了天知地知,保管谁也不知道这事了,神不知鬼不觉,这事便一了百了了。”
      
      “果然好计谋!不但要谋人钱财还要害人性命,还真是个天衣无缝的好计谋。”
      
      陈青醁啧啧称赞道。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咱们只是求财,还能管别人的生死。”冯四不以为然。
      
      这时店小二端了菜盘过来,冯老四只得闭了嘴。
      
      店小二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就将酒菜一一摆好了。
      
      “两位客官慢用,有什么事吩咐一声。”
      
      陈青醁拿起筷子,不紧不慢挑着菜吃着。
      
      “行了行了,你先下去。”
      
      冯老四一直看着店小二走远了,这才问:“怎么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陈青醁拿筷子点点盘子,道:“嗯,这烧鸭火候正好,外焦里嫩,香脆可口,四叔你尝尝。”
      
      冯老四着急,“你倒是给我句话啊,去不去?”
      
      陈青醁看着他,说:“这事,我不去,你还是另找别人吧。”
      
      冯老四眼睛一瞪,大声道:“什么?这么好的事你既然不去?你想做什么,啊,去街上给人打卦算命?你也不想想以后,难道你还想一辈子在街上混饭吃!”
      
      陈青醁正色道:“四叔,我有我的规矩,这事,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话说到这里就僵了。
      
      “你~好,好。”冯老四气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冯老四见她无动于衷,气的眉毛胡子都差点竖起来。他那个徒弟倒一心想去,只是那小子心术不太正,人也不够机灵,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来找她陈青醁。
      
      唉!
      
      “青醁啊。”冯老四无奈,“你就再想想好不好。”
      
      他伸手给陈青醁倒上酒,“我这也不是为你好么,你是我大哥一手带大的,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死去的大哥份上,你就当是帮我了,唉!想当初,大哥领你回来的时候你才三四岁,他是又当爹又当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
      
      又来又来!
      
      陈青醁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冯老四每次说不动她便要用这一招。
      
      “四叔,咱们在江湖上混,也要讲道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太伤天和的事情我是不会碰的。”
      
      “有伤天和?”冯四这回是真生气了,“陈青醁,我告诉你,那姓秦的铁了心要谋秦家的家产,到时候那秦家一个人都留不下,我倒是还想着替他们留个全尸呢,我怕什么!这事要算起来,还真算不到我的头上,怎么着都是姓秦那小子在前面顶着!你不做,有的是别人做,到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狗屁道义!什么是有伤天和!”
      
      陈青醁夹菜的手顿了一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