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联姻的第二天 ...

  •   这样的插曲也没谁特别在意,虽然概率小,但地球村现象遍布的现代社会,他乡遇故知的可能性也不是那么意外,因着“乡音”再顶多因为双方都是长相精致的面孔混了个眼熟。
      
      在至少库洛姆是这么想之后的不到一小时。
      
      他们俩很有缘分的达成了眼熟二杀,在机场的甜品店门前。
      
      嗯……更正。
      
      准确的说,是在和甜品店相邻的葡萄酒店前的街道上。
      
      湖水绿带着粉调的糖果屋子,描金边的招牌,是少女心十足的充满“梦想味道”的甜品站,落地橱窗里摆着粉、紫、蓝三色的精致装饰和永生花。置物架上都缠绕着金色的藤蔓装饰,打开门,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暖暖的味道。
      
      因为这家甜品店刚好卡在免税店的分区边界,旁边就是简约风的高级珍藏酒窖。虽然画风不太一致,但因为甜品店店长是圣玛丽学院出身的大佬,隔壁葡萄酒酒窖店长又是她男票,双方都不在意的样子……
      
      所以——
      
      库洛姆握着门把手推门,稍微往旁边一转,就看到刚刚的那位赭发先生和她基本同款的动作。
      
      “又见面了。”
      
      “啊。”
      
      并排站在一起,对比就显得更明显了,这位小哥的身高真的有一点点矮啊。库洛姆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为了行动方便穿的最多增高三厘米的运动鞋,很顺便的加了加自己的身高,然后很有目的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黑色礼帽。
      
      一米六?
      
      加了帽子一米六五不能再高了。
      
      “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啊。”帽子先生熟练地脸黑起来,皱起眉头。
      
      “对不起,”库洛姆咬了咬下唇,眼神往右飘了飘,脸上又不受控制的泛起红云,琉璃紫色的大眼睛眨了眨,很是真切地又说了一次,“真的抱歉。”
      
      “不,没事……”像是没想到对方那么直接了当的道歉,中原中也拉了拉帽沿,反而莫名弱气,“下次别随便——”
      
      “是,帽子先生真是好人啊。”
      
      库洛姆展开一个微笑,歪歪头,眼前紫色细碎的刘海往前落,半遮住了黑色的眼罩。
      
      对这种嘴都不硬心更软的里世界稀缺物种,库洛姆瞬间好感度飙升,要知道她家现任boss兼好友凛不止一次和她吐槽“彭格列干部的画风和整个里世界都不同”、“黑手党拯救世界什么的绝对是抢占红方任务是邪道”、“我觉得阿纲哥是那种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社会好青年”、“和其他的那些(妖艳贱货)黑手党一点不一样”。
      
      但现在她面前这个画风和彭格列就特别相符啊。
      
      所以凡事不能一棒子打死,稍微扒拉一下还是能找到的。
      
      “帽子先生又是什么称呼……”青年皱了皱眉抱怨了一句,没说其他,推开了另一边的店门。
      
      ###
      
      店里的甜点卖相都很可爱,店内休息区的吧台上摆放着银质的茶壶茶具,大门和天花板上描画着带着厨师帽的小精灵,不管是包装盒还是单子上的插画都格外精致。
      
      店长是个混血的金发小姐姐,似乎是去日本的圣玛丽分院交流学习过,会说日语,特别热情地替库洛姆挑了几份保质期比较长可以带回去当伴手礼的礼盒。
      
      “一般现做手工的糕点最多只有五天的保质期,不过我对保鲜稍微有点心得,带回去的话半个月绝对没问题,超过的话一个月内也能吃,就是口感没有那么好。”
      
      “保证没放什么不该放的添加剂,不过配方保密。”
      
      在人家的招待和高品质的点心诱惑下,库洛姆看了看时间,没忍住女孩子热爱甜食的天性,很是壕阔的点了所有看得上的小点心。
      
      并且向凛学习,在吃甜点前要先美其名曰“女孩子有两个胃,甜点都装在另一个胃里:)”。
      
      在没遇见六道骸之前,一直都不受家人重视的女孩子素来腼腆又内向,喜欢的东西说起来有点廉价。
      
      库洛姆喜欢糖浆和爆米花,可能是因为不知从哪里听说,甜品是拥有让人幸福的神奇功效,加上被捡回彭格列后,家里几个姑娘最常带着她一起逛的除了衣服就是自己喜欢的甜食店,导致她对于蛋糕的喜爱也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巴黎的甜品很有名,小凪姐一定要去吃吃看。局势没那么紧,实在不行,机场的甜品店也不错的!嘤,其实是我自己想吃马卡龙。】把她派遣到欧洲工作时还不忘夹带私货的凛曾经鼓着包子脸特地在她面前提了一句。
      
      突然回忆起有那么个插曲,库洛姆咬下银制叉子上带着果酱新鲜出炉的舒芙蕾,默默把带给离家出走好友的伴手礼加厚了一层。
      
      虽然大家都知道她会去横滨,但头铁还是去了也只能说明是真的上了心。实话说,就凭她刚刚接手门外顾问的棘手时期都不忘把那位“织田作”救走的认真程度,不少人都猜到这颗水灵灵的漂亮白菜会被拱走……
      
      对了,凛的男朋友是叫——太宰治?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刚刚听过。
      
      啊!
      
      她想起来了!
      
      所以那位好心的帽子先生,好像是港口黑手党的人!
      
      一边吃一边胡思乱想的姑娘灵光一闪,根据细碎的片段简单逻辑推理了一下现状。
      
      【凛,太宰君是不是失踪了?他好像被港口黑手党捉住了。】
      
      在上飞机关手机之前,库洛姆在给骸大人报完平安后,又默默给远在横滨的好友发了消息提醒。
      
      考虑到凛略微傲娇的性子……她应该会死不承认自己去了横滨吧,除非是她兄长直接打电话。
      
      ###
      
      “又是你啊。”得到叛逃的死对头被捉住的好消息后,开心的又买了三瓶高价好酒的中原中也改签了最早飞日/本的航班,看到身边座位熟悉的紫发姑娘也是真没脾气了。
      
      凡事有一有二就有三,在又一次看到相邻座位上熟悉的帽子先生时,库洛姆也觉得已经完全没有意外感了,甚至很淡定地对同样开始淡定的帽子先生点点头自我介绍起来。
      
      “你好,我是六道凪。”
      
      “中原中也。”
      
      “请多指教。”因为坐了靠窗一侧旁边的位置,紫发的姑娘把小腿往椅子里收了收,让出了一条小道。
      
      “哦,多谢。”
      
      刚开始的行程还算安稳,机身大概在平流层时逐渐稳定下来。一直因为身边有陌生人不太习惯的库洛姆也渐渐打起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终于还是扯下绑头发的蓝色皮带箍在右手腕上,伸手把座位角度往后调,在自己身上蒙上十几层幻术,加了隔音结界和空间结界,向空姐要了毛毯和抱枕,头枕着皮质的靠枕闭上了眼睛。
      
      里世界的人大多谨慎警觉,睡眠很浅,但也只一般来说。因为纯术士的体术偏弱、□□作为最明显的薄弱点,有常识的术士都会重点保护,到库洛姆这种程度,十几层的幻术层层嵌套,保护措施基本能瞬反把对其有恶意的人“整死”,所以,库洛姆睡得很安稳。
      
      只一会儿,呼吸就开始平稳起来,纤细的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因为个子小只,完全能伸直身子侧着睡,偏偏小心翼翼地缩成一团。看上去无知无觉地勾着唇角,做着美梦,没有带眼罩的右眼睫毛又长又密,脸颊两边因为气温升高带着些健康的粉色,看上去像是天使一样恬静美好。
      
      这本来也没什么……除了坐在她身边的中原中也在看到她手腕的发神后愣了愣,下意识抬头扫到女孩子安稳的睡颜后不太习惯的把眼神往窗外盯以外。
      
      再如果……这架飞机很正常、没搭载任何危险成员的话。
      
      ###
      
      事情是从隔壁的经济舱开始的,一帮不知用什么原因骗过安检的跨国犯罪组织成员趁着夜深人静乘务员也开始休息的时间,突然暴起持枪试图劫机。大概是因为控制了整个经济舱的人有了足够的底气,一路嚣张地踹开商务舱的舱门。
      
      外面有骚动时就已经有所察觉的中原中也第一时间抬起头,几个乘务员被枪指着,双手抱头被踢进相对宽敞的舱室。
      
      虽然是晚上,不少人都已经关上顶灯睡觉,但舱门的巨响依旧惊醒了大多数人,看到两个彪形巨汉带着头罩踹门都谨慎地保持沉默。
      
      “把身上的电子设备都给老/.子交出来!”男人操着口音浓重的蹩脚英文,示威性质地抬了抬手上的UZI冲/.锋/.枪。
      
      “我不想说第二遍!!”
      
      说着对着面前无人的座位放了一/.枪实弹,瞬间贯/.穿金属制椅背的圆形弹痕明明确确地告诉众人——他手上的是个真家伙。
      
      最后几个因声音从睡梦中惊醒看上去像是白领的女性颤颤巍巍,压抑着自己想要低声尖叫的冲动,惊魂未定,来回打量着身边的其他乘客。把身边的电子设备收好,放在身前的小桌子上,但没有一个人继续动作。
      
      中也随意向前扫了一眼,有些无聊地挑挑眉,正打算出手,才想起自己在靠窗一侧不太方便,眼睛往身边瞟了一眼——
      
      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嘴角。
      
      依旧闭着眼睛抱着特地要的猫型抱枕睡得香甜的紫发姑娘在一众恐慌不安瑟瑟发抖的人群中就好像是异类。像是察觉到了打量的眼神,睡梦中的女子不太开心地皱了皱眉,收紧了抱枕。手一推一转,连人带着枕头一起翻了个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起脚,重新蜷缩成一个小团。
      
      这姑娘是聋了吗?几天没睡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抱着毯子悠闲地翻身,心是真的大。
      
      

  • 作者有话要说:  右手腕绑蓝丝带是曾经【羊】的标志,当然96只是凑巧这么干了,然后本身看上去很有欺骗性的脸让chuya有点……
    和那些白眼狼们没关系(暴言)
    圣玛丽学院感觉是个暴露年龄的动漫,我写着写着就真的跑去重刷回忆童年了……虽然现在看那个眼睛是真的大,但现在眼光来看那个糕点也是真的好吃!
    当初追着看还因此入了烘焙坑,是教人做蛋糕(顺便谈恋爱)的美食番。店长小姐姐的保鲜方法是因为她身边有糕点精灵~
    小剧场:
    96:叠了结界睡的安稳很正常啊,不信让他打我一/枪试试。说不定问题就直接解决了。 无辜.jp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