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谁也不给 ...

  •   很快,山顶只剩下缄默不语的陈嘉遇,以及盯着他仔细瞧的管言。
      “我觉得你刚才有点怪,好像很期待扈晓表白。”
      
      陈嘉遇没吭声,回想起来确实奇怪得很,不是应该提前把路堵死吗?自己怎么一路挑衅,最后还提醒扈晓下次表白的注意事项!
      
      头一遭碰到这种情况,太过陌生,他一时想不通其中缘由。
      或许是山风吹乱了脑子。
      
      没有得到回应,管言绞尽脑汁继续挖掘可能的答案。
      
      他突然推了推与自己并排坐在大石头上的人,问:“上次特意帮你添加扈晓为好友,你们俩私下是不是有来往?”
      这话让陈嘉遇当即愣住,脸色逐渐转冷。
      
      “没有来往。”
      生硬而毫无情感起伏的语气,仿佛没有是理所当然,管言听后立刻数落起来。
      
      “不是我说啊,你真差劲,早餐虽然是用来整我的,但就是给扈晓送的啊,是你的心意,这么好的形势下竟然没有后续,我要是你——”
      
      陈嘉遇迅速扭头,冷冷地瞥他一眼,“闭嘴。”
      管言微愣,这反应犹如被戳到痛脚之后的恼羞成怒,他狐疑道:“这么凶,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在扈晓那吃瘪了?”
      
      “……”是啊,吃了老大一个瘪。
      被删掉到现在还没添加回来那种。
      
      这样没脸的事,傲娇的陈嘉遇当然不会说,这一刻突然被问起,他猛地想通了今天奇怪行为背后的缘由。
      
      那就是,内心仍然耿耿于怀,还在期待被扈晓认可。
      比起添加好友,喜欢是更高级的肯定,不是吗?
      
      真是可笑,幼稚!
      自己早就不是那个期待被认可,被喜欢的小孩了。
      
      陈嘉遇轻咳一声,告诉管言:“老实说,扈晓的杀伤力的确很强,刚才你也听到了,她让我洗干净脖子,走吧,我得回去磨刀。”
      “磨刀?什么意思?”
      
      “任她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管言:……
      兄弟,你这刚伸出来一点要主动撩妹的触角,怎么又缩回去了!
      
      *
      
      整整一天,扈晓都没找到与赵邱彤说话的合适机会。
      下课后的形体室,同学纷纷散去,而赵邱彤犹如八音盒里闻歌起舞的小美人,一圈又一圈地跳着,不知疲倦。
      
      扈晓倚在门边,等她的同时也在反省,当前糟糕的局面几乎是自己一手促成的。
      心迹尚未表露就被扼杀,这样的事她虽然没有切身经历,但闭上眼睛,把表白替换成梦想,那滋味难受得足以窒息。
      
      “砰!”
      不断旋转的人突然摔倒在地。
      扈晓焦急地跑上前,“邱彤!”
      
      女生软软地趴在地面,肩头微微抖动,乌黑的头发泛着水光,她抬手拉住伸到眼前的手臂,借力坐起。
      
      “晓晓,我没事。”
      扈晓也坐了下来,与她肩膀相靠,“对不起,我那馊主意。”
      
      赵邱彤毫不客气地把自身重量全部往她身上压,胸口剧烈跳动起伏,她声音细小,有气无力。
      “不馊,反而很好,让我提前明白了一些事。”
      
      这话让扈晓倍感心疼,明白意味着成长,而成长总是有代价的,往往伴随阵痛。
      她没好气地鄙视陈嘉遇,“就那株钢铁一样的无心草,不要也罢。”
      
      “呵——”
      赵邱彤轻笑出声,“你这个比喻形象贴切,但我其实没有喜欢那株草。”
      扈晓:“啊?”
      
      “我想了一整天,起初特别难受,觉得自己软弱无用、凄惨可笑,直到下午的形体课痛痛快快地跳了一场后,再回想当时的情景,呵!”
      她轻拍自己的脸,语气疑惑万分,“我怎么这么傻?真实心意都分不清。”
      
      “所以,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明白违背心意的喜欢我说不出口,离开前喊出的话,才是真相。”
      
      扈晓偏头拧眉,回想她最后一句话是对自己说的——晓晓,我真的没有喜欢陈嘉遇。
      “你!”不带这么峰回路转坑人坑己的。
      
      “最初被他的皮相所迷,误以为那是喜欢。可是当他站在我面前,问我问题,我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初中班主任,紧张但没有羞涩,窘迫却没有期待,说不出喜欢的话,不喜欢倒是顺口。”
      
      扈晓轻哼一声,感叹道:“也不知道该不该恭喜你,平白无故狠虐自己一把,紧接着弄清一件大事。”
      
      赵邱彤尴尬地笑了笑,“该吧,早清楚少耽误,总体来说是好的。”
      话落,想到山顶的针锋相对,她关心道:“对了,你跟陈——”
      
      扈晓明白对方心中的担忧,以及接下来可能的自责。
      说实在的,陈嘉遇在山顶上的话,字字挑衅,句句欠收拾,但有一点扈晓是赞同的,那就是不要牵扯到旁人。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她跟陈嘉遇之间的较量。
      扈晓接过话头,似笑非笑地说:“是这样,我看上他了,打算追。”
      
      赵邱彤紧紧抓着她手臂,“……你觉得我会信?”
      扈晓微笑反问:“陈嘉遇那么出色,我又不瞎,你为什么不信?”
      
      *
      
      自山顶表白事件后,陈嘉遇的生活开始大变样。
      当晚,便收到一条好友验证申请,点开之前他猜想是扈晓,必须拒绝,结果却是赵邱彤。
      
      对方的验证申请:我是赵邱彤,有事想跟你说。
      陈嘉遇在没有通过验证的情况下回复:没空实时聊天,有事请邮箱……
      
      看到这条消息时,赵邱彤惊得迅速站起,“啪嗒”一声,脸上的面膜掉在瓷砖上,服服帖帖,似乎还溅起了点精华到脚面。
      
      她心里拔凉拔凉的,走到浴室门口,大声问:“晓晓,你好了吗?我还想洗个热水澡。”
      扈晓边擦头发边拉开门,“怎么啦?”
      
      赵邱彤直接把手机举到她眼前,“你看,这人干事?可把我冻得,面膜都掉了。”
      
      陈嘉遇的回复,扈晓感到好气又好笑,邱彤算是帮忙提前踩雷,她抬手轻拍对方肩膀。
      “你受委屈了,我给你倒杯温水暖暖。”
      
      赵邱彤盯着邮箱面露困惑,难道每个想跟陈嘉遇说事情的女同学最后都走邮箱路线?一封又一封,陈嘉遇岂不是跟皇帝批阅奏折一般?!
      从小到大也不缺追求者,但赵邱彤表示自己从没这么拽过。
      
      扈晓递上一杯温水,问:“你怎么突然想加他微信?”
      赵邱彤轻叹,“是我整出了一个乌龙,所以想请大家吃饭,可看样子,陈嘉遇是约不到的。”
      扈晓不以为然,“吃饭简单啊,让管言帮忙安排。”
      
      *
      
      C大南面的登高路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取名“回头”,生意火爆如店名,回头客特别多。
      管言下课就来取号排队,最后跟赵邱彤嗑完一盘瓜子还没轮上。
      
      “陈嘉遇真的会来?”
      “会啊,他又不知道我还约了你们。”
      
      管言笑得满脸奸诈,自从得知山顶表白事件后,他就恨不得赶紧把扈晓和陈嘉遇凑到一堆。
      发小如果有了女朋友,大概就没时间与心思来逼他晨练了。
      
      赵邱彤停住嗑瓜子的动作,“你先斩后奏,不怕——”
      
      “我怕得很,所以快问问扈晓到哪了,我就等着她救场。”
      管言捏了捏自己肉嘟嘟的手臂,感叹道,“其实,我也不是怕陈嘉遇,就是舍不得身上的肉,好不容易长点,多软,多有福气!他能逼着我练没了。”
      
      赵邱彤:“……”
      正常人都不是这个怕法。
      
      赵邱彤打电话询问的时候,管言又探头往店里瞧,生意这么火爆,味道肯定好!想到此他吞了吞口水,恨不得立刻有个空桌。
      
      “晓晓正赶过来,几分钟就到。”
      管言兴奋地直拍大腿,“差不多,嘉遇两分钟内到。”
      
      赵邱彤有些担忧,“前面还有好几桌呢,到时候我们四人坐在这嗑瓜子等?”
      “我们俩负责嗑瓜子喝茶,坐看嘉遇和晓晓斗法,那场面一定精彩得不知时间流,呃——”
      
      一只大掌从后颈掐住他脖子,凉意森森。
      这手法太熟悉,管言迅速捞过干果盘,侧身扭头,一脸讨好,“大佬,这么快就到了啊,嗑瓜子么?”
      
      陈嘉遇还没说话,坐在旁边的赵邱彤突然起立,直挺挺的,开口就是一句,“陈嘉遇,对不起。”
      
      “不用。”
      在陈嘉遇看来,赵邱彤的事情在山顶已经说清,所以无论内里是否还有曲折,道歉都是多余。他松开手,垂眸轻瞟管言,今天这出又是他的特意安排。
      只是很奇怪,怎么没见扈晓?
      
      管言看出他眼里的寻找与疑惑,故意扯别的,“嗑瓜子聊天时间过得快,前面还有好几——”
      
      话未说完被服务生打断,管言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嘴一张一翕,喊出“B665,18号桌”无人应,换成B666依然没有回应……最后跳到“B669,18号桌!”
      
      赵邱彤欢喜地扬起手,“是我们!”
      管言瞅着发小,啧啧称叹,“这舍我其谁的境遇,早知道,就该让你来拿号排队。”
      陈嘉遇言简意赅:“少废话,明早十公里起。”
      
      听闻十公里,管言双腿发软,小眼睁圆,直到看见不远处的某人,他小跑着迎了上去。
      “哎呀,晓晓,你总算来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