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谁也不给 ...

  •   星期五下午,扈晓泡在图书馆两个多钟头,写完作业,开始扫荡书架,最后出来时怀里抱着一摞新旧各异颜色纷呈的书。
      
      太阳斜挂在西边,洒下的光线柔和而温暖。
      图书馆左侧的草坪,往常这个点三五成群坐满了青年学子,看书、交谈、晒太阳,惬意悠闲。
      
      而今天,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
      扈晓挑拣一处坐下,将书放在身侧,眸子里闪过狡猾的笑,是时候踢一脚某个木偶了。
      
      18:23
      清楚晓得:陈嘉遇,你现在有时间吗?
      
      自那天清晨发生口角后,陈嘉遇对消息提示音变得尤为敏感。晚上睡觉,手机的位置得到高升,从书桌到床头,只是好几天过去,也没收到符合心底期盼的只言片语。
      
      就在他以为自己把扈晓彻底得罪,从此不必在线聊天时,对方又出现了。
      心底有一丝雀跃,他迅速回复。
      
      18:23
      一尾胖鱼:什么事?
      清楚晓得:见面说。半个小时,足够你赶到我们学校图书馆了吧?
      一尾胖鱼:够了。
      
      事情敲定以后,扈晓坐在草坪上,一边翻看借来的书,一边等……也不知道当她说破看电影背后的真相,陈嘉遇会是什么反应,死不承认?恼羞成怒?生气暴走?
      
      她低着头,嘴角含笑,越想越期待,手中的书半晌也没翻动一页,直到有人走近,身前落下一道细长的影子。
      扈晓抬眸:“陈——”
      
      来人并不是陈嘉遇,而是表演系的黎子旭,娃娃脸笑起来阳光又自信,他说:“扈晓,周五下课等于进入周末,你还在这刻苦看书?”
      
      “人笨,勤能补拙。”
      “你一点都不笨拙,形体课上我留意过,你灵动优雅像个精灵。”
      
      夸奖说来就来,扈晓一本正经地道:“不愧是学表演的,功底深厚,一句话就能将人带入情境里,我刚才差点变成精灵飞走。”
      男生脸上笑容更甚,“扈晓,你真有趣,来跟我们一起排练吧。”
      
      “别三句话不离排练,我怕以后见着你会绕道走。”
      “好,不提排练,今晚去看电影总可以吧?”
      扈晓摇头:“我有别的安排。”
      
      再次被拒绝,黎子旭不乐意了:“我也没听说你有男朋友,怎么老是有安排,借口对不对?一定是借口。”
      
      “不是借口,我现在就在等人。”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约走了你!”
      
      如约而至的陈嘉遇,老远就瞧见扈晓跟一个男生坐在草坪上有说有笑,走近之后听见谩骂,他睥睨一眼坐在地上的人,毫不客气地回击。
      
      “混蛋才约她,我是被她约。”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黎子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这谁啊,如此狂妄,骂他还顺带贬低扈晓,欠教训。
      他蹭得一下站起,怒视来人:“想打架是不是,报上名来!”
      
      陈嘉遇垂眸看着与自己不过一拳之隔的男生,对方抬头挺胸横眉冷目,像个愤怒的包子。
      瞧那稚气未脱的脸庞,还没成年吧!却心大顽皮得很,想谈情说爱约扈晓,还想跟他打架。
      
      “我不欺负未成年。”
      轻描淡写的语气透出一丝不屑。
      
      这句话几乎把黎子旭所有脾气都挑了出来,因为长着一张娃娃脸,平常没少被人当成孩子看,黎子旭最烦这个,虽然他的确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岁。
      
      身高不及对方,那又怎么样?
      黎子旭抬手猛戳陈嘉遇胸膛,挑衅道:“尽管放开手,你的医药费老子包了。”
      
      扈晓眼看着两人似视要动真格,她手撑着草地站起,“你们好好——”
      劝解的话还没说完,空气里已经传出一声痛呼。
      
      陈嘉遇瞧着在身前戳来戳去的手指,眼睛危险地眯起,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制住对方手腕,稍稍一拧……
      
      “啊!”
      黎子旭龇牙咧嘴痛失先机,下一秒,他不管不顾地狠狠撞向对面的人。
      
      两人瞬间厮打在一块,四肢并用,你吃我一拳我挨你一脚,即使摔在草地上,也会触地反弹般爬起,再战。
      
      扈晓看得目瞪口呆,陈嘉遇竟然会打架,而且分外“不要脸”。
      他能冒着脸上挨一拳的风险狠踹对方一脚;黎子旭则完全相反,宁愿膝盖被踢整个人摔倒在地,也不肯把脸凑上去。
      
      或许是专业使然,作为一个演员,即使在动怒的时候也会留有一丝清明——脸不能伤。
      而数据科学出身的陈嘉遇,大概只会快速分析眼前状况,选择最省事有效的打法,怎么能让对方痛怎么来。
      
      “别打了,你们俩快停手!”
      扈晓中气十足能震慑全场的一句话,没有任何效果,谁也不听她的。
      最后是闻声赶来的保安将两人拉扯开。
      
      黎子旭弯腰揉腿,陈嘉遇轻擦嘴角血迹,即使相隔几米,双方视线还在空中对战,一个凶神恶煞,一个凛冽如刀。
      
      “敢在图书馆门口打架闹事,你们哪个系的?”
      
      扈晓脸上堆满笑,抢先回答:“表演系的,我们在排练,刚才是打戏桥段,他们俩入戏太深一时没把控好力道,误会误会。”
      
      保安狐疑地瞧一眼扈晓,再看看另外两位,这长相倒是混表演系的好苗子,他虎着脸警告。
      “以后排练别在这,影响不好。”
      “嗯嗯,保证没有下次。”
      
      扈晓面带微笑乖巧顺从,直到保安走远,她才暗暗松了口气,回身扫一眼陈嘉遇和黎子旭,她没好气地训斥。
      
      “加起来都是奔四的人了,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理都不懂?”
      
      黎子旭轻哼一声,“跟嘴毒手狠的混蛋讲什么道理?扈晓,作为朋友,我劝你不要与这种渣渣为伍。”
      
      陈嘉遇正要开口回击,冷不丁一包纸巾迎面飞来,他本能地伸手接住,随后瞅一眼送纸人扈晓,没再吭声。
      
      摁住一个人,扈晓转而对另一人道,“嘴毒手狠总结得很到位,我赞同。但是黎子旭,刚才最先骂人混蛋的是谁,最先动手挑衅的又是谁?”
      
      听着前半句,黎子旭笑容灿烂,但是后半句直接让他脸色垮下来。
      “你竟然护着他,我膝盖都被打肿了,你还护着他。”
      扈晓下巴轻努,“瞧,他被你打到吐血。”
      
      旁边正拿着纸巾擦拭嘴角血迹的陈嘉遇动作一顿,黑白分明的眸子顷刻变得幽深,冰冷,被打到吐血?扈晓到底长没长眼睛,会不会说话?
      
      不等他反驳,黎子旭揉了揉发疼的膝盖,站直,神气十足地说:“没错,他就是我手下败将!”
      
      陈嘉遇将手中的纸巾狠狠往地上一扔,捞起袖子……扈晓眼明手快捡起纸巾,迅速拦住他去路。
      
      “你让开。”
      他语气凶狠,扈晓却笑意盈盈,径直把纸巾塞回他掌心,“随地扔垃圾,不好,我给你捡回来了。”
      
      陈嘉遇:……
      心底的怒气再次被岔开,他垂眸看着花样百出的扈晓,抿唇不语。
      
      *
      
      天色渐渐暗下来,公路的灯纷纷亮起,铺在地面的昏黄光晕仿佛在催促人们早点回家。
      
      为防止陈嘉遇和黎子旭一个眼神不对又打起来,扈晓嘱咐黎子旭记得去医务室,紧接着捧起草坪上的书,一股脑地塞到陈嘉遇怀里,然后推着他麻溜地往C大走。
      
      “年龄小,冲动幼稚,不合适。”
      没头没脑地,陈嘉遇突然抛出十字评价。
      
      扈晓疑惑:“不合适什么?”
      “不合适你,千万别被那张无辜幼稚的包子脸迷惑,一看就是家里面娇宠养大没经过风浪的。”
      
      “陈嘉遇,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她声音轻快,语气含笑,陈嘉遇听着怔愣好一会,随后反驳:“谁关心你?你有主见有脾气,我是怜悯包子脸,平白多了个发号施令的大姐或大妈。”
      
      “……”
      好好说话不行?非要噎人。
      扈晓几步窜到前方,挡住去路后,招手示意对方低头。
      
      陈嘉遇眉目清冷,高傲的头颅未曾屈就半分,“你想做什么?”
      
      “想看你嘴巴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那么毒,那么硬。”
      话落,扈晓又往前挪动半步,她凑到陈嘉遇面前,仰着头,似乎真的在观察对方嘴角的线条走势。
      
      陈嘉遇微微垂眸,触及她视线,心头一跳,正要伸手将人推开,不料对方抢先一步扶住了他双肩。
      他别过头,提醒道:“扈晓,44厘米以内是亲密距离,你越界了。”
      
      黑白分明的眸子闪躲到别处,拼命往后仰的脖颈努力拉开彼此距离……扈晓双手攀在他的肩头,突然发现陈嘉遇表面冷傲,内里别扭、纯情又可爱,忍不住想逗一逗。
      
      “这不是越界,这是求知欲。”
      她红唇亲启一字一句:“上次吃火锅,你为了一个平均数偷窥我至少36秒,我现在要3.6厘米观察你嘴唇。”
      
      3.6厘米,算什么距离?!
      陈嘉遇猛然转过头,看向身前人,如果不是有书挡着,她已经贴靠在自己怀里……不对,这样的扈晓有点反常,像是故意戏弄,吃定了他会无所适从。
      
      想到此,他极力稳住心神,半真半假地提议,“路灯这么暗,3.6厘米恐怕看不清,你要不要贴上来感受、观察?”
      
      贴?贴上去!
      扈晓承认,那一瞬间她怂了,但也只有一瞬。
      
      搭在男生肩头,修长白嫩的手毫无征兆地往他脖颈靠去,速度慢得让陈嘉遇焦躁难安,满脑子想着下一刻扈晓会不会勾住自己的脖子,真的贴上来?
      
      这可是他的初——
      不等他想完,嘴角便已被偷袭。
      
      细腻温热的触感从唇瓣处散开,迅速蔓延、席卷每一个细胞,陈嘉遇僵住在原地,觉得嘴巴都不再属于自己。
      
      而扈晓,笑得像个奸计得逞的妖精。
      
      指腹再次摸过男生嘴角,然后在空中轻晃,她说:“陈嘉遇,你不关心我,我关心你好了。瞧,你嘴巴还在渗血,疼不疼?”
      
      他开始结巴,“不,不疼。”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