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谁也不给 ...

  •   引战消息发出去后,扈晓死盯着手机屏幕,像枕戈待旦的战士。
      
      然而三秒过去,七秒完结,二十一秒溜走……陈嘉遇始终没回复,扈晓把平躺换成侧卧,一会左边,一会右边,来来回回地折腾。
      
      “噗!”
      手臂酸胀到砸向被子,发出的细微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醒耳。
      睡在对面的赵邱彤主动问:“晓晓,你有心事啊?”
      
      黑夜里突然响起的问话,让扈晓心底生出了一丝希冀的光,陈嘉遇有兄弟,她也许可以有闺蜜。
      这两个多月,与邱彤相处融洽。此刻,又收到对方的关心。
      她承认,“嗯,有心事。”
      
      赵邱彤噗呲一声笑,翻个身说:“以往都是我唠叨,你听;今天角色互换,你说我听怎么样?”
      
      “好。”
      扈晓答得爽快,然而紧接着的是静默,最后苦恼道:“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
      
      赵邱彤等了半晌,以为对方要开始诉说,结果还要想,她轻叹一口气,“你优秀、独立,大概没什么糟心事,也不习惯倾诉,所以还是我问你答吧。”
      
      “管言老说你善解人意,现在,我深刻体会到了。”
      “呵呵,他自己糊里糊涂的,还喜欢评价人。”
      
      赵邱彤吐槽管言两句,才切入正题:“你的心事跟陈嘉遇有关?”
      扈晓惊得转头看向对面,“开口这么准!”
      
      “还与行李箱有关。”
      “……你上帝视角吗?”
      
      赵邱彤语气含笑,解释道:“我没那视角,只是习惯留意细节和变化,你日常状态安静乖巧,待人礼貌,最初对陈嘉遇也这样,但从山顶开始你对他不再客气,上次跟我提到行李箱,更是火冒三丈。这两天,我没看到箱子回来。”
      
      她进一步总结:“你喜欢陈嘉遇,另辟蹊径追求他,但现在他没有按照你的设想来,这是栽跟头,自然会成为心事。”
      
      “邱彤,你不知道他有多嚣张、可恶!”
      “我知道,山顶的时候已经领教。”
      赵邱彤平静道:“晓晓,你曾经跟我说过,陈嘉遇是提线木偶,是钢铁一样的无心草,一路追一路苦。现在,我要把这话还给你。”
      
      “还给我?”
      “嗯,想劝你认清现实尽早放手,以你的条件不愁没有男朋友,何必吊死在陈嘉遇这棵树上?”
      
      扈晓突然笑了起来,“邱彤,谢谢你。但我啊,是非典型追求者,吊在树上不一定会死,还有可能是大树为我倾倒。”
      
      是的,她做梦都想吊倒陈嘉遇那棵树,把他的枝枝叶叶收拾得服服帖帖。
      
      *
      
      天气渐冷,日出一天比一天迟。
      但陈嘉遇的生物钟,不会跟着日出变化。早晨五点半,他准时睁开眼,紧接着会头枕双臂思考一刻钟。
      
      这时候,手机远在书桌上,要等到主人出门前才会被拿起。
      陈嘉遇发现扈晓的消息,已经六点。对方气呼呼的话,他看到后,嘴角不自觉往上扬。
      
      06:01
      一尾胖鱼:哦,思想政治……是大班授课,还是单独给你开小灶?
      
      扈晓虽然睡得晚,但依然会早早起来,跟着表演系的同学出晨功,手机提示音响起,她刚喝掉一杯温开水。
      点开消息一瞧,陈嘉遇竟然敢明知故问,幸灾乐祸!
      
      06:02
      清楚晓得:屏幕都挡不住的臭气,你一定还没刷牙,并且刚蹲坑出来。
      
      宿舍走廊上,陈嘉遇只是垂眸看了眼手机,然后被自己绊了一跤,往前冲出去老远才扶着墙稳住。
      
      明知对方是讽刺,可他依然被“蹲坑”两字刺激得不轻,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扈晓就在身边,见证了他私密的生活琐碎。
      让人羞耻到动怒。
      
      06:05
      一尾胖鱼:装有内衣裤的行李箱,让异性去打开;揣测异性私密生活的话,张口就来。扈晓,你到底懂不懂与男性相处的起码距离?
      
      扈晓怎么也没料到,陈嘉遇突然上纲上线,比许教授还要正经、严厉。
      
      06:07
      清楚晓得:吃穿拉撒,谁不这样?很自然的话题,哪里越线?我又没在异性面前脱衣服,也没跟异性一块蹲坑。你自己脸皮薄想入非非,好意思来指责我!
      
      一尾胖鱼:你还理直气壮,昨天的思想政治课白上了?
      清楚晓得:如果不是你大惊小怪公共场合乱讲话,我会上思想政治课?你就是个祸害!
      
      一尾胖鱼:我说那话,也是你行为不检点在先。
      清楚晓得:你骂谁不检点?
      一尾胖鱼:扈晓。
      清楚晓得:拉黑!
      
      大清早,嗓子还没开,扈晓就快被气炸,她感到喉咙冒烟,咕隆咕隆喝尽一杯水,杀回战场看到最新消息,突然笑了。
      
      06:09
      一尾胖鱼:我微信已经被你删了,你竟然还想黑支付宝?请抬头看屏幕上方,那里有句话——加为好友,转账、聊天更方便。
      一尾胖鱼:咳,现在没法拉黑,只有添加,你试试?
      
      或白天,或晚上,仿佛聊了一个世纪,彼此却还不是好友,扈晓看着屏幕右上方的“添加”,摇头失笑。
      
      06:11
      清楚晓得:你道歉,否则我先添后删。
      一尾胖鱼:你点添加,我立刻道歉。
      清楚晓得:耍赖的直播吃屎。
      一尾胖鱼:嗯。
      
      六点十二分,扈晓点击“添加”,申请为陈嘉遇的支付宝好友,三秒之内得到回复。
      
      06:12
      一尾胖鱼:抱歉扈晓,我拒绝你的好友申请。
      扈晓看到消息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胖揍一顿陈嘉遇,再拿砖头把他的手机砸得稀巴烂。
      
      06:13
      清楚晓得:陈嘉遇!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输入了他的名字,陈嘉遇却突然感到慌张,心中莫名不安,直觉自己不改变态度会出大事,他秒速通过申请。
      
      一尾胖鱼:开心吗?在线给你直播打脸。
      清楚晓得:哼,我现在就拉黑你。
      
      一尾胖鱼:没必要,反正不是好友,也无法阻止我们聊天、转账。
      清楚晓得:我懒得理你。
      
      *
      
      一连好几天,扈晓都没有找过陈嘉遇。
      因为心底有气,而且课业繁重,此外还有人抛出了一个致命诱惑,她正艰难地做着思想斗争。
      
      夕阳斜照,黎子旭逮住扈晓来表演系蹭课的机会,再次把人拦在教室门口,他笑得灿烂。
      
      “扈晓,我这次筹备的小品精彩绝伦,现在万事俱备,只差你来饰演压轴天仙。”
      
      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她排演,天仙也好丑女也罢,扈晓都心动,想点头答应,奈何头上还压着一座大山。
      
      “谢谢你,但我真的不参加排练。”
      “为什么?你明明很喜欢表演,我感受得到。”
      黎子旭继续游说,“紧张?怕演不好被笑话?或者担心成为我们组的累赘?这些统统可以甩掉,谁不是从零开始,一点点打磨进步?”
      
      去路被挡,扈晓抱着书,有气无力地靠在墙上,“你说得都对,我也很想点头,但不能。”
      
      “所有的不能都是借口,是你极力想隐藏的懦弱和胆小。”
      黎子旭字正腔圆,气势惊人,“我再给你一次改变想法的机会。”
      
      扈晓惊讶地看着他,娃娃脸,儿子专业户,道理却一套套的,而且带着一股上位者对事情的把控与笃定。
      
      “说实话,我比你更想给自己机会。”
      她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杆,“但还是没法答应,谢谢你,对不起。”
      
      黎子旭没料到扈晓这么顽固,两次邀请都以失败告终。他在对方要走出教室的时候,突然扬手撑在门边。
      扈晓迅速倒退两步,才免了胸口撞上对方手臂的尴尬。
      
      “没关系,还有下次,我相信自己能打动你。”
      男生一字一句信誓旦旦,只是话刚落音,就有人狠狠捏住他手臂,径直往走廊上拽,“你再敢挡路,骚扰扈晓,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
      
      黎子旭扭头看清来人,骂道:“你这死胖子,长肉不长脑,又想搅和老子好事。”
      
      扈晓连忙出声制止,“管言,是误会,别动手!”
      
      教室走廊,老师领导们随时可能出现的地方,黎子旭脾气上来敢动真格,但管言不会,外加扈晓在,危机很快解除。
      
      管言执意要护送扈晓回宿舍,一路上,他扯东扯西,话不停。
      
      “黎子旭就是轻浮,嘉遇说你是个成年人,能自己处理的时候,我信了。但看到刚才的情况,又不信了。”
      “别担心,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能处理好。陈嘉遇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就前几天,我跟他提起,有个暴躁轻浮的富二代可能会欺负你。”
      
      “具体哪天?”
      “《复仇使者3》上映那天,我还撺掇他当护花使者陪你看电影,可惜没成。”
      管言实话实说,紧接着又后知后觉地补充,“晓晓,你别介意,嘉遇不爱看电影,对谁都那样,没有针对你。”
      
      扈晓想起那天,陈嘉遇突然蹦出来说要看电影,又莫名其妙非要跟自己换座位,现在全部变得清晰明了,多别扭的一个人啊,关心的举动都能被他整成吵架。
      
      她笑着说:“不,陈嘉遇就是针对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