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谁也不给 ...

  •   扈晓的手有些凉,刚触碰到对方的耳廓、脸颊,陈嘉遇立刻惊醒,眸子里的戒备将睡意驱散,他本能地往左边瞧,想弄清那股凉意是怎么回事。
      
      影厅光线昏暗,却丝毫不影响陈嘉遇一眼认出那只手,匀称白皙如削葱根,这不是他第一次见。
      
      意识到是扈晓在摸自己,他迅速扭头往右看,询问声尚且卡在喉咙里,人已经被那只手揽着,靠向对方肩头。
      
      两人的动作都在瞬息之间,最后的局面是陈嘉遇半依偎在扈晓怀里,头枕着她肩膀,姿势亲密。
      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男生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着震惊、疑惑,以及一丝恼怒。
      
      真把陈嘉遇揽入怀,与想象中的“这样最省事,没什么大不了”天差地别!当然,对方是睡着的,还是恰好醒来,更是相距宇宙洪荒。
      
      扈晓尴尬得整条胳膊无处安放,垂眸迎上对方的视线,她长睫微颤,“那个,你醒啦。”
      
      声音被压得很低,像极了情人间的窃窃私语,陈嘉遇听着觉得耳朵痒,赶忙坐直,拉开彼此距离。
      这人,竟然趁他睡着的时候占便宜,过分,太过分!
      
      陈嘉遇咬牙切齿,声音小怒气大,“我不醒来,你还想做什么?”
      
      扈晓微愣,眼下的情况,确实有种自己调戏人被抓现行的味道,她伸长脖子,越过陈嘉遇瞅了眼左边的女生……无从解释,只得认下。
      
      “我还想抱着你,换个位置。”
      
      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陈嘉遇觉得自己听到了天方夜谭,因恼怒形成的低气压被戳破一个小口,他依然冷着脸,“你想法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那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
      过了最开始的那股紧张与尴尬,扈晓越说越上道,“你偏要坐那,挨着我的时候,还想挨着别的女孩,脑袋径直偏向她那边,我怎么忍?”
      
      前半句听着还有几分道理,后半句完全拈酸吃醋,陈嘉遇被刺激得心头一震,“停,看电影吧。”
      扈晓嘴角往上扬一个弧度,“好。”
      
      老师不在,整个影厅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部分,前面鸦雀无声,中间空出两排,往后叽叽喳喳。
      
      面对喜欢的事物,扈晓神情投入,周围的低声交谈,刚才的插曲都影响不到她,反倒是陈嘉遇,他抬手摸了摸被扈晓碰过的耳朵、脸颊,再也无法安睡。
      
      电影讲什么,陈嘉遇毫无兴趣,所以看银幕不如观察扈晓,至少这个人对自己来说,相当的一言难尽。
      
      经常跟他对着干,却又让他讨厌不起来。
      删他,骂他,还表示过喜欢他。
      
      在这之前,陈嘉遇从来没有思考过扈晓口中的喜欢几分真几分假,因为不在意。然而此刻,他突然有点想知道。
      
      *
      
      电影结束的时候,扈晓又收到一个纸条,那人扔得巧妙,但是没能逃过陈嘉遇的眼睛。
      
      他语气轻蔑,“多大了,还玩这种小把戏。”
      扈晓嘴角含笑,给出的解释客观又正经,“有些话不好当面说,纸条也是一种传播方式。”
      
      没看之前,扈晓猜想内容与感谢有关,毕竟她承担“调戏罪名”挽救了对方女友的颜面,结果里头写着:
      
      ——你看电影的时候,他在看你,安静宠溺不打扰。扈晓,有这样的男朋友,你会幸福的。
      
      扈晓下意识抬眸看向陈嘉遇,后者见她神情惊骇,直接倾身凑上去,迅速把内容看光。
      
      两人认识的!
      这不是搭讪传情,这是举报!
      
      没有丝毫防备,偷看被揭穿,还多了一个“男朋友”身份,陈嘉遇像是猛然被虫子蜇了一口,迅速往后退。
      他正襟危坐神情严肃,“逻辑不通,别信。”
      
      “哪儿有问题?”
      “我不过看了你几眼,就是男朋友?安静地看着你,就能幸福?这样的逻辑,谁信谁傻。”
      
      扈晓扬了扬纸条,灵动的眸子含着捉狭的笑,“原来纸条内容是真的,你不看电影,看我。”
      不料她紧抓住的是这点,陈嘉遇神色微僵,他索性反问:“我看你几眼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高兴。”
      扈晓把纸条揉成团,扔到陈嘉遇大腿上,“不为电影,那你今天主动来找我,是归还行李箱?”
      
      呵,行李箱才不值得他走一遭。
      之所以来这,原因实在让人窝火,什么轻浮暴躁的富二代可能欺负扈晓,压根儿影子都没见着。
      反而是自己被扈晓轻薄了!
      
      陈嘉遇越想越气,狠狠盯着身侧的人,“箱子在那,收好。”
      扈晓等了半晌也不见下文,惊讶道:“就这样,你不道歉?”
      
      “是你先动的手。”
      那本《小王子》对他来说弥足珍贵,平常翻看都格外小心,扈晓竟然直接把它扔到了地上,不然他何至于把人赶出去。
      
      寻根究底找罪魁祸首,扈晓也没含糊:“我那是,被你突然关箱子的声音吓的。”
      “里面有什么,你难道不清楚?我合上行李箱,完全是被你逼的。”
      
      “你看到特产了?”
      扈晓面露疑惑,“不该啊,我明明用盒子装好的。”
      
      陈嘉遇被她的无知无觉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地提醒,“内衣内裤!”
      
      你一句我一句的穷根究底终于停了下来,一半是因为陈嘉遇的话,另一半是扈晓突然被点名。
      
      电影结束才匆匆赶来的许教授,听到私密话,眉头紧皱,“扈晓,下周我出差,这次的影评作业不用手写稿,你收齐后邮箱发过来。”
      
      扈晓闻声蹭得一下站起,双手交握,乖巧点头,“好的,许老师。”
      
      年近花甲的教授扫一眼陈嘉遇,面露担忧,自己乖巧听话的好学生,可千万别被这种长相上乘言行下流的人拐走。
      她严肃道:“扈晓,你跟我来。”
      
      扈晓走远了,陈嘉遇还愣愣地坐在原地,那四个字他本就难以启齿,现在不仅说了,还被人撞破,其中滋味,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染上尴尬因子,别扭难堪到极致。
      要不要这么悲催,老师也来看电影?
      
      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身旁站着电影院场务员,对方问:“同学,我们要清场了,这个行李箱是你的吗?”
      
      陈嘉遇:……
      箱子!扈晓还回来不?
      
      *
      
      兴匆匆去,气冲冲归,不变的是,手里拖着同一个行李箱。
      陈嘉遇回到宿舍,一脚把箱子踢到角落里,决心它蒙尘变成灰,都不再理会。
      
      走出影厅后,听别人谈起他才知道,今天这场电影是文学系的一堂课,这点,管言没说,扈晓也没提。
      
      如果早知道,他会提拖箱子去?
      他压根儿就不会去。
      
      前后左右都坐着同学,又哪来什么轻浮暴躁的富二代?
      陈嘉遇气得肝疼,扈晓过分,他暂时没办法。但是管言,一招可治。
      
      傍晚时分,下课铃声响起,平常冲在前面吃饭尤为积极的管言,手扶栏杆双腿微抖,慢悠悠地下楼。
      赵邱彤跨出几步,见人没跟上,她停下来回头看。
      
      “管言,你腿怎么了?”
      “哎,大概是今天跑过的路比十几年吃过的盐还多。”他面色发苦,“邱彤,能扶我一把么?”
      
      赵邱彤搀着他,两人边走边说。
      “陈嘉遇又督促你锻炼了?”
      “嘉遇是逼我锻炼,但从没这么狠过。问原因,他只说心情不好,让我陪跑。好兄弟嘛,当然要有难同当,关键时刻一定要在。”
      
      “你还挺讲义气。”
      “那是当然,为兄弟,我舍得这身肥肉。”
      
      通往食堂的路,男生意气风发,越说越有劲,酸腿俨然成了他重情义的象征。
      然而,当他坐到饭桌前,瞅着盘子里的红烧肉,夹起来又抖掉,没一块送到嘴里的时候,欲哭无泪。
      
      拿着筷子的肥手微微颤抖,赵邱彤见了大为震惊,“你的手,怎么回事?”
      
      管言放弃筷子,握起叉,狠狠戳中一块红烧肉,“引体向上你知道吧,这种运动,对我来说简直惨绝人寰。”
      
      “又是陈嘉遇?”
      “除了他,谁还能让我如此牺牲!”
      
      赵邱彤盯着对面的人看了好一会,突然说:“我怎么觉得,他在整你?”
      管言摇头:“不可能。”
      
      两人看法不一,晚上的时候,赵邱彤把这事讲给扈晓听,笑管言傻笨。
      扈晓却说:“无论真相如何,我觉得管言这样挺好的,他自己开心,对方也舒坦。”
      
      那一瞬间,扈晓很羡慕陈嘉遇有个好兄弟,不像她,从小到大经常换地方,好多人刚熟识,就再没见过,遑论更深的情谊。
      
      电影院,许教授把她喊走,从内衣内裤出发,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思想政治课,扈晓全程不是点头就是低头,心里把陈嘉遇骂了千百遍。
      
      出了门,无处可倾诉。
      然而那个讨骂、欠收拾的人,比自己幸福得多。
      
      扈晓拿过手机,从A到Z把通讯录里的名单过一遍,然后又将所有社交软件点开,最近的一条消息,来自支付宝。
      
      11:13
      一尾胖鱼:行李箱还在这,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当时正在气头上,没理会。
      但现在,扈晓发现,陈嘉遇是唯一的知情人,可骂可凶可倾诉。
      
      23:03
      清楚晓得:陈嘉遇,你害我被上思想政治课,出来受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