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4、都给你 ...

  •   橘黄色的灯光里,雪白皮肤和淤青疤痕都染上一层朦胧,看不真切,却也足够从淤青的分布范围推测出当时的残酷。
      
      陈嘉遇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说不出话。
      
      自己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人被欺负到如此田地,就因为那可笑的出生,可怖的喜欢。
      
      男人俯身低头,亲吻女友背部淤青,温热的唇刚覆上光滑皮肤,扈晓很自然地颤了颤。
      
      手臂往后探去,想拉下衣服藏起疤痕,却被对方捉住。
      
      陈嘉遇顺势亲了亲她掌心,嗓音低沉得似能滴水,“小混蛋,对不起。”
      
      扈晓:“!”
      说好的不自责呢?
      
      指腹微动,她轻敲男人脸颊转移话题:“你对不起我的事,还真有一件,谢璧言之凿凿,说你是他的未婚夫。”
      
      不意有这出,陈嘉遇听罢眉头紧蹙,语气厌恶:“她想多了。”
      
      扈晓进一步问:“怎么想多的?”
      
      “陈年往事。”
      
      男人语速低沉而缓慢,四个字仿佛耗尽所有力气,他弯腰俯身把脸贴在女友背部,就那么靠着,然后继续。
      
      “王谢两家联姻是上一辈的约定,最后生出王嘉悦、谢璧两个同性,联姻自然作废。”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
      
      陈嘉遇毫无征兆地吻了吻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块淤青,力道很轻犹如羽毛挠过,惹得扈晓咯咯笑起来。
      
      有悦耳笑声为伴,他才吐出难堪内容,“虽然我永远姓陈,但改变不了是陈淑美私生子这个事实。”
      
      “什么?”
      
      太过意外,扈晓想起身回头看一眼陈嘉遇,却被对方压得不能动弹。
      
      男人语气清冷,声音几乎从她脊背传出:“你没听错,我是陈淑美在结婚前生下的孩子,她不要,强行抛给自己哥哥,也就是我移民国外的老爸。”
      
      “那你跟暖兔……”同母异父吗?
      
      “同父同母。”
      
      陈嘉遇嘴角扯出一个自嘲弧度,“他们俩的自由恋爱遭到王家反对,陈淑美那时已有身孕,悄悄生下孩子没多久便独自离家出走,后来她倒是如愿以偿,但王家不承认这个小孩,直到香火难继。”
      
      “我第一次去王家是在奶奶过世后,那时就已经说清,这辈子只姓陈,跟王家互不来往、干涉。”
      
      扈晓听得心底轻叹,总算深刻理解男友他为何几近变态地抵制婚前性行为,大人们的狗血故事,遭罪的却是小孩。
      
      被否认、抛弃,定会在心底留下深深烙印。
      
      她反手摸了摸陈嘉遇的头,“老公,王夫人其实很关心你。”
      
      这点,扈晓相当肯定。
      
      初次见面,陈淑美给她的印象是凛冽凉薄,有点神经质,张嘴闭嘴没一句好话,后来才知道那是用心良苦。
      
      陈嘉遇闻言,讽刺更甚,“把孩子推给自己哥哥,连累对方辍学,后来又卷了家里所有钱财离开,我看见了追出去,她头也不回,这就是关——”
      
      说到这,男人意识到什么突然顿住,转而紧张起来,“小混蛋,你见过她?”
      
      扈晓没有隐瞒,直白道:“见过,她跟我说你有病,压抑欲望坚决不碰女友是因为介意私生子身份,我当时可生气了,后来嘿嘿嘿。”
      
      陈嘉遇:“!”
      原来小混蛋早就知道他的隐晦心思。
      
      所以,过往那些惹火大胆的撩拨,以退为进的保持距离,都是女友变着法子在给他治“病”?!
      
      男人脸色瞬间精彩万分,温热大掌覆上雪白的背,随后沿着一处淤青痕迹,迅速滑到对方身前……
      
      “嗯!”
      猝不及防,扈晓被那股力道刺激得闷哼一声。
      
      正要开口询问缘故,男人结实有力的胸膛压向脊背,下巴搁在她肩膀处,声音冰冷又狠厉,透着严刑拷打的味道。
      
      “说,你当时到底是要我,还是要给我治病?”
      
      “……”男人滚烫的气息喷洒在颈侧,扈晓缩了缩脖子,没吭声。
      
      那么浓情蜜意水到渠成的快乐事,如果是为治病……陈嘉遇不敢往下想,他觉得自己会疯。
      
      大手发泄似的捏了捏掌心柔软,他咬着她脖子恶狠狠地催促:“快说!”
      
      扈晓默不做声,只趴在床上扭来扭去,似是想躲开男友危险的嘴,捣乱的手。
      
      陈嘉遇被她扭得身下火气全上来,心底却拔凉拔凉的。
      
      迟迟没有回答,那多半是为了治病!
      
      难堪和绝望不断往外涌,陈嘉遇眼眶猩红,大手紧紧箍住身下女友,亲密相抵。
      
      男人炽烈而疯狂,濒临不管不顾尽情占有的边缘。
      
      感受着身后人的温度和重量,扈晓突然扭头,附在陈嘉遇耳边说了句悄悄话,随后喘息笑问:“给不给?”
      
      似是从地狱猛然扎进天堂,陈嘉遇傻愣了半晌,蹦出一个字——
      
      “给。”
      “可是没有……”
      
      陈嘉遇捏住扈晓下颌,迫使她扭着头承受自己激烈的吻,良久,男人才粗声粗气说:“事到如今,谁还介意那些?”
      
      *
      
      翌日,扈晓发现床头柜上摆着好几盒计生用品。
      
      她一脸揶揄的笑:“不是说,不介意了吗?”
      
      彼时,男人晨练回来不久,洗过澡后正挑了些女友的衣物往自己衣柜里放,闻言探出头来,郑重道:“我确实已经不介意,那是为你准备的。”
      
      “为我?”扈晓手指自己,一时不明白其中逻辑。
      
      “嗯,我是个正常男人,如今没了顾忌,需求会比较大,你怀孕的几率也会随之飙升。”
      
      暧昧的话题,陈嘉遇的语气客观又正经,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女友腹部,紧接着道:“小混蛋,明年夏天,你如果不介意挺着大肚子穿学士服,就不用避孕套,介意就用。”
      
      扈晓:“……”
      曾经用生命在克制的男友竟然大声宣称自己需求大?还飙升!
      
      她摸了摸鼻子,随后慢慢踱步到衣柜边,细细打量眼前人。
      
      “陈先生。”
      “嗯?”
      视线停留在衣柜最下层,男人瞅着自己的内裤若有所思,答得漫不经心。
      
      扈晓笑意盈盈地探出手,一左一右扯住对方衬衫领口,陈嘉遇看了过来,并顺势俯身低头,亲吻她眉心。
      
      “大清早的,别撩,爸妈还等着我们下楼吃早餐。”
      
      “要矜持。”
      手指摸向男人锁骨,扈晓憋着笑,以正儿八经的腔调嘱咐:“别露吻痕。”
      
      说着,她温温柔柔地给他扣衬衫扣。
      
      陈嘉遇垂眸瞥一眼锁骨处的红痕,静静享受女友的贴心服务,整个人飘飘然,这样的日子才是日子,空气都泛着甜味。
      
      男人正想到此处,空气里就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嚓!”
      
      连绵不断的尖锐响声划破宁静氛围,扈晓和陈嘉遇交换一个眼神,随后迅速下楼。
      
      别墅里只有四人,突发意外,不是他们俩,那就是爸妈。
      
      扈晓没由来地有些慌,循声跑向厨房。
      
      只见老爸焦灼地站在门口边,厨房一地碎瓷片,阿妈光脚站在消毒柜旁边,手里紧紧捏着一只碗。
      
      “你别过来!”她神情激动,喝止扈清的靠近。
      
      “好,我不过来,阿楚你别动。”
      
      扈清急得额头冒汗,想冲进去把人抱出来,又怕她反抗挣扎踩到碎瓷片。
      
      顾不得询问缘由,扈晓试探性地往前探出两步,微笑着说:“阿妈,你手里那只碗真好看,给我用好不好?”
      
      云楚丝毫不理会,只是急吼:“你也别过来!”
      
      见此情形,父女俩很自然地对望一眼,顷刻读懂了彼此眼里的担忧,他们害怕此刻的云楚会像五年前那样失控……恐慌无措间,小腿突然被敲了一记。
      
      陈嘉遇手拿扫把,岳父和老婆,他毫不客气地一人给了一下,随后分外嫌弃地说:“都杵在这做什么?让开些,别挡着我扫地。”
      
      话落,他也不给对方辩驳机会,挥舞扫把直接将人赶开。
      
      扈清气得直跳脚,正要开口训斥,却被女儿拉住。
      扈晓低声道:“爸爸,让他试试。”
      
      随后,父女俩眼睁睁地看着陈嘉遇闷声不吭一路扫进厨房。
      
      男人弯腰低头认真扫地,云楚有些意外,稍微慌神的功夫,对方就扫到厨房中央。
      
      “你别——”
      “你别跟我抢。”
      
      陈嘉遇适时出声,抬头匆匆看一眼云楚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阿妈,家务活我现在只会扫地,你别跟我抢。”
      
      抢扫地?
      云楚有些懵,顺着他的话说:“我不抢。”
      
      “阿妈。”
      
      陈嘉遇几步走到云楚跟前,不由分说扶住她手臂,“你能不能先出去?等我认认真真扫完地,晓晓检查达标给了奖励之后,你再进来。”
      
      云楚越发惊讶:“你扫地,还有奖励?”
      
      陈嘉遇嘴角上扬,扶着对方边走边说,“机器人扫没有,我扫就有,晓晓说劳动光荣,所以我每做好一样家务活,她都给奖励,还记得我第一次扫地的时候……”
      
      说着说着,两人就走出厨房。
      
      扈晓见了高兴地小跑上前,踮起脚尖亲吻陈嘉遇脸颊:“做得漂亮!”
      
      云楚看得有些慌神,随后呢喃道:“还真有奖励,好。”
      
      扈清凑到跟前,伸手捏住她手里的碗:“阿楚,早餐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盛。”
      
      “我没——”
      
      抬眸那瞬间,云楚看到男人鬓角有根白发,她怔了怔,好半晌才继续,“我没胃口,扈清,这只碗是给你的,我想看着你吃。”
      
      一听老婆要看着自己吃饭,扈清眉开眼笑连连称好,没胃口三个字被忽视。
      
      那顿早饭,气氛温馨美好。
      只是早饭后没多久,云楚便说要回凌云山。
      
      彼时,父女俩还没弄清摔碗背后的缘由。
      
      “之前好好的,你阿妈去厨房拿碗,然后噼里啪啦一阵响,我跑过去的时候碎碗一地,她情绪激动光着脚,不出来,也不让我靠近。”
      
      “肯定有什么刺激到她了。”
      扈晓眉头紧拧,“我再去厨房看看。”
      
      这时,陈嘉遇走了过来,“阿妈刚才说,中午回凌云山。”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吻戏》进入尾声啦,下本写《塑料老公住隔壁》,求个收~
    跟秦止水领证那天,方棠就知道,这段婚姻不长久。
    果然,没几个月。
    “离婚吧,秦止水。”
    方棠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我累了。”
    秦止水如遭雷击,两人刚从“塑料夫妻”升华到“如胶似漆”,怎么就要闹离婚,他赶紧罗列自身罪状。
    “婚后冷落你,独自住隔壁家,此罪一。”
    “知你怕打雷,我在隔壁房无动于衷,此罪二。”
    “同住一间屋,竟安排出隔壁床,此罪三。”
    …… ……
    方棠笑眯眯地:“这都没什么,你情如止水大家都懂,我只是累了,热脸再也贴不动冷屁股。”
    秦止水难得放下所有骄傲:“换我贴你呢?”
    方棠摇头:“留一丝最后的体面吧!”
    三天后,秦止水正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方棠冲进屋——
    “再等等!”
    秦止水:“?”
    方棠黑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了她几个亿,“我大姨妈来了,你先下楼给我买!”
    秦止水下楼买卫生用品,离婚协议书不翼而飞。
    后来他发现,方棠要离婚是误以为自己怀孕了。
    #老婆跟我结婚只是看中我的优良基因怎么办#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