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3、都给你 ...

  •   云楚远在山上时,扈晓千方百计想把人哄过来,彼时她镇定从容,笑得没心没肺,从惊险的绑架中寻找乐与得。
      
      一朝想法变成现实,阿妈近在眼前,她笑着扑入对方怀里,然后哭了,像是毫无缘由。
      
      见此场景,两个男人很有眼色地退出病房。
      
      二十好几的女儿窝在自己怀里抽泣,云楚顿时脾气全消。
      
      她抬手搓了把对方披散的头发,揶揄道:“现在知道哭了,电话里那股云淡风轻我啥事没有的劲头呢?”
      
      扈晓轻吸鼻子,“那时候阿妈不在身边,我没地儿哭。”
      
      云楚说:“怎么就没地了,你在陈嘉遇面前哭得还少?他哪次没哄你?”
      
      “这次不同,我越哭,他越心疼自责,老爸也会骂得更凶。”
      
      “把衣服脱了。”云楚直接道:“我看一下你的伤势。”
      
      “现在还有一些淤青,已经无碍。”
      
      扈晓站直,背对着云楚捞起宽松病服,只见光滑雪白的背像是一方极好的玉,可是玉里边星罗棋布地长着暗沉的淤青和血丝……
      
      云楚看得倒吸一口凉气,指腹轻轻抚过那些伤痕,“当时,一定很疼。”
      
      “并没有很疼,阿妈。”
      
      扈晓迅速放下衣服,语气轻松:“从压腿开始,摔跤磕碰我就渐渐习惯,后来部队两年摸爬滚打,这点伤真的没什么。”
      
      依然还是那个乖巧懂事,习惯逞强的闺女,云楚突然想,如果自己一直在她身边,可能刚才的拥抱哭泣都不会有。
      
      “你这没什么的伤。”
      云楚语速极慢,似是每个字都有千斤重,“没给陈嘉遇看过吧?”
      
      扈晓闻言垂眸沉默,答案昭然若揭。
      
      “晓晓。”
      
      云楚伸手将女儿揽入怀中,“阿妈希望你,不要总那么懂事、逞强,会哭的孩子不仅有糖吃,心里头也更加轻松快活。”
      
      扈晓默不做声,只把脸埋在对方怀里,汲取熟悉而安心的味道。
      
      “陈嘉遇那样的人,你笑得再灿烂,伤疤藏得再好,他恐怕都知道,佯装若无其事,彼此反而更加难受,晓晓,阿妈不在身边,你们都要好好的。”
      
      “那你留下来。”
      
      像是打开一个缺口,扈晓心理防线奔溃,情绪宣泄出来,“阿妈,被绑架,被人七手八脚摁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其实我害怕极了……”
      
      寂静的病房,母女相拥,扈晓的惊与怕总算得到痛快释放。
      
      一墙之隔,扈清和陈嘉遇走出病房,轻轻带上门后,并没有离开。
      
      两个大老爷们,一左一右各站半边,犹如门神。
      
      扈清说:“臭小子,别以为阿楚下山了,我就会不计较你招蜂引蝶,连累晓晓被绑架的事。”
      
      陈嘉遇认真道:“跟我,大可慢慢计较,眼前最重要的是留住阿妈。”
      
      “要你提醒?这么明显的事我会不知道!”扈清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谁是你阿妈,别喊那么亲热。”
      
      “我已经喊惯。”
      
      “……”臭小子喊惯了阿妈,怎么没听见他喊自己一声爸爸,扈清突然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心中越发堵得慌。
      
      “这门亲事老子——”
      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惊喜喊声打断。
      
      “陈嘉遇!”
      
      贾克安远远瞧见自己最新电影的男主角站在病房门口,下意识喊出了声,随后又意识到这里是医院,他快步走上前。
      
      “没想到能在这看见你。”
      视线扫过门口另一人,贾克安笑道:“哟!老扈也在。”
      
      训斥女婿被打断,扈清心有不爽,更何况来人还是自己的老对手,“夹克兄忙着运作大项目,怎么有空到医院?”
      
      “哪是什么大项目,拍马不及老扈,一部《山河暗影》流量口碑双丰收,我看着都眼馋。”
      
      眼馋……
      听到这词扈清心中咯噔一声响,夹克兄的馋从来不会止于说说。
      
      对方刚才欣喜地喊了陈嘉遇!
      
      扈清眼皮一跳,顷刻回过味来,“你,又双叒叕想启用我剧里的火爆演员?”
      
      贾克安笑得坦荡:“老扈眼光好啊,好到我在挑选演员的时候,总忍不住想参考那么一下下。”
      
      “陈嘉遇他没档期。”
      扈清霸道又耿直,盯着自家女婿,眼里闪着威胁光芒:“是不是?”
      
      陈嘉遇:“嗯,没档期。”
      
      得到配合,扈清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笑呵呵地对贾克安说:“你还是自个重新物色人选吧,夹克兄。”
      
      “自个”一词咬字极重。
      
      当然,扈清从来没有对哪个演员说,你演了我的戏就不准接谁谁谁的戏,眼下的意外情形,纯属他在气头上对自家女婿的格外照料。
      
      贾克安轻松接过话头,“我自个倒还真看中一个新人,而且想专门为她定制角色。”
      
      扈清:“期待夹克兄眼光,那个新人简直祖上烧了高香。”
      
      “可能。”
      
      贾克安突然伸手拍了拍陈嘉遇肩膀,问:“下次合作,如果我请来扈晓,你拍戏尺度是不是可以酌情放宽?”
      
      陈嘉遇眉目微垂,没有回答。
      
      扈清瞪直了眼:“上次合作是什么时候?你看中的新人是我闺女?!”
      
      贾克安露出狡猾笑容:“本人最新电影已于上周提前杀青,陈嘉遇出演男主角,老扈,我以后大概会跟你们一家子打交道。”
      
      “别想,我闺女不拍戏。”
      
      “话别说太满,真香定律在看着呢!”
      
      贾克安离开后,两大“门神”依然一左一右各站半边,表面上安安静静,实则内心翻江倒海。
      
      扈晓或者云楚拍戏这个话题,是一家子的禁忌。
      
      沉默良久,陈嘉遇当先挑起话头:“清导,云家饿死不拍戏的说法,我已经知道。”
      
      这也知道!臭小子不得了啊,开挂一样。
      扈清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叫我爸爸。”
      
      陈嘉遇:“?”
      
      “如果这次不愿意叫,以后都不用——”
      “爸爸。”
      
      男人语气迅速,仿佛点燃的爆竹一下子蹦出来,发出的声响却是平静的,不见什么情感色彩。
      
      扈清面露嫌弃:“真难听。”
      陈嘉遇:“……多喊几次就好。”
      
      *
      
      扈晓出院时,为了让已经离婚的与尚未结婚的最大限度地凑到一起,她提议回星辰苑。
      
      住进女儿的房子,云楚自然没意见。
      
      扈清自知一时半会没法把老婆接回家,只得点头同意,随后乐颠颠地去女儿那借宿。
      
      陈嘉遇熟门熟路,星辰苑的别墅里早有他的房间。
      
      为了避开媒体视线,他们特意兵分三路。
      
      扈清带着一个身形与扈晓相似的助理,从医院走出,没一会,遮得严严实实的暖兔被陈嘉遇背下楼。
      
      两次离开,让蹲点的媒体走得干干净净。
      
      网上甚至在猜,究竟是清导接走了闺女,还是陈嘉遇背回女友?
      
      议论之余伴随着叹息——得知扈晓重伤住院,我还以为能看到云楚来探望女儿,结果一场空。
      
      扈晓软骨头一样靠在云楚怀里,笑个不停。
      
      司机钟大年哼着欢快小调,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同时接到云姐、晓晓,心情好得飞上天。
      
      云楚微微拧眉,似有嫌弃:“你们俩,怎么一个德行?”
      
      钟大年说:“云姐,想着清导要苦尽甘来,我控制不住笑出声。”
      
      扈晓眼睛提溜一转,决定沉默,清导第一助理钟大年直笨又戳心的说服大法,她是领教过的,最好也能把阿妈说到心软。
      
      “他,很苦吗?”云楚试探性地问。
      
      “别的人房子几栋十分酷,搁在清导这里是十分苦,天天不回家,要那么多房子有什么用,留着增值吗?可他说都是记忆一栋也不能卖。”
      
      钟大年吐槽开了,“别的男人夜不着家,多半是在外面浪,清导却在找闺女等老婆,电话里,闺女常说在我该在的地方,老婆总不在服务区。”
      
      扈晓听到这儿,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钟大年却还有更狠的。
      
      “好不容易等到闺女回头,知冷知热了,然而眨眼又被别的男人叼走。哎,云姐,清导第一次跟嘉遇晓晓吃饭,喝得酩酊大醉,喊着你的名字,像一条独孤的老狗。”
      
      云楚扭头看向窗外,慢悠悠地说:“会好的,他早晚会适应,随后找个伴开始新生活。”
      
      钟大年疑惑道:“会吗?五年过去他没有适应,再来五年吗?云姐,清导他都长白发了,还有多少个五年?”
      
      还有多少个五年……如此耿直扎心之问,云楚愣愣地,久久无语。
      
      扈晓几乎被噎出泪。
      
      当天晚上,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蹑手蹑脚摸到陈嘉遇房间。
      
      男人已经入睡,屋子里黑漆漆地。
      
      扈晓没开灯,只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探,快到床边时,左脚踩中一只鞋,右脚被绊了一下,失去重心她整个人往前扑去。
      
      寂静中,宽松舒适的大床突然往下凹陷,扈晓砸出一个坑,下巴磕在枕头上,左臂搭上男人肩侧,双脚悬在床外。
      
      既没摔着,也没砸到陈嘉遇,她很自然地轻吁一口气,随后抬眸,径直撞入一双幽深眼眸。
      
      男人眼神直勾勾地,带着丝刚转醒的迷茫。
      
      “抱歉,把你吵醒了。”话落,扈晓凑上前,吻了吻男友醉人的双眸,轻声道:“睡吧。”
      
      陈嘉遇掀开空调被,不由分说将人往怀里揽。
      
      扈晓:“鞋,我鞋子还没——”
      
      男人长腿一伸,直接把女友脚上的拖鞋蹬下床,动作利落得丝毫不耽搁把人捞进被窝的进程。
      
      陈嘉遇一下又一下轻抚她头发,嗓音低醇,“睡不着?”
      
      扈晓点头,终于坦诚:“嗯,我害怕,怕老爸等不到阿妈,也怕你看到我身上的伤疤。”
      
      “其实,我也怕。”
      男人扣住她后脑勺,逐字逐句说:“怕你害怕却不愿跟我说。”
      
      话落,他伸手拧亮床头灯,随后调整姿势,让扈晓趴在床上,“小混蛋,我们相互治愈。”
      
      扈晓双手反扣在背部,“可是很丑。”
      
      “我不嫌弃。”
      
      “那你跟我保证,不揽责任,不自责。”
      
      “自己的出生,他人的喜恶,都是我无法左右的,所以不自责。”
      
      说着,陈嘉遇捏着扈晓睡衣下摆径直往上翻,同时道:“我只心疼你被累及,无辜遭罪。”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