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2、都给你 ...

  •   扈晓身体素质过硬,又有陈嘉遇和扈清悉心照料,在医院躺了一周伤势便好得差不多了。
      
      期间,来探病的人几乎踏破门槛。
      
      惊凰小伙伴,王谢两家,演艺圈朋友,同学老师……只要扈晓不觉得累,病房总是充满活力。
      
      这里边,最让她一言难尽的是王谢两家,谢元亮常来致歉送补品,陈淑美转了性子一样嘘寒问暖,两人都挑陈嘉遇不在的时候。
      
      即使谢元亮从未开口求情,扈晓也知道对方为了什么。
      
      绑架一案已经查清,是谢璧在得知租房消息后策划了整起事件,她已交代作案过程,并承认故意伤害、强.奸未遂的罪行。
      
      如今的争议点在于,赵思一口咬定向扈清勒索财物是听从谢璧安排,谢璧极力否认,双方各执一词又都没有证据,受害者的态度变得尤为重要。
      
      绑架罪量刑十年起,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扈晓想,谢元亮想争取的便是这其中的差别。
      
      可怜天下父母心,谢璧有个好爸爸,她也有,扈清在得知谢璧再次伤害自家闺女后,零容忍。
      
      “她有前科,网上造谣诽谤我女儿,真相大白后不仅没有道歉,反而伺机报复。”
      
      “雇佣他人实施伤害行为,按照法律,可以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
      
      “多次打斗,幸亏我女儿当兵两年有些底子,否则他们早就得逞,那可是轮……还想用视频威胁受害者闭嘴,此等行径极其恶劣,当从重处罚。”
      
      “谢璧以暴力绑走扈晓是不争的事实,否认勒索一个亿,不排除寻找替罪羔羊的嫌疑,上次诽谤事件,她就把所有罪责推到他人身上。”
      
      扈清有理有据,把谢璧钉在罪大恶极的十字架上。
      
      谢元亮庆幸自己去了现场,阻止、拖延了施暴行为,不然女儿死刑都有可能。
      
      然而他又后悔,应该带人去的,直接救出扈晓,赶在陈嘉遇和警察来之前把人放了,一切肯定不同。
      
      遗憾没有后悔药,谢元亮捶胸顿足,女儿为什么不听劝?
      
      眼下王家那边行不通,扈清又步步紧逼,他把希望放在扈晓身上,但亲眼目睹过当时场景,求情的话谢元亮说不出口,能说的只有抱歉。
      
      “谢先生。”
      
      扈晓决定挑破,“你当时的出现给了我片刻喘息和自由,我是心存感激的,但却没法饶恕谢璧。”
      
      谢元亮猛然怔住,好半晌才说:“她罪孽深重,怪我没教好,扈晓,我不求什么宽恕,只想你能平心回答,谢璧绑走你会勒索钱财吗?”
      
      在这一点上,谢元亮相信自己的女儿,苦于无证据。
      
      “我没法回答。”扈晓语气平静:“这个问题,只有谢璧知道。”
      
      “你们之间的牵扯不是一天两天,你对她肯定有一个认知。”谢元亮面露乞求,“扈晓,我恳请你,根据这个认知平心表态。”
      
      对谢璧的认知?
      高调张扬,睚眦必报,心狠手辣,自负狂妄……的确没有勒索钱财这一项。
      
      扈晓抿了抿唇,“这个问题,我会——”
      
      她刚说到这,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陈嘉遇大步走近,温柔神色在看到谢元亮那一刻瞬间转冷。
      
      “谢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这就走。”
      
      谢元亮溜得飞快,这个王老爷子都没辙的人,这个让自己女儿一见误终生的祸水,他敬而远之。
      
      *
      
      扈晓背靠病床,手指轻轻一勾,陈嘉遇秒变温顺大狗,三步并作两步欢快地奔上前,俯身低头吻她眉心、唇角。
      
      “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
      扈晓眉头轻拧,“心里不舒服。”
      
      陈嘉思索了会说:“我帮你揉揉。”
      
      话落,男人一本正经地探出手,温热大掌隔着宽松病服非常有节奏感地给女友做起按摩来。
      
      太过突然,心口处传来的力道和温度,让扈晓很不争气地嘤咛出声。
      
      陈嘉遇听得嘴角微勾,特别君子地收回手,“舒服了?”
      
      扈晓:“……”
      舒服个鬼,更难受了好吗?
      
      怎么就摊上这种正儿八经撩人,撩完又不解风情的男友,造孽啊!
      
      扈晓气得把头扭向一边,换了个靠姿。
      
      陈嘉遇坐了下来,伸手把人抱回,并顺势让她靠在自己肩膀,“谢元亮来求情的?让你不舒服了?”
      
      “没有,他来道歉。”
      
      手指摩挲着男人衬衫纽扣,扈晓轻声叹息,“哎,我忧心的是阿妈,都过去一周了,她怎么没动静?难不成还没看到我重伤住院的消息?”
      
      说起这个,陈嘉遇有点哭笑不得。
      
      绑架事件后,清导心疼宝贝闺女,痛骂谢璧,怒怼女婿,那劲头比拍戏时NG还要狠,直到小混蛋兴奋地说,“老爸,我们趁此机会把阿妈哄下山,好不好?”
      
      骂人的话顿时卡在喉咙里,扈清饶有兴致地问:“怎么哄?”
      
      于是,父女俩窝在病房商量了一个小时,最后决定暂时什么也不跟云楚说,只对外公布扈晓重伤住院的消息。
      
      在他们的计划里,云楚偶然看到消息,心急火燎主动询问,父女俩台词不一,云楚亲自下山了解情况。
      
      想象很圆润丰满,然而现实……
      
      陈嘉遇清了清嗓子,“凌云山信号时有时无,阿妈又不关心外面世界,想让她偶然得知消息,概率很低。”
      
      扈晓瞪大眼睛,“那怎么办?我原本不想阿妈看到我受伤的样子,可再拖下去就要出院了!”
      
      “我明天登门请罪,尽量把阿妈接下山。”
      
      “你能有什么罪?还没被老爸骂够?阿妈如果也对你有意见——”
      
      扈晓目露幽怨神情哀伤,演得挺像那么回事,“陈先生,那很有可能同处一座城,我都摸不到你了。”
      
      陈嘉遇好笑地揉了揉她脑袋,“阿妈不来,亲爹怒意更甚,到时候,我恐怕会被赶出病房。”
      
      扈晓一把抱住男人腰身,往他怀里拱了拱,“那我就说有了你的孩子。”
      
      陈嘉遇无情戳破:“咳,前两天,你大姨妈还在。”
      
      “……怎么,这事老爸也知道?”过于尴尬,扈晓把脸埋在男人怀里,藏得老老实实。
      
      “嗯,我双手染血,抱着你跑向救护车的场景,被老爸看见,他吓得摔了好几个跟头,后来还特意逮着医生问,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好吧,那必定印象深刻。”
      
      匀称手指分外娴熟地摸向男人皮带搭扣,扈晓煞有介事地说:“大姨妈走了,我们赶紧补救一下。”
      
      陈嘉遇慌得直接捉住捣乱的手,“补救,什么意思?”
      
      是要准备怀孕,嗯?!
      
      扈晓见他反应这么大,暗笑不止,“我的意思是——”
      
      理由还没掰扯出来,手机铃声响起,扈晓瞬间有了答案:“意思是联系阿妈,争取把她哄下山。”
      
      *
      
      扈晓信口一说,不料来电之人正是云楚,她高兴得狠狠吧唧一口陈嘉遇,随后点接听。
      
      “阿妈。”扈晓嗓音低沉无力,上一秒的笑意荡然无存。
      
      “你还知道喊我阿妈?”云楚语气冷如冰渣,“重伤住院的消息都会瞒着我了,你可真行!”
      
      父女俩早就商量好,女儿要矢口否认,老爸得全盘交待。
      
      所以扈晓:“什么重伤住院,没有的事。”
      
      “还想瞒我?住在山里,消息只是推迟,不是缺席!”
      
      惊觉乖巧的女儿不再听话,云楚心有怒气,但更多的是担忧,“具体怎么回事,伤到哪儿了?”
      
      扈晓云淡风轻,“真没啥事,就跟几个跆拳道高手切磋了一下,重伤住院什么的都是媒体瞎写。”
      
      云楚厉声质问:“还不说实话?”
      
      扈晓微不可察地轻吁一口气:“阿妈,那些都已过去,现在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你如果不放心,过几天我去看你。”
      
      女儿翻来覆去没一句准话,云楚懒得绕圈,直接道:“让陈嘉遇来接电话。”
      
      扈晓伸手捂住男友嘴巴,然后说:“他还在公司搞研究,没回来。”
      
      “你这才受伤几天,他就去上班?!”
      “都是些皮肉伤,用不着他照顾。”
      
      “好,好得很!”
      
      话落,云楚结束通话,女儿翅膀硬了暂时没辙,她就不信扈清也会如此。
      
      果不其然,前夫依旧老老实实。
      
      扈清声音哽咽:“阿楚,我对不起你,我没照顾好闺女,她被人绑架,吃尽了苦头,救出来的时候全身是血。”
      
      云楚顿时坐不住了,门前小马扎被一脚踢翻,“什么?绑架?!”
      
      “那群心狠手辣的,劫财还想劫色,四个牛高马大的汉子轮流毒打闺女,如果不是当过兵有些底子,闺女早就……”
      
      “晓晓现在在哪?伤势如何?”
      
      “伤好得差不多了,目前还在医院,阿楚别担心,我会照顾好闺女的。”
      
      云楚呛道:“你能照顾好什么?!”
      
      扈清连连称是:“我的确照顾不好,阿楚,你回来吧,闺女嘴上不说,但她其实很想你。”
      
      “陈嘉遇怎么回事?晓晓躺医院,他去上班?”
      
      “那臭小子是祸水,我把他赶走了!”
      
      “闺女受伤需要照顾,你竟然把女婿赶走。”云楚快被气死,“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