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1、都给你 ...

  •   激怒谢璧,扈晓是故意的。
      
      她宁愿对方怒气滔天,把自己打得遍体鳞伤口吐鲜血,也不愿面对色眯眯的施暴者们。
      
      再倔强不屈镇定从容,她也是个女人,并有心爱之人。
      
      扈晓是怕的,没有表现出来全靠克制与演技,因为她知道,谢璧想看到的正是自己的惊恐与崩溃。
      
      遗憾再怎么掩饰,终归有极限。
      
      谢璧耐心告罄,冷笑道:“差等生,我知道你有几分血性,打死恐怕也不会低头服软,所以还是先享受礼物。”
      
      她阴森森地,食指从上往下滑过扈晓脸颊。
      
      “但愿礼物过后,你还能挺直腰杆,千万别想着躲起来,也别遗憾,陈嘉遇不能到场,摄像头将记录整个过程,我会发一份啊——”
      
      扈晓眼眶发红,狠狠咬住对方手指。
      
      谢璧痛得不断尖叫,“啊啊,你们,快把她拉开!”
      
      众人七手八脚拳打脚踢,捏下颚掐脖子,迫使扈晓松口,食指最终被解救出来,上面有两颗深深的牙印,沁着血……
      
      谢璧全身发抖,也不知是痛多一些,还是怒。
      
      “给我往死里——”
      她咬牙切齿,恶狠狠吐出丧心病狂的一个字:“做!”
      
      扈晓趴在床上,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肩膀和腿被压制得不能动弹,听到这话,她厉声质问。
      
      “杀人,谢璧你敢吗?”
      
      谢璧被问得一愣,她最爱把对手折腾到绝望透顶,意志崩溃,真正沾染性命……
      
      扈晓低笑起来,语气轻蔑,“呵,你不敢,要不要我帮你?”
      
      “拦住她!”
      谢璧急道:“别让她自杀,留一口气。”
      
      扈晓拼命挣扎,作势要自我了结。
      顷刻之间,那些试图扒她裤子的施暴者停了动作,新房里的气氛随之改变。
      
      她当然是惜命的,如此做是吃定谢璧不敢,愿用一些皮肉苦来拖延时间。
      
      能有一分钟是一分钟。
      也许——
      
      “住手!都给我住手!”
      突如其来的爆喝让整个房间凝固几秒。
      
      扈晓汗湿衣背骨头酸痛,她像一尾鱼,被死死摁在床上,没有力气转头看来人是谁,但听嗓音,陌生的。
      
      谢璧很快出声,“你怎么会,啪!”
      
      看到房内情形,谢元亮太阳穴突突地跳,浑身怒气化为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打向谢璧。
      
      “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赔钱货!”
      
      谢璧捂着脸,眸子里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你打我,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胸中怒气翻滚,眼下又并非解释的时候,谢元亮不再理会女儿,他几步走进房间,喝退压制扈晓的人。
      
      “巫小姐,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得了自由,扈晓迅速爬起,抱膝而坐眼神戒备。
      
      “别想!”
      谢璧迅速抓住谢元亮手臂,铆足了劲将人往外拉,同时吩咐:“你们继续,好好伺候她,留口气就行。”
      
      稍微一个慌神就被拽到门边,谢元亮几乎气疯:“我看谁敢?”
      
      “报酬翻倍!”
      
      谢璧声音铿锵有力,“你们大胆干,上面有人护着,手中有偷情视频,她能怎么样?”
      
      听到这话,一个肌肉男直接把谢元亮拎了出去,随后嘭地一声关上门。
      
      *
      
      屋外阳光绚烂,谢元亮心底凉凉。
      他惊骇地望着自家女儿,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谢璧神情执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有往前。”
      
      “立刻放了扈晓,还来得及。”
      
      “一个差等生踩在我头上,勾引我的未婚夫,这种事,忍气吞声非谢璧。”
      
      “陈嘉遇姓陈,不是你未婚夫。”
      
      “他终有一天会认祖归宗!”
      “有那一天,也不关你事!”
      
      谢元亮语气急促,“听爸爸一句劝,放手吧!扈晓自身优秀,父母也非等闲之辈,你知道诽谤那场官司要赔多少?你又知道绑架会判多少年?”
      
      谢璧油盐不进:“再多钱,谢家也赔得起!绑架谈不上,我没有勒索财物,顶多是故意伤害,但视频在手,姓扈的自会息事宁人,而我与扈晓,王家肯定选我。”
      
      “你哪来的自信?”
      
      谢元亮手指远处:“即便王家同意私了,陈嘉遇会答应?扈清是好惹的?我只怕下一刻警察就会来,阿璧,赶紧放人,别再多添罪状。”
      
      听到这话,谢璧猛地一怔:“……陈嘉遇,报警了?那就更不能放扈晓,我下牢狱,她也别想好过!”
      
      说不通,谢元亮急得去撞门。
      
      谢璧冷眼看着无动于衷,直到一个人影迅速跑近,她眼神亮起:“陈——”
      
      谢元亮嗓音更高:“扈晓在屋里,救她!”
      
      闻言,陈嘉遇脚步不停,就着奔跑的冲劲,蓄足了力一脚踹向门板,墙面震了震,灰尘簌簌往下落,门板发出吱呀一声响,旋即往后倒去。
      
      谢元亮:“!”
      还是年轻的小伙子厉害啊,这门,在他脚下就跟纸糊的一样。
      
      年轻是有力量,但谢元亮不懂,扈晓对于陈嘉遇来说,是命!自然敢豁出去。
      
      房门倒下,屋内粉红浪漫的装饰扑面而来,最刺眼的是那张大床,几个男人围成一团,试图合力制住拼死反抗的女人。
      
      扈晓气喘吁吁,即使挥出的皮带能打得对手溅血,她也没有信心突出重围。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车轮战。
      
      就在她被逼到床角,空间变小,皮带优势逐渐丧失的时候,门板“嘭”地一声倒下。
      
      室外明亮光线涌了进来,扈晓本能地眯了眯眼,随即看到熟悉的身影向自己奔来,像流星。
      
      酸痛不堪的手臂无力垂落,她嘴角微勾,笑了。
      
      陈嘉遇却几近发狂。
      
      自己的小混蛋被一群光着膀子的杂碎逼到床角,她脸颊通红发梢滴水,白色上衣皱巴巴的,点缀其间的暗红色更是触目惊心。
      
      他捞起衣袖,狠力踢开两个人后,迅速将扈晓抱出包围圈。
      
      历经几次打斗,扈晓早已是强弩之末。
      
      如今看到陈嘉遇,便再也不用强撑,肌肉、骨头酸痛难当,她将身体重量全部交出,软绵绵地靠在男人怀里。
      
      陈嘉遇一手揽住她腰肢,一手接过皮带,亲了亲她额角,问:“伤哪了?”
      
      男人声音在发抖,扈晓听出来了。
      她赶紧答:“没受伤,松动筋骨而已,衣服上的血不是我的。”
      
      嘴角都裂了,还说没受伤,陈嘉遇眸光暗了暗,“再忍忍,我带你打出去,回家泡澡换衣服。”
      
      话落,他发力甩出皮带,抽向挥拳靠近的人间杂碎。
      
      意识到陈嘉遇单枪匹马而来,扈晓瞬间站直,握紧拳头,“我们一起。”
      
      男人将她护在身后,“好,后背交给你。”
      
      眨眼之间,温馨浪漫充满情调的新房再次陷入激战。
      
      谢元亮看得心惊肉跳,扒着门框不敢靠近,只得扯开嗓子喊:“停手,都停手,别打了!”
      
      谢璧见陈嘉遇为扈晓冲锋陷阵,虽嫉妒到发疯,又担心对方受伤。
      
      她直接冲了进去,焦急道:“不要伤及无辜。”
      
      言外之意便是:男的别打,女的任意。
      
      彼时,双方打红了眼,谁又能听到她说什么。
      
      或者陈嘉遇听到了,因为没过多久,男人手中的皮带于混乱里抽中谢璧好几下,位置都在嘴角附近。
      
      “啊啊!”
      
      冷硬的金属打在嘴边,谢璧直接被那股力道掀翻在地,她发出声声惨叫,摸着脸上的血迹放声痛哭,肯定毁容了!
      
      谢元亮弯腰低头,逮住机会把躺在地上的女儿拖到门外。
      
      陈嘉遇抱着扈晓一个旋转,两人背靠墙壁,他扬着皮带说:“三分钟之内,警察必定赶到。”
      
      战斗力最强的硬汉,“少他妈虚张——”
      
      话没说完,空中传来警车鸣笛声。
      
      硬汉:“我操!说好的上面有人呢?兄弟们,快跑!”
      
      最终一个也没跑掉。
      
      比起罪行败露,谢璧更担心自己的脸,直到得知赵思打电话威胁扈清,索要一个亿。
      
      她嚷嚷起来:“我没有,不是我,我从来没有想过索要财物。”
      
      赵思腰痛膝盖痛,子孙根更痛,这种时候当然得咬死:“谢璧,我们大家可都是听你的。”
      
      其余施暴者:“是,一切听谢璧指挥,她花高价钱让我们毁人名节,并且在屋内安装了监控,记录全程。”
      
      场面热闹,还没抓回局里录口供,交待得差不多了。
      
      谢璧吓得痛哭流涕,她不敢想象,绑架、故意伤害、强.奸未遂数罪并罚,自己会怎么样。
      
      她只得紧紧抱住谢元亮:“爸爸,救我!”
      
      扈晓那时候才知道,最初闯入门为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的男人,是谢璧的爸爸……真是滑稽。
      
      谢元亮见到扈晓,正要走上前说话。
      
      陈嘉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只见男人突然打横抱起怀中女友,他双手沾满鲜血,神情惊骇,抬腿奔向救护车,“救命,救救她!我女朋友流了好多血!”
      
      流了好多血的扈晓:“……”
      
      身下热流一股一股地往外涌,大姨妈来了。
      
      她伸手抱住男人腰身,把羞红的脸埋入对方怀里,深吸几口气,真好,可以摸到陈嘉遇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