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0、都给你 ...

  •   见扈晓躺在地上,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狼狈模样,谢璧眉间掠过一抹得色,她几步走近,蹲下后伸手揪住对方头发,迫使扈晓抬头。
      
      “差等生,被打的滋味如何?”谢璧咬字极重,笑容阴森。
      
      “你——”
      汗水浸湿刘海凌乱地黏在额间,扈晓喘着粗气:“真,蠢。”
      
      差等生到了这般田地竟还敢嘲笑自己!
      
      谢璧怒到青筋暴起,扬手一耳光刮了过去,不料掌风尚未落实,扈晓毫无征兆地抬头撞来。
      
      下巴、舌尖猛然一痛,谢璧差点被迫咬舌自尽。
      
      扈晓低笑道:“滋味如何,嗯?”
      
      舌尖的巨大疼痛引得谢璧眼眶发红,她迅速起身,指着扈晓的手颤抖着:“贱货,打!给我狠狠地打!”
      
      听闻这话,瘫软在地痛得直哼哼的赵思,忙不迭地爬到谢璧跟前。
      
      “谢总,先别急着收拾,还……还有个人跑了。”
      
      “那也打!”
      
      谢璧咬牙切齿,胸中怒火一时没处发,过过嘴瘾还得回到正题,“迅速打晕带走,按计划行事。”
      
      彪形大汉以手为刀砍将人打晕。
      
      谢璧抬腿,万分嫌弃地踢了踢扈晓肩膀,“骚货,待会有你好受的。”
      
      *
      
      暖兔刚逃出来,身后的门猛然关上,发出的响动几乎震飞七魂六魄。
      
      涨红的脸腮边挂泪,双腿因为害怕不受控制地抖动着,暖兔气息急促,一边焦急地喊“巫姐姐”一边拍打房门。
      
      两下,只敲了两下她便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电梯口,暖兔心急如焚领着保安上楼时,遇到搬家公司,两个身穿工作服的魁梧男人,抬着一个大箱子慢慢挪出电梯。
      
      关键时刻分秒必争,暖兔自然等不起,正想搭把手,旁边的电梯到了。
      
      “走,那边!”
      她当先跑入电梯,几个保安紧跟其后。
      
      彼时,暖兔有想过,万一对方拒绝开门或者拖延时间,该怎么办?
      
      不料走出电梯没几步,便远远瞧见那扇让她胆战心惊的门敞开着,赵思扶墙而立。
      
      有保安在,暖兔不由分说跑上前,并就着那股子冲劲,一脚踹向赵思腿腕,“你这个牲畜!”
      
      “啊——”
      
      赵思痛呼一声,抓着门框才稳住重心,他扭头看向袭击自己的人,同时也发现了园区保安,顿时嚷道:“救命,救命啊!”
      
      保安的制止声被抛在脑后,暖兔径直冲入房里,不料迎面撞上谢璧。
      
      “你怎么在这?”
      “王嘉悦?”
      
      两人同时出声,彼此脸上都写满了惊疑。
      
      想到可能的情况,谢璧求证般看向赵思,后者点了点头,并用口型说“是她。”
      
      得到确定回答,谢璧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跟扈晓一块来看房的怎么会是未来小姑子王嘉悦?
      
      这位,可不好惹。
      
      暖兔满心满眼只想尽快见到扈晓,急匆匆地推开一个又一个房间,没找着人,她又气冲冲地回到客厅。
      
      “畜生!”
      她一脚踹向赵思,厉声道:“我姐姐呢?”
      
      保安见状连忙把人拉住:“妹子,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赵思痛得龇牙咧嘴,不忘先下手为强。
      
      “保安大哥,这位王小姐嫌弃房子租金高,我忍不住怼了几句,没想到她竟然出手报复,打人、硬闯的泼辣劲,你们可都看见了。”
      
      “你放屁!”
      
      暖兔又气又急,迅速打量房里人一圈,视线最后落到谢璧身上,她再次问:“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
      
      谢璧笑着说:“跟你一样,来看房。”
      
      “他们——”
      
      暖兔手指赵思一伙人,正要质问“怎么没有为难你?”,这才发现少了两个壮汉……电石火光之间,她想通了所有。
      
      “他们是受你指使?谢璧,你好大的胆!”
      
      “王嘉悦,话不能乱说。”
      
      谢璧试图拉住女孩胳膊,却被狠狠甩开。
      
      想到电梯口抬箱子的两个壮汉,暖兔哪还有心思在这儿纠缠,她拔腿就跑,慌里慌张追出一路,最后也只远远地看见箱子被抬上汽车,运走。
      
      暖兔急红了眼,她打电话给谢元亮,直接咬定谢璧罪行。
      
      “谢叔叔,谢璧指使人绑架了我未来嫂子,你如果纵容不管,那就别怪我王家不念昔日恩情。”
      
      谢元亮吓得不轻,女儿的心思以及火爆脾气,他当然懂,如今诽谤的官司还没理清,如果又添一桩绑架,那谢璧的大好年华估计全得赔进去。
      
      听王嘉悦的口吻似是代表着整个王家的态度。
      
      谢元亮不敢耽搁,应下“一定管”,随即找王老爷子摊牌、求情去了。
      
      *
      
      暖兔自是不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谢元亮那儿。
      
      将车牌号发给朋友,嘱咐对方务必尽快查询、锁定位置后,她又返回楼上,决定跟死谢璧。
      
      没料到,谢璧一伙人已经走了。
      
      暖兔气愤地直跺脚,认定是谢璧在背后搞鬼,她镇定了许多,也非常想在陈嘉遇知道之前,把扈晓全须全尾地找回来。
      
      但终究不敢隐瞒。
      
      手机响起时,陈嘉遇刚坐进回家的计程车,他点接听,女孩一反活泼常态,有些低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哥哥,你哪天回C城?”
      “明天。”
      
      这是对外的答案,对内当然是今天。
      
      彼时陈嘉遇还想着悄悄摸回家,给小混蛋一个惊喜,顺便突击检查她的日万目标完成度。
      
      “我说个事,你别慌。”起头之前,暖兔打了个预防针。
      
      “嗯。”
      男人答得漫不经心,因为他还在想,如果小混蛋今天又断更,自己要不要打她屁股?
      
      暖兔深吸一口气,说:“嫂子被绑架了。”
      
      “什么?”陈嘉遇整颗心提了起来,他多想对方是在开玩笑。
      
      “大约半个小时前,我和嫂子去看房,遇到了坏人……”
      
      暖兔迅速转述整个过程,最后说:“谢璧出现得太巧,百分之九十是她在搞鬼,我已经通知了谢元亮处理,车牌号也在查,很快就能锁定位置救出嫂子。”
      
      陈嘉遇心疼到窒息,“万一她不在箱子里,又或者受了伤急需治疗?分秒意味着生死,王嘉悦,不管王家欠谢家多少恩情,都休想拿我的人来冒险!”
      
      陈嘉遇报了警。
      
      而同一时刻的王家书房,谢元亮打开天窗说亮话:“用过往几十年对王家的支持,换一个私了。”
      
      年过七十的王老爷子闲适品茶,一举一动虽缓慢,却带着一丝上位者的威压。
      
      “私了,我同意。”
      
      谢元亮面上一喜,然而紧接着又听到——
      
      “恐怕不管用。”
      
      “怎么会?”他不敢置信,王老爷子官场沉浮大半辈子,如今虽然退了,但说出的话,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外面,都好用的。
      
      “总有无可奈何之人。”
      
      老爷子笑了笑,“元亮啊,做父母的袒护孩子无可厚非,但与其事后擦屁股,不如想想怎么抢在大错酿成之前,捞她一把。”
      
      谢元亮猛然怔住。
      
      *
      
      箱子里,扈晓双手被反绑,嘴巴缠上布条,颠簸好一阵才重见天日。
      
      有人将她架出,扔到地面。
      
      扈晓一动不动假装昏迷未醒,直到脚步声远去,她才小心翼翼地睁开一丝缝,观察四周。
      
      入目是灰尘扑扑的水泥地,几米开外的顶梁柱上结出了蜘蛛网,周遭安静而空旷,堆放成山的报废材料还能看出昔日繁荣。
      
      谢璧把她抓到废弃工厂,想做什么?
      
      “哗啦——”
      一盆脏水泼下,湿了满头满身。
      
      扈晓很配合地悠悠转醒,她抬眸看去,对上刀子一般的目光。
      
      “差等生,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说着,谢璧解开她嘴上布条。
      
      “是吗?”
      休息一路,扈晓渐渐恢复了些气力。
      
      她毫无征兆地甩头,发梢上的脏水欢快地溅向衣着光鲜、妆容整洁的谢璧,其中几滴还钻入了对方的嘴巴里。
      
      谢璧表情龟裂,犹如被喂了翔。
      
      “呸,呸……”她毫无形象地大吐口水。
      
      “呵呵。”
      
      扈晓轻声笑着,说:“你这么蠢,以后的苦日子大把,也不知牢饭的滋味谢小姐能否咽得下。”
      
      谢璧狠狠擦拭嘴角,“想我坐牢,你做梦!”
      
      “我不是凝云。”她意有所指。
      
      “看来你都知道了。”
      
      谢璧扒开扈晓头发,捏着她的脸,“差等生,还有点聪明气息,可惜啊,扈清那样的爸爸护不住你。”
      
      扈晓嘴角微勾,眼带嘲讽:“只有谢小姐这样的,才会想着靠爸爸。”
      
      “嘴硬!”
      
      谢璧使力捏着她下颌,“骨头也硬,我会送你一份量身定做的大礼,望你比凝云坚强,受得住。”
      
      大礼是什么,扈晓心中有底,她沉默不语,琢磨反抗时机。
      
      对手过于镇静从容,谢璧感受不到折磨人的成就感。
      
      她阴森森地说:“凝云满嘴谎话,于是我毁了她赖以生存、自豪的嗓子。你,骚气冲天勾引陈嘉遇,那可是我的未婚夫——”
      
      “未婚夫?你喊他一声,看他会不会应。”
      
      “贱人!”
      
      谢璧气得胸口起伏,恨不得原地弄死扈晓,但是不够。
      
      她咬牙忍着怒意,“扈晓,你这么渴望男人,我今天这份大礼,会让你满足到哭。”
      
      话落,谢璧起身,吩咐道:“赵思,解开她手上束缚,带她去房间。”
      
      赵思拼命摇头:“不要谢总,她武力值——”
      
      谢璧嘴角微勾,“我谢璧做事光明正大,且留有余地,看得见希望,苦苦挣扎却求而不得,才有趣。”
      
      赵思不敢败坏谢璧兴致,心有余悸的他喊了两人压着扈晓肩膀,才敢解绳索。
      
      即便如此,他仍然吃了扈晓断子绝孙的一脚,赵思躬身躺在地上,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有趣。”
      谢璧挥了挥手,示意四大彪汉:“一起上,三分钟内解决。”
      
      三分钟后,扈晓打趴两人。
      
      二十三分钟后,架不住车轮战消耗,扈晓被制住。
      
      一坐废弃颓败的工厂,竟有一间温馨、浪漫,充满情调的新房。
      
      精疲力竭的扈晓被扔到宽大床上。
      
      谢璧笑问:“你偷情的地方,满意吗?”
      
      扈晓轻舔嘴角血迹,笑得邪肆:“陈嘉遇来的话,我就满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