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蒋牧童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4:41: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
      
      全班同学看着站在门口的新同学,都替她捏了一把汗。转学第一天就得罪了学校里的大佬,还被大佬这么当众威胁,这也是有够惨的。
      
      夏江鸣也被沈执的话弄懵了,他转头看了一眼沈执满脸疑惑,那天执哥可是为了小嫂子连兄弟都不顾的,怎么今天说话这么冷漠?
      难道两人吵架了?
      夏江鸣瞬间脑洞大开,在心底脑补出一段凄楚绝美但是惨遭父母、老师还有这个无情社会棒打鸳鸯无奈结束,最后只能这样两两相望冷漠以对的早恋故事。
      
      执哥这么对小嫂子,肯定不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他太苦了。
      
      夏江鸣朝旁边的沈执看了一眼,觉得他必须站出来帮执哥。于是夏江鸣猛地从桌子上站起来,结果他站的太快差点儿把桌子掀翻。
      坐在他旁边的徐一航桌子也被撞歪,惹得他气骂道:“你他妈有病呀。”
      
      夏江鸣沉默不语,他不是有病,他是一片赤胆忠心!
      
      于是夏江鸣大步流星走到纪染面前,直接将她手里的书接了过来,压低声音说:“小嫂子,你别生执哥的气,他也有苦衷的。你们……”
      一定要好好的。
      
      当然最后这几个字夏江鸣没说出来,他觉得这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夏江鸣这语气太暧昧,暧昧到纪染忍不住又朝沈执的方向看过去。
      
      窗边坐着的少年再次闯入眼帘。
      他肩膀轻靠在窗边,坐姿松散慵懒,五官是少年人里少有的深邃利落,他眼睛的瞳色极深,是那种浓郁至极的墨色,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桀骜冷漠。
      
      身上穿着的黑色T恤衬得他整个人极白,哪怕在阳光下他的肤色也是那种极明显的冷白调。
      
      此刻他眼尾轻挑,冷漠地望着纪染。
      
      夏江鸣已经把她的书抱到了沈执旁边那张桌子。他抱过去的时候,脸上笑容灿烂如花,把书放下的时候还在沈执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其他同学望着这一幕,忍不住莫名的感慨,这怎么看着像是狗腿小弟强抢民女献给恶霸大少爷。
      
      倒是当事人自己没那么多想法。
      纪染想了下知道现在教室里只剩下这个位置,心下已经没什么犹豫,当她慢慢走过去看着沈执的脸越来越近时,突然觉得自己重生这一世确实是成长了。
      
      毕竟搁在过去,没人敢让纪染和沈执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哪怕他们是在一个投行。
      
      纪染一直将沈执视为自己最大的对手,毕竟她很少尝到败绩,可每次她想要争取的项目,沈执都会抢先一步拿下。
      因此纪染一直对他敌意很大,一山不容二虎。
      
      纪染在位置上坐下的时候,哪怕她没看着身边的少年,但是他的存在感依旧那么强烈,纪染把一部分书放在桌肚,低头时正好看见旁边的人一双长腿包裹在黑色长裤里,双腿交叠那么闲散地放着。
      
      沈执个子很高,前一世的时候纪染很讨厌这一点。
      
      因为她每次跟沈执对峙的时候,必须仰着头望着他。可是她没想到沈执原来高二时候就这么高,这人是化肥长大的吧。
      
      谁知她刚坐下,旁边的少年转头看着她嗤笑道:“怕跟我坐一起呀?”
      
      纪染本来不打算说话,但是想到他性格乖戾,还是摇了摇头。
      
      沈执低头看着她,这次因为靠地很近,看得更清楚。
      
      她的皮肤细细白白哪怕离这么近都看不见一点瑕疵。
      因为角度问题,他只能看见她杏眸上长长的睫毛,很浓密有点儿毛绒绒的质感,阳光落在她的鼻尖,光影浮动,映地皮肤有点儿透明的白。
      
      比起青春期里大部分女生的苍白寡淡,眼前少女的美有种过分的精致。
      精致的近乎脆弱。
      让人哪怕只一眼便心生出保护的欲望。
      
      沈执突然抬起手靠近她的鬓角处,那里有一缕碎发,风一吹就飘在她脸颊侧,软软的,叫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
      
      纪染余光撇到他的动作之后,忍不住往旁边挪了下。
      
      他看着她下意识的动作,笑了:“小骗子。”
      
      还说不怕跟他一起坐,还没碰她,就吓成这样。
      
      *
      
      连着大节课都没老师出现,都是大家自习时间。于是大课间二十分钟,沈执被夏江鸣他们拉走说是去打篮球。他们离开之后,教室里明显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嬉笑声很快响了起来。
      
      纪染正翻开新领来的书本,准备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但是坐在她前面的姑娘悄悄转回头,盯着纪染看了好一会儿才打招呼道:“新同学,你好厉害呀。”
      纪染看着小姑娘讨喜的小圆脸,略想了下,记起来她刚才自我介绍时的名字,闻浅夏。
      
      她笑着问:“我厉害?”
      
      闻浅夏低声说:“跟大佬坐同桌你还这么淡定,真的太厉害了。”
      
      纪染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个,被逗笑了,清亮黑眸染上一层暖意,看得闻浅夏心神微恍惚。刚才纪染站在门口的时候,闻浅夏就跟自己的同桌偷偷讨论这个女生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是那种谁看了都挪不开眼睛的漂亮。
      
      之前他们高一的时候,大家一直讨论年级那几个漂亮女生谁是校花,只不过各有争论,最后也没有结果。
      
      闻浅夏现在觉得那些女生谁都比不上纪染。
      她的眉眼真的天然生动如画。
      
      “要一起去超市吗?”
      纪染沉默了几秒,安静点头。
      
      在学生时代,有个女生邀请你一起去什么地方,那就意味着她向你伸出了友谊之手。
      两人走出教室之后,闻浅夏长舒了一口气:“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班的气氛很沉重?”
      
      纪染大概猜到原因但还是问道:“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沈执他们呀。”
      
      闻浅夏压着声音说:“我听说开学前几天沈执还把职高的人打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职高那帮人很混的。”
      
      纪染沉默了下,不用听说,确实是真的。
      因为她当时就在现场。
      
      学校超市在教学楼对面,得绕过篮球场才行。因为大课间,篮球场都是学生在打球。闻浅夏拉着她聊天,大部分话题都是沈执那帮人。
      
      毕竟四中这样的好学校里面,沈执他们是另类,逃课、打架,只有他们想干的,没有他们怕的。
      两人路过篮球场的时候,正好碰到沈执他们在最西边那块篮球场。
      
      闻浅夏刚指着说:“是沈执他们。”
      纪染立即拉着闻浅夏离开。
      
      倒是徐一航朝这边看了一眼,笑着说:“执哥,是新同学呀,不过人家好像不太待见我们呢。”
      纪染拉着闻浅夏离开的动作太过明显。
      
      沈执回头看了一眼,望着纪染匆匆离去的背影,神色越发冷漠。
      他并没有打球,只是坐在篮球架下面望着他们打球。
      
      没一会儿,他伸手摸了下黑色T恤里的一个挂坠。
      徐一航正好看见,伸手抵了抵夏江鸣,轻笑着说:“你说执哥那个挂坠里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呀。”夏江鸣不在意地说。
      徐一航:“你就不好奇?”
      
      沈执脖子里挂着一个吊坠,他们从未见他离身过,项链底下的坠子是一个小盒子,可以打开的那种,里面应该是照片之类的。
      但是谁都没见过里面到底是什么。
      
      哪怕是他们跟沈执关系这样好,都从未见过。
      
      不过几人好奇归好奇,谁都不敢强行看,沈执可不是没为这个吊坠疯过。
      
      没一会儿,纪染和闻浅夏买了东西从超市回来,闻浅夏买了零食,纪染没什么东西要买,于是顺手买了一瓶矿泉水。
      
      两人又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纪染忍不住闻浅夏快步穿过,眼睛更是没朝沈执他们那个球场看一眼。
      
      结果她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小心。”
      
      等她转头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挡在她面前,直接将快要砸到她的篮球,猛地扇向另外一个方向。
      旁边的夏江鸣忍不住叹道:“好危险呀,差点儿砸到小嫂子。”
      
      沈执转过头看着她,“你跑什么?”
      
      她穿过篮球场的时候,拉着闻浅夏恨不得立即消失的模样,完全落在沈执眼底。
      纪染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又哪里惹到这位大佬。
      
      于是她低声说:“我没跑。”
      
      沈执的目光落在她白皙手掌上,她手里拿着一瓶矿水泉,还没打开的样子,只是瓶身被她捏的很紧。
      沈执伸手:“给我。”
      
      纪染一愣,没意识到他说什么。
      
      直到她顺着他的手指低头,才知道他是要自己手里的水。
      她半晌没动弹,沈执有那么点儿不耐烦似得说了一句:“我渴了。”
      
      关她什么事,纪染心底有些恼火。她觉得她应该是要跟沈执和平相处,哪怕没什么友好关系,当个普通同学总可以吧。
      
      夏江鸣他们面面相觑,谁都没想到沈执突然站起来走到这边,居然就是为了拦住新同学,跟人家要矿泉水。
      之前他们打球的时候,不知多少女生暗自拿着水,只等着沈执一抬眼,立即送上前。
      
      但是沈执从没喝过那些女生送的水。
      今天这是怎么了?
      
      纪染想了想,最后还是认命地把水递了过去,她把水瓶举在半空中等着沈执来拿。
      
      对面的少年打量着她的表情,伸手去拿水瓶。
      他的手指尖轻抬时,不经意地擦过她的手背,有点儿绵软的触觉在他的指尖稍纵即逝,仿佛是他心底的错觉。
      
      她摸起来是不是也这么软……
      
      沈执猛地拿住她的水瓶,转身就走。
      
      闻浅夏一直到教室里的时候,还在念叨这件事,她觉得沈执他们这是在欺负人呢,反而纪染一直安静听着。
      周围的同学听到这件事,纷纷议论起来。
      
      “纪染,你也别太担心,沈执在学校里面其实还挺低调的。”一个女生安慰她说。
      “低调什么呀,你忘记上个学期他把一个高二学长打了的事情。”
      
      “胡说吧。”有人不信。
      最开始说的男生信誓旦旦道:“我要是说谎,我脑袋让你当球踢。真的打了,当时就堵在至诚楼前面那个小树林呀,好多人都看见了。据说那个学长之后就休学了。”
      
      “学校怎么没处分他?”一个男生好奇问道。
      
      结果这话说完,大家像是看动物园里来的新动物一样望着他。
      
      “你知道人家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在学校里打人凭什么不处分。”
      
      “你可闭嘴吧,要不是托了人家亲爹的福气,你现在还吹不上空调呢。”
      
      四中暑假的时候教学楼和宿舍全都翻新了一遍,特别是宿舍全部安装上了空调。这种待遇赶得上大学的住宿条件,据说空调全部是恒弛集团赞助的。
      至于恒弛集团这个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大公司,就是沈执家的。
      
      “我以为大佬只是拳头硬,想不到背景更硬。”
      
      听了这么多,原本还在絮叨的闻浅夏叹了一口气望向纪染:“纪染你要是觉得害怕也没关系的。”
      
      纪染当然不会被这么几句话吓住,她轻笑了下:“我害怕什么?”
      “怕他欺负我,跟我收保护费吗?”
      
      说完,她低头在翻开的书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纪染。
      
      结果她写完之后,发现周围突然变得特别安静,直到一只手掌按在她的桌子上,骨肉均匀、干净修长。
      很漂亮的手。
      
      纪染缓缓抬起头时,沈执微弯着腰,漆黑狭长的眸子正在她脸上细细打量。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色冷漠又桀骜:“小同学,看起来你不服管教呀。”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执:这位小同学太他妈可爱了吧,她居然说要给我交保护费
    作者:……大佬,你没病吧
    *
    昨天还得瑟要加更的童,报告一个巨他妈伤心的事情,我的存稿居然掉了四千字,word莫名其妙出了bug,我写的东西全部不见了,找也找不回来
    只能再写一遍
    所以我需要我的女朋友亲亲抱抱撒花花安慰
    ——这章送300个红包包,恭喜高考归来的孩子们,成绩没下来之前,玩吧,没心没肺的玩
    *
    感谢小灰机、火鹤之舞、张张张张娉、羌遥、34277455、陈肥肥、Sandy、kyuu、嘀嗒—英子的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