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蒋牧童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4:39: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章
      
      沈执声音不算大,他这人一向话少,能动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多费口舌。本来两拨人眼看着一言不合随时都要动手,此时沈执冷冷两个字,声音倒不算大。
      但是这话算得上是挑衅,足够引爆对面怒气值。
      
      对面有人刚想跨出一步打算怼回来,谁知之前叫嚣最厉害的寸头哥反而挺冷静。
      
      寸头哥明显年纪稍微大点儿,看起来是经历过市面的,他没跟身后的兄弟一样听到这句话立即暴躁起来,反而是盯着沈执的脸打量。
      
      刚才夏江鸣喊出执哥的时候,他有点儿惊。
      待看清楚沈执的脸,总算是确认。
      
      寸头哥叫薛丁打初中开始就挺混的,认识的人也多,不仅仅是自己学校,周围各个学校里头但凡有点儿名气的刺头他都挺熟。
      要是今天别人在这儿,他还没那么担心。
      
      但是对方是沈执,他挺怵。
      
      他之所以认识沈执,是因为他初中读的那个普通初中也就是俗称的菜场中学,入门门槛低里面学生素质参差不齐,这学校离沈执读的学校九中不远。
      两家学校之间不说深仇大恨什么,但沈执那学校是市里重点名校,里头学生眼高于顶瞧不太起其他学校特别是那种菜中的学生。
      
      天子骄子嘛,哪能没傲气。
      
      不过都是中二少年谁也不惯着谁,菜中的学生同样不爽他们。时间长了,两校之间偶有摩擦。特别是九中学生普遍家境不错,吃穿用度看起来都不一般。
      而普中有几个刺头学生家境不算好,一天到晚吃喝玩乐,家长哪给得了那么多钱。
      他们居然一合计,在九中门口蹲人,专找那种一身名牌又看起来挺老实的学生下手,他们也不是硬抢就是打着交个朋友的名义让人家主动给钱。
      
      一来二去,九中不少学生都吃过他们的亏。
      
      哪怕有学生胆子大的告诉老师,可是抓不着人不说,就算抓着了下回把打报告的人逮住闷头打一顿。
      
      沈执就是被他们挑中的肥羊之一,新来的转学生家里豪车接送,一身名牌有识货的兄弟认出他脚上一双鞋八千多,天天独来独往。
      
      那天去堵沈执,薛丁有事儿去的稍微晚了点儿,等他到的时候,自己几个兄弟已经跟沈执聊上,有个人心急直接伸手去拽沈执的书包。
      本来垂着眼的少年在那一刻陡然变了脸色。
      
      少年伸手拽住对方的衣领,想也不想直接把人往小巷口的墙上撞,后脑勺撞在墙上的闷哼声听的人胆战心惊,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本来清俊干净的眉眼透着狠戾阴沉。
      
      沈执下手是真的狠,那人一开始就被打蒙还没来得及还手,已经满脸是血,等沈执像扔垃圾一样把人直接扔到旁边垃圾桶旁,跟着一堆因为垃圾桶太满没办法放进去的垃圾作伴时,其他几人才反应过来。
      
      本来几人对付一个谁都觉得挺容易。
      可是这帮人平时多数是仗着人多势众,真论打架压根不太行,况且沈执出手是往死里下手,搏命的那种狠。
      
      这群人哪儿见过这架势。
      
      最后几个人反而被他一个人收拾了,虽然沈执身上也挂了彩,可最后他是当天唯一一个打完架能拎着书包离开现场的人。
      其他人在地上躺了半天,被赶来的警察带走的。
      
      明明是打架的双方,从头到尾沈执都没出现,都说他家有钱有势,这点儿小事直接摆平。
      
      到现在薛丁还记得他那天的眼神。
      
      还有那天他从头到尾说的唯一一句话:“谁让你碰我的东西。”
      
      这一战让沈执在周围几个学校彻底出名。
      九中是重点中学里面都是乖乖学生,但不少人被这帮菜中的刺头儿欺负过,因此沈执这事儿一出,他一个初二学生成了整个九中的领头人。
      
      后头再有人跟九中的学生要钱,搬出沈执的名头,对方都要考虑考虑。
      
      薛丁没想到这么久之后他和沈执又在这儿遇上。
      你说他心底能不怵。
      
      他兄弟之前跟夏江鸣有点儿龌蹉,这小子一看就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小孩,说话不太客气,于是双方冲突了起来。
      估计那次谁都没占着便宜,于是约了这场架。
      准备带上各自大佬找回场子。
      
      薛丁是真不知道对方跟沈执有关系,可是事到临头容不得他往后退。
      薛丁轻咳了一声:“执哥,你这兄弟挺不上道,不过既然是你的人,只要他跟我道个歉,今天咱们化干戈为玉帛。”
      
      作为亲眼看着沈执一战成名的人,薛丁太清楚沈执的实力,他也不是没脑子,他现在是被架在这里。
      身后兄弟看着呢。
      于是他干脆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只要对面道歉就行。
      
      沈执本来站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个子真的高,哪怕在后面都特别显眼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薛丁这话明显是对他说的。
      于是周围的人很配合的让开道,给沈执走到前面。
      
      他缓缓走到最前面,眼皮半抬望向对面,轻嗯一声。
      少年的声音还带着没睡醒的懒散,但是声音清质,特别好听:“你挨打之前,话总是这么多吗?”
      
      薛丁:“……”
      周围众人:“……”
      
      这漫不经心的语调,再听听说的话。
      太欠揍了。
      
      本来两边跟□□桶似得,一点就着,谁知沈执不仅点了火还直接在上面浇油,对面有个小弟实在是忍不住,没等自家大哥发话怒骂着一句冲了上来。
      
      这位小兄弟样子特别帅气,冲过来的时候像是飞起来一样,还凌空挥拳。
      
      车里的纪染本来还在震惊遇见沈执的事情,结果终于有人动手,而且是直接对沈执发难,纪染赶紧回过神趴在窗口肆无忌惮的看戏。
      
      但是她预想中的场景并未出现。
      
      这位兄弟架势是真的足,拳头在半空中挥舞也挺厉害,可是他拳头还没落下,对面的沈执往前走了一步,抬起一脚揣在对方的腰上。
      这一脚直接改变对方飞行的方向,让他往后倒飞回去好几米。
      
      那么大一个人像个沙袋一样直接被人踹飞好几米。
      下手太狠了。
      
      哪怕隔着那么远,纪染都能听见那人砸在地上沉闷的撞击声。
      想想都觉得疼。
      
      沈执抬起手轻轻捏了下另只手的手腕,有点儿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还有谁?”
      
      啧啧,这口吻,太羞辱人,能忍住的都不是人了。
      
      于是两群中二少年终于彻底打成一团,盛夏夜晚里一群人拳打脚踢地挥舞着身上用不完的青春热情。
      一团混战之中还夹杂着各种国骂,反正是乱成一锅粥。
      
      纪染趴在车窗边眼睁睁地看着沈执成了这团乱战场里最悠闲的一个,或许一开始他那脚直接震住对面,没什么人敢找他打。
      等有两个人想要围殴他的时候,纪染看着他先是一脚踹开前面那个,紧接着转身挥手一拳打在身后人的脸上。
      
      被打脸的人捂着脸直直跪了下去。
      
      之后再也没人敢惹他。
      在那么一个混战圈子里,他还可以悠闲地站在一旁。
      
      直到他转头看向车子这边,视线落在纪染身上,她这个看戏的姿势太舒服。况且虽然现在是晚上没有太阳,但是夏天的晚上气温也挺高,车里应该挺凉快吧。
      
      很快,纪染看着走到面前的人。
      沈执没有立即上车,反而是微欠了下身,脑袋凑近纪染眼睛里透着一股打量,“你?”
      
      沈执是想问,为什么她会上自己的车。
      
      而纪染近距离看着面前少年时,心神又是一阵恍惚。本以为重生已是老天爷给她最大的刺激,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一个跟前世不一样的选择,居然让她提前遇到了自己的一生之敌。
      
      沈执,前一世纪染回国进入投行之后,这个名字从未在她耳边停止过。
      之后她更是数度与沈执竞争,结果不仅被他抢去了项目,还处处被压一头。
      
      在投行圈子里某不公开投票里排行第一的男神,矜贵禁欲,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颠倒众生。曾有人笑言,他这张脸就是合作通行证。
      不知惹得多少投行女精英们芳心暗许。
      
      纪染见过太多次沈执穿着定制西装三件套,西装革履的禁欲模样,这样充满少年气又如此逞凶斗狠的他,是第一次见。
      
      好在此时沈执脸上全然不见刚才的冷漠戾气。
      
      少年的身材修长挺拔,哪怕此时微微弯着腰,一双长腿依旧长得逼人。纪染又想起他刚才抬腿将人踹飞的一幕。
      
      他望着自己时眼神并不冷,眼尾微弯,漆黑眸子只是透着点儿疑惑。
      本来他的皮肤有点儿过分冷白,像是那种未见天日的吸血鬼,偏偏头顶昏黄路灯的柔光落在他身上,跟上了一层薄釉似得。
      他周身气场都柔和了。
      
      纪染没被这表面假象骗到,她想起刚才沈执对别人下手时的狠戾模样,想了想她微微仰着头,轻声说:“不好意思,我上错车了。”
      
      好吧,实话实说。
      她虽然有点儿不太承认,但是现在的沈执挺危险,再没彻底弄清楚敌我实力差距时,纪染不打算贸然跟他翻脸。
      
      她长相是那种精致的清纯,安静时整个人是透着漂亮的仙气儿。
      而且会显得特别乖。
      迷惑性太足。
      
      纪染的声音轻轻软软,等她说完之后,差不多有那么两三秒,沈执终于给了反应,他轻嗤了一声,哑着声音笑了起来。
      这他妈都能坐错。
      
      纪染以为他是不信,双手压着车窗边缘,微微有些郑重:“小哥哥。”
      
      她喊了一声,想再解释一句,她是真的不小心坐错车,而且她手机没电也联系不上自家司机。
      
      可沈执在听到她这一声小哥哥时,微微蹙眉,下意识地凑近她,有些玩味地看着她,勾起唇角,竟是悠悠地应了一声。
      “嗯?”
      
      纪染本来还在他的回应是怎么回事,直到少年不紧不慢地说:“你叫我哥哥?”
      他连‘小’字都自动省略了。
      
      纪染听到这句话犹如石化,她突然想到小哥哥这个词汇在十年前的普及率完全不像十年后,她要怎么跟沈执解释,‘小哥哥’这三个字就跟路上叫别人‘帅哥’一样,就是个客气称呼。
      
      很普通。
      一点儿都不特别。
      
      沈执没等她说话直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拉开驾驶座的门:“走了。”
      
      纪染愣了下,目光望向远处一团混战,他不管这帮人了?
      但是沈执已经用行动告诉她,他是真的要走了,因为他已经启动车子。
      
      沈执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五分钟过去了。他见打的如火如荼两队人马依旧没有分开的迹象,他早跟夏江鸣说过打架不要恋战,于是他开车准备走人。
      突然隐约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
      
      车子已经慢慢往前开,纪染当然听到警笛声,她想了想还是轻声说:“我们就这么走?”
      
      “你想跟他们一起进警局?”前面的少年淡声说。
      
      但是这会儿战团里的少年们也听到了警笛声,特别是夏江鸣往这边冲过来,声音极为凄厉地喊道:“执哥,等我。”
      
      可是路边的车子不等他到跟前,像是箭头般冲了出去,徒留一地尾气。
      
      “你家地址。”前面驾驶座少年寡淡的声音传来。
      
      纪染微怔,反问:“干嘛?”
      沈执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声音,他抬头扫了一眼后视镜看着她:“你不是坐错车了,现在我送你回家。”
      
      “助人为乐是中华传统美德,不用谢。”
      
      纪染:“……”
      于是纪染报了一个地址,安静地在后面坐着不吭声。
      
      前面正好遇到红灯,沈执等车的时候,视线又无意中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后座的小姑娘乖巧坐着,因为穿着牛仔短裤,露在外面的一双腿又细又白。
      
      他脑子里突然窜出小姑娘刚刚喊他的声音。
      
      小哥哥。
      
      艹,声音真他妈的好听,还软。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别看大佬表面若无其事非常淡定,其实内心疯狂OS:卧槽,她叫我小哥哥,她居然叫我小哥哥!!!我老婆叫我小哥哥了
    至于执哥为什么这么激动,以后你们就会懂的
    虽然大家都懂,还还是说一下,连载期间早上十点更新,要是不更一定会请假!
    ——怕你们的记忆只有七秒,再说一遍,这章也送600红包
    卑微童希望大家最起码把六百红包领完,别让我的红包书童(某人)发红包的时候嘲笑我,连六百居然都送不出去
    我很红的!对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