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单天光 ^第65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22:08: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5、第四回 甜 ...

  •   月黑风高夜,一炉龙麝锦帷傍,屏掩映,烛荧煌。禁楼刁斗喜初长,罗荐绣鸳鸯。山枕上,私语口脂香。
      
      “南君。”
      
      “南君。”
      
      “南君!”
      
      自己仿佛是从水中憋了很久的气,好不容易才露出水面一般的呼吸到了空气,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南君,你又做噩梦了吗?”
      
      艰难的睁大眼睛,猛的呼气,只觉得自己确实是像从水中刚刚上来一样,满头大汗,发丝都黏在了脸上,十分的不舒服。
      
      幸运的是邰灼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无论如何还是有一种安心感,让自己可以快速的清醒起来。
      
      “不,不是噩梦。”
      
      含含糊糊的回答道。
      
      “还好吗?我去倒点水。”
      
      邰灼并没有着急的追问,而是用手掌轻抚自己的脸颊。
      
      自己也就没有回答,而是把头直接埋进了邰灼的肩窝中,问着邰灼的气味,感受着邰灼的体温,自己总算从那莫名的无力感中拔了出来。
      
      邰灼轻搂着自己,悄声问道。
      
      “南君,怎么了吗?”
      
      “好像是一下子沉入了水中一样。”
      
      自己感受起自己的情况,脑海中并没有任何的梦境回忆,只有淹水的窒息感,还在自己的回忆中,让自己窒息。
      
      “现在好些了吗?”
      
      “嗯。”
      
      趴在邰灼的身上,一切的不适感,都慢慢的远去,自己的脑海也放松下来,苦涩的感觉也随之淡开,苦涩?为什么我觉得苦涩呢?不应该是害怕或者恐惧么?为什么是苦涩?
      
      “不如再睡一会儿,我就在这里。”
      
      邰灼用下巴蹭着自己的脸颊,刺刺的触感在自己的脸颊上划来划去,让自己笑了出来,好痒,但是随着自己的笑,刚刚的奇怪感觉总算是完全消失了。
      
      用头撞撞邰灼的胸口表示同意,接着就闭上眼睛,困倦的感觉重新席卷而来,不同的是这次自己很安心,很愉悦,一下意识就重新模糊了,只觉得邰灼还在轻轻的搂着自己。
      
      邰灼在看见南君陷入沉睡后,面色一下的沉了下去,皱起眉头细想南君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南君就经常会陷入诡异的噩梦中,这已经被解释了,这是苏合和许棠设的计,那么现在呢?就在自己的身旁,南君却忽然呼吸急促困难起来。
      
      这其中一定还有不对劲的地方,还有什么东西缠着南君,还是苏合做的吗?还是其它的缘故呢?不管是怎么回事,敢让南君就在自己的身边难受,自己就非要解决它不可。
      
      刚刚南君说的是窒息感,好像沉入水中一样,这点一定是一个突破口,自己要去查阅资料,看看这是一种什么解法。
      
      感受着南君压在自己的肩窝出的平缓的呼吸,看来这次南君是无事的睡着了,拨开南君耳边的湿发,更加搂紧一些南君,要守护一个人原来是这样的感觉,似乎片刻就会心碎,但是自己似乎也为此变得更加的强大,因为自己的内心中有了依靠。
      
      当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一瞬间有些担心,邰灼已经不再了,因为他是将军,是那么的忙,不可能为自己耽误太多的时间,只为了让自己依靠着睡觉,那么接下来自己又要一个人了,或者去找他,总之有些寂寞。
      
      但是这次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在触觉恢复的刹那,自己就感受到了脸颊的触感,那不是枕头的触感,而是邰灼的胸口,感受着邰灼胸膛的起伏和舒缓的心跳声,这世上难道还有比这还要美妙平静的时刻吗。
      
      “醒了?”
      
      邰灼的手又抚上了自己的脸颊,自己开心的用脸颊蹭着邰灼的手掌回应着他。
      
      温软厚实。
      
      柔软弹嫩。
      
      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这次的起床十分的清爽,一点也没有之前醒来时,喘不过气的闷热感,应该是邰灼帮自己已经擦过脸了,嗯,感觉自己又重新充满了力量。
      
      “怎么样?饿了吗?起来吃点东西吧。”
      
      “嗯,你呢?吃过了吗?”
      
      “没有,只下过一次床,就是为你端水擦擦脸,除此之外我哪都没去,什么也都没干。”
      
      “你可是将军。”
      
      “可我舍不得你。”
      
      “你对我是不是太好了?”
      
      “我疼你。”
      
      “怎么办?我笑的停不下来了。”
      
      “笑什么?”
      
      “我走运啊,能遇见你。”
      
      “我也是。”
      
      和邰灼离开卧室时,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真是难以想象的懒散的一天,虽然不适合在现在的时段内过这样的日子,但是不知怎么又有一种,就是此刻,非得是此刻做不可的感觉,不知道邰灼有没有这种感觉。
      
      “走,我们去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在我家走一走。”
      
      手被邰灼牵住,不需要自己有任何的思考和判断,就随着邰灼走,不一会儿就闻到了菜香,肚子理所当然的叫了起来,闻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有种木烤的香味,这点不同于家乡的饭菜味,但是美味还是通过风传递到了自己的鼻子和脑中。
      
      “今天应该有烤鸡和烤羊,很好吃的,这里的师父做这些可是一绝,但是你头次吃,还是少吃一点,慢慢适应一下。”
      
      “我知道了,空气中好像还有些特别的香味。”
      
      “是我们这里特别的专用香料,不同于别处,这里的香料是独一无二的,是几位师父的不传之秘。”
      
      “这么特别么,我被你说的越来越饿了,走,我们赶紧去尝尝。”
      
      自己被这从未吃过的美味勾引的不轻,拉着邰灼的手顺着自己鼻子闻到的方向,疾驰而去。
      
      才到屋子的门口,就看见通红的火炭和木材上面,已经串满了洒满香料的各种肉食,看起来是提供给士兵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吃的这么好。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今天是回乡日,年岁已经够了的士兵已经可以回家乡了,这是饯别宴,很快就会有新的士兵来了,时间总是这么快。”
      
      “原来是这样,你不送送他们吗?”
      
      “他们最想留下的回忆,我想可不是我作为将军絮絮叨叨的废话,他们在这里都已经有了非常重要的朋友或者伴侣,所以今晚他们想怎么塑造就怎么塑造,在肃煌的美好回忆,我可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他们若是想见我,我今晚就在城中,随时都见得到,希望这段记忆可以成为他们创造未来时的支柱。”
      
      “你这种将军真是可遇不可求,我想无论是谁遇到你,都是他的运气。”
      
      “是因为你眼中的我是这样的,你才这么想,我可不是待什么人都如你这么好。”
      
      “你还有过如我这样的人?”
      
      “你是始,是终。”
      
      “一言为定。”
      
      “天地可鉴。”
      
      自己现在终于明白,那书里的誓言是怎么说出口的了,原来誓言这种东西,并不需要血泪砌成,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说出来就可以了,和你好,再见一样的自然,我爱你,就和呼吸一样自然,没有需要遵守呼吸,那更本说不通,爱也是一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