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单天光 ^第64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22:42: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第四回 暗涌 ...

  •   楚天晚。坠冷枫败叶,疏红零乱。
      
      “白石,你说南君,收到我寄出的那封信了吗?”
      
      “收到了。”
      
      “你说的倒是笃定,不过托你的福,我倒是安心了一些,这些天,我总觉得闲的让人害怕,就像是,欸,不该说这种话的。”
      
      “我想他会寄信回将军府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摸清这里的局势,好尽快让南君可以摸清苏合的局,以及你没有忘记,集合起我们三人的秦爷吧,我认为一切的秘密应该就藏在这宫中的某一处。”
      
      林枫看着紧锁眉头的白石,隐约觉得白石似乎瘦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这段时间胖了不少,连脸上都有肉了,一点也没有从前的瘦弱之感了,不过这样也好,增强体力。
      
      只是白石,这段时间到处乱穿的理由,自己终于是知道了,原来他还是很在意秦爷啊,自己和白石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苏合这个道士的姓,和我们认识的秦爷是一个姓,秦爷本命就是苏秦,但是奇怪的是南君似乎忘记了秦爷的本名,而白石的意思是不要提醒南君,因为南君比谁都更在意这件事,如果让南君在不正确的时间知道的话,以南君的性格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的,很可能到最后收不了场。
      
      自己也明白,这个家,任何一个人都想得到和秦爷有关的消息,但我们之中最容易过激的也只有南君,因为我们之中,只有他,还没有尝试过绝望的滋味,我们隐瞒了他很多事,都是关于秦爷的,其实那天,就在秦爷消失在我们生活中的那一天,其实自己是和白石一起发现不远处林子的异常的,而且自己和白石也见证了秦爷的败北。
      
      血淋淋的秦爷,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场景,直接就把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安全感,撕了粉碎,而白石则比自己还要激动,他拼尽全力的一招,被那和秦爷激斗的家伙,轻易的躲开了,不过好在那人对自己和白石毫无兴趣,只是秦爷向自己和白石,挥了挥手,和那黑衣男子对视一眼后,就消失了,白石追不上,自己也当然追不上。
      
      那种窒息的绝望,只有地上躺着的南君没能体会到,那不是因为什么都做不了出现的悔恨,而是一种纯粹的无,自己和白石似乎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即使开口说话了也没有声音,即使伸手去触碰也触碰不到,什么也没有听见,只剩下两幅空气一样的躯壳,停留在原地。
      
      带南君回家后,许久,自己才和白石有了些实感,从绝望中走了出来,在面对和自己完全不是一种水平的能力面前,什么都是一瞬间的事情,生或死,对或错,南君他不明白,所以我们要保护他,不能让那天的事,再发生一次。
      
      至于秦爷的下落,我现在的态度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没有白石那么大的能力,所以不能放纵自己的感情,目前保护南君是我的第一目的,白石也是如此。
      
      “这些天查到些什么新线索吗?”
      
      “我已经发现了几处有高手保护的地方,还需要调查。”
      
      白石平日虽然懒散,其实一直有在锻炼内功,所以气息的把握已经是很厉害了,所以他要是想当刺客应该还是很强的。
      
      不过光凭着白石调查也不是一回事,这样进度实在是太慢了。
      
      “白石,我打算这几天开始,在宫里面的什么花园和书房去转转,总缩在自己房间周围总不是个事,你放心,我绝不多说话,也许我会有些不一样的发现,毕竟我们俩的关注点,从以前开始就不太一样。”
      
      “可以,但你每次出去的时候,我都必须在。”
      
      “当然,当然,你不在,我还没有胆气一个人出去呢。”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很多人的脚步声,和窃窃私语的声音。
      
      “你待在这,我去看看。”
      
      白石看了眼林枫,林枫点点头,白石转瞬间就消失在了这房间内。
      
      林枫撑住了下巴,闭上眼细细的去听,那嘈杂的窃窃私语究竟在说些什么,由于房间内寂静,似乎可以扩大屋外的声音。
      
      “他怎么会死了。”
      
      “怎么会死在。”
      
      “这该怎么办。”
      
      “别再说了。”
      
      林枫睁开眼睛,通过听到的内容,已经大概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了,在这附近有一个人死了,而且不是普通的奴婢,而是一个有点分量的人物,听起来是意外身亡的感觉,看起来自己的预感终于应验了,麻烦的事还是来敲门了。
      
      在我的府邸周围,有什么人住着么,这里方圆几乎没有什么大人物,和我住的很近,难道是死在了我的府邸周围了吗,那他为什么会来这里呢?难道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杀人了么,虽然说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借刀杀人用我的手的话,很容易会出差错的,他们就一点也不忌惮我吗,我这段时间应该是没有露馅,他们对我应该是任然保持戒心才对。
      
      难道说,这是在投石探路么,看看我有几斤几两,会不会被这种小障碍就干掉,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陷阱,糟糕,看上去自己又有事要做了。
      
      “是皇帝的一个妃子,死在了花园里。”
      
      白石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室内,在自己的前方说道。
      
      “嗯,死在了我的花园里,怎么看都是有人在搞我,怎么死的?”
      
      “看她发紫的嘴唇看来,是中毒。”
      
      “你都看到怎么多了?厉害厉害,你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吗?”
      
      “说不清,如果是皇帝的妃子的话,死在你的卧室或者书房,会更让你无可辩解,没必要死在花园。”
      
      “有道理,会不会是误食了什么有毒的花草?”
      
      “不清楚,但是只有一点不对劲,就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四皇子的花园之中,你根本这些天就没有去过那里,那里按理说她如果想陷害你,起码应该让人看见你们见过面才对,但是这些都没有,看起来她的死,有可能与你无关。”
      
      “嗯,看来这宫里也是危险暗涌,我们以不变应万变,先观望一下,我想苏合很快就会过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白石你要再小心一点,发生这种事,宫中的戒严程度可能又会上升了,你要是撞上什么高手,那就惨了,这两天不要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查了。”
      
      “相反,这种时候,真正重要的地方是一定会出现,比以往更加严苛的戒严的,这样一来,我就能知道他们在这宫中,派高手守着的确切是哪几个地方了。”
      
      自己虽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白石也不是天下第一,总会有比白石更厉害的家伙存在的,要是碰见那种家伙,自己和白石现在的优势就会丢的一干二净,接下来的路就更加难走了,没办法,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了一口气。
      
      “我不会有所行动的,我只是观望一下形式,我会在我能离开的范围内调查的。”
      
      白石兴许是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安,难得的安慰了一下自己,算了,既然白石都这么说了,自己能够选择的也只有相信了。
      
      而且,自己也需要,找一个时机,融进这个圈子中,看看苏合在这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地位,这件死亡事件,只要自己处理的好,那么就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可以让自己更进一步,这宫中隐藏着的隐秘。
      
      “白石,要不我们现在去,我的花园看看去,现在那里应该也没人了,我们去看看事发现场,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好。”
      
      到了四皇子的花园,也就是现在名义上是我的花园中查看,就发现,花园并没有非常的大,但是很精致,花团锦簇,而那妃子死亡的位置也十分的好辨认,因为那里有一块的花草被压折了。
      
      “就是这里了,没有什么奇怪,花草都是我见过的,无毒,虽然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和什么一起就会产生毒素就是了。”
      
      自己仔细的看着周围的花草,却找不到什么自己认识的有毒品种。
      
      “不一定是花草。”
      
      不是花草,那是下药,在我的花园中毒发了么,不对,白石好像不是这个意思,自己不经意之间在灌木之间看到了蜘蛛网,难道是。
      
      “毒虫?”
      
      “这毒一定是封喉的剧毒,在这附近都有固定的巡逻队,要是这个妃子有机会可以呼救,那么她可能就不会死在这里了,而更可能死在路上或者太医阁中了,现在她是直接死在了这里被人发现,那么就只能说明,有人要她就死在这里。”
      
      “确实,要是普通的毒草,是没有封喉那么厉害的毒性的,多少都是要一段时间毒发的,这毒有蹊跷。”
      
      就在这时自己看见白石猛的转头,自己心一跳,也跟着转头,就看见一张极其诡异的白脸,就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的草堆中,阴恻恻的偷窥着我们,那东西的眼神看起来及其的不正常,眼珠似乎没有对焦看我们,但是自己却看出了那眼神背后的杀意。
      
      自己吓的直接躲到了白石的背后,那是什么东西,人?鬼?这里这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宫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怨鬼吗?也太恐怖了。
      
      “是人。”白石的声音传来,自己才探出头看,那里已经没有那张白脸了。
      
      “你看清了?”
      
      “是鬼就不用躲了。”
      
      这也是,只是这算是什么人?八分像鬼,要是在宫里有人看见它,还不吓死,自己都算是胆子大的了,还被吓成这样,要是晚上遇到,恐怕直接就要吓晕了。
      
      “白石,你说那是什么人?”
      
      “宫里养的人,这里不是宫外,人没有能自己觅食的条件,必须是有人提供食物的。”
      
      “这是人养的人吗?这是人养的怪物吧,养它的人,也是个胆子大的,这里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啊,我今晚要失眠了。”
      
      自己老实说,直到现在手心还都是汗,不愿意离开白石半步,因为自己是真的被吓到了,回忆刚才自己看见的那张脸,简直仿佛是一只长着人脸的想咬死自己的恶犬,在暗处随时打算冲出来的样子。
      
      看向白石,白石也露出了与平时不同的表情,倒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惊惧,而是一种压抑着的愤怒,自己太了解白石,虽然说不清白石在生气什么,但是大概也是气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东西吧,而且有自己这个拖油瓶在,也没有办法追上去。
      
      自己和白石的见识说到底还是太少了,要是南君在,或者邰灼在,或许就能看出个什么不对劲,但是自己和白石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太被动了,总之先向江皓那里传递一下这个消息吧,兴许江皓会知道些什么有用的消息。
      
      欸,世事弄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