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单天光 ^第62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18:14: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第四回 三足鼎立 ...

  •   十月角弓鸣塞北,五花骏马猎城南。
      
      邰灼并没有带着我去参加他的军事会议,我现在独自一人在他的房间中望着远处的风景,觉得邰灼窗外的风景,既豪情满怀又让人落寞,皇王纵有金马迎,伛偻那堪玉堂出,人的生命炽热却也容易冰冷,现在的一切在一个转瞬就可能尽失,珍惜今朝。
      
      “欸,南君是吧?”
      
      邰灼的门被推开,是那个言辞激烈的师傅。
      
      “是,师傅,有什么事吗?”
      
      “我有事想问问你。”
      
      “您问。”
      
      自己退回了茶几边,给师傅倒了一杯茶,请师傅坐下,不知道这师傅想问我什么事。
      
      “你在那边见到江皓了吧,他还好吗?他为什么不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把他拦住了,我问了邰灼但是他糊弄我,没什么意思,我想我还是来问你,比较方便,省的我猜。”
      
      江皓,这师傅和江皓有什么关系吗?对了,他们昨天的对话中,也提到了一个叫做江北闲的人,是和江皓有关系么。
      
      “见过了,他很好,他现在有事,是元帅安排的。”
      
      “哦~他很好却不回来,看起来你们瞒了我很多的事啊,那个孩子是我从小看大的,他的性子我最了解了,他不放元帅鸽子,乖乖的接受苦差,我看是另有情况。”
      
      “军令如山,他会无视元帅的命令?”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他只要装作不知情不就没事了,反正元帅也不会杀了他,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都是废物,只有灵活变通的灵魂才适合战场,元帅他比谁都明白这一点。”
      
      “看来你们的规矩,和我听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倒也不是不一样,我刚刚说的是将,你说的军令如山针对的是卒,两者并不能用同一种方法处理,这就是兵法之道了,话说回来,江皓是为什么愿意到将军府去的,他这些年可没少得罪元帅,这次去,不死也脱层皮,但就是这样他还愿意去,你为了什么?”
      
      这师傅虽然看起来普通,但是对于军队,他绝对是个行家,只是他似乎也太在意江皓了,这是为什么。
      
      “可能不仅仅是元帅的命令,也有邰灼的安排在其中,所以他才会进京吧。”
      
      “不可能,他连元帅的命令都逃,更何况是奉阎的呢?他是崇拜奉阎,但是还没有到收起性子,替奉阎做事的地步,他不过只是和邰家契约关系而已,并没有到舍生忘死的程度,应该是有别的东西牵绊住他了,不过在这个档口他不在可真难办啊。”
      
      又是我不知道的故事,邰灼这样的人,背后的故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多又复杂的,只是没想到江皓原来是这么特殊的身份,明明看起来还挺老实的,难道又是伪装?还有按照这个师傅说的,让江皓感兴趣的是什么呢?该不会是,不,要是那样也太奇怪了。
      
      “你们之前提起的江北闲和江皓是什么关系?”
      
      既然他毫不犹豫的来问我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的回问了。
      
      “哦,他们是兄弟,都是和邰家有契约的家伙,你还没有见过北闲吧,那家伙没有江皓那么好相处的,是个怪家伙,不过挺靠得住的就是了。”
      
      原来是兄弟,而且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对邰家都很有用的样子,但是自己很在意的一点是,自己看到的江皓的性格是假的吗,如果是,那那家伙比我想象的可危险多了。
      
      “那么我之前见到的江皓,那是他真实的性格吗?还是伪装的?那副老实的样子。”
      
      “怎么说呢,是也不是吧,他确实大部分时候都保持着你看到的那副样子,但是杀人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我也怀疑过他是不是习惯性的伪装自己的本性,但是后来相处发现,江皓他并没有伪装,他,只是在走一条笔直的路而已,他在杀人时总是一点犹豫也没有,并不是想的太多而是什么也没想,他有他想要达成的目的,为此他始终坚定的向之努力,在世人眼中,他好的事和坏的事对待的态度是一样的,所以你想怎么定义他都可以。”
      
      是那样的家伙吗?虽然本性不坏,但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人,有些像某个国家的死侍,从头到尾都在执行任务,根本不在乎生死。
      
      难怪这师傅会这么疑惑,江皓会听话的去京城了,这样的人,是发生了什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呢,和他要达成的目的相关吗。
      
      “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我们明明才认识。”
      
      我听了这么多,有些疑惑,为什么这师傅这么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这么多的内幕。
      
      “奉阎他说了你是他的人了,那么我也就把你当做奉阎的左右手了,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连奉阎,我都信不过的话,那么我就是真的老糊涂了。”
      
      是这么的信任着自己的徒弟吗,这种师傅果然像邰灼说的一样,很特别,不仅仅是他的言语,还有他为人处世的方针。
      
      “那我就接着问了,你们要找江北闲和江皓干什么?我听闻是边疆处又开始骚动了,是和这件事有关吗?”
      
      “是啊,这件事只有他们俩可以帮上忙,我知道你接下来,肯定会问为什么,我直接告诉你好了,很简单,因为他们两个都不是宋国人,北闲和江皓,他们俩是击厥的大王子和二王子。”
      
      什么?是塞外的王子,可是,欸,怎么会?邰灼不是杀了击厥那么多的人了么,而且击败过他们那么多次,怎么击厥的王子还会给邰灼做下属。
      
      “很震惊吧,但是这就是事实,毕竟塞外也不止击厥一个部落,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塞外就是击厥独大呢?原因很简单,是互利关系,有击厥的存在可以让宋皇有所忌惮,不敢贸然的动摇将军府,这是元帅制定的计谋,这么多年一直很奏效。击厥方面也是,他们早早的明白了这一点并邰家定好了契约,不管是塞外的什么部落骚扰攻打宋国边境,都让奉阎代劳帮他们除掉竞争部落,并且同意让奉阎说是这些部落都是击厥的手下群体。”
      
      “这样一来,一个互利互助的三鼎就行成了,谁也动不了谁,击厥稳定了塞外使得宋国边境得以安稳,将军府的存在使得击厥可以保持他们在塞外的地位,而皇帝则担忧击厥而不敢动将军府,某种意义来说,是他们三方共同的保护了这个国.家。”
      
      “而北闲和江皓,是作为质子的身份待在奉阎的身边的,不过奉阎倒是完全没有亏待过他们,他们现在的身份和待遇和其他的质子境遇,可以说是一点也不一样了。”
      
      “所以,现在皇帝又在塞外点火,只有他们两个出马,灭火才能快,不过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所以记得保密。”
      
      居然是这样,居然可以这样,没想到是这样,原来这世间林林总总都没有那么的单纯,那些诗人作家的想象都是那么天真,权利的巅峰的维持是那么的费尽心机,而国.家的维持居然也是在这样危险的合作下运行的,果真像邰灼说的,他不可以输,只要被人发现他输了一次,平衡冥冥中就会被破坏,所以只能包装好自己常胜的外衣。
      
      “师傅,你告诉我这么多,实在是惊讶到我了。”
      
      “嘛,我看你的接受能力还行,没有惊呆,还可以。反正我告诉你这么多也没安好心,假如有一天你发生了变故,奉阎也就没有办法念着感情放你一马了,因为即使他心软,你也逃不了元帅的追杀,离奉阎这么近,就是要忍受这些风雨的,你怎么样?开始害怕了吗。”
      
      事实上,自己一点都没有恐惧,因为自己向往的就是和邰灼在一起的未来,自己赢了苏合的未来,让白石和林枫快乐的未来,之前自己只想摆脱这种旋涡的心情已经消失了,可能是从自己爱上邰灼的时候开始的吧,自己已经不再害怕麻烦了,反而想为邰灼解决他的麻烦,自己又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没有,我的终极目标是可以最后的时候,和邰灼死在一起,我想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改变。”
      
      看着那个师傅略微呆了一下的表情,自己毫不犹豫的笑了。
      
      “没想到,我倒是没有吓到你,反而是你吓到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表忠心,奉阎那小子,找个人挺特别的爱人啊,有趣,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奉阎会看上你了。”
      
      “为什么?”
      
      “他或许最终想要的,也不过就是死的时候不要孤单一人吧。”
      
      傍晚,邰灼终于是开完了会,回来了,还亲自端来了两碗面。
      
      “南君,这是我们肃煌的特色面,没有面汤,只有酱和肉,你尝尝,这是我最爱吃的。”
      
      看着香气扑鼻的面食,自己食欲大开,一顿的风卷残云,这面果然是很特别,好吃极了,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种美味,感觉能一直吃下去。
      
      “邰灼,今天你师傅把什么都告诉我了。”
      
      自己摸着肚子喝着茶和邰灼聊天。
      
      “师傅他做事还是那么自我,那么,你有什么看法吗?”
      
      邰灼的面色无异,自己就是喜欢邰灼信任自己时候的样子,让人特别的安心。
      
      “有些惊讶,还有些好奇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毕竟保持那样的平衡是很难的。”
      
      “嗯,你能接受就行,反正你接下来和我一起过,你会什么都知道的。”
      
      邰灼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信心满满,而且还很高兴,搞得自己也笑了起来。
      
      “但是我们要尽快打败苏合,把白石和林枫给解放了,不然我可没办法像你怎么高兴。”
      
      “我已经布好了局,这盘棋,会赢的。”
      
      “和江皓有关吗?”
      
      “一半一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奔跑的羊驼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