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单天光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7 21:05: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一回 启示预兆 ...

  •   “雨下的好大。”
      
      林枫已经在马车内听着外面的雨声持续下午了,可这雨声不仅没有变小的迹象,甚至隐隐有要打雷的阵势,心觉不妙,这种天气赶路实在是太糟糕了。
      
      “欸,南君,你不是会这些个卜算之法吗?我们这才出行就遇此大雨,是否预示着此行会有劫啊。”
      
      突然透过窗又有一道闪电闪过,林枫不安的问着自己。
      
      自己也一直听着着车外的滂沱大雨,心中确实有想法。此雨着实不对,我们没有进入山林亦没有路过大湖,只是寻常郊外,没有理由可以雨落如此,这雨三日便可成灾,一周便可成洪,看天空已俱黑,此势似乎像是蛟龙出深潭,卦是两极,非生即死。
      
      “欸,话不能这么说,雨为润,通泽天地,农耕祈福后,若是天降大雨那必然是天地降福,代表我们接下来会顺风无阻啊。”
      
      许棠安慰起了林枫,自己看向说此话的许棠,果然不愧为米铺的大少,维.稳人心确实有一手,只见林枫听完他的话,确实安静了不少,望此人表情虽然看似平静带有微笑,却眉头微蹙,看似也是明白天象的人。
      
      “我们接下来,必须要找一家客栈休顿一下了,邰灼和白石已经在外淋雨行驶了一天的马了,不能再继续了,不然他俩要是病了,接下来我们这可就没能打的了,许棠,这路上有什么客栈吗?”林枫说完后气氛一时居然凝结了,自己不明白,许棠为什么不回答。
      
      “欸,许大少,你怎么不说话了,这大雨天,六匹马得两个人才能控制,你说如果他们两人里,万一有一位生病,接下来的路也是没法走的,这雨天的马可不是你我可以驾驭的。”林枫着急的搓着自己的大腿,紧张的看着许棠。
      
      “不是我不想休息,而是方圆之内并无人烟,自然也没有客栈,你若是说这郊外会总会有什么人在的话,我也是不知道的,现今之际只有继续行马,直到找到可以避雨的地方,离这里最近的客栈也要再半日的马程,不过这在邰灼的经历中应该都算不上号,只是你的那位白石兄弟,不知道如何,再过半柱香时间若是再找不到避雨的地方,就先让白石兄弟进来吧。”
      
      “行不通,夜雨下的路比白日更加艰险,我去和白石换,我从小和马打交道,虽然没什么武力,但是驾马对我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自己琢磨了一下还是如此比较好,白石已经在外驾马一日了,他虽然说是武功不错身材高大,但说到底他为人平日懒散,一下子让他如此运动恐怕也是吃不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这雨对邰灼来说应该不是难事,若是他驾驶两匹马的马车,就算下如此大雨想必也是不用担心的,只是现在这六匹马的马车实在是为难他了,自己的话顶个半天应该还可以吧。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小身板能控制几匹马,你万一出了事,我们才是真的倒大霉了,可惜我不会驾马车,那个,许公子你不会驾马车吗?”林枫和预想的一样跳起来反对了。
      
      “不是不会,而是白日还好,晚上我的眼神就变得不太好,什么都看不太清,不适合驾马。”
      
      “抱歉,没想到,欸。”
      
      “林枫,我说了我可以就是我可以,你不要多说了。”南君觉得此刻自己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这次出行定然是可以锻炼自己的,说不定还能再长长高。
      
      车内话未结束,马车却停了,车内一时竟听不见雨声了。
      
      在众人还在疑惑之时,马车门被打开了。
      
      “我们行马的时候,碰巧看到了一个山洞,雨势急没法和你们说,于是我们先进来了。”
      
      就见打开门的邰灼虽然穿着蓑衣,但浑身也已经被雨打的尽湿了,他的皮肤被雨打的很苍白,但眼神还是明亮透彻。
      
      “快,我们赶紧下车生火吧,我从前也行过这条路,怎么就没有看到这个洞呢,妙哉妙哉。”许棠是一脸的如获大赦,直接跳下了车。
      
      自己下车后发现,眼前的洞,就是很普通的石头洞,不大恰好可以容纳自己这一行人,真是好运至极了。
      
      “我煮些红枣粥吧,活血取暖。”自己看那边火已经生起来了,林枫已经把锅架了起来,白石和邰灼两人换了身衣服,坐在火前享受的烤着火,许棠则在拿着地图做明天新的地标。
      
      “粥已经好了,快醒来吃,你这家伙真是没心思,哪里都可以睡着。”听着林枫的叫喊声,南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你怎么回事。”
      
      南君头脑并不清醒,只是随着林枫的目光,用手摸了下脸,然后就感觉到了手上的湿润感,是眼泪吗。
      
      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有一只无形的手抓着自己的手拿着一把刀,正在逼近一只看起来受伤了的朱雀,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自己却动也不能动,他愤怒他恐惧他无可奈何,直到林枫的叫喊声传来他才离开了那个梦。
      
      “没事,我做梦了,你别说出去,没什么大不了的梦。”自己觉得此刻自己简直疲惫到了极点,梦里的感觉现在还确确实实的可以感受的到,令人极其不快。
      
      “噩梦吧,也是,像你这种人,就是这个样子了,天天不做好事,总是会做噩梦的,快起来去吃点再睡,身体暖了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自己想转移心中的莫名不快,便坐到邰灼的身旁打算再打听打听有什么情报。
      
      “邰灼,关于镇山王爷是什么人?”自己记得就是他在围捕朱雀,这梦兴许就与他有关。
      
      “嗯,是皇帝的叔叔,当年先帝归天后,本来陛下年幼,有不少人提议让镇山王爷来辅佐,但是太后有异议,而且镇山王爷似乎也是志不在此,他并没有继续留于朝中,而是远走北玉山,这么多年,风云流转,镇山王爷一直都在北玉山修养,陛下也是一直很尊敬镇山王爷,所以民间很少有关于镇山王爷的情报流传。”
      
      没想到是这样,自己心想如果是这样一位王爷的话,看起来皇帝应该不会太担心的。
      
      自己感到头上有一些痒痒的感觉,抬头就发现邰灼正在默默的把自己卷翘起的碎发竖起来,自己就像是一个正在被邰灼玩的布偶娃娃一样。
      
      “你,你把我的发型搞乱了。”
      
      “你的头发真软,随便拨一拨就乱了。”
      
      自己本想骂人的,但是他却看见邰灼微眯的眼睛,邰灼已经忙了一天了,想必也是困得不行了,于是就把喉咙里的话又咽下去了。
      
      “你先睡一会儿吧,我守夜,我明天在马车上睡觉。”
      
      “嗯,好。”邰灼什么都没有多说,直接就在火堆旁边睡下了,顺便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扔给了南君。
      
      自己看着手中的那把匕首,银闪闪的,很轻,不用打开看就知道一定是锋利异常。
      
      次日,雨已经是小了许多,大家准备好就是又要上路了。
      
      “各位,我们马上就要进淮江了,这路我还是很熟的,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过了这淮江我们离北玉山就不远了。”
      
      许棠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发冠,想也知道,我们终于要进入城镇了。
      
      “太好了,这马车虽然说也是极其豪华了,但果然我还是怀念在床上睡觉的感觉啊。”
      
      看着兴奋的林枫,自己却心想,自己倒还是喜欢这马车,有着可以容纳四个人睡的空间里还有书桌和衣柜,方便到处游山玩水,与朋友同住真是太有趣了。
      
      自己刚想去和林枫讨论中午吃什么就听到。
      
      “特别是可以不用和南君一起睡了,这家伙睡相极差,睡着了还四处乱滚,手脚乱抓,搞得我一晚上都休息的不好,这下终于解放啦。”
      
      林枫拉着白石一边选许棠带来的外套,一边在一旁小声的数落着自己的不老实举动。
      
      自己偷听着只觉得冒火。
      
      “可是,我每天醒来可都是头枕着枕头,身盖着被子,你不要随意诬赖我啊林枫。”自己小声的,凑到林枫面前辩解道。
      
      “哼,你每次滚到最后就抱着邰灼不放手了,拉都拉不开,要不是邰灼说让你好好休息就别打扰你了,我非踹你下去不可,他把你当四皇子,我可不,你这小混蛋,每天都是邰灼起床的时候把你摆回原位的,你还以为自己作妖的毛病没啦。”
      
      自己开始回想晚上自己的所作所为,可是脑子里什么印象都没有,在马车上这些晚上确实自己睡的还挺舒畅的,难道自己的睡相真的这么差?
      
      “南君,过来。”自己看到另一边的邰灼向自己招手,立马翻了个白眼给林枫,跑到邰灼那边去了。
      
      “怎么了?”
      
      “你看,这件金丝白袍,很适合你。”自己看着这件金丝兰花绸缎袍,确实觉得极其漂亮。
      
      “确实,我穿上试试。”
      
      “欸,再加上这个双龙逐星冠。”
      
      “好。”
      
      “我来帮你整理一下。
      
      “好。”
      
      “匕首放靴子里就行。”
      
      “好。”
      
      自己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大少爷一样,被人服侍的滋味还真是不错。
      
      “四皇子,你现在看起来就和天上的仙童一样。”许棠恢复了初见时的大少爷打扮,摇着扇子围着自己转了两圈。
      
      “换一个别的夸。”自己觉得仙童这个称呼真是让自己极为的不爽。
      
      “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许棠直接就继续夸了下去,自己这才觉得舒爽。
      
      抬眼看林枫,就看到林枫一如既往的在向自己翻白眼,而白石则是笑着微微点头。
      
      就在自己想望向邰灼时,一瞬间,邰灼的手已经出现了在自己左眼前,几秒钟后,自己才看见,那是一支箭,邰灼抓住了一支要射向自己左眼的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