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单天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27 21:09: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回 入局 ...

  •   “林枫,我做了件坏事。”自己回到了家,只觉得真正的麻烦要来了。
      
      “什么坏事啊?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惹出祸来,你呀,一天到晚。”
      
      “停,停,停,你的话实在是太多了,我头都大了,你听我讲就行。”
      
      接着自己讲述了今天下午发生在身上的不可思议的事件。
      
      就见林枫,先是呆滞了一会儿,然后就开骂了。
      
      “你这个活祖宗!你说!你说说看!你多会给你自己搞事情,白石,你听见了吧,你还说他聪明,他这就叫聪敏反被聪敏误!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摊上大事了!啊!”
      
      “哎呦喂,真的是头疼,总之事情就是那样了,我明天就要收拾行李去北方了,你们就好好看家,我一定活着回来啊。”自己心想,等会儿自己得下厨做炖好菜,这个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辞行饭了。
      
      “我和你一起去。”白石从树上跳下,看着自己。
      
      “好,那就林枫你一个人守好家。”自己顺着爽快的拍了拍白石的胸膛。
      
      “什么意思?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造反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们就抛弃我了是吗?”自己看着林枫表情,升起了一股有趣的念头。
      
      “不是,白石他会武功啊,你看他人高马大,身材笔挺,容貌英俊,当我的随从我多气派啊,可是你,看起来就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那种还黄毛,看起来营养不良的样子,跟我出去,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嫌弃我是吧!嫌弃我!好好好!我照顾你们这么多年,你到头来嫌弃我,你这个圆脸小短腿,我比你可还高呢。”
      
      “你!算了,要和我一起的话,在外面可不能这么骂我,我在外面的形象可是四皇子,你可不能让我穿帮,知道吗?还有你被出去后就到处乱逛,好好跟在白石身边,你又不会武功,路途艰险,悠着点。”
      
      自己其实早已经料到会是这副局面,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两位兄长待自己那是好的没话说,如今自己发生了这等事故,他们必然是会与自己共同进退了,只是此局,只怕是凶多吉少,自己若不能算出那苏合的局,那么便是要输了命。
      
      “我知道了,你也是要小心点,我觉得北方出现的朱雀,并不是那么简单。”林枫总之还是镇定了下来,开始和自己商量起来去北方的事。
      
      “我也是如此认为,真朱雀假朱雀,我们去调查一下便知道了,我等会儿下厨给你们烧炖好的,此行确实是麻烦你们了,青门外,今日离,他日再回。”
      
      “龙山客栈。”林枫看着眼前的大客栈,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钱袋。
      
      “没事,会有人付钱的。”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大客栈,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飞黄腾达。
      
      一进到客栈,偌大的客栈内居然只有店小二们,气氛和客栈外截然不同。
      
      就见到店小二做了一个请上楼的动作,自己给林枫和白石点点头,示意一起上楼,但店小二又做了一个手势,一,只请一人,自己赶紧按住了林枫骚动的手臂,又用了一个眼神警告林枫别冲动,然后一个人目不斜视的上了楼。
      
      二楼是一个个包间,其中只有一间包间的门是开着的,从中传来一股桂花的味道,随着香甜的气息,南君进到了那个包间。
      
      “小孩子?”
      
      这就是南君第一次见到邰灼这个人,被世人称作奉阎将军的英雄,此刻只是位随意穿着烟青色袍子,叼着桂花糕的俊朗少年而已。
      
      “我已经成年了,奉阎将军初次相见,多指教。”
      
      “嗯,叫我邰灼就可以,你现在可是四皇子。”
      
      自己看着他只觉得有趣,眼前的少年一边在吃着桂花糕上下打量着自己,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看上去说的是真像汤圆。
      
      “邰灼,请注意一下。”
      
      邰灼的手不知不觉间就伸上了自己的脸蛋,揉个不停,自己觉得此人的手虽然很粗糙但却很灵巧,几秒钟就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圈。
      
      “嗯,好,你的脸软的像汤圆一样,对了,我该叫你什么?”
      
      看着还在回味手指触感的邰灼,自己只觉得果然人是不可貌相的,这已经是他第二个看不透的人了。
      
      “叫我南君就好。”
      
      “好,南君,我们今天下午就启程去北玉山吧,那里离我们这里也算是路途遥远了。”
      
      自己心想果然是个将军,做事情真是雷厉风行,可是自己才赶路过来,下午又要上马赶路了,真是愁人。
      
      “你也尝尝这桂花糕,甜而不腻,很解疲的。”
      
      看着眼前筷子递过来的桂花糕,自己毫不犹豫的叼走了,果然是入口松软唇齿留香,让人心情愉快。
      
      “整盘都给你,我已经准备了饭菜,马上让店家端上来。”
      
      “欸,等下,我还带了我的两个哥哥来,让他们一起上来吃吧。”刚说完,自己就看到邰灼刚走到门口的身影停下了。
      
      “他们是我这世界上最信任的人,我拿我的生命起誓,他们绝对没有问题。”
      
      自己看着邰灼的动静,不免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他带人来这件事,提前他也并没有和苏合说过。
      
      “是很危险的,如果你不觉得他们有必要的话,还是让他们回去吧。”
      
      邰灼没有回头,自己只觉得这人似乎知道些什么内幕,但听他的话,也并无恶意。
      
      “非常必要,他们没有我可就活不下去了。”
      
      “嗯,好。”
      
      自己看着听完自己回答的邰灼爽快的就下了楼,感慨将军果然就是不一样,问话做事干净利落,不会像林枫那样婆婆妈妈,真是潇洒。
      
      “我们该怎么去北玉山,既然是宣告天下四皇子回来了,那么,应该要一个个城池的过吧。”自己抓着一根鸡腿问道。
      
      “不,此行会有危险,北玉山朱雀一事已有不少人已知,现在四方势力齐聚北玉山,若是我们打着皇家旗号前去,定然会阻扰重重,那是就算我们到了,恐怕这朱雀之事也已经被掩盖完成。”
      
      “所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打着皇家旗号部队一步一步过城池去北玉山,一路就只有我们快马加鞭先去北玉山调查朱雀事件,代我们调查出真相再与皇家部队集合,在北玉山打响四皇子的名声。”
      
      确实如此,但自己看着邰灼却有些疑惑。
      
      “就我们四个人?”
      
      “不,还有我的一名亲信,现在正在楼下装备马车。”
      
      “什么!才五个人?一位皇子和一位将军,五个人就可以上路了吗?”
      
      自己看着又激动起来的林枫,猛塞一只鸭腿进了林枫嘴里。
      
      “人少速度快,我可以保护你们的安全,不用担心。”
      
      “邰灼,你知道些什么吗?关于北玉山那里的情况。”
      
      自己始终有一种疑惑,那就是关于这次的行动,似乎全部都缺少了一个契机,那里为什么会出现朱雀的契机,皇帝策划这次行动的契机,以及邰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契机。
      
      “北玉山自古就有传说当朝的龙脉,那里就是发源之地,但是即使如此,几十年来也没有人可以寻到关于龙脉的任何下落,陛下从前也没有去过北玉山进行过任何拜祭,所以世人即使听过这个传闻也只是不以为意,认为是谣言罢了,但此行我感觉似乎朱雀的事件,重新让陛下和世人想起了关于北玉山的故事,所以陛下特意派我们前去调查原委,想必这件事定然是关联重大。”
      
      龙脉,龙脉,这是自己第一次听闻关于龙脉的传闻,这可是帝国之运势之本,难怪我感觉,此行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与难以理解的地方,如果朱雀引出的是龙脉的话,一切似乎都可是说的通了。
      
      苏合说镇山王爷在围捕朱雀,实际上难道是在寻找龙脉?那这种情况下,把久居边塞的奉阎少将军请回来就是对的了,他与四皇子一样都在国人鲜有人知长相如何,并且他虎符在手,随时可以根据情况开始作战,再配上四皇子的皇家身份稳定民心,一石三鸟。
      
      当今皇帝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啊,只是自己望向邰灼,这邰灼说及当今龙脉居然依旧是面不改色,镇定自若,仿佛他丝毫不担心牵扯到这皇家机密会给自己惹上多少灾祸。
      
      “这么说,这么说。”自己看向还在呆滞状态的林枫,暗暗叹气,自己一直觉得林枫麻烦软弱,其实仔细想想林枫才是这桌面上唯一的正常人吧。
      
      “你这两位兄长怎么称呼?”邰灼似乎是对白石有些好奇,便向自己问道,至于林枫,南君觉得邰灼似乎都没有正眼看过,欸,真是可怜。
      
      “这位沉默寡言的就是我二哥白石,他很能打的,旁边那位就是我的大哥林枫,是位读书人。”
      
      “嗯,好。”只见邰灼用赞赏的眼光看了一眼白石,便继续吃饭了,于是南君只好默默地在桌底下踢了踢林枫劝他冷静。
      
      “我们接下来轮流驾马,连夜出发向北玉山,路线我已经准备好了,除了会路途劳累之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大家这顿吃饱点,接下来可就都是干粮了。”
      
      事实上,在邰灼说这句话前,这桌上的菜已经被风卷残云了好几轮了,摸着自己球一样的肚皮,自己晃了晃脚,看着还能吃的其他人,心想果然长得矮吃亏,连饭都没别人吃的多,索性就一个人先行下了楼去马圈看看马车去了。
      
      很豪华,六匹马拉的马车,自己连见都没有见过,更何况这六匹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那马毛的毛色都与自己的马不同,腿部肌肉也看起来及其发达,这后面拉的简直就是间小房子,这是不是有点太招摇了,简直就是在说来抢我吧,来抢我吧。
      
      “哪儿来的小孩子?”一个像是世家公子的人出现了,穿着紫袍摇着扇子,一看就是身价不菲,脸长得也是有钱人家少爷的样子干净自信还带着股玩世不恭。
      
      “我是南君,已经成年了,这是要去北方的马车吗?”
      
      “哦?您就是四皇子啊,眼拙了,没想到邰灼说的京城第一聪明人居然是,不,果然是一表人才。”
      
      欸,京城第一聪明人,苏合给我的皇冠吗?这真是虚名了,南君想自己不一定就比苏合聪明,更何况他在京城认识的唯一聪明人也不过只有苏合而已,这苏合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就能担此虚名呢,是为了掩饰四皇子的身份吗。
      
      “我们马车这么招摇,我看是很难风平浪静的到北玉山啊。”自己越发的觉得意外,本来以为邰灼的亲信是他的兵,却怎么也没想到是个公子哥。
      
      “四皇子,定然是不常游历国内,在我国,你要是说谁的马队可以在路上畅通无阻,那么就只有皇家和商家了,在下就是宋国第一米铺的大少爷,许棠,这条去北玉山的线,是我们家多年来的稳定送米线路,路上大大小小的点全部都打点好了,靠我的脸,我们就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到北玉山。”
      
      妙,用商家的马车赶路,确实掩人耳目,而且一路无阻,看来自己的见识实在是少了,不过这毕竟也是自己第一次远行,多看多学吧。
      
      “确实妙。”
      
      “四皇子,早知道你要再带两人来,我就再弄一辆更大的马车了,等下我们行路,我来驾马车,接下来的路,我就和邰灼轮流驾驶,您就好好休息,有不足及时告诉我就行。”
      
      “你和邰灼是怎么认识的?”自己疑惑,长期在边疆的将军怎么会和富庶之地的豪商如此要好呢。
      
      “我和邰灼是发小,我的母亲就是她的姨娘,这事知道的人很少,我们没有张扬过这段关系,所以也请四皇子保密。”原来如此。
      
      “以后叫我南君就好,我的两个侍卫,一位高大的叫做白石,一位瘦弱的叫做林枫,我们都会驾驶马车,我们接下来的路上都可以行使马车。”
      
      “皇子您就不用了,您的侍卫若是愿意倒也是帮了大忙了,邰灼刚刚才从边疆赶到,这一天还没有休息,就又要上路,能让他在马车上多休息一会儿,对他来说可是轻松不少。”
      
      南君诧异,刚才看着邰灼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觉得他风尘仆仆,脸上也丝毫没有劳累之感,居然他一个人才从边外赶来,这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是真的有上将之风。
      
      “怎么样?这马车很不错吧。”
      
      就见邰灼和白石、林峰也从楼上下来了,肉眼可见的白石和林峰的肚子鼓了起来,自己觉得自己早晚会被这两人暴露,但自己的肚子似乎也鼓的不行了。
      
      “特别好,但是我观天象,明天大概会下雨。”南君在看天空的时候注意到了远方的云似乎要开始集聚了,现在需要立马上路了,一天之内还不知道能不能逃离这场大雨。
      
      “哦?四皇子还会看天象,在下真是佩服。”
      
      “别佩服了,我们得赶紧赶路了,快,上车。”
      
      “许棠,你不是知道吗,四皇子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哦,佩服佩服。”
      
      自己无奈的看向邰灼,就算这么夸人,也只会让自己觉得异常的为难啊。
      
      邰灼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立马转过头,给南君了一个微笑。
      
      自己本来还想说什么。
      
      “咳咳。”
      
      可是一听到林峰的咳嗽,顺着声音看到林峰怀疑的视线,莫名的就觉得心虚,于是转头就上车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