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自许沉关了门,舒姌随手敲了两下就停了。要不是看在秦婉面子上,她才懒得理他。
      
      为了表现出自己“真的很想带这个哥哥一起看书学习但哥哥却不务正业”,她干脆一屁股坐在许沉房间门口,背顺势靠在门上。
      
      正看得入神,这猝不及防的开门让她没个防备,手胡乱挥着想找搀扶物抓一下,晃了两晃还是没能跟上身子往后仰倒的速度。
      
      看情况是要后脑着地,她的心凉了半截。
      
      也不指望后面这人能扶她一把,舒姌眼睛一闭,只希望别把自己摔傻了。
      
      一个略硬的东西抵住她的后背,微微用力,将她往前一带。
      
      她回头,刚好看见许沉直了膝盖,单手扶着门框居高临下看着她。
      
      “还不走?”
      
      少年面无表情,黑眸深不见底,语气也不见得有多好。
      
      由于刚才某人大概终于良心发现日行一善,舒姌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仰着头朝他笑:“谢谢哥哥。”
      
      鹿眼里盛满碎光,小梨涡绽放,脸上的笑十分真情实感。
      
      许沉到嘴边的风凉话在唇舌间打了个转儿,生生咽下去:“坐门口干什么?”
      
      “等你开门呀。”
      
      许沉:“……你是傻子吗?”
      
      面对许沉一言难尽的表情,舒姌讷道:“干妈说让我看书带你一起…”
      
      许沉眉心微拢,垂眸看她好一会儿,才来了句:“东西别乱动。”
      
      身子往旁一侧,总算是让开门。
      
      来这里三天了,今天是舒姌第一次踏入许沉的房间。
      
      比她那个房间还要大,琳琅满目的手办和模型,整个房间呈现黑白灰三种色调,屋子里有种和他身上类似的薄荷味道。
      
      许沉坐回黑色电竞椅上,重新戴上耳麦,“来,继续。”
      
      舒姌在后边朝他的电脑屏幕上瞄一眼,花花绿绿看不懂。
      
      她在距离许沉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翻开书清了清嗓子。
      
      许沉的耳麦效果很好,戴上后几乎隔音,听不见身后的念叨,可语音里那几个却是听得清楚明白。
      
      认真补兵的张野最先忍不住了:“不是,打游戏听什么小王子?我说沉哥你咋想的?”
      
      秦桉吊儿郎当开玩笑:“表哥,什么时候带你这个妹妹出来耍耍,四舍五入一下也算是我妹吧?”
      
      许沉:“滚犊子。”
      
      回城买装备的时候,许沉抬手将左边耳麦挪开一点,女孩念书的声音窜入耳朵。
      
      “……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
      
      绵言细语,娓娓动听,像阳春三月的风。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自己没有去拿水……
      
      书翻了好几页,也不管许沉听没听,舒姌只当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
      
      许沉的房间没有钟,她估摸着时间合上书。
      
      少年还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敲击键盘,鼠标点得非常灵活,时不时说着令她听不太懂的话。
      
      冷漠而专注。
      
      今天她知道一件事,原来许沉真的会骂人,特别是打游戏的时候。
      
      瞄见游戏似乎胜利了,舒姌才上前两步,轻声道:“哥哥晚安。”
      
      转身前觉得这么几个字似乎有点敷衍,又多补充了句:“干妈说发育的年纪要早点睡。”
      
      许沉没有理会她,舒姌也不在意,拿着书回自己房间。
      
      游戏又开了一局。
      
      秦桉笑呵呵说:“咱们应该听妹妹的话,早点睡,影响发育。”
      
      张野:“十点都不到,睡啥睡啊。”
      
      秦桉:“万一影响弟弟发育,以后给不了人幸福,多不好。”
      
      蒋珺:“疑车有据了啊。”
      
      许沉:“这局打完下了。”
      
      张野:“别啊哥,我还差一局渡劫啊!”
      
      秦桉打个哈欠:“小弟弟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张野蒋珺:“当然是游戏!”
      
      许沉:“人菜瘾还大。”
      
      张野蒋珺:……
      
      洗漱完后,许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女孩之前的念书声总在耳边回响。
      
      他烦躁得拉扯毯子蒙住头。
      
      特么唐僧念经啊。
      
      上午的阳光穿透窗户洒进来。
      
      许沉精神不济,顶着淡淡的黑眼圈下楼吃早餐。
      
      舒姌和秦婉都起得早,两人这时候已经吃得差不多。
      
      秦婉见许沉这样一副模样,皱眉教训:“又熬夜打游戏?你爸不在家就无法无天了?”
      
      许沉:“没有。”
      
      失眠了而已。
      
      秦婉显然不信,又想起今天早上管家汇报的事,“我没在家这两天,你倒指使起妹妹来了?”
      
      许沉拿叉子的手一顿,扫了眼坐在对面刚擦完嘴巴状似无辜的舒姌。
      
      “我指使你了?”
      
      舒姌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忙对秦婉说:“没有没有,哥哥对我挺好的,您别说他了。”
      
      到底是自己儿子,秦婉脸色略缓,又口头教育了许沉两句,让他下不为例。
      
      许沉懒洋洋应着,看样子也没怎么放心上。
      
      舒姌横在中间觉得不自在,内心挣扎好一会儿,才跟秦婉说自己先上楼去喂小白了。
      
      回到房间,舒姌蹲在地上看着早已吃得肚子滚圆的小萨摩耶,轻轻戳戳它的脑袋。
      
      “还是你最幸福,除了吃就是睡,什么都不用担心。”
      
      小萨摩耶舔舔她的手指头,抬头看她,尾巴摇得欢快。
      
      楼下母子二人用餐气氛不算愉快,一旁路过的宋叔都忍不住加快脚步只想快点远离这是非之地。
      
      吃完鱼子酱蛋饼,许沉状似不经意说了句:“妈,换个西餐厨师吧。”
      
      “怎么?年纪小小口味这么挑,好的不学你爸,其他全学了。”
      
      “妈。”少年语气软了些。
      
      秦婉放下叉子,趁机跟他谈条件:“你对妹妹态度好点,这事也就这么过了。”
      
      许沉只当她是应了,随口跟她说了个之前在综艺节目里看到的厨师。
      
      Gavin被宋叔告知自己被辞退时,还一脸懵地连问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宋叔也不好直说,只能道:“太太已经帮你介绍了下家,前途无量。”
      
      Gavin的中文说得依旧不怎么流利:“能让我去跟小姐打个招呼吗?”
      
      宋叔犹豫着刚想说好,身后就传来一道声音——
      
      “还不走?”
      
      两人视线纷纷落在这道声音的主人身上。
      
      个头高高的少年穿着黑白相间的休闲服,打着哈欠路过。
      
      Gavin有些着急:“我想亲自跟她说两句话。”
      
      许沉睇他一眼,朝宋叔道:“他下家在外面等了。”
      
      宋叔人精,立刻带着Gavin往楼下走。
      
      下完楼,后知后觉的Gavin不解道:“是我哪里得罪少爷了吗?”
      
      宋叔笑道:“别多想,好好干,下家的薪水待遇不比这里差。”
      
      舒姌安顿好小白,下楼去厨房找Gavin的时候才发现人不在,问了宋叔才知道人刚走。
      
      宋叔见她略有些失望的模样,说:“太太做的主,新厨师明天来,之前上过几档美食综艺,给不少一线做过菜,资历各方面都比Gavin出色,如果小姐对烹饪感兴趣,也可以跟他学。”
      
      舒姌到底还是没去问缘由,只是心中一记警钟敲得更响。
      
      许家不想要的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被辞退。
      
      今天没有东西可以学,舒姌拾掇拾掇心情,只能抱着小白去花园玩。
      
      小白四只脚一落地,就兴奋得撒丫子到处跑,舒姌在后面跟不上也叫不住。
      
      她双手支在大腿上,弯腰直喘气,断断续续叫着小白的名字,小白却是头也不回,丝毫没有要等等小主人的意思。
      
      别墅三楼,许沉房间的阳台正好可以看见这边的大花园。
      
      今天的舒姌穿着浅色牛仔短裤,两条竹竿儿似的腿在阳光下显得更白,长长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
      
      她在拼命追赶前面那只白毛小畜生,完全不顾形象,像个野丫头。
      
      这么远看下去,她整个人更小,像朵不堪一折的花。
      
      等她终于追上那只小畜生,将它小心翼翼抱在怀里,亲亲额头,似乎在跟它说话。
      
      许沉眼带讥嘲。
      
      也不怕脏。
      
      再说。
      一只畜生听得懂人话?
      
      下一秒,舒姌一个没抱住,小白挣脱她的怀抱,又撒丫子跑得更远了。
      
      舒姌累极,一屁股坐在草坪上,身子往后一倒,整个人舒展开。
      
      女孩个子不高,瘦瘦小小一只,很好欺负的样子。
      
      舒姌躺了一会儿,突然翻身趴在草地上看一朵小花,这个角度,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
      
      许沉哗地拉了窗帘。
      
      紧闭的窗帘后,少年眼带愠怒,他在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在看未来媳妇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