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S市八月末的雨,开闸放水一样从天上侵泄而下,豆大的雨打在人身上,生疼。
      
      街道的行人穿着雨衣打着伞匆忙找地方避雨。
      
      空气依旧闷热,甚至多了更恼人的潮湿。
      
      稳稳行驶在马路上的一辆豪车内,美丽的妇人偏头跟坐在身边有些拘谨的小女孩说话。
      
      “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干妈说,就当自己家一样,转学手续都办好了,过几天开学,我让哥哥带你去,你们一个班。”
      
      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乖巧点头,甜甜一笑,嘴角露出两个小梨涡,声音软软糯糯:“谢谢干妈。”
      
      秦婉见她这样可爱懂事,不禁抚上她的脑袋,“如果想你妈妈了,就让司机叔叔开车送你去,想去就去。”
      
      女孩的笑淡了下去,她问:“妈妈会好过来吗?”
      
      孩子乌黑的瞳眸带着希翼,秦婉不忍让这双眼睛黯淡下去。
      
      她轻轻拍拍女孩瘦弱的肩膀,宽慰道:“姌姌有空多去和她说说话,妈妈总有一天会好的。”
      
      女孩嗯着声却再没笑。
      
      秦婉见此,心中叹气。
      
      车停稳后,外面立刻有人将车门打开,有人弯着腰手抵在车门上方,恭敬叫了声太太。
      
      一把巨大的黑伞罩过来,大雨淋不进半分。
      
      舒姌随秦婉下车站在伞下,看着雨幕中只在电视上见过的类似建筑,有些愣神。
      
      她以前听妈妈说过干妈家有钱,但也没想到会这么有钱。
      
      秦婉见她这模样,好笑道:“这是管家叔叔,以后干妈如果不在家,有什么需要都跟他说。”
      
      舒姌回过神,仰头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穿着合身黑色西装稳稳撑着大黑伞的中年男人,乖巧喊了声:“叔叔好。”
      
      中年管家心生好感,和善一笑:“书包让叔叔帮你提吧?”
      
      舒姌摇摇头,将书包背在背上。
      
      管家也不勉强。
      
      秦婉牵着舒姌一只小手,边走边问管家:“许沉回来没?”
      
      “回来有一会儿了,太太。”
      
      秦婉对舒姌道:“许沉哥哥比你大一岁,今年也初三了,不知道姌姌对他还有没有印象。”
      
      舒姌细声回应:“有一点,妈妈还夸过哥哥长得好。”
      
      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是她胡诌的。
      
      大概几岁的时候,她的确记得有见过这么个人,不过时隔太久,模样和名字早记不清了。
      
      不过管他的,只要逮着夸就对了。
      瞧这位干妈脸上的笑就知道,马屁拍对了。
      
      舒姌跟着他们走了一路,入目的每个地方都透着奢侈。
      
      穿过花园进屋,屋内宽敞精致,灯光明亮,地面净可照人,墙面大多采用的落地玻璃,能一览外面的自然风光。
      
      来往的佣人见女主人回来了都会主动停下叫一声太太。
      
      一楼的客厅很大,中式风格浓烈,却也并不算张扬。
      
      灰色大沙发里陷着个人,墙上无边框大屏电视正开着,少年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柄打游戏,嘴里叼着根Pocky。
      
      “许沉,妹妹来了。”秦婉拉着舒姌走到沙发旁边。
      
      游戏里的主人物正好死掉,少年扔开手柄,将叼着的饼干棒咔嚓咔嚓吃掉,懒洋洋转脸看她们。
      
      少年发型精致,眉眼冷峭,唇略薄,面上无甚表情,目光在舒姌身上打量了一圈儿,说不上友好。
      
      舒姌笑着喊了声哥哥。
      
      鼓起勇气从兜里抓了几颗大白兔奶糖塞进他手里。
      
      凑近了才发现他右眼正下方有一颗黑色小痣。
      
      许沉看着手心的糖,冷淡疏离地“嗯”一声,也不正眼瞧她。
      
      秦婉知道自家儿子什么性子,刚见面也不指望让他对这么个非亲非故的妹妹有多好。
      
      为避免尴尬,她只能先带舒姌去后面的室内电梯,转角前回头看了眼刚好看过来的儿子。
      
      秦婉眼带警告。
      
      少年别过头,嗤了声。
      
      三楼。
      
      推开一扇门,墙壁透着淡淡的粉,随处可见的布偶娃娃,床边围着藕粉色纱帘,地上铺白色长毛毯,脱了鞋子踩上去像走在棉花上。
      
      只一个卧室的面积就比她以前和妈妈一起住过的老房子还要大。
      
      秦婉带她走了一圈,浴室洗手间衣帽间一应俱全。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姌姌喜欢吗?”
      
      舒姌点头笑道:“很喜欢,谢谢干妈。”
      
      “书包放着,我们下楼吃饭吧。”秦婉心情不错,不枉她让人准备了这么久。
      
      二楼长桌前,少年已经坐在那玩了好一会儿手机。
      
      佣人见人下来了,忙有序地将晚餐送上桌。
      
      牛排、蔬菜沙拉加果汁。
      
      舒姌看着手边银质的刀叉有些局促,先学着秦婉把绸巾铺在腿上,看她拿起刀叉,姿势优雅,途中没发出一点声音。
      
      舒姌学着样子切割牛排,可能手法不对,肉块异常难切,刀叉时不时触碰到盘子,发出清脆声响。
      
      坐在对面的少年毫不掩饰地嗤笑一声,眼中闪过不屑。
      
      舒姌手一僵,动作停顿。
      
      秦婉瞥向自家儿子,“你切好的那盘给妹妹。”
      
      许沉纵然一千个不乐意,还是冷着脸交换了盘子。
      
      舒姌看着盘中那顺着纹理切割得匀称的肉块,夸道:“哥哥好厉害。”
      
      许沉看着盘中乱七八糟的大肉块,失了胃口。
      
      结束了气氛有些尴尬的晚餐,舒姌回房间洗完澡,打开书包拿出相框。
      
      女人抱着个小女孩,笑得眉眼温柔。
      
      舒姌看了半晌才将它搁在床边的柜子上。
      
      躺上床,良久。
      
      认床的她一直没法入睡。
      
      她不由往窗外看去。
      
      雨早已经停了,天上没有星星,只能看见许家大宅外的巨大喷泉,周围还亮着柔和的光,水珠晶莹璀璨,在灯光下灿若星辰。
      
      新的生活开始了。
      
      舒姌起得很早,洗漱完下楼,阿姨们正收拾屋子。
      
      去到大厨房,厨师还在弄早餐,香味让舒姌的肚子咕咕直叫。
      
      年轻混血的厨师小哥笑着端了杯温热的低脂牛奶给她,用发音不标准的中文道:“早上好小妹妹,先喝着牛奶垫垫肚子。”
      
      舒姌道了声谢,端着牛奶坐到沙发上,目光落在脚边的垃圾桶。
      
      垃圾桶很干净,除了一个空的饼干盒就只剩下三颗糖。
      
      她将奶糖捡出来,拨了一颗放在没什么味道的纯牛奶里,其余两颗揣进兜。
      
      被嫌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多时,秦婉也从楼上下来,见到沙发上乖乖喝牛奶的女孩,把人带到二楼用餐区吃早餐。
      
      餐桌上,秦婉和舒姌聊得正开心,待许沉下来以后,气氛就莫名有些奇怪。
      
      佣人给舒姌的空杯里又续了一杯牛奶,秦婉起身去一旁接电话。
      
      眼见许沉低头也在捣鼓手机,舒姌飞快摸出颗糖,拨了扔进自己那杯新续的纯牛奶里。
      
      突然抬眼的许沉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舒姌将糖纸揣进兜里,抿了口牛奶,头也不抬。
      
      秦婉接完电话回来对许沉和煦道:“等会和我一起带妹妹去买衣服。”
      
      许沉拧眉拒绝:“没空,今天约了人打球。”
      
      “球什么时候都能打,今天你必须和妈妈一起陪妹妹。”秦婉语气逐渐强硬,带着不容反驳的强势。
      
      许沉冷漠抬眼瞥了下舒姌,黑眸带着毫不掩饰的嫌恶。
      
      “你这是什么态度?”秦婉看不下去,“你爸不在家,我管不了你了是吧?”
      
      许沉垂眸默默摆弄早餐。
      
      舒姌见他用叉子将盘里的双黄煎蛋硬生生给戳得千疮百孔。
      
      “……”
      舒姌觉得,这位脾气不怎好的大少爷可能把这蛋当成了她的脸……
      
      早饭吃完,秦婉让司机把她指定的那辆车开到门口。
      
      许沉抢先一步上了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眉宇间敛着冷漠和不耐,周身都写着生人勿近。
      
      舒姌坐在后座驾上,车里好闻的柠檬香薰让她身心愉悦。
      
      黑色的玛莎拉蒂稳稳开出花园,秦婉问舒姌:“姌姌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
      
      “干妈挑的我都喜欢。”
      
      秦婉受用地笑了。
      
      到了某高级品牌服装店里。
      
      店员恭敬礼貌地先询问妇人需要买什么样的衣服,知道贵客来意后,就把人带到适合小女生穿的衣服区域。
      
      正值夏季,夏天的衣服种类繁多样式好看。
      
      秦婉一眼就相中一条白色蓬蓬纱公主裙,要了XS码拿给舒姌。
      
      美女店员带着舒姌去试衣间。
      
      高级品牌店的试衣间都透着设计师精心设计的美感。
      
      舒姌一个人在宽敞的试衣间里翻看了眼挂在裙子标签上的六位数标价,慢吞吞换上,面无表情地对着全身镜转了一圈。
      
      她已经好久没穿过裙子了。
      
      试衣间的门开了,秦婉和店员纷纷侧头,十来岁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色蓬蓬纱裙,额前留着齐刘海儿,柔柔弱弱的一个,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小公主。
      
      店员们最先反应过来,舌灿莲花,各种夸赞。
      
      秦婉拉着舒姌看了一圈,十分满意。
      
      许沉冷眼瞧着这一幕,看了几秒,继续低头玩手机。
      
      直到舒姌换了件无袖高领黑色修身连衣裙,网纱面料,欧美复古略显成熟的风格,整个人像是突然成熟了两三岁。
      
      店员在一旁补充道:“太太眼光真好,这件德国十五岁模特Eileen穿过走秀,最新发售,国际限量款。”
      
      秦婉看着好看,正要叫舒姌去换下让店员把这件也包起来时——
      
      一直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许沉抬眼看着舒姌,刻薄吐出几个字:“难看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怼人一时爽,往后火葬场:)
    正文完结啦快开宰叭!
    下本预收《桀骜难驯》
    池柠第一次见秦桉时,秦桉顽劣不堪浑身带刺,打架虐狗无恶不作,活脱脱一个混世魔王。
    池柠一点也不喜欢他。
    可这小屁孩总喜欢黏着她。
    她看书,他在一旁守着。
    她写字,他在一旁看着。
    她被学长示好,他带着一群不良少年将人拖到巷子里揍了一顿。
    池柠觉得他连里子都坏透了。
    池柠拖着行李箱出门时,秦桉拉住她的裙角,红着眼可怜兮兮:“我听你话,你不要走好不好?”
    池柠冷漠留下两个字:“不好。”
    后来的秦桉,彻底活成了个浪子,放纵不羁。
    上流圈子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字,标签一个一个往他身上贴——玩世不恭,二世祖,太子爷…
    文案二
    某日,秦桉跟一群狐朋狗友在酒吧疯玩时,酒劲上头开始撒酒疯:“老子就算单一辈子,也不会吃她这根回头草!”
    狐朋狗友:???
    回头草?谁?
    高三时,秦桉彻底厌学,他妈花重金请无数家教上门,被他吓跑一茬又一茬。
    直到她妈给他招来一个眼熟的姑娘。
    姑娘亭亭玉立,跟他记忆里的人重叠。
    “你柠姐姐回来了,暑假就让她给你辅导吧。”
    秦桉傻愣愣地看着这个日思夜想无数次的姑娘,红了脸。
    晕乎乎的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看,你的克星回来了。
    当狐朋狗友们约他去夜店浪时,秦太子爷手里捧着《5年高考3年模拟》,拒绝得很干脆:“不去,我要跟柠柠复习。”
    狐朋狗友:???
    啥玩意儿?复习?
    -
    [再桀骜不驯的狼一旦遇上他的克星,
    他就变成了一条狗,甘愿俯首称臣。]
    【冷淡貌美小姐姐vs可盐可甜小狼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