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夏日气候多变,待到时晚醒来,窗外已是晴天。
      
      意识有些朦胧,迷迷糊糊地盯着有些掉皮开裂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时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研究所家属院。
      她猛地起身,下了床,朝院里看去。
      
      清晨日光温柔,窗外高大的槐树葱茏喜人,有不知名的小胖鸟在枝叶间跳来跳去,发出清脆的啁啾。北方干燥,水汽蒸发得快,地面竟看不出什么水迹。
      只有一池被打落的荷花证明昨夜的疾风骤雨。
      
      并不见那个眼神死寂的少年。
      
      应该是最后被父母叫回去了吧......
      时晚心有戚戚。
      眼睛受了伤,又跪在暴雨里,当家长的再怎么生气,总归要疼孩子。
      
      “晚晚!起床了!”
      还趴在窗台上,屋外传来父亲的声音。
      她赶紧应声:“这就起。”
      
      研究所工作忙碌,早上是一家人难得的团聚时分。
      
      待时晚洗漱好,厨房的油锅仍在滋滋作响,一同飘出的还有滚烫香甜的气息。
      “快来帮我挟一下。”见女儿过来,时远志擦了把额上的汗,“炸得太多了。”
      
      “怎么炸这么多?”探头一看,时晚有些吃惊。
      灶台边的搪瓷盆里,刚出锅的炸糖糕堆成小山,金黄酥脆,满满的几乎要冒出来。
      
      “我让你爸炸的。”沙发上,正在翻阅文献的向洁放下手中期刊,笑道,“待会儿我们去上班,你给你段姨还有其他邻居们都拿一些尝尝。”
      
      初来乍到,又是交接工作又是搬家,夫妇俩忙得脚不沾地,一时间顾不上和邻居们打交道。
      既然要在这里长期生活,走动是必须的。
      
      这年人情风貌都还朴实,尤其是这种单位家属院,邻里之间彼此熟络得很,俨然是一个小世界。
      研究所有编制能分房,但工资并不高,大家都只是过寻常日子的普通人。自家做的炸糖糕当串门礼正合适,既不贵重也不显得轻慢。
      
      “好。”时晚乖乖点头,心口有种发涩的甜。
      她明白向洁的意思,时远志炸了一早晨糖糕,其实更多是为了她。
      
      毕竟夫妻二人忙碌,待在研究所的时间远远多过家属院。这么走上一趟,还是希望邻居们能多照拂独自在家的女儿。
      即使时晚已经不是咿呀学语要人照顾的小孩子。
      
      大抵天下父母都会这样事无巨细、不求回报地替子女着想。
      
      *
      
      吃过早饭,时远志和向洁匆匆前往研究所。今天炸糖糕费了些功夫,眼看就要到上班时间。
      收拾好碗筷,时晚去挨家挨户送炸糖糕。
      
      院里的住户远没有想象中多,听向洁说这是老家属院,更多的职工都住在前两年刚建好的新家属院里。这里住着的大多是退休人员和从前在研究所工作过的人。
      
      时晚并没有问为什么他们没住在新家属院。
      爸爸妈妈工作很辛苦,她不想用这些小事让他们烦心。
      况且时远志夫妇并不在乎物质,两个人对研究的热情远超对物质的向往。
      
      家属院里的住户基本都和善,昨天被打发出来收衣服的孩子们更是跟在时晚身后,一口一个漂亮姐姐喊得甜蜜。
      虽然多半是因为炸糖糕的功劳,但看着稚童纯真的笑容,总会让人开心。
      
      她叮嘱道:“不能吃太多,肚子会疼的。”
      
      住户不多,炸糖糕很快就送完了。
      只剩住在时晚家楼上的两家。
      修建年代早,家属楼并不高,一共五层,时晚家住在四楼。
      
      “姐姐姐姐!”昨天最先被吓哭的钱小宝抱住时晚的腿,亲亲热热地喊,“终于送完啦!姐姐和我们一起玩跳格子吧!”
      
      “五楼没有住人吗?”摸了摸钱小宝的头,时晚问。
      她这么一问,小孩们你看我我看你,支支吾吾都不吭声。
      最后居然一个个跟着率先逃窜的钱小宝全溜了。
      
      时晚哭笑不得。
      
      装好剩下的炸糖糕,她独自一人朝五楼走去。
      左侧似乎真的没有住户,敲了许久也不见人应门。
      只剩下右侧住在时晚家正上方的一户。
      
      抬手在防盗门上敲了两下,她余光一瞥,眼睫不由颤了颤。
      楼道里斜靠着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
      
      正是昨天放在少年身边的那一把。
      
      *
      
      贺寻被敲门声吵醒。
      
      头疼欲裂,忽远忽近的敲门声像是小刀,一下又一下割在敏感的神经上。激得眉心一抽一抽地疼。
      他蓦然睁眼。
      
      整晚没有关窗,此刻室内一片狼藉,家具被雨水打湿,花瓶从柜子上摔下,细白瓷片溅得满地都是。
      四仰八叉躺在客厅地上,贺寻一伸手,不由嘶了一声。
      
      他皱着眉,偏头去看。
      指尖被锋利瓷片划破,正在渗出鲜红的血珠。
      
      盯着那串血珠看了一会儿,贺寻无声地笑了。
      操,果然没死。
      连老天爷都站在他这边,不肯收这条破命。
      
      然而一扯嘴角,喉头里便泛上压不住的血腥味。他咳嗽两声,咽下那几口血,把手撑在地上,摇摇晃晃起身。
      更多碎瓷片扎进掌心,绵绵密密地疼。
      
      在敲门声里趔趄几下,贺寻扶着柜子,勉强站稳。
      跪得太久,膝盖处最初的刺痛已经变成了几乎感受不到的麻木钝痛。
      但他并没管膝盖,而是拧着眉,一把扯下贴在身上还泛着潮气的衬衫。
      
      日头渐高,阳光穿过老旧掉漆的窗户,照在少年精瘦结实的身体上,将肌肉线条勾勒得分毫毕现。
      也将那一道又一道尚未结痂的伤痕照得分明。
      
      倘若昨天那群围观的孩子们还在,肯定会惊惶地睁大眼睛,然后抱在一起嚎啕出声。
      真的是怪物!
      
      不但在炎炎夏日里连跪三天,而且还是带着满身的伤!
      
      交错纵横的红痕从结实的胸口一直蔓延到小腹,背上当然也没放过,就连腰间凹陷处都被抽上了重重的痕迹。
      下手的人似乎想把他活活打死。
      
      在雨中跪了太久,伤口被浸得有些胀痛,似乎还有发炎的迹象,又痛又痒。
      贺寻决定先处理这些伤。
      
      没有理会执拗的敲门声,他扶着墙,慢慢地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其实找不到什么可以用来消毒的东西,贺寻心里很清楚。
      空置了整整十年,这么多年以来,他是这间房子唯一的访客。
      能用能吃的东西大多被肆无忌惮的老鼠们糟蹋完了,还能留下些什么。
      
      然而到底还是让他找到了一瓶白酒和一把剪刀。
      
      白酒不知什么年份,剪刀已经生锈。
      盯着锈迹斑驳的剪刀看了一会儿,他垂下眼,在灶台边十分潦草地磨了磨锈迹。
      脱下的衬衫很快被剪成一条一条。
      
      敲门声还在响,贺寻沉着脸,先给自己灌了一口,然后把白酒倒在布条上。
      毫不犹豫地朝伤口处按去。
      
      露在外面的那只黑眸骤然锁紧。
      白酒浓烈,酒精接触伤口的瞬间,仿佛被人重新在旧伤上狠狠抽了一鞭。
      钻心的疼。
      
      然而他只是顿了一秒,便面无表情地继续手上的动作,像是感觉不到刻骨的疼痛。
      不过一会儿,半瓶白酒下去,用过的布条堆成小山。胸膛和小腹处的伤口都消毒完毕。
      
      贺寻却在此刻犯了难。
      背上的伤隐隐作痛,只凭他一个人,根本无法为自己消毒。
      捏着布条,他盯着剩下的半瓶白酒思考片刻,放弃了直接把酒倒在背上的可能。
      
      敲门声还在响。
      
      妈的!
      浑身上下都在疼,执拗的敲门声让贺寻心烦意乱。
      有完没完!
      
      顾不上还没消毒完毕,他起身,跌跌撞撞地冲到门口。
      
      *
      
      时晚原本不想敲这么久。
      但放在门边的那把黑伞让她很在意。
      
      昨天那个少年应该住在这里吧......
      她轻轻敲着门,不由自主地咬紧嘴唇。
      死寂的眼神令人印象太过深刻,她下意识的想知道对方情况如何。
      
      不过好像并没有人在家,敲了许久都没人应门。或许是去了医院。
      抬手敲了最后一次,她微微吸了口气,准备离开。
      
      门却猛地开了。
      两个人都是一怔。
      
      压根没想到站在门口的会是个小姑娘,贺寻有些诧异。
      才搬来这里三天,除了天天冲他大吼大叫的段秀娥,他其实并不认识什么人。
      但眼前完全呆住的小姑娘有种熟悉的感觉。
      
      时晚被吓坏了。
      
      右眼上的纱布证明眼前的少年和昨天跪在荷花池边的确实是同一个,气质却截然相反。
      
      那只深沉的黑眸微微挑着,不再像昨日一般毫无波澜,漠然里挟着几分狂妄和不耐,正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过于锋锐的打量眼神刺得时晚稍稍垂眸,然而视线略微下移,脸颊便骤然滚烫起来。
      
      这人怎么不穿衣服!
      
      性格有些刻板,顾忌已经长大的女儿,时远志在家不会脱掉上衣,即使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也坚持穿戴整齐。
      所以时晚从来没如此近距离见过异性赤.裸的胸膛。
      
      又惊又羞,她的脸登时红了,甚至都未曾注意到对方胸膛上一道又一道的伤。
      
      “我......”
      惊慌失措,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看,时晚低下头,羞得几乎要哭出来。
      原本的来意被忘了个干净,她支支吾吾几声,最后还是决定和昨晚一样赶快逃离。
      
      然而贺寻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盯着少女精巧秀气的下颌看了一会儿,再看看楼道里的黑伞,他眼眸稍沉。
      
      “喂。”
      时晚刚想走,手腕一凉。
      少年指尖冰凉,却十分有力,轻轻松松将她扣住。
      
      几分酒气靠近。
      喑哑嗓音里掺着一丝轻佻:“小朋友,帮个忙呗。”
      
      

  • 作者有话要说:  晚晚:不帮!
    寻哥卒。
    感谢墨竹露雪、好看的我都爱、喜欢吃芒果的刺猬的营养液
    推荐银耳鱼的现言预收《甜蜜沉沦》,搜索作者“银耳鱼”专栏可见
    影帝贺天杭,容貌俊美,演技精湛,出道第一年就被媒体封为“最想嫁的男人”。直到出道第七年火遍全国,成为国民男神,都从未传出任何绯闻。
    然而某次访谈节目,影帝突然一反性冷淡常态,自曝喜欢小鸟依人,温柔可爱的单纯学妹
    一时间,女星改人设,粉丝换头像,只为成为影帝的理想型
    *
    突然蹿红的女星乔伊,生得明艳动人,性感妖娆,同时黑料一堆,绯闻不断
    正主爱答不理,网友见怪不怪,狗仔都懒得再挖料
    直到某张被遗忘在角落的绯闻照片,被扒出男主竟然是影帝贺天杭!
    当晚微博瘫痪:
    对家黑粉:乔伊哪来的自信倒贴贺影帝?凭她一个G的黑料绯闻吗?
    吃瓜群众:乔伊的人设和贺影帝的理想型完全相反吧!
    从来不发原创的某影帝:
    贺天杭:我学妹@乔伊
    吃瓜群众:???
    “别人只看到你的红唇,我却看见你的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