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被窝里,白色的小狼崽无意识地蹬了下短小的前腿,修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似乎很快便要醒过来。
      
      “呜呜~”
      
      不到片刻,昏迷中的小狼崽轻哼了声,缓缓地睁开它那宝石蓝般的大眼睛,一副迷茫地看着原木色的天花板。
      
      这个房间十分的简约,原木色的桌椅跟壁柜都被打理得干干净净。泊乐微微朝着阳光透进来的地方看去,是一面竹窗,被一根圆木给支了起来,暖暖的阳光正是从那里进来的。
      
      房间里很暖,他能闻到炭火的味道,并不难闻,有股淡淡的桂花清香。
      
      这里是哪里?
      
      泊乐的意识逐渐回笼,他记得自己短暂地睁开过眼睛,眼前有一个男人,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谁便昏迷了过去。
      
      而现在房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想抬起手臂起身,结果入目的是毛绒绒的爪子。
      
      对了,他现在还是动物形态,一时半会没法变回人形。这个倒麻烦了,如今他的动物形态还是幼崽的样子,不能口吐人言。
      
      只不过他更加在意是谁救了他。
      
      思绪刚刚涌起,他尖尖的耳朵便警惕地竖了起来。
      
      “嗵嗵——”
      
      外面响起脚步声。
      
      有人来了。
      
      嗵嗵的脚步声愈来愈近,紧接着门咯吱下地被打开,一道暗色的人影出现,随着人影出现的还有股浓郁的香味。香味由远而近,泊乐偷偷地咽了咽口水。
      
      那人快步走来,还没有到床边就发出一声男人的惊呼声:“你醒啦!”
      
      泊乐抬顺眼看过去,看到了男人的脸。
      
      那是个黑发黑眸,面容清隽温和的年轻男人,男人脸上还挂着惊喜地笑意,眼睛幽深幽深的,给人一种安全感。他穿着一身玄墨色的棉衣,将宽袖束起来,手中端着个冰裂纹青釉碗,那勾人食欲的香气便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宋宁将碗放到床头柜上,小心地抬手摸了摸小狼崽的额头,又仔细地确认起伤口。伤口结痂得很好,看样子不用几天就会脱落,长出白色的毛发来。
      
      而手中的小狼崽露出不欢愉的神情,宝石蓝的眸里掠过一缕不满的冷意。
      
      “你是谁?”
      
      被胡乱摸了额头的泊乐呵斥出声,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摸他的动物形态,但是看在对方救了他的份上,就暂时饶过他吧。
      
      这一声在宋宁听来只有“呜呜”的声音,声音奶声奶气的,萌爆了。
      
      宋宁激动地将小狼崽抱了起来,手心蹭了蹭脖颈处的软毛,笑着说:“看来是完全醒了,这几天的照顾没白费。”
      
      话音未落,怀里的小狼崽开始挣扎了起来,却挣扎了不到几下就停了下来。
      
      宋宁低了低头看去。
      
      只见小狼崽趴在他的怀里,可怜兮兮地低声呜叫了下,眼眶渐渐雾气蒙蒙,看起来十分委屈。
      
      泊乐累得喘气。
      
      身上的伤未愈,动一下就瘫了。
      
      更别说制止面前男人过于亲密的举止。
      
      宋宁疼惜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温和地安慰道:“你放心,这里很安全也没有人会欺负你,你先好好地在这里养病,等能恢复人形了,我再送你回家。”
      
      泊乐:“……”他担心的不是这件事好不。
      
      “对了,我给你熬了乌鳢汤,现在你醒了,得乘温了喝。”宋宁心疼不到三秒就想到了他刚才进屋是来做啥的。
      
      就在刚才,他在小狼崽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心里狂喜地抓狂了好久,可等了半个时辰,小狼崽还是没有重新睁开眼睛。
      
      不过根据他多年的经验,小狼崽大概是真要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小狼崽是急需营养补充的,但是大补的东西又不合适,于是他便想起了后院河里的乌鳢。
      
      现在的乌鳢又肥又嫩,正是煲汤的最佳选择之一。
      
      乌鳢汤?难道就是刚才那碗香喷喷的东西?
      
      想……想吃……
      
      他伸出前肢搭在宋宁的手臂上,眼神示意般地朝着碗的方向瞅了瞅:“你现在喂我的话,我勉强原谅你刚才无礼的举动。”
      
      话没能表达出来,但意味明显,宋宁挑了挑眉梢。
      
      下一刻,他了然地笑起来,端起青釉碗,凑到小狼崽的嘴边,“你是闻到味道了对吗?是不是很香呀?一定会符合你口味的。”
      
      这一连两问直击心灵,泊乐假装没听到地别过眼看向碗里,浓白色的汤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如此近的距离,香味直接窜到他的鼻息里,将胃里的馋虫勾动起来。
      
      他再次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咕噜地喝了一口。
      
      咦!好鲜美!
      
      他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鱼汤,没有一点鱼的腥味,他形容不出来那味道,只觉得是一股自然的鲜甜,喝完一口后嘴里还有汤的香味在。
      
      咕噜咕噜,泊乐埋头喝了起来。喝到一半,他吃到了一块软濡的东西。
      
      低垂下眸子认真看了看,汤里除了剔去鱼骨的鱼肉之外,还有类似于红萝卜的东西在,红萝卜吗?他最讨厌红萝卜了!
      
      泊乐抿起嘴,纳闷地想刚才为啥没吃出来。
      
      “怎么了?”
      
      宋宁见小狼崽停了下来,以为吃饱了,可看表情又不太像,他盯着碗里的红萝卜,瞬间想到了什么,不由地眼底泛起笑意,“原来你不吃胡萝卜呀,可是胡萝卜营养很好的,吃了之后对你身体很有帮助,能让你立即长高高的哦。”
      
      嗤,这话骗小孩就算了,竟敢骗他。
      
      他不吃胡萝卜照样长高高。
      
      泊乐继续紧闭嘴巴,不吃了!
      
      看没哄到人,宋宁有些为难起来,他虽然养过猫咪,但小狼崽确实没养过,不知道这“猫咪不吃饭,打一顿就好了”的法子能不能套用到小狼崽身上。
      
      唉,他在想什么呢,小狼崽还受着伤呀,不哄着难道还真的打一顿。
      
      “你刚才不是已经吃了一块了吗,难道不觉得好吃吗,既然已经吃了第一口了,那第二口第三口也没问题的。”宋宁徐徐善诱的话从头顶飘来。
      
      小狼崽愈发沉默了。
      
      这个男人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
      
      而且那一口胡萝卜,泊乐真的没吃出来胡萝卜那难吃的味道来,若不是男人亲口承认这个就是胡萝卜,他还有点不确定。
      
      刚才他吃的有点快,没吃出胡萝卜的味道来,不如再吃一次?
      
      如果真的是那股讨厌的味道,他就再也不吃了。
      
      想到了这里,泊乐终于张开嘴巴,微眯大眼睛地挑了一块小地吃进嘴里,小心地咀嚼起来。
      
      这……真的没有胡萝卜那股讨人厌的味道!!!
      
      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他竟然觉得以前讨厌到看都不看一眼的胡萝卜还挺好吃的?一定是错觉,可是停不下来怎么办,泊乐不信地又吃了一块,双眼雾气蒙蒙。
      
      呜呜~
      
      真好吃,都怪以前的厨娘做的太差劲,才让他错过胡萝卜这么多年。
      
      不一会儿,满满的一碗乌鳢汤就落入小狼崽的肚子里。
      
      宋宁欣慰地拿出干净的帕子,轻轻地擦拭起小狼崽那沾了少许汤汁的下颚,满意道:“真乖。”
      
      回过神地泊乐瞪大了眼睛看他:“……”这个男人一定误会了什么。
      
      “荣大夫说晒太阳有利于恢复,要不要我抱你出去晒晒太阳?”
      
      面前的男人收回手帕,画风一转地笑眯眯地重新抱起他,泊乐再次尝试挣扎,可即使恢复了一点力气还是没挣开男人的双手。
      
      “嗷呜~”他怒吼地咆哮道。
      ——我不要你抱我晒太阳!!
      
      宋宁:“什么?你要我抱你出去晒太阳呀,嘿嘿,我也有这个意思。”
      
      泊乐:“……呜呜!”
      ——我说的根本不是这句!
      
      宋宁:“你觉得我说得对?”
      
      男人像是故意与他针对一样,他如何反驳地大声嗷呜叫,就是执意要将他带出去晒晒太阳。
      
      唉,算了算了,生气不利于恢复,他先忍下来,等变回人形了,一定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男人叫啥名字?
      
      *
      出了房屋,泊乐久不见太阳的双眸微微地眯起。
      
      下午的秋日,太阳暖烘烘的,即使不想承认,但照在身上特别的舒服。
      
      男人双手环着他,来到外面的院落里,这朴素的院落挺宽敞,走廊下方周围围着一团花圃,种植着茶花树。在靠近往来客进出的大门处,有棵五米多高的冬枣树。
      
      树上结着满满地果实,果实还没熟透就已经很诱人。在树的下面有张太师椅,宋宁舒适地往上一趟,将怀里的小狼崽用手拱了拱,望着湛蓝色的天空,惬意地浅笑起来。
      
      并不惬意地泊乐眯了眯眼睛,无奈地低垂下头颅,人弱被人欺,他很小就懂得这个道理了。
      
      还没沮丧多久,泊乐的狼躯一梗。
      
      男人的手……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狼崽:我只不过是暂时屈服……等我长大了
    撸着毛的宋宁:长大了干嘛?
    小狼崽:没……没干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