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并不发达,大多数医生只会看普通的热病跟伤痛、骨折之类的,被特能伤到的基本只能靠自身的自愈能力。而如果内脉被重创,就等同于自愈能力的丧失,这也是为什么杨叔会如此严峻地说小狼崽活不下去的原因。
      
      但即使如此说,宋宁还是当天请来了荣大夫过来看病。
      
      荣大夫已经很老了,走路微微颤颤地,喜欢穿一身拖地的黑色长袍,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鸡冠帽,与他动物形态是乌鸡很般配。
      
      他走得极慢,见到小狼崽的时候还疑惑地看向宋宁,“这是哪家的孩子呀?”
      
      “您先看病,可还有救?”宋宁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心急地催促他赶紧诊断。
      
      荣大夫摸了摸狼崽的筋骨,又抓起白狼那细小的爪子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皱巴巴的手指捏住手心位置,闭目地开始把脉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荣大夫依旧不紧不慢。过了好一会儿,他睁开有些浑浊的双目,将爪子放回原位,捋了捋下巴处微翘的白胡须,摇头晃脑道:“难……难……”
      
      宋宁:“……”果然荣大夫跟杨叔说的一样,救不了孩子。
      
      半响,荣大夫似乎想到什么,缓缓说道:“不过我这里有个老方子,说是对内脉重创有所帮助,可以延缓伤势,但这只能治标不治本,更何况这孩子如今还在昏迷中,根本无法吃药治疗。”
      
      宋宁并没有托大,立即恭敬道:“请荣大夫赐我药方,没有坚持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放弃的。”
      
      “真是好孩子。”荣大夫拍了拍他的头,很是欣慰道。
      
      宋宁:“……”他好歹已经二十七岁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大了还被叫做孩子,整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便讪讪地笑了下没有说话。
      
      荣大夫也不啰嗦,慢悠悠地写好药方交给他后,叮嘱他操控好量。宋宁认真地听取意见后,将药方妥当地放入怀里,再送他回诊所。
      
      回来后,宋宁拿出药方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这药方并不复杂,作为一名前植物学研究生,里面大多数药材他都晓得。
      
      最为熟悉的便是百灵草、蚕豆花、土红苓、黄麻叶等,这几类他后面的小院落里就有种植。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十数种药材,而这个方子难则难在,并不是煎服,而是制成药丸。
      
      这是他从来没有试过的领域……
      
      哎呀,他怎么给忘了,荣大夫那里肯定有很多现成的药丸,一想到刚才的情形,怪不得荣大夫刚才会喊他好孩子,原来是以为他要自己学做药丸。
      
      这个误会也太大了吧。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找荣大夫要药丸,而是该好好地想想办法怎么让狼崽吃东西。
      
      宋宁摸了摸狼崽的头,得让他先喝点水,再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狼崽还在昏迷状态中,宋宁没有直接用碗对着他的嘴喂水,而是小心地抱起来枕在他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拿着小汤匙一点点凑到嘴角轻轻地喂。
      
      最后在他不懈努力之下,小狼崽喝了有几汤匙的盐糖水。
      
      盐糖水能迅速地补充体内流失的□□,对于长期没有进食的人来说,立即吃营养的东西肠胃会接受不了,导致消化问题无法吸收营养。
      
      看着小狼崽能喝进水,他急躁的情绪缓和了下。
      
      有了水的滋润,小狼崽的嘴看着没有之前那么干,宋宁控制不住地用指腹碰了碰,黑色的嘴唇软软嫩嫩的,跟他以前养过的白猫手感特别像。
      
      看了好一会儿,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卧房。
      
      暮色渐浓,他想起来今天在刘伯那里收来的野货还没有处理。
      
      哦,还有杨叔送来的灰兔。
      
      灰兔还挺有精神力,睁大着红眼睛看着他出现在厨房,留到明天再吃也不迟。倒是那一把新鲜的落藜……现在已经有点奄奄的。
      
      怕不能留到明天再吃,不如来做一道蛋煎落藜好了。
      
      留了一小撮备用,其余的分成两次清洗,一部分放入沸水中焯水。落藜是有微毒的,沥水之后毒性基本全无,接着剁成碎末,用少许油跟细盐搅拌一会。
      
      热锅倒油,金灿灿的油开始冒着小泡的时候,才将搅拌均匀的蛋液淋上去,锅里立即滋啦滋啦的冒着响声,蛋液快速变成金黄色的饼状。宋宁见此,将剁成碎末的落藜拌入到蛋液中间,让还没有成型的蛋液包裹住落藜,两者充分地融合在一起。
      
      接着,宋宁一抖手腕将锅铲一翻,给煎蛋翻了个面。煎好的一面金黄漂亮,蛋边微微焦黄,空气中蔓延着浓郁的鸡蛋香味,搭配着落藜柔嫩鲜美的口感,想必很好吃。
      
      宋宁幸福感爆棚,蛋煎落藜就此装进了精致的靛蓝色钩花瓷盘里。
      
      除了蛋煎落藜,宋宁还打算做一道凉拌落藜。
      
      取落藜最嫩的茎叶,倒入沸水中焯去苦味捞出,攥干水分后,用菜刀切小一点,接着剁蒜末,一起放入木盆里待用。
      
      先加入花椒粒煸炒出香味,等油温七八成热时泼到蒜末上,加入生抽、米醋、细盐、麻油跟蔗糖,将所有调料都搅拌均匀,尝过咸淡之后,开始装盘。
      
      刚才还留有一撮落藜是有其他用途的,对于小孩子来说,落藜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的美味菜肴之外,还是一道保健品。而它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富含多种营养,很合适现在需要营养多样化又不能大补的小狼崽。
      
      从橱柜里拿出单人分量的砂锅,淘米放到灶上,接着他继续手中的动作,照旧是个落藜焯水去苦味。
      
      这次他没有切碎,而是用食用捣钵里捣鼓得细碎,刮到干净的蒸布里,再挤出暗绿色的汁液。这一系列动作快速麻利,一撮落藜只挤出了小半碗汁液。
      
      此时砂锅开始冒腾出热气,咕噜咕噜地水汽震得砂锅盖都抖了一抖。宋宁用抹布起开盖子,将小半碗汁液缓缓倒入到米粥里,用汤勺缓慢搅拌,直到米粥呈现出诡异的绿色才罢休。
      
      灭了柴火后,砂锅依旧在灶上煨着,煨到米粥变成米糊糊,才撒上细盐,盛到碗里。
      
      快速解决自己的肚子饥饿问题,宋宁将凉得六成热的米糊端到了卧房。
      
      卧房里点着油灯,怕暖炉里的烟熏到狼崽,他还特意将暖炉搬到对面墙壁边上。屋里暖和暖和的,小狼崽躺在床上不知是睡得香甜还是昏迷,宋宁在心里选择了第一种。
      
      这样,小狼崽兴许明天就会醒过来。
      
      记得以前他父母救了一只刚断奶的小母猫,奄奄一息的也快要死掉了,可过了小半个月,小母猫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活泼乱跳地变成捣蛋鬼。
      
      他也希望自己捡到的小狼崽能跟那只小母猫一样,好好地活下来。
      
      而他就是狼崽的救命恩人,小狼崽一定很乐意变成动物给自己撸。
      
      这样他就可以愉快地撸……撸狼崽崽了。
      
      可米糊比盐糖水难喂多了,试了好几次小狼崽都没能将米糊吃进嘴里,嘴角周围还粘了一嘴的米糊。
      
      一碗米糊里有一半都贡献给了小狼崽的脸颊跟胸口上的毛发。这让宋宁不得不又打了一盆温水回来,仔细地将米糊给弄干净才罢休。
      
      “果然是老了,才忙活一下就腰酸背痛的。”弄完这些,宋宁揉着酸麻地后腰,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句,“不过好在终于是给你喂了吃的,你呀你,得赶紧好起来,这样才能报答我。”
      
      温柔地揉了揉小狼崽的脑袋,宋宁轻悄悄地关上卧房的门,点上盏灯笼,提着出了门。
      
      深秋的夜晚,布基岛的秋风阴凉地钻入到宽袖里,宋宁没走一小会儿就觉得冷得厉害,不由地后悔刚才出门怎么没有披上白虎皮。
      
      不过想起来了白虎皮现在也不能穿,看来得去杨叔家买一张新的皮毛回来,还要买几张小一点的,这样狼崽醒过来后,要变成人就没衣服穿了。刚好可以给他弄几身冬衣。
      
      要不然明天就去找张裁缝?
      
      趁要做一张新的披肩,也将小狼崽的冬衣给准备上?
      
      算了算了,还是等小狼崽醒过来变成人再说,要不然做大做小了都浪费掉。
      
      宋宁不知不觉想了许多,人也到了荣大夫的诊所。
      
      荣大夫见到有人进来,梗着脖子看了几秒才看清是宋宁,开口问:“小宋你怎么又来了?”
      
      “荣大夫,今天是我糊涂了,光想着救狼……救孩子,却忘记找您取药了。”宋宁开口,“这治疗内脉的药丸,您还没有开给我。”
      
      “哦哦哦,这样呐,你不是有方子了吗?”荣大夫疑惑地问。
      
      宋宁的眉细长却不粗,此刻微微上挑,做出错愕的表情,“有药方子也不会做药丸呀,要不然我也不用来找荣大夫您了。”
      
      “说的也是,你虽学习能力好,识得很多草药,但终究没有真正学过医术,若不然你拜我为师,我将我毕生医术都教于你如何?”荣大夫说着说着又偏了题,拉起宋宁的手拍了拍,“我现在老了,若还是找不到继承人,这门医术就要荒废了呦。”
      
      “荣大夫您放心,岛上多的是有人想拜您为师,您老不用操这个心,只要将话放出去,不用几天,房门肯定被踏平。”宋宁微微眯起眼,温和地抽出自己的手,并不为之所动。
      
      “你呀,总是这样。”荣大夫摇头,回屋取了个桃木色的葫芦瓶出来,“这里面有治疗内脉的药丸,每天服用三粒,若是三天后还未醒过来……”
      
      说道后面,荣大夫摇了摇头,只嘟囔了一句“可惜了,可惜了。”
      
      也不知他说的可惜是什么可惜。
      
      宋宁被这突如其来的凝重气氛扰得情绪不佳,只留了一袋铜币,离开了诊所。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狼崽:……………………绿油油的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