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宋宁套用了现代学到的知识点,给刘伯简略地说了下落藜基础做法和效果。刘伯听完倒是一脸新奇,很快就想要自己动手试一试。
      
      借此,宋宁忙用自己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而告别了刘伯。
      
      他并没有沿着原路返回,而是绕到另外一条小道上,家里的牛至草所剩不多了,他准备去摘一些牛至草来备用。
      
      他对于牛至草的要求很高,只采摘最嫩的部分,每次只会摘小半篮子。
      
      上次他摘的地方已经重新长出了新鲜嫩绿的嫩芽出来,宋宁微笑地拂手摸了一把,心里想“下次就轮到你们了,这次先从你们的兄长们下手了。”
      
      摘到一半,宋宁似乎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
      
      牛至草的香味浓郁,按理说这边基本都被它的味道所覆盖,很难会闻到其他的味道存在,但他明显感觉到有股血腥味漂浮在周围,一开始没有注意,越是走到里面,越是明显……
      
      宋宁蹙着眉梢,微微眯起桃花眼看向灌丛深处,心中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观察,他本身没有什么战斗力,若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可是,就这么任由着血腥味愈来愈浓,他的心始终有些放不下。
      
      算了,大不了遇到危险变成绵羊跑路,四条腿总比两条腿跑得快。
      
      下定决心,宋宁警惕地从篓子里拿出一把镰刀,小心地隔开前面的灌丛,朝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缓缓移动。当拨开最后一片灌丛,宋宁看清面前的实物时,整个人愣了愣。
      
      他看见地上缩着一团被大雨淋湿而显得可怜的白色毛球,白色的毛发沾着血污,不止如此,还有新鲜的血液从头部伤口上渗出来。看得宋宁心里一紧,赶忙上前蹲下来,小心地伸出手戳了下毛团。
      
      毛团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有呼吸还没有死,不过受伤很严重,被宋宁戳了一下也毫无动静。
      
      等他抱起毛团,才看清这竟然是一只小狼崽?
      
      而且是一只北极狼幼崽。
      
      更加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动物形态为北极狼的小孩。
      
      兽人大陆的人类为了与动物区别开来,人一旦变成动物形态,额头上会有一道火焰形状的纹路,这只小白狼的额头上有一簇冰蓝色火焰状的纹路,配着他一身雪白的毛发,洗干净了一定很可爱很讨喜。
      
      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狼崽,是谁这么狠心将他重伤内创,还严重到无法变回人形。
      
      心里翻涌起如同父爱般的情绪,得赶紧治疗才好。
      
      宋宁撕下一块麻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再将身上披着的白虎皮脱下来,把小狼崽包裹在白虎皮里。虎皮里有他身上的温度,瑟瑟发抖中的小狼崽感受到温暖,小小的头颅无意识地蹭了蹭宋宁的手掌心。
      
      宋宁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
      
      几年前,杨小意刚化形的时候,娇小可爱的模样历历在目,抱在手心里的时候软软的一小团,他就喜欢得不行,还撸了好几次。直到现在杨小意偶尔化形时,他还会顺手撸上一把过瘾。
      
      将小狼崽抱回家中,宋宁把挂在门上营业中的牌子翻过来,换上写着“休息中”的一面。
      
      抱回自己屋,宋宁忙跑去烧水。烧水的时候也不停歇,又去院落里摘了几种草药回来。将草药混合地放入药钵里捣烂后,倒入到水里面一起煮沸。
      
      煮沸的水绿油油的冒着烟,还有股浓郁的药香味。把药浴搬回屋,他打算给小狼崽洗一下污渍,顺带泡一下药浴。
      
      小狼崽眼睛紧闭,到现在还在深度昏迷中,宋宁将他身上因混合污渍与血污后干枯成一绺一绺的毛发用温水梳开,清理干净脏污后,将整只狼放入到药浴盆里,仅仅露出脑袋用来呼吸。
      
      泡药浴的过程中,小狼崽的伤口被草药的药性刺激到,软软地四肢神经反射地挣扎了几下,整个身子都在颤栗地抽搐着,还无意识地“呜呜”痛声叫唤了两下,又陷入了昏迷。
      
      宋宁一只手拖着小狼崽的后脑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待到药浴快要冷却前,他赶忙将小狼崽捞出来,裹上干净的毛巾擦拭起来。
      
      好在他昨晚觉得有些凉,把过冬用的暖炉给搬了出来,这个时候正好用上。
      
      炭火一烧,赶忙拿着毛巾快速地擦拭起雪白的毛发,又抱着他凑到炭火边上烤了一会儿,才放心地将小狼崽平躺在床上,开始给他上药,再仔细地包扎好。
      
      小狼崽被他这么一清洗,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毛发雪白得如冬雪,摸起来柔而软,跟他以前在现实世界里撸小猫崽是一样的手感。
      
      “叩叩……叩叩……”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宋宁顿了一会儿,才起身去外面开门。
      
      来的是杨叔,他的手上提着只肥嫩的灰兔,见宋宁出来,声音粗犷地说道:“小宋啊,怎么门上挂着休息的牌子,我还以为你不在哩。”
      
      “出了点小事,今天就不营业了。”宋宁柔声地笑了笑,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地接过那只肥嫩的灰兔。 
      
      “出了啥事?”杨叔嗅了嗅鼻子,“你身上怎么有血腥味?”
      
      宋宁没有任何隐瞒,将今天捡到小狼崽的事儿跟他简单地说了下,“杨叔,你认识的人比我多,你知道咱岛上有哪户人家的孩子是北极狼形态的吗?”
      
      这谁家的孩子遭了罪又找不着,现在肯定十分着急。
      
      “北极狼?”杨叔从小在岛上长大,从来没看过岛上有哪户人家是北极狼属性的,现在他听宋宁这么说,也对这只小狼崽很好奇。
      
      宋宁见他眼睛瞥向屋内,便问:“要不杨叔你进来看看?”
      
      杨叔没有推辞,同宋宁一起进了屋。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宋宁的屋里,屋内很宽敞,暖炉里的炭火很足,烧得很旺,他刚进来还觉得有点热。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床上的小狼崽给吸引住了。
      
      他上前看了下他的伤势,粗眉紧紧地皱了起来,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宋宁心里一紧,担忧地问:“怎么了吗?”
      
      “这孩子,是伤到内脉,如今无法变回人形,恐怕是活不下来了。”杨叔叹了口气,没有隐瞒地说。
      
      很久之前,他见过一个壮年伤及到内脉,吃了好多药都于事无补,过不了多久就死了,这事对于他们猎手来说,并不少见。而这个动物形态是北极狼的孩子,明显就是伤到了内脉。
      
      “……真的?”宋宁愕然地瞪大了眸孔,眼角余光瞥向床边,眼里波光涌动。
      
      才这么小,就要夭折吗?
      
      宋宁蹲下身来,温柔地抬手摸着狼崽的头,低声地问:“杨叔,荣大夫的医术也治不好他吗?”
      
      这孩子被他捡到了,他就不会见死不救,即使有一线生机,他也绝对不会放弃。动物尚且有求生的欲望,更何况是个人类的孩子。这小狼崽身上的伤口有几处化了脓,能大概猜到伤了有几天,能够坚强到今日还没有死,就说明了——
      
      这孩子,他也想活着。
      
      “这个不好说,听闻今年的冬季比往年还要冷,这孩子……”杨叔没有继续说下去,宋宁也知道他后面想要说的是什么。
      
      他紧抿嘴唇,如果连荣大夫这个专业的医生都没有把握治好的话,光凭他的能力……岂不是痴人说梦?
      
      杨叔见宋宁脸色白了一度,有些于心不忍地劝慰:“小宋呀,你也不要难过,兴许他会活下来也说不定。”
      
      宋宁深吸一口气,道:“不,肯定会活下来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