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3、番外——生辰(中) ...

  •   袁绍之一路往西,拐过池塘上九曲的回廊,片刻便到白析皓与林凛所在的楼阁,上挂一匾,写着“点苍”二字,正是林凛龙飞凤舞的手笔。但袁绍之知道,旁边一行行书,写着某年某月某日与皓大醉欣然提笔之流,却是白析皓的手迹,这两人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便是写一块匾额,也你我不分。他轻轻一笑,正待叩门而入,却听见嘎吱一声,那门自内打开,林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淡淡地道:“袁大哥,怎么你还兼作说客?”
      袁绍之哈哈一笑,道:“非也非也,只是今夜月色甚好,我找你对酌而已。”
      林凛道:“赏月饮酒,只合肆意之人,要与我这等闷人一道,只能饮茶。”
      袁绍之一愣,苦笑道:“那,那就饮茶吧,反正也是饮。”
      林凛微微一笑,回头道:“小宝儿,将家伙什都摆院子里来,我请袁大哥尝尝露台秋。”
      屋里传来小宝儿的答应声,未及,便见他带着另外两名丫鬟将茶具摆好,点燃炭炉,握着蒲扇在一旁轻轻闪着。袁绍之等得好不耐烦,见状跨步上去,欲一把抢过小宝儿手中的扇子,道:“我来我来,你小胳膊没力气,烧个水等半日。”
      小宝儿夺回蒲扇,闷闷地道:“这里头是山顶甘泉,最不能猛火烧开,不然茶味道就不同了。”
      
      林凛微笑道:“让他弄吧,袁大哥,请坐。”
      袁绍之摸摸鼻子,踱到他跟前,一同坐在院内石台的鼓凳上,看了眼一直锁着眉,一脸严肃的小宝儿,低声笑道:“这孩子不会还在生徐三的气吧?”
      林凛笑道:“不算生气,大抵,是还没想明白,等他想明白了,自然就好了。”
      “那你呢,几时不气,几时想明白?”
      林凛笑而不答,姿态优雅地摆开一溜茶具,少顷,小宝儿将水烧开,拿棉布裹了送过来,林凛道了谢,亲自注水洗茶,再沸水注入,浇灌杯盏,一套复杂的工序耍将开来,直看得袁绍之直了眼,待到一杯芬芳扑鼻的茶送到眼前,方回了神,称谢,也不怕烫,迫不及待饮了一口,只觉一股清冽之气直冲肺腑,登时将五脏六腑中的沉浊一扫而光。袁绍之赞叹一声,又饮了一口,这回方觉唇齿留香,茶味萦绕久久不散,他惊诧地道:“这什么茶,如此好喝?”
      “极品露台秋呢,便是进贡皇宫,一年统共得不过一斤,”小宝儿认真地道:“加上我家主子煮茶功夫天下一绝,你现下尝到,真是有福了。”
      
      “小猴儿,不用你拍马屁也有你的份。”林凛笑着将另一杯茶沏出,注入茶盏,道:“喝吧,给你的。”
      小宝儿笑了起来,总算恢复了几分往日的活泼,端起来喝了一口,吐吐舌道:“好烫。”
      林凛微笑道:“教了你多少回,闻香吹气也是品茶一道,你偏要牛嚼牡丹,这下怪谁?”
      小宝儿呵呵傻笑,端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林凛含笑看他,正想说什么,却听袁绍之沉吟道:“小凛,这茶从何而来?”
      林凛淡淡地道:“还能从何而来,这等贵重东西,民间如何能有,自然来自那处取天下供养之地。锦芳每季都命人给我捎来,我这的吃穿用度,都快赶上宫里了。”
      袁绍之笑道:“你妹子挂心于你,也是应当。”
      林凛苦笑一下,轻轻摇头道:“袁大哥有所不知,宗室子弟吃穿用度,均有明制,逾矩乃大不敬罪名,锦芳身份只是郡主,诰命只为三品,如何用得到这些?我着人打探的是,这等东西,皆从皇宫内院,直接赏赐而来。”
      
      袁绍之一惊,道:“莫非皇帝还贼心不死?”
      林凛蹙眉,良久方缓缓道:“天威难测。”
      袁绍之拍拍他的肩膀,道:“莫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往多少难事都过来了,这点子事,难不倒咱们。”
      林凛含笑点头,迟疑了一下,道:“我倒是不怕,只是析皓,析皓都知道这些,可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袁绍之瞧他眉目中略有忧色,忙宽慰他道:“这不是更好?省得他啰啰嗦嗦找不痛快。”
      
      林凛轻叹一口气,手指轻叩桌面,犹豫着道:“袁大哥,析皓对我,从未如此。内院赏赐,他明明心里不痛快,却不说一句;徐三时不时传些慕锐的话来,他不喜欢,却仍是沉默不语;今夜之事也是如此,”他抬起头,目光悠远,慢慢地道:“那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只消他直言一句,我又何曾会介意?但他仍是装着若无其事,想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袁绍之拍拍他的肩膀,道:“他也是,小心着你。”
      林凛站了起来,叹息道:“可我不愿他如此小心翼翼。”他一顿,忽而道:“袁大哥,你觉着我这点苍阁如何?”
      这点苍阁乃白析皓为林凛特地建造,一花一木,一桌一几,条案挂屏,地毡香炉,无不精心挑选,贵重不足,却雅致有余。袁绍之略微诧异,但仍据实答道:“只怕神仙也住得了。”
      林凛苦笑道:“里头所有玩意儿,均是析皓亲自挑选置办,全是我喜爱之物。”
      “这不好吗?”袁绍之笑了起来,道:“析皓待你,可真费尽心思了。”
      “可他自己呢?他喜欢什么?他爱什么?”林凛垂头,微微握了拳头道:“我是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他如此压抑自己,一年两年还好说,长此以往呢?他原该睥睨肆意,我行我素,洒脱不羁,江湖传言中的神仙医师,不就是那样的吗?可你瞧瞧他,如今处处留神,刻刻担心,我,我真不知,他与我在一处,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袁绍之一拍桌子,打断他道:“小凛,这便是你的不是了。”
      
      林凛点头,黯然道:“我确实不好••••••”
      “不是这个,”袁绍之募地站起,道:“你的不是,在于只瞧见这期间的隐忍退让,却忘了,白析皓到底为了什么如此委曲求全。”
      林凛涨红了脸,嗫嚅道:“我自然知道他为何••••••”
      袁绍之笑了笑,温言道:“你未必知道。小凛,我一直将你视为亲人,宛若我老袁孤独一生,临老了,却多了个子侄,今儿个晚上,袁大哥倚老卖老,有几句不入耳的话,要说来你听,你别介意。”
      林凛忙正色道:“怎么会,袁大哥赐教,林凛不胜感激。”
      袁绍之道:“你智略横生,谈吐风仪,性情又淡泊冷清,且宽宥恭谦,入庙堂,则为国之栋梁,隐山林则为龙潜高士,你这样的人,白老弟怎能不紧张忧心,怎能不小心翼翼?守着你怕你拘束,离了你却怕你顷刻间了无踪迹。”他轻轻一笑,道:“你道神仙医师,如何变得满目烟尘,束手束脚?他是怕了呀。”
      
      林凛睁大眼,讶然道:“我,我,我不是说过,天大的事,自有我来担着,他莫非信我不过?”
      “非也,他信不过自己。”袁绍之笑道:“患得患失,牵肠挂肚,这等小女儿心思,只怕白老弟一样不落。然我现下说的不是他,我要说的是你。”
      “愿闻其详。”
      袁绍之施施然坐下,替自己斟了杯茶,饮了一口,道:“小凛,你这茶冷却一分,便少了一分味道,还不若饮酒,冷暖皆有滋味。”他笑了笑,道:“人也如此,你明白么?”
      林凛喃喃地道:“莫非,是我错了?”
      “也不算错,”袁绍之道:“只你要为他好,便不若做些事来令他放心,至于怎么做,你这么聪明,便无需老袁聒噪了。”
      林凛微微一笑,站起作揖道:“多谢袁大哥。”
      
      袁绍之大咧咧受了他的礼,忽而道:“我今夜,觉着自己很啰嗦,莫非真的老了?”
      “怎会?”林凛坐了下来,命一旁的小宝儿重新煮水,笑道:“袁大哥正当壮年,便莫学那闺阁儿女伤春悲秋了。”
      袁绍之哈哈大笑,然目光哀伤,缓缓地道:“小凛,莫要轻言别离,千万记住。”
      林凛略微诧异,一想却知,袁绍之是有感而发,他不动声色地摆弄茶具,道:“是,林凛谨记。”
      袁绍之笑了笑,道:“你别瞧我老袁如今吊儿郎当的模样,年轻时也是俊俏后生,走在道上,十里八村的小姑娘大媳妇均会偷偷看我,逢年过节也爱绣个荷包手绢送来与我。”
      林凛微笑道:“袁大哥如今也风采依旧,无需妄自菲薄。”
      袁绍之摇手道:“不然,老了。”
      “这么多姑娘家,你可有中意的?”
      “怎么没有。”袁绍之微笑道:“我打小就中意她,两家人住得近,一处玩耍,一处长大,我心中有她,她心中有我,虽未曾定亲,然早早的,她便与我说过非君不嫁。”
      林凛心里微微难过,这是个注定悲剧的故事,他面上却不露分毫,只微笑道:“青梅竹马,绕床弄青梅,真羡煞旁人。”
      袁绍之目光黯然道:“是啊,可惜我老了方明白青梅竹马,何等珍贵。然那时却年少轻狂,自信男儿志在四方,且痴迷剑术,总觉着,她反正铁定是我媳妇儿,便且等上两年,再娶她不迟。哪里想过,这世上弱肉强食,变故横生,纵使武功天下第一,到头来,却不过仓惶回首,物是人非。”
      
      “袁大哥——”林凛拍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
      “没事,”袁绍之强笑道:“听我这老头子唠叨年轻时那点事,你烦了吧?”
      林凛笑着道:“怎会,我荣幸之至。”他接过小宝儿呈上的水壶,重新泡茶,等了一会,方倒出淡色茶汤,道:“袁大哥试试,这二道茶,可比头一道的好。”
      
      袁绍之称谢接过,慢慢细品,颔首道:“确实不同,甘香清冽,尤甚之前。”
      小宝儿却好奇地道:“袁爷,您那位青梅竹马,后来怎样了?您为何不娶她?”
      林凛轻斥道:“宝儿,莫要打探人的私事。”
      袁绍之笑着摇摇头,道:“今儿个晚上我兴致好,与你们说说也无妨。”他淡淡地道:“我那未过门的媳妇,貌美无双,便是我后来走南闯北,却也不曾见过容貌胜她的女子。你们想,女孩儿顶着那样一张脸,委实祸害,我在的时候还好些,我一不在,打她主意的人太多,且我们两家,家境虽殷实,却不过乡绅,如何斗得过豪强氏族?更遑论皇亲国戚?”
      小宝儿忙道:“那,那她叫人抢去了?”
      袁绍之苦笑道:“若是那样,还有冤可说,那州府拿了她一家老小性命为胁,逼她自荐为采办秀女,后又因容貌出众,被京师内某权臣相中,纳入府中做了姬妾。”
      小宝儿奇道:“州府老爷不是得秉公执法么?如何能胁迫于她?”
      “秉公执法?”袁绍之嗤笑道:“那等州府官员,倒真是按着律令办事,你附近若有盗案,他能指着衙役上门拘了你,美其名曰盗贼嫌疑,押你入监;你家方圆十里若死了乞丐,他也能派着衙役抓你,说你苛待乡里,致人死命。小老百姓能怎么办?告还无处告,官官相护倒在其次,要紧的是,律令中明白写着,州府大人有拘拿嫌疑,惩戒恶绅之权。”
      
      小宝儿怒道:“岂有此理,这狗官好生可恶!后来呢?袁大哥,你还不拿剑去将媳妇抢回来?”
      林凛闻言一笑,知道小宝儿这些日子老跟徐达升混一块,或多或少,学了点那江湖匪气,便伸手过去,握住小孩儿气得发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袁绍之凄然一笑,道:“我怎么不抢?只是有些事情,晚了便是晚了,再血刃仇人,大闹京师,又能如何?她终究是嫁作他人妇,且还生了孩儿,我便是将那逼迫她的人阖府上下,杀个干干净净,又能如何?我还不是害死了她,害她的孩儿年幼丧母,从小备受欺凌?”
      他一连说了两个“又能如何”,语气中带了说不出的遗憾悲恸,小宝儿已然听得眼眶微湿,林凛也心情沉重,忽而想到一事,道:“那个离魂刀,便是自那时结下的冤仇?”
      袁绍之点头,黯然道:“正是,那权臣家中豢养高手甚多,我剑术再精,却也难敌众人,浴血奋战了一天一夜,终究还是逃了出来。那权臣怒其爱妾之死,一连追捕了我好些年,及到他病重逝世,这道追杀令,才算渐渐叫人忘了。”
      
      小宝儿按捺良久,终究忍不住问:“那,那女人是怎么死的?”
      “服毒自尽。”袁绍之哑声道:“她说自己已失贞洁,还为那人生了孽种,早便备了□□,只是一直等我,待见了我一面,便了无牵挂。”他长叹一声,忽而站起,伸伸胳膊道:“好了,唠叨得也够久了,我还是回去,你早点歇着。”
      林凛忙站起道:“袁大哥慢走。”
      袁绍之走了两步,忽而回头道:“小宝儿,你随我一道走。”
      “哦。”小宝儿乖乖地上前跟着走了一段,忽而奇道:“袁大哥,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走?小宝儿住这边厢房的。”
      袁绍之嘿嘿低笑道:“你悄悄儿回头,瞧见那花丛里一角白衣没?你白爷在那喂蚊子了许久,今儿个好歹是他生辰,咱们该给他挪地方不是?”
      小宝儿回头一看,果然见到白析皓痴痴站着,一脸踌躇,想上前又不敢的模样,不觉道:“那个,公子爷不会再生白爷的气了吧?”
      “你公子爷只是生自己的气,放心吧,”袁绍之笑了笑道:“倒是你,该想想要怎么对徐三爷,别忘了我才刚说的,人生在世,若白驹过隙,没有那么多机会的,千万别轻言离别啊。”
      小宝儿涨红了脸,皱着小眉头,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啊宝宝们,俺这两天忙着上课学习,没有更新,现在补上
    另外新坑也在紧锣密鼓筹划中,大概明后天开,请关注哦
    林凛和小白的问题,其实在很多情侣中都有,你非常爱一个人,爱到没有自我,对方若不是习以为常,便是心生 不安,前者会挥霍你的爱,后者其实跟你一样担忧,所以,若是能在一起,学会珍惜之余,还要学会好好沟通,沟通很重要。
    老袁的故事,其实已经有童鞋猜出端倪,在此表扬一次。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