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2、番外——生辰(上) ...

  •   白析皓名号“神仙医师”,这里头有两层意思,一是夸他医术了得,神仙转世,再难治的顽疾,再凶险的伤势,只要到他手里,多数能化险为夷。二是赞他相貌非凡,佐以独步江湖的轻功,当真宛若脚踏莲花,翩然临风。知根知底的人,却还知道,“神仙医师”四个字,却有那第三层意思,那便是白析皓风流成性,情人知己满布天下,平生最得意事莫过于美人坐拥,肆意妄为,红绡帐底春宵苦短,温柔乡内夜夜销 魂,这等快活,世上几人能有,自然是似神仙,更胜似神仙。
      
      可惜那都是他遇着林凛之前的事,自从遇上那前世的冤家,江湖上少了神仙医师,倒多了华发医师。谁承想,他一头黑发变成华发后,那昔日放诞不羁的浪子,如今收心养性,脸上少了邪性,多了沧桑,少了跳脱,多了内敛深沉,满心满眼,只为那一人相思萦绕,痴迷沉醉。
      
      白析皓向来是自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哪里管旁人如何看待。他想风流倜傥便到处留情,想情有独钟便守着一人心满意足。他历经千辛万苦,终算得以与心上人在一起,只恨不得朝朝欢好缱眷,日日耳鬓厮磨,压根也想不到先前那些个不入流的事;且林凛为人,面子上着是温煦纯良,然内里却宁折不弯,平日偶然谈到这类风流侠客,言语间多不以为然,白析皓如何敢告诉他自己那些往事来自找麻烦?
      如此日复一日,过得温馨祥和,虽间或有些小烦恼,偶尔也发生点小口角,然白析皓爱林凛至深,断不舍得令他受委屈,林凛又生性豁达不拘小节,有些分歧,往往却能一笑置之,且怜白析皓为他付出许多,想起颇多歉疚心疼,倒直将他当成小宝儿般哄。白家老号并众侍从瞧着白析皓不假言辞,面若冰霜,又对林凛呵护备至,从头打理到脚,遂以为这两人中,必定白析皓是决断之人。然近身接触他二人的袁绍之、琴秋等人,却知这江湖传闻中阎王爷要给三分薄面的神医白析皓,在自己爱人面前,宛若退化成稚龄幼童,动不动便恬着脸装疯卖傻,闹闹别扭引林凛来哄他。久而久之,连邬智雄等管事的都知道,若有要事,回白爷无用,回公子爷才能杀伐决断。
      
      这一日八月下旬,已过中秋,白府内反倒张灯结彩,较平时更为忙碌。偌大的正厅挂上大幅寿字,白府老管事的早早丫鬟小子将这里弄得干干净净,当地摆上紫檀面红木大圆桌,上面早已摆好碗筷等物,就等主人入座,即可开席。少顷,却听一阵笑语飘来,白析皓携着林凛,后随着袁绍之、琴秋、小宝儿等人,一路说笑,走了过来。老管事忙迎上前去,禀报可入席,林凛微笑致谢,引了众人一一落座。待众人坐定,丫鬟们送上净手铜盆,林凛略浸浸手,微笑道:“今日析皓生辰,大伙只管尽兴。”
      “可有好酒?”袁绍之忙问了一句。
      “自然有,”林凛笑道:“锦芳自京师托人给我送了名酿,袁大哥尝尝。”
      袁绍之喜颜于色,笑道:“快,菜肴随意,要紧上酒。”
      林凛哈哈一笑,转头道:“听袁爷吩咐,先上酒吧。”
      白析皓瞪了他一眼,骂道:“今儿个我生日,你喝什么?要我说,别给他喝,没得便宜了这老小子。”
      
      袁绍之早已闻得酒香,跑了过去自丫鬟手中将酒壶接过,自己先倒了一杯,凑近去深深吸了一口,大赞道:“二十年的江州曲陵,果然妙哇,小凛,你那妹子着实了得,这酒极为难得,她都能给你弄来,好本事,好本事。”
      锦芳精明能干,居中斡旋的本事,到得袁绍之这里,均比不上弄一坛成年佳酿,林凛哑然失笑,亲自站起接过酒壶,自白析皓起,替众人一一斟酒,举起杯子对白析皓道:“析皓,今儿个我无备礼物,只此薄酒一杯,为你祝寿,干!”
      白析皓一把按住他的手,笑道:“你在我身边,白析皓已是夫复何求了。莫要学袁绍之那等蛮子,动不动就干杯,我们浅斟低酣即可。”他举起杯子饮了一口。
      小宝儿笑嘻嘻站了起来,高举杯子道:“白神医,小宝儿敬您,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琴秋扑哧一笑,道:“你家公子爷只要乖乖地呆在白神医见得到的地方,他便能自我圆满,如何需要东海南山这等福寿?”
      这有个典故,话说某天早晨起来,白神医忽而不见了林公子,竟然心急火燎,召集了整个宅子的奴才分头找去,自己施展轻功,上蹿下跳,最终林凛却只是在正房暖阁内试穿新做冬衣而已,白析皓只需一步跨去,便能看到。偏生他惶急之下,竟四下寻找,唯独忘了好好找找房里。众人一听,想起这个事,均哈哈大笑。
      白析皓难得有些赧颜,冷冷道:“琴秋,你看来身子欠佳,不如再回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罢。”
      琴秋笑容一顿,立即道:“诸位,白神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时不见如丧魂落魄,又岂是凡夫俗子所能及?来,白神医,”他端起酒杯,正色道:“祝你和小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白析皓脸色稍和缓,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林凛摇头微笑,正待说话,却听得厅外一人飞扑而来,朗声笑道:“白神医过生辰,又怎能少了我徐三助兴的份?”
      白析皓眉头一皱,嫌恶道:“不敢,白析皓当不起徐三爷这个礼,徐三爷还是请回吧。”
      “这如何使得。”徐达升说话间已闯入前厅,大咧咧坐下,一面吆喝丫鬟替他添碗筷,一面笑道:“白神医,你别说得太快,我老徐才刚替你挡了一件大麻烦,你要是知道了,怕得备上等席面宴请于我。”
      
      “白某那点小事,如何敢劳动徐三爷。”白析皓不耐地扬起眉毛,不客气地道:“请回吧,你在这,小宝儿定吃得不开心,他不开心,凛凛定会担心,凛凛一担心,那便是我不开心,所以,徐三爷,您赶紧的,打哪来回哪去吧。”
      徐达升哈哈一笑,夹起一块红烧猪蹄大嚼起来,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斜着眼笑道:“白析皓,你不想知道,我为你解决了什么麻烦?”
      白析皓冷笑道:“我想不出,有什么事,是我解决不了,而你解决得了的。”
      “是么?那还真是多了。”徐达升笑呵呵地道:“比如醉春楼。”
      白析皓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忙收敛了视线,道:“不知你说些什么,算了,今日我生辰,便算积德,坐下一起吃吧。”
      
      徐达升也不计较,笑嘻嘻地又夹了一条烧鸭腿,啃了起来,啃完了,方意犹未尽地放下骨头,凑到小宝儿身边去笑道:“宝儿,好久不见,可想哥哥不曾。”
      小宝儿往后缩了缩,戒备地道:“不,不想。”
      徐达升立即装出一副苦瓜脸,道:“你哥我可是日思夜想,想着我的乖弟弟如今也开始学配药了,不知这东西用不用得上,这不,日夜兼程地给你送了来,你瞧。”
      他将身后包裹解下,只见里头用干净纸包着一物,又郑重其事地解开,立即飘出一阵沁鼻幽香,林凛奇道:“什么东西,如此好闻?”
      白析皓笑道:“不过紫兰草,咱们铺子比这名贵的药材不知多少,只这几日用完了,小宝儿学炼的丸药中正好缺了这一味。”
      林凛点头,微笑道:“如此有心,小宝儿,你还不谢谢你哥惦记着。”
      小宝儿却站了起来,大声道:“主子,我不谢他,他,他才没安好心,他,他••••••”小孩儿骤然涨红了脸,忽而眼圈一红,垂头扁着嘴道:“主子••••••”
      林凛瞧这光景,知他们二人必定有猫腻,多半是这徐达升不知有怎么作弄小宝儿,心里一软,放下箸蹙眉道:“徐三爷,这便是你的不是了。这孩子心眼实诚,单纯善良,你若帮着心疼也就罢了,若总存着嬉戏作弄之心,恕咱们奉陪不起!”
      
      徐达升却如被踩尾巴一般跳了起来,嚷嚷道:“我老徐怎会欺负于他,林凛,当日水陆道场,几百双眼睛看着,小宝儿早认了我作哥哥,由得你反悔么?什么奉陪不起,我明儿个便带小宝儿离了你这,我们才是奉陪不起!”
      林凛微微一笑道:“是,当日情急,认你作兄长也是权宜之计。然此事你可曾禀报父母,开祠堂设香案禀告列祖列宗?或是乡里设宴,广而告之,让小宝儿入你们徐家族谱,改为姓徐?或能拿出兄长之尊,爱护关怀,让宝儿真心实意唤你一声哥哥?”
      天启朝人最重宗族祖宗,当日晋阳公子认锦芳作义妹,皇帝要为此事特地颁了圣旨,又命钦天监择了吉日,祭祀了太庙,行郡主礼,赏郡主品阶服饰等等,如此才全了华阳郡主的名分。徐达升被林凛问得哑口无言,满脸尴尬,林凛笑笑道:“还是说,徐三爷于此事本就无心,既如此咱们也不高攀,宝儿出去,是我林某的得意门生,是白家老号的小少爷,天鹰堡的小主子,未必便不如作徐家名不正言不顺的四爷。”
      徐达升恼羞成怒,一拍案几,站起喝道:“老子做事,什么时候藏头缩尾,老子就是看上这小孩儿了怎么着,看上了还怎么认作兄弟?也不知你怎么教的,你与白析皓整日里亲热不避嫌,这孩子却如小卫道士一般古板正经,老子不过亲了个嘴儿,便如此惊慌失措,避之如蛇蝎••••••”
      众人面色古怪,均忍笑得辛苦,小宝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又羞又气,狠狠推了徐达升一把,叫道:“你还说,你还说,都是你不好,我再也不要见你了,再也不要了••••••”他一抹眼泪,转身一溜烟跑掉。徐达升大急,忙欲追赶,喊道:“宝儿,你别气,哥哥这不是被逼了么••••••”
      
      林凛朝琴秋使了个眼色,琴秋倏忽站起,拦住徐达升,笑道:“徐三爷,这偷吃不抹嘴便罢了,还能大庭广众嚷嚷出来,小可今日可真是长了见识,开了眼界,徐三爷,不知您平日练的是什么功?”
      徐达升一愣,道:“什么什么功?”
      “这么厉害的金刚罩铁面功,小可仰慕之极,自然要好好打探了名目,回头加紧修炼去呀。”
      他此话一说,众人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徐达升却丝毫不以为意,嘿嘿一笑道:“这你们便有所不知,老子待谁好,有心跟谁在一块,本就正大光明,敢对着天地祖宗发誓赌咒,老子这不叫厚脸皮,老子这叫豁达实诚,你们几个,谁敢能老子似的,就站着吆喝一句,某某人,老子便是喜欢你,怎么的吧。你们谁敢?”
      他这话正中了席间几人心病,琴秋神情一黯,倒不好说什么了。白析皓却无所顾虑,站起来便道:“这有何不敢?”
      林凛一愣,忙道:“析皓,别跟他一块疯。”
      徐达升哈哈大笑,叉腰运气,朗声道:“小宝儿,哥喜欢你,要跟你在一处,你快快应承哥哥,哥带你逍遥江湖去。”
      他声音中加了深厚内力,传出甚远,只怕整个宅子都能听到。白析皓微微一笑,不顾林凛扯着他的衣袖,也朗声道:“凛凛,我喜欢你,这一世只愿与你一起——”
      
      林凛大窘,脸颊红似火烧,见众人眼睛齐齐看着自己,只得勉强笑道:“呵呵,那个,中气还挺足。”
      袁绍之掌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众人瞧着林公子难得一见吃瘪的模样,均丝毫不给面子,笑得个人仰马翻。徐达升一路笑,一路拍着桌子道:“白神医,论起脸皮厚,徐某甘拜下风。才刚你这声吼,这宅子内外,怕都听到。小宝儿本就是小孩子,无甚要紧,林公子却有一大摊子事,这下好了,自明日起十天半月内要称病不见客,不然怎么对着下人发号施令?”
      白析皓握着林凛的手,满不在乎道:“有什么要避的,我白析皓便是这样的人,要受不了,他们也不配当我们白家的伙计!”
      林凛却涨红了脸,咬牙道:“徐达升,你不安好心是吧?没问题,从明日起,小宝儿跟着我读书习字,修心养性,你别来打扰孩子用功!”
      徐达升一愣,苦着脸道:“林凛,不带你这么捣乱的——”
      林凛冷哼一声,道:“我是为你好,小宝儿可不像你这么没脸没皮,你让他如此出丑,不赶紧躲两日,真等着他跟你翻脸决裂么?”
      
      众人瞧着徐达升一脸敢怒不敢言,又哄堂大笑,正闹着,忽见邬智雄神情古怪,跑进大厅,陪着笑脸道:“打扰各位的性质了,爷,请移步,小的有事禀报。”
      白析皓头也不抬,淡淡地道:“有什么事不能即刻回禀?说吧。”
      “不是,爷,您过来,”邬智雄一脸尴尬,道:“这事,不宜,那个,爷,您还是过来吧。”
      白析皓奇道:“到底何事?我事无不可对凛凛言,你直说便是。”
      林凛也微笑道:“邬老大,能让你如此为难,必是要事,不若说出来大伙听听,也能帮着出个主意。”
      邬智雄看看众人,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着道:“爷,那小的便说了?”
      “说吧。”
      “您过后可不许责怪小的。”
      “啰嗦什么!”白析皓一皱眉,冷冷扫了他一眼。
      “柳惜惜柳姑娘找上门来了,才刚小的本已道爷不在,云游四方,归期不定,哪知话音未落,便听见爷的声音。柳姑娘这下不依,定要进来,您从前吩咐过,不得阻难她,小的这也是没办法••••••”
      白析皓一呆,道:“哪个柳惜惜?”
      
      徐达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醉花楼红遍江南的名妓柳惜惜,白兄,连我这等大老粗都知晓,您装什么糊涂?话说这女人真好本事,我于道上本已派人阻了她,故意引着她往岔路上去,她这么快就找对了地方,不简单哪。”
      林凛微微一笑,缓缓地问:“不知这柳惜惜来此,意欲何为?”
      袁绍之看了白析皓一脸惶急,心里不忍,便道:“想来也无事吧,旧日白老弟救过她一回,她来谢救命之恩也未可知。”
      白析皓陪笑道:“袁大哥所言极是,我本就说不用她如此多礼,救人乃医师天职,哪里用得着她巴巴来谢。邬智雄,你替我婉言谢谢她,就说心意已领,然不必多礼,请她回去吧。”
      邬智雄忙道:“是是,小的这就去打发了。”
      他转身刚要走,却听林凛淡淡地道:“站着。”
      邬智雄一哆嗦,不敢下去,他服侍林凛已久,对这公子爷不动声色的威仪领教甚多,忙垂手站好,却听林凛淡淡道:“天色已晚,让人家女孩儿如何回去?收拾偏院,先安顿人住下。”
      他站起身,不动声色地拱手道:“林凛略有不适,先行退席,大伙反正不是外人,自便吧。”
      白析皓上前拉住他的手,急道:“凛凛,你听我说••••••”
      林凛一把抽出手,冷声道:“不必,”他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道:“诸位晚安。”
      
      “凛凛——”白析皓还待说,却被他一个犀利眼神,堵住话语,只得眼睁睁瞧着他翩然而去。袁绍之按住他的肩,笑道:“我去与他说说,你别忙,此时你过去了,事情越说越乱。”
      白析皓一阵烦躁,拂袖摔翻碗碟,道:“若是旁人,我也能哄得来,只是他的性子如此刚强,我,我••••••”
      袁绍之笑笑道:“你以前的女人上了门,无异于打了他一耳光,生气也是正常。你莫急,小凛不是蛮不讲理之人,气头上过了,自然就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王子即便与神医在一起生活,却也有很多问题。番外只说一样,虽然借的是第三者这等老桥段,但并非想考验他们的爱情,只是让两人有机会,好好想想如何相处而已。
    像小宝儿,老徐,袁绍之,琴秋等人的故事,皆会在番外中陆续有所提及
    下周开新坑哦,到时候会告诉大家,至于新坑故事,就先保密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