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1、第 91 章(大结局) ...

  •   林凛微微一笑,道:“如此多谢了。”
      沈慕锐目光一黯,低声道:“你到底,要与我如此生分。”他一声叹息,伸手过来,林凛本能一退,沈慕锐手一顿,略略勾起嘴角,笑容中有说不出的苦涩,道:“你,伤处还未包扎。”
      林凛这才想起脖颈上适才被割破的刀口,他伸手一抹,竟然满手殷红,一愣之下,身边已窜上一人,白衣沾尘染血,一头华发凌乱不堪,满眼均是劫后重生的疲惫、激动、庆幸和清清楚楚的恐惧,整个人狼狈不堪,哪里还有神仙医师素日一成风采?林凛心中又痛又酸,禁不住心疼地道:“析皓——”
      他话音刚落,已被白析皓紧紧抱住,那双臂微微颤抖,泄露出内心的惶恐和不安,却死死抱紧,怎么也不愿放开。林凛心中涌起一阵柔情,将双臂展开,重重地回抱了他,不住摩挲他的背部柔声安慰道:“没事了,乖,我没事了,都过去了,没事了。”
      白析皓忽而放开他,哑着声道:“你的伤,我来弄。”
      林凛微微点头,白析皓自怀里掏出金创药,却怎奈手抖个不停,那简单的盖子,试了好久都没法打开。林凛知他仍在后怕,心下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一笑,伸过手去,握住他的手,顺着打开瓶盖,温言道:“我自己来。”
      
      白析皓摇摇头,红着眼睛,抖着手自瓶内挖出药膏,替林凛细心抹上。神医所制之药,自然比之寻常止血活肤之药膏强胜百倍,一涂下去,登时止了血,且创口清凉舒适。白析皓知林凛素来爱洁,便不撕下衣襟为他包裹,反自怀内掏出巾帕撕成两片接在一处替他裹伤。好容易弄完,方勉强一笑,哽咽着道:“好,好了,处理得妥当,往后,才不会留疤••••••”
      他话未说完,已经仓惶流泪,匆忙擦了,又仰起头,将涌到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又咧开嘴冲着林凛傻笑,眼底眉间,全是喜色,直到此刻,方才自林凛险些被杀的惊恐中缓过神来。林凛宠溺一笑,伸手捏了捏他挺直的鼻端,道:“怎的傻了?”
      白析皓深吸一口气,再用力将他抱入怀中,将脸埋入他的颈项之间,如孩子一般不住磨蹭,林凛拍拍他的后背,笑道:“好了,闹够了就起来,这么多人看着呢。”
      白析皓猛然醒悟过来,忙抬头揽住林凛,眼前的沈慕锐,不远处的皇帝,还有其他无数的人,此时都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白析皓戒备地将林凛护在身后,却见沈慕锐目光平和,淡淡地道:“白神医无需草木皆兵,我这一生,再不会逼迫墨存做任一件他不乐意的事。况他的性子,又岂是能为人所胁迫的?”
      
      林凛闻言微笑,道:“多谢沈盟主成人之美,”他语气一转,温和道:“慕锐,余下诸事,便有劳你了。”
      沈慕锐苦涩一笑,阖上眼睛,又睁开,沉声道:“放心,你为我凌天盟煞费苦心,我定不负你所期。”他又看了林凛一眼,毅然转过身,大踏步朝吕子夏走去。明明瞧他步履稳健缓慢,却不知为何,霎时间便跨过五六丈远。他面无表情,气势却实在骇人,虽一人千万,却宛若气吞山河,锐不可当。吕子夏瞧得心惊胆颤,大喝一声:“沈慕锐,你疯了,杀了皇帝你我坐分天下,这不是一早说好的么?”
      沈慕锐蹙眉思索,随即淡淡地道;“是么?我忘了。”
      吕子夏一愣,怒骂道:“出尔反尔的东西!被那小贱人一迷就丢了魂魄,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便是武功盖世,可我手下尽是高手,车轮战也能累死你。给我上!”
      他手一挥,底下的黑衣刺客即刻蜂拥而上,霎时间如黑影一般围了过去,刀剑暗器齐发,通通朝沈慕锐身上头上招呼过去。沈慕锐眼都不眨一下,随手一勾一划,一把揪住一名持剑扑上的黑衣刺客,左手一翻,右手一扯,竟将那人右臂生生扯下,那人一声惨叫,沈慕锐随手一抛,将之落入他人刀剑之上,顿时撞翻三人。沈慕锐脸色不变,继续阔步前行,随手或拨或挥,竟将那刀光剑影视作无物,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无人能挡。就在此时,却听徐达升在后面一声暴喝:“凌天盟的弟兄们,分两路上前,为首领开路!”众位凌天盟部众齐齐领命,霎时间加入战团,乒乒乓乓,场上登时又乱作一堆。
      
      沈慕锐漫步而进,忽而一掌凌空打了过去,他离吕子夏尚有十丈距离,隔了好几十人,这等长度原本无法打中,然掌风竟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来,众人只觉一阵刺骨寒冷压了下来,顿时只觉呼吸沉浊。周遭黑衣人立即集结成阵,大喊一声“保护主公!”霎时间十几样兵刃同时朝他身上招呼而去,沈慕锐面带微笑,左掌一扫一摆,大片兵刃竟让他掌风所至,偏至一旁,右掌又劈过去,登时宛若火焰狂潮,烧灼而上,前面几人,登时惨叫一声,口吐鲜血。
      吕子夏见他如此神威,早吓破了胆,连声呼喊:“给老夫挡住他!”也顾不上身上箭伤绽裂,连滚带爬攀上一匹马,左手马鞭一扬,便欲逃走。沈慕锐轻蔑一笑,纵身一跃,随手抄起一把□□投掷过去,□□立入马背,力大无穷,竟将那马自背到腹堪堪刺穿。那马一声悲鸣,轰然倒地,吕子夏也跟着摔到地上,也是不巧,竟让马蹄一脚踩在肱骨之处,只听咔嚓一声清脆骨裂,吕子夏发出嘶声惨叫。而就在此时,沈慕锐却已扑倒,掌风所及,啪啪拍开两名黑衣刺客,提着吕子夏的后领一把跃起,犹如大鹏展翅一般踏过众人头顶,转眼之间,将吕子夏啪的一声,摔到皇帝跟前。
      
      皇帝冷冷一笑,上前一步,踩在吕子夏断骨之处,疼得他死去活来,方松开脚,眼神阴寒沉郁地道:“太尉大人,闹这么大动静,却落这么个下场,朕可真是,替你惋惜啊。”
      “萧宏铖,”吕子夏头冒冷汗,脸疼得灰白一片,却咬牙切齿道:“成王败寇,老夫无话可说,只是你以为自己能平安无事,回京当你的太平皇帝么?莫要忘了,此刻周遭尽是凌天盟匪众,你自身难保!”
      “是么?”皇帝阴沉地笑着,道:“你莫非以为朕真的束手就擒,不备后招?笑话,单凭骁骑营那点叛军,单凭凌天盟那点乌合之众,也妄想撼动日月,改朝换代?你抬头看看。”
      吕子夏挣扎着抬起半身,却见远处沙尘滚滚,不一会,便见密密麻麻的黑色军旗,铁骑森森,远远本来,当前一名黑衣将军,快马横刀,与一名文官飞驰而来。
      皇帝面色森冷,道:“王福全,传朕的口谕,黑旗军屠尽吕太尉所率叛军逆贼。”
      “皇上,凌天盟众呢?”
      “先留着,其余的,一个不留!”皇帝双目微眯,冷冷地道。
      王福全立即运气喊出这道圣谕,顷刻之间,黑旗军加快步伐,冲入阵营,这些均是南疆训练有素的铁骑,千军万马杀将进来,立即如潮水一般将黑衣刺客杀得七零八落。
      
      耳听得杀声震天,惨叫不绝,吕子夏心知多年心血,此番尽付东流,败局已定,他面如死灰,喃喃道:“难道,老夫的整个计策,尽在你的掌握之中?”
      “是也不是,”皇帝淡淡地道:“朕早就知道,此番新政,必定会逼一些人铤而走险,只是你们平日太过小心翼翼,宫中又耳目众多,槃根错节,难以一举击破。若等着你们动手,不若朕给你们个机会下手。
      “于是,你便甘冒天子出京不祥之大不韪,御驾亲征,与凌天盟匪众决一死战。”吕子夏呆呆地道,忽而哈哈低笑:“我道刘昌敏那老匹夫这次怎的如此好说话,皇帝离京,居然只谏了一次,被罚三月俸禄,便偃旗息鼓。原来,却原来,有这等大用处在等着。”
      
      皇帝轻轻一笑,道:“刘丞相此番受了委屈,回去朕自会好好嘉奖。”
      “那你为何孤身犯险?竟然真的到那酒楼之中与沈慕锐会战?”吕子夏忽而嘶吼起来:“若不是你亲赴那里,老夫又怎会中了你的奸计!”
      “朕当时,只是为了确定,王福全会不会来救驾。”皇帝淡淡地道:“若他来救驾,那便是经墨存授意,也即是说,墨存没有死。”
      “就为了确定那个贱人是不是还活着,你居然,居然甘冒这样的风险!”吕子夏哈哈大笑起来:“你真是疯了,你们都疯了,为了这么个贱人,你们居然癫狂至此。哈哈哈,没想到,老夫终究是败在这个贱人手里,没想到••••••”
      他话音未落,忽而一声闷哼,只见沈慕锐轻轻一掌拍入他的胸口,吕子夏继而脸色大变,趴在地上滚来滚去,不住□□惨叫。皇帝微微蹙眉,道:“你对他干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他中了冰魄绝焰掌而已。”沈慕锐淡淡地道:“这种掌能令人痛如冰凌切割,又如烈火焚烧,你要不要也试试?”
      皇帝后退一步,冷笑道:“除非你想让场内凌天盟众尽数被屠。”
      
      沈慕锐淡漠地看着越为越拢的黑旗大军,看着那当前一文一武两名官员疾驰的两匹马匹渐行渐近,宛若谈论天气那般道:“我若想要,随时,都能杀了你。”
      皇帝一凛,适才见他抓拿吕子夏,犹入无人之境,知道此人武功之强,恐怕无人能及,真是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头颅,易如反掌。他正欲说话,却见林凛扶着白析皓,并那剑客袁绍之慢慢走来,心里满满转柔,叹了口气道:“墨存,为了你我二人能好好谈谈,可真煞费苦心。”
      “是,”沈慕锐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人,不觉语气转柔,道:“不仅救了我盟的二当家,还设计救了你我的性命,又帮着引出这老东西,最后,还与我盟下弟兄联手,对付黑衣刺客,赢得真正援军到达的时间,墨存,做得够多了。”
      皇帝轻笑摇头,同样目视着那抹俊逸身影,轻声道:“他就是这般爱操心,若是你我,只怕早已金蝉脱壳,逃之夭夭,偏他却要揽事上身,此人性情鲠挺特达,风采肃然,朕没留在身边,真真失策。”
      
      沈慕锐默然不语,眼神中却有难掩的伤痛。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无论如何,你我这番,都欠他不少。或许冲着这点,能为之一谈。”
      皇帝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道:“如此,沈盟主请。”
      “皇上请。”
      他二人遂转入一边,自作密谈。王福全神经紧绷,守在边上,不令他人靠近。少顷林凛、白析皓、袁绍之并徐达升等人俱到跟前,见此状况,也不打扰。
      林凛扶着白析皓坐下歇息,袁绍之为他略事包裹伤处,并喂他服了另一颗药。白析皓苍白的脸色上,总算略有血色。林凛与袁绍之略放了心,瞥见一旁倒地不起的吕子夏,林凛冷笑一声,漫步过去,居高临下道:“吕太尉,琴秋呢?”
      吕子夏正疼得死去活来,大汗淋漓地道:“什么琴秋?”
      “废话,我的琴秋呢?”林凛怒道:“快说,他在哪?”
      吕子夏嘿嘿怪笑,狰狞道:“那个小贱货,果然是你故意安排来与我透露信息的。他以为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老夫便会上当么?老夫早瞧着不对劲,命人将他押去隐秘之所。现下老夫丧命于此,可怜他关在那处无人知晓,注定要活活饿死,哈哈哈,萧墨存,你想知道,来求我啊,想条狗一样来求我啊。”
      
      “对不住,我对狗没有兴趣。”林凛面如寒霜,道:“你不说,我便让向皇上进言,在你那个贵妃女儿身上划个七八十刀,撒上蜜糖,引蚂蚁撕咬其血肉。将你那个皇孙打入冷宫,再寻些意外,让他也常常被活活饿死的滋味。让你吕氏一门全部抄斩,留着你的性命,在你面前活活凌迟你的妻妾儿女。”
      “萧墨存,你敢!”吕子夏红了眼,大声喘气。
      “你看我敢不敢。”林凛冷笑道:“晋阳公子萧墨存有多阴狠毒辣,你今天方知么?”他抬头看天,淡淡道:“说吧,告诉我琴秋在哪。我便让人去照应你那皇孙,别忘了,宫里我可比你熟。”
      吕子夏挣扎良久,终于狠声道:“观塘酒楼的地下酒窖。”
      
      林凛笑了起来,道:“放心,吕太尉,令皇孙也是皇上骨肉,你虽有罪,孩子何辜。”
      他站起,见到徐达升呆立一旁,只看着首领与皇帝交谈的背影,眼中情绪复杂,说不清是喜是愁。不觉一笑,走过去道:“二当家,莫担心,他二人若能不兵戎相见,事情便有转机,你一番苦心,终究不会白废。”
      徐达升苦笑一下,道:“如今,我老徐也无奢望,只盼盟内弟兄,能多几个平安到老,便心满意足。”
      
      “怎么?不求闻达于诸侯,不求建功立业,造福百姓了?”林凛戏谑地道:“二当家,你当日水陆道场上那番话,林某可是由衷敬佩,记忆犹新啊。”
      徐达升笑了笑道:“当时年少轻狂,仗剑行侠,载酒江湖,快意恩仇,见不平事不得不鸣,见贪官污吏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又遇上沈大哥这等有抱负有大志的首领,自然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我绝不后悔创立凌天盟,即便被人骂匪众流寇,但我许三却自有一份自豪。”
      “你们当然应当自豪,”林凛微笑道:“多少人庸庸碌碌,不知何为活而活,或隐忍低贱,或苟且偷生,或曰认命,而未尝为自己,为世道的不公做出反应,更遑论试图改变。在这点上,无论凌天盟其后良莠不齐,问题几何,单凭这份想让贪官污吏杜绝于世,想让老百姓吃上饱饭的信念,便值得旁人敬重!”
      徐达升愣住,半响,方困难地道:“这一年,老徐听骂凌天盟的听多了,当年我盟名声大振,多少人欲假誉以为重,借力而后进,一遭落难,竟如落水狗一般人人喊打,便是受过我盟恩惠的老百姓,也纷纷不解敌视,御用文人笔诛口伐更是数不胜数。没想到,竟然是你,会为我们说两句公道话。”
      
      林凛摇头道:“若我真恨凌天盟入骨,又何须与你合作?助你一臂之力?”
      徐达升苦笑道:“只是白神医也折腾得老徐好苦。”
      林凛哈哈大笑,对白析皓道:“徐二当家身上的毒,你便帮他解了罢。以毒御人,咱们不屑为之。何况,二当家自有傲骨,又岂是咱们能使唤得了的?”
      白析皓微笑道:“好,都听你的。”他自怀中摸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思墨,道:“你服下这个便好。”
      徐达升将信将疑,接了药丸吞下,只觉一股暖气冲往丹田,往日真气阻滞现象竟一扫而空。他眼神甚好,瞧见适才袁绍之喂白析皓服下的,也是这种药丸,不禁大奇道:“这,分明是你才刚服下的药。”
      白析皓没好气地道:“我若真给你下毒,凛凛怎会依?先前的药丸,是冲散你体内残余毒素的狼虎之药,效果虽好,然服用之人却会腹痛如刀搅。我恼你令我家凛凛如此烦忧,小施惩戒,难道不该么?”
      
      徐达升一阵气急,当着林凛的面却不好发作,却听袁绍之在一旁笑道:“徐二当家莫要气恼,你才刚服下的药丸不仅有疗伤神效,且有助练武之人提升功力,算来,白老弟虽耍了你,可你也占了便宜啊。”
      徐达升见识过袁绍之的武功,对他佩服之极,听他说话,忙抱拳道:“晚辈谨遵前辈教诲便是。”
      袁绍之呵呵大笑,道:“二当家忒得客气,若不嫌弃,跟着小凛叫我一声袁大哥便可。”
      徐达升笑道:“如此甚好。”
      
      正谈之时,却听得一阵马蹄急促之声,那一文一武两名官员的坐骑顷刻间到了眼前。两人翻身下马,齐齐赶来,见了林凛,皆面露惊喜之色。林凛站了起来,微笑作揖道:“刘丞相,厉将军,好久不见了。”
      厉昆仑一双眼睛,直直地落在他身上,舍不得挪开,却又不敢上前,反倒是刘昌敏哈哈大笑,上前用力大拍林凛肩膀,道:“墨存,真个是你,老夫就知道,晋阳公子哪有那么容易就死,还死得那么窝囊,简直砸了老夫门生的金字招牌。”
      林凛苦笑不语,心想这其中缘由,只能待有机会再向这老人一禀详情。他正待回话,却听刘昌敏咦了一声,直直看向沈慕锐,低声道:“那,那莫非是,是••••••”
      “凌天盟首领沈慕锐。”林凛见他神情有异,不禁道:“恩师,您莫非认得他?”
      刘昌敏浑身颤抖,忽而转身对厉昆仑道:“厉将军,帮个忙,让大军围住这四周,却不必靠近。”
      厉昆仑一眼扫了现场狼藉,对大略情形以了然于心,忙领命道:“是。”他翻身上马,疾驰而去,片刻之间,只见密密麻麻的黑旗军果然散成扇形,围住这里,却不再前进。
      这时,皇帝与沈慕锐一前一后,缓缓走来,刘昌敏一见之下,忙赶前一步,双膝跪下,叩首道:“皇上,老臣以身家性命,保一人平安,求皇上恩准。”
      萧宏铖自登基以来,从未见过丞相这等失态,不禁皱眉道:“国有国法,若你保之人有罪,又岂是能以你身家性命来换?刘昌敏,你老糊涂了么?”
      刘昌敏不住叩首,道:“老臣三朝重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愿以丞相之位,保一人平安,求皇上恩准。”
      萧宏铖越听越是迷惑,不禁道:“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身后的沈慕锐叹了口气,道:“刘丞相,不用你求,我适才以与皇上达成协议,凌天盟至此不复存于世,我自当率众避出疆土,他赦免我盟剩下这不足百人的性命。”
      刘昌敏惊喜得一股脑爬了起来,道:“果真如此?”
      沈慕锐叹道:“墨存早已替我求了恩典,方才所做,不过与皇帝再商细节罢了。”
      刘昌敏欢喜得老泪纵横,道:“这就好,沈兄有后,他日寿终,老夫也算有脸于地下见之。”
      皇帝皱眉道:“沈兄?刘丞相,你指的是?”
      刘昌敏擦擦眼角,低声道:“这本是早该平反的冤案了。二十余年前,太子谋反一案,牵涉到前兵部尚书沈忠秀。”他看了皇帝一眼,道:“当时先皇还是皇子,羽翼渐丰,那沈忠秀的妻子,却是太子妃的表妹,也算太子一门姻亲。虽然未参与谋反,然沈忠秀文韬武略,太过厉害,手中又有兵符半枚,若有异动,必定血溅宫门。老夫为保先皇,实在不能冒这个险,不得已,捏造了他谋反的书信,致使沈氏一门,尽数抄斩。”
      
      沈慕锐一个跨步,掐住刘昌敏的喉咙,狠声道:“原来就是你!可怜我父临遣走我时,还万般嘱咐,若实在危难,可找刘昌敏大人。你是他最信得过的朋友,却原来,也是害死他的罪魁祸首!”
      刘昌敏老泪纵横,道:“对。老夫一生为官,两袖清风,从未做过一件亏心事,唯独欠了你沈家三十八条人命。你若要为沈兄报仇,只管下手!”
      沈慕锐却忽而手一松,将刘昌敏摔倒在地,冷冷地道:“我为何要给你痛快?这世上最大的惩罚,莫过于日日夜夜,追悔莫及,愧疚苦痛,锥心滴血。你活了这么多年,便让你继续活着痛苦,岂不更好?”
      他长袖一挥,对皇帝道:“咱们的条件再加一样,让沈家一门沉冤得雪。不然,我便是血洗此处,也不令你如愿!”
      
      皇帝冷哼一声,正待说话,却听得林凛轻声道:“皇上,请恩准吧。”他手托一金灿灿之物,正是皇帝日前赐予白析皓的双鱼戏珠金饰,微笑道:“您当日赐此信物,言道若不祸国殃民,累及祖宗基业,不肆意妄为,罔顾朝廷律法纲领,则在下所求之事,一概恩准。”
      皇帝眼神转暗,接过那个金饰,叹了口气道:“罢了,刘丞相,回去后便拟诏书,给沈忠秀一门平反,追封个什么官职吧。”
      林凛笑道:“谢皇上。”
      
      沈慕锐默然转身,看着林凛,眼中思虑万千,似要将他的相貌铭刻在心,终于笑了一笑,道:“看来,我又欠了你一样。”
      林凛微笑道:“无妨,或者有一日,你要连本带利还我,也未可知。”
      沈慕锐目光闪烁,道:“我会期待。”他看了一眼一旁虎视眈眈的白析皓,自怀中摸出一节黑玉,放到林凛手中,林凛低头一看,仍是一枚墨玉令。他感慨良多,久久摩挲这枚东西上光滑的质地,耳边听得沈慕锐轻声道:“他若是待你不好,你知道如何找我。”
      林凛抬头,点头笑了笑道:“好。”
      沈慕锐听了这话,终于愁眉得展,伸出手去,似乎想要触摸他的脸颊,终于半空垂下手,转身轻轻道:“那么墨存,再会了。”
      “保重。”林凛道。
      
      沈慕锐身形略顿,终于大踏步,率众离去。黑旗军得了皇帝命令,对他们也不阻拦,只瞧着他们渐行渐远。林凛心下黯然,手却被一人牢牢握住。他抬头,朝白析皓微微一笑,道:“我们也走吧。”
      白析皓点点头,握住他的手,转过头去,袁绍之早将他们先前乘坐的马车套上马匹,牵了过来。这马车四壁已被沈慕锐拍碎,瞧着光秃秃的甚为滑稽。但这等境况,也是聊胜于无,林凛笑着扶白析皓坐上,回头一见皇帝殷切的眼神,心中一软,挥挥手道:“陛下,再会了。”
      皇帝黯然不语,王福全却泪流满面,半响,待林凛以为皇帝无话,终于转身时,却听得皇帝迟疑着道:“你,乃朕新封的明德公子,京师,始终有你的府邸,别忘了。”
      林凛心中一暖,回身弯腰行了一礼,诚挚地道:“谢陛下。”
      皇帝崩紧了脸,侧过身去,负手道:“快走吧,趁朕,还未改变主意。”
      林凛一笑,爬上马车坐好,一转头,见远处厉昆仑端坐马上,目光深情地望着自己,遂也拱拱手,笑了一笑,道:“袁大哥,走吧。”袁绍之吆喝一声,随手抓起一把□□,犹如马鞭,打在马上,马车徐徐,慢慢走出这片厮杀拼斗的土地。
      
      这马车虽像牛车多些,然一路行来,春风拂面,也甚是惬意。白析皓与林凛相偎相依,只觉心中喜乐无限,倒盼着这路长长久久走下去方好。如此走了半日,忽听身后一阵马蹄疾驰,白析皓笑脸一滞,微怒道:“不是君无戏言么,莫非有谁又反悔,不让咱们走了?”
      林凛也甚为疑惑,回头一望,却是徐达升快马加鞭,奔了过来。林凛诧异之极,白析皓却已怒吼道:“徐达升,你不跟着你家首领,却怎的阴魂不散跟着我们?”
      “老子哪耐烦跟着你们!”徐达升嚷道:“老子弟弟还在你们手里,别想就这么赖过去。”
      林凛哈哈一笑,道:“得,那你跟着吧,只是小宝儿早不认你作哥哥,我们小门小户的,可不能白白养着你徐三爷。”
      “钱银短不了你就是!”徐达升咬牙道:“我就不信,我堂堂智多星,还哄不来一个小孩儿。”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公子晋阳的正文到此完结了。
    番外会补上三四个左右,哈哈。
    谢谢一路追文的孩子们,这个文写了大半年,其间许多人来来去去,有很快乐的时候,也有味同嚼蜡,不得不码字的时候;有出离愤怒的时候,也有莫名感动的时候。许多孩子给某水留言,说为了这个文,第一次买v;也有人说,为了这个文,第一次看bl;更有人说,为了这个文,即便有盗版也不看,坚持回来看正版······现在想来,这都是某水特别宝贵的记忆,想起来温暖人心。
    追着看一个文,非常难得,也很辛苦。尤其遇到我这样脾气臭又偏爱繁复文风的作者,你们能坚持看到结局,真的很哪能可贵,某水无法多说,只能再次鞠躬感谢。
    我的新坑开了的话,会在读者群中公布,也会在这个文案中公布,大家若想继续看某水写的东西,就敬请留意。不过我觉得,与一个文相遇需要缘分,所以不会强求谁来看,一切随缘吧。
    再次谢谢你们陪我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你们的鼓励,某水完成不了一个七十万字的东西,谢谢。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