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第 90 章 ...

  •   那烟并不浓烈,甚至有些许馨香,吸进鼻端,不出片刻,便有迤逦幻想,令人神情松弛,宛若母亲抚慰,情人亲吻,耳边骤听种种呢喃低语,让你情不自禁痴迷沉醉。吕子夏身后众黑衣刺双目慢慢有些呆滞痴狂,剑拔弩张的气氛,逐渐被一种温情松懈所取代。
      萧宏铖吸入一点,双眼迷蒙,只看向站在身边的林凛。恍惚之间,身前敌人尽数消散,自己宛若置身秋日飒爽的御花园,园中数丛白玉海棠晶莹剔透,那人便站在花丛之前,轻轻一笑,娇羞艳丽不可方物,耳畔仿佛听见那魂牵梦萦的温润声音,似在催促,又在嗔怪,低低地唤:“皇上——”
      萧宏铖浑身一震,伸出手去,想要触摸那人如玉的脸颊,却在此时,被人灵台上猛拍一掌,登时神智清明,却听耳边杀声震天,定睛一看,不知哪里涌来的援军正自后方蜂拥而上,扑向那些黑衣刺客。而眼前白析皓一脸嫌恶地看着他,手一弯一拍,一枚绿色药丸已吞入他肚中,想是知道他才刚肖想何事一般,一侧身,将他与林凛隔开。皇帝冷哼一声,知道已然服了毒烟解药,也不道谢,却调转视线望向战场。
      对方刺客虽多数中了毒烟,然却个个均是高手,立即许多人已然当机立断,撕下衣襟绑住口鼻,防止再度吸入毒烟。这些人显是训练有素,进退得宜,情形虽危急,却丝毫不乱,当即分成扇形三翼,护卫进攻救助突围,各司其职,牢牢将吕子夏护住。片刻之间,便形成坚固堡垒。更有轻功卓著者分发药丸,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吃了之后,那些黑衣刺客精神大振,一扫适才毫无斗志的颓丧境况。吕子夏高坐马背之上,大是得意,纵声大笑道:“皇上,您素日的威风哪去了?只剩下这些乌合之众,迷魂麻药了么?这点伎俩就想拿下臣,笑话,臣豢养这些奴才甚久,在场全是精锐之兵,若您识相,还是乖乖就擒,老臣或许念着先皇,让您与那小美人作一处也未可知。”
      
      萧宏铖眼神中尽是寒意,牢牢盯着吕子夏,低声问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天下第一神医么?弄的烟怎会没效?”
      “不是没效。而是那老小子跟咱们拼了,给他的人服了逍遥丸。”白析皓咬牙切齿道:“这等药服下去后,令人毫无痛感,精神亢奋,神智迷糊,宛若牵线木偶,只听一人号令。你看他们一个个嗜血残忍,自以为修罗临世,只怕平日里的训练有意为之。”
      林凛怒道:“岂有此理,吕子夏这奸贼真乃死有余辜!袁大哥,劳你将这老王八蛋射下马来,那等小人得志的模样,瞧着实在碍眼!”
      袁绍之轻笑道:“老东西竟敢惹咱们小凛生气,真是该死,瞧我的。”
      他随即抽出背后弓箭,纵身一跃,施展绝顶轻功,攀上半空,弓拉满弦,连珠三箭,嗖嗖朝吕子夏射去,吕子夏见状大惊,身边银刀一闪,却有绝顶高手使刀将箭尽数击落。袁绍之身形下降,黑衣人中立即有暗器高手,飞镖等物嗖嗖向他击去。林凛等人看得心头一紧,失神道:“小心。”却见袁绍之微微一笑,竟在半空中后仰一翻,堪堪躲开这几枚暗器。这点轻功比之白析皓,更为高绝,众人一见,均赞叹不已。袁绍之脚微点地,接力一跃,再度弯弓搭箭,动作潇洒流畅,一气呵成,喝道:“离魂刀郭荣,这是给你的!”
      他话音未落,连珠三箭又再次射去,这才目标却是吕子夏身旁的郭荣。此人原为吕子夏身旁第一猛将,只为布此请君入甕之局,方假意投靠皇帝这方。他见识过袁绍之箭术的厉害,不敢大意,立即挥刀迎上。三箭分取上中下三处要穴,本极为难挡,然离魂刀纵横江湖,却也非浪得虚名。只见空中银光数闪,三柄箭被他全力一砍,顿时折成六段跌了下来。却在此时,听得身旁一声利器破空的微弱风声,郭荣暗叫不好,忙挥刀回向,然始终是晚了一步,一枚小小黑色箭簇射中吕子夏胸口以下,他惨叫一声,砰的跌了下马。众位黑衣刺客大惊,纷纷叫道:“主公——”
      
      郭荣怒目望去,却见袁绍之已翩然落地,边上一少年手持黑色小弓,正朝林凛躬身行礼道:“公子爷,小人得志的老东西已被奴才射下。”
      林凛大悦,笑得美不可言,道:“小全儿真好箭法。”
      那少年笑道:“哪里及得上袁大侠万一。”
      郭荣怒极,拍马而上,便欲越过援军,杀向林凛等人。却在此时,身下坐骑一顿一矮,竟然整个扳倒下去,郭荣还好身形灵活,急忙跳起,方避免被马蹄踩死。他刚一落定,迎面便是一拳铁拳而至,名家风范,虎虎生风,郭荣一刀挡去,这才看清眼前一个二十五六,相貌英挺的年轻人,正一拳接一拳打过来,招式简朴,却威力甚大,令他顿时手忙脚乱。郭荣暗自心惊,对方沈慕锐昏迷,白析皓带伤,明明只剩袁绍之一位高手,可这援军当中,却为何冒出这等武功高强的年轻人?他离魂刀越使越快,直将周遭舞成一片银光,然无论他的招式如何快速狠毒,那年轻人却始终能以有板有眼的一套长拳,应对得从容不迫。郭荣心急之下,大喝一声:“阁下何人?且报上名来。”
      “□□奶奶的阁上阁下,老子就是要宰了你,套什么近乎。”那年轻人边打边骂,顷刻间又攻出五招。郭荣忽而想起一人,道:“你莫非是凌天盟二当家,人称智多星的徐达升。”
      那年轻人冷冷一笑,道:“老子正是你徐家三爷。”
      郭荣冷笑道:“你家首领与我主公有协议在先,共杀了那狗皇帝,真没想到,你却来此救驾,卖主求荣,作朝廷的鹰犬!”
      
      “放屁!”徐达升一拳打去,骂道:“你们看我大哥急于求胜,神智癫狂,便利用我凌天盟弟兄性命为你们铺路,趁我盟与朝廷打得两败俱伤,你们再从中获利,想得美!有我老徐在此,就绝无这等便宜买卖可做!”
      郭荣双目微眯,狠声道:“你凌天盟本就该死,乌合之众,还妄想荣登大宝!既然你们单方毁约,就休怪我们背信弃义!”
      “你们这些个王八蛋,哪里配提信义二字,废话少说,受死吧!”徐达升怒吼一声,一拳下去,离魂刀一勾一带,刀光一闪,竟然正面斩来。徐达升一惊,来不及撤回拳头,正要返身而退,却在此时,只听叮当一响,铁器相击,火光四溅,却是从旁伸过来一柄长剑,挡住离魂刀的攻势。徐达升回头一看,却是刚刚射箭的高手袁绍之,徐达升微微蹙眉,袁绍之道:“小凛说,不能让你有个闪失。”
      徐达升冷笑道:“老子自己能应对,你还是回去护着他吧。”
      “非也,离魂刀与我是旧怨了,徐二当家且退下。”袁绍之长剑一凝,微笑而道。
      
      郭荣闻言,奇怪地打量了他,横刀冷笑道:“你们俩便是一起上又如何?”
      袁绍之嘿嘿低笑,道:“郭荣啊郭荣,你还没老,却已糊涂,我若要出手,你必败无疑,何须与人联手?你也忒瞧得起自个了。”
      他长剑斜斜一指,似乎漫不经心,然却无懈可击,郭荣眼神中闪过困惑、恍然、惊惶、恐惧,失声道:“怎会是你?你不是已死了••••••”
      袁绍之不待他说完,已经一剑过去,他手下长剑明明只是普通钢制,然使出却精妙异常,宛若名剑开庐,千古风流,尽在剑底。他缓慢转身,轻声吟诵道:“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要见无因见,了拼终难拼,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这阙词浅显易懂,在他嘴里轻轻吟来,却仿佛带了千重万重,难以名状的哀伤与思念,他一边吟诵,手中的剑却一招妙过一招,待念道“来生愿”时,却只听尖利的铁器摩擦声,长剑贴着离魂刀蜿蜒而上,瞬间透过虎口,刺穿了郭荣的肩胛骨。郭荣一声惨叫,离魂刀落地发出当啷一声。袁绍之持剑,一脸哀恸,眼神空远,却不知望向何处,徐达升只瞧得目瞪口呆,此人剑法之高,恐怕当世无双,只是这样的人,为何自己却从未听说?他看起来满面烟尘,眼含悲恸,也不知遭遇了什么,让这样的剑术大家,甘愿隐姓埋名,不问世事。
      
      他正胡思乱想间,却忽然听得林凛一声惊呼,白析皓一声嘶声怒吼。徐达升心中大惊,忙回过头去,却见身边人影一闪,却是袁绍之已施展轻功,如离弦之箭一般扑了过去。徐达升慢了几步,到达时只见白析皓被人打倒在地,身前躺着两名黑衣人尸体,衣襟点点,尽是血迹,却犹自不要命一般爬起要扑过去,而林凛脸色煞白,被四名黑衣人劫持住且战且退,皇帝满脸惶急,却竭力压抑,一把推开王福全,向前一步喝道:“要什么先与朕谈,把他放了!”
      
      那四名黑衣人却恍若未闻,施展轻功急速倒退。袁绍之情急之下,手持长剑,奋力一掷,他本就箭法奇准,此长剑灌了十成内力,当真避无可避,立即将一名后退的黑衣人钉死在那。袁绍之一个起伏,再接再厉,从地上摸起一把弯刀又飞掷过去,刀尖穿胸而过,又钉死另一名黑衣人。这一突袭,当真有摧枯拉朽之神力,将余下两名黑衣人震了一震。白析皓再不迟疑,拼尽最后一点力气飞扑而上,飞雨落霞掌重重击在第三名黑衣人檀中大穴,登时只听一阵骨骼碎裂之声,那黑衣人嘴角流血,顿时萎顿倒下。
      片刻之间,袁绍之已然扑至,五指为掌,朝那名劫持林凛的黑衣人门面击去。却在此时,他浑身一颤,硬生生停了下来,白析皓怒道:“老小子,快把凛凛救回来啊!”
      袁绍之脸色变白,道:“快刀单荣,他的刀,架在小凛的脖子上。”
      
      白析皓心里发冷,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快刀单荣是武林中一个相当残忍的刀客。传闻他杀人用越多刀,便越是开心,非把敌人身上每片肌肤都割得支离破碎不可。这等人本就嗜血残忍,但却也对人体血脉了解甚深。他知道一刀从哪下去,人会顷刻毙命,却也知道如何避开那些要害,将人活活凌迟。林凛被那单荣胁迫怀中,刀架颈部,脸色煞白,说不出的楚楚可怜。白析皓一见之下,心如刀绞,跨前一步道:“放了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是吗?为表诚意,白析皓,你先让徐达升的人住手!”吕子夏已被部下包扎上药,此刻在一干死士的簇拥中,遥遥命道。
      白析皓红了双眼,转头瞪着徐达升道:“快住手!不然你身上的解药,我一定不给!”
      
      徐达升皱紧眉头,却默不作声,那单荣刀一紧,林凛颈部立即划出一道血痕,鲜血顺着白玉般的颈项流下,触目惊心。白析皓嘶吼道:“徐达升,快住手!”
      徐达升沉吟着一抬手,终于淡淡地道:“弟兄们都停下。”
      刀剑声渐渐停歇,地上满满俱是鲜血尸首,多数乃身着黑衣的刺客。吕子夏豢养的死士虽然武功高强,不惧生死,然而毕竟吸入毒烟在前,便是以逍遥丸这等霸道药物强行牵制,但长久作战,终究支撑不住。反观徐达升所率凌天盟部俱是精英,便是不用毒烟与之拼杀,也旗鼓相当,此番占了先机,又有药物相佐,伤亡甚少。
      
      吕子夏哈哈大笑,道:“皇上,你居然与凌天盟的匪众合作,你不知道他们与老臣协议在先,势要弑君么?不过这一招险棋走得确实有效,老夫差点兵败于此,只可惜,你千算万算,却算漏不能将自己的心肝宝贝儿随意放出来。”
      他眼神猥琐,色迷迷地打量林凛,笑道:“今日一看,小墨存真乃国色天香,怪不得皇上疼你疼到骨子里,沈慕锐为你痴狂到脑筋不清晰,那个白析皓,为了你,师门的仇也不报了,只怕此刻让他跪下来舔老夫的脚趾头,他也会照办,这等迷功,真是不得了啊。”
      林凛闻言,眼神一寒,咬牙道:“果然是你接应的白析皓。”
      吕子夏笑道:“不错是我,他那天晚上准备送上你的床的那舞姬丑男,皆是我所安排。只可惜白析皓无用,竟然让你逃过一劫。”
      
      皇帝冷冷地道:“少废话,吕子夏,你今日败局已定,反正是跑不了了,不若将墨存放了,朕可留你一命。”
      “放了?”吕子夏摇头嗤笑道:“这等宝贝,老夫好容易擒住了,怎能说放就放?小墨存如此这么值钱,老夫轻易放了,岂不做那等蚀本生意?”
      皇帝眼睛微眯,道:“墨存虽好,然不够温柔风骚,瞧着是个尤物,上了床却跟死鱼一般半点无趣。朕的后宫之中,有的是比他知情识趣的可人儿,明着跟你说了吧,你要带着他走,那是万万不能,朕宁愿他死,也不愿朕碰过的东西,落入旁人之手。你还是快点趁朕没改主意,有些个怜香惜玉之心,换了你的老命要紧,不然到时候两手空空,可不要怨朕不讲君臣之义。”
      
      吕子夏脸色一变,忽而冷笑道:“是么,那咱们就试试,看着小宝贝到底有多值!”他大喝一声:“白析皓,将徐达升给我杀了!”
      白析皓浑身一震,双目痛苦地看向林凛,单荣手劲一发,将他整个头往后一揪,整个弧形美好的颈项全露了出来,林凛大喊道:“析皓,徐达升杀不得,你若为我好,便将吕子夏那老东西收拾了!”
      就在此时,单荣刀口一深,林凛颈部伤口立即流出新的血液,白析皓只瞧得心乱如麻,大喝一声:“住手!我,我照做便是!”
      他双手紧握,勉强提气,双目盯向徐达升。徐达升嘴角露出冷笑,道:“老王八蛋,这等损招也想得出,活该你生孩子没□□,断子绝孙。”
      白析皓慢慢走向徐达升,眼中已有不得已的决绝。徐达升摇头道:“明知是陷阱还往里跳,真不知该说你笨还是聪明。”
      白析皓一掌拍了过去,道:“对不住了,徐达升,我不能让凛凛有事。”
      徐达升侧身避开,道:“你受了伤,杀不了我,只怕是你要命丧我拳下。”
      白析皓惨淡一笑道:“若是我死了,你帮我救出凛凛。”
      “老子才懒得伺候,”徐达升边打边骂:“有本事你自己伺候那个病鬼去。”
      
      两人一来二去,而打了几十招,白析皓脚底虚浮,却在苦苦支撑,徐达升相较之下轻松许多,但他却不能真的杀了白析皓。两人打着打着,忽听空中暗器破空的轻微嗤声,徐达升骤然变色,捂住胸口,慢慢萎顿,嘶声道:“你用暗器,卑鄙无耻。”
      白析皓满脸悲伤道:“对不住,我身受重伤,如何是你敌手,只好用了这等毒针,你放心,不出片刻,你便断气,丝毫痛苦也不会觉得。”
      徐达升唔了一声,终于缓缓倒到地上,他一倒,场上的凌天盟众群情汹涌,纷纷冲过来或惊呼:“二当家!”或痛骂:“贼子陪我二当家的命来——”场面登时大乱,吕子夏大惊,想镇也镇不住,那劫持林凛的快刀单荣更是眼疾手快,立即拖曳着林凛向后退去。
      
      就在此时,明明倒地的徐达升却募地睁开眼,从边上纵身扑了上去,只听哧的一声,他手中所持一精巧箭筒射出数十枚毛细钢针,尽数打在单荣的半边身子上。单荣手一麻,只听徐达升嘿嘿冷笑道:“想不到吧,发暗器的人是我,可不是白析皓。”
      那快刀单荣毕竟是狠角色,眼见大势已去,手起刀落,立即朝林凛脖颈中砍去。眼见林凛要血溅当场,却听得嘭的一声大响,边上整个马车碎裂开来,一人自马车中飞扑而至,左手一抓,硬生生提着林凛的后领拖了开来,再右手一掌,一下将单荣打得飞了再落下,全身软绵绵,头一歪,竟已气绝身亡。显是被那人用重手法一掌打死。
      那人一出现,场上众人皆如被点哑穴,纷纷对他投以难以置信之目光,少顷,徐达升双目含泪,单膝跪下,垂头哽咽道:“首领——”
      他一出声,在场凌天盟众,皆如梦中初醒,纷纷欢声雷动,涌了上来,个个道:“首领,是首领啊。”
      沈慕锐一手护着林凛,面色威严,双目清明沉静,宛若回到昔日那个号令群雄,莫有不遵的凌天盟大当家。他一把扶起徐达升,道:“好兄弟,难为你了。”
      徐达升哽咽道:“不,都是我该做的,大哥,您,没事吧?”
      “没事,想不到幽禁之下,却让我气沉丹田,海纳百川,终究练成第九重冰魄绝焰神功。”沈慕锐淡淡地道,扶好站立不定的林凛,看着他,感慨良多,半响方道:“你在马车上为我求情,我都听到了。千言万语,终究是一句,我对不住你。”
      
      林凛抿紧嘴唇,沉默良久,忽而叹了口气,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对不住,那便帮我拿下那个老东西吧。”他以手遥指吕子夏,道:“小心着,别弄死了,不然你又欠了我一笔。”
      沈慕锐凝视他的脸,道:“你的愿望,我总帮你办了就是。”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便是大结局了,敬请关注。
    然后有番外几个,想看的番外报名上来,俺会考虑哦。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