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初见 ...

  •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就到了八月二十日。
      
      坐在飞机上,叶嘉抱着罗兰的胳膊,撒着娇,“妈,他太老了,我跟他没有共同话题,肯定要憋坏的,我可以不去他家住吗?”
      
      蹭~蹭~蹭~,毛茸茸的脑袋加上黑瘦的脸蛋,罗兰的心又软乎又心疼,但说出去的话却非常坚决,“不行。”
      
      两个男人工作繁忙,只把他们娘俩送到飞机上,就又回去工作了。
      
      叶嘉贼兮兮的,心里算盘打的非常好,想趁着家里两个老男人不在旁边,卖个惨撒个娇,说服心软的太后,没想到太后眼里都是怜爱,送出的却都是刀子。
      
      叶嘉委屈道:“可是我想交朋友呀。”
      
      “不能因为我的性向,就不让我交朋友啊!”叶嘉越说越委屈,眼泪不自觉的就出来了,他抽噎了一下,“我也没做错什么呀,听你们的话去和一个大我那么多的人相亲,被评头论足、挑肥拣瘦、一顿嫌弃,我也会难受的呀。”
      
      “他那么嫌弃我,我一直住他家里,惹他心烦,他还不得虐待我啊!”
      
      罗兰本来心疼的不行,想着自己之前确实不该反对孩子的性向,让孩子受那么大委屈,心里后悔,鼻子酸涩,差点都要陪着一起哭了。只是,一听后面的话,顿时没了好气,捏着他的脸颊使劲拧了拧,“少空口白牙,柏瑜人家一个大忙人,能有时间嫌弃你?”
      
      “你去人家家里住,我和你爸爸、大哥还害怕你给人惹麻烦呢。”
      
      “啊?”叶嘉惊愣,尔后惊喜非常,“什么意思?我不用住他家了吗?啊,不对……”
      
      他开心坏了,手舞足蹈地扒拉着罗兰,“妈,妈!跟我说一下嘛!”
      
      罗兰故作惊讶地吊胃口:“你哥没跟你说吗?”
      
      叶嘉忙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妈,这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嘛!”他急坏了。
      
      罗兰看他眼里冒光,摸摸这儿,碰碰那儿,惊喜的都好似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里一酸,也不逗了,伸手抹掉他脸颊上挂着的泪珠子,解释道:“柏瑜说你还小,应该多和同龄人接触,周末去他家住两天,周间就住在学校,时间长了,说不定……”
      
      叶嘉眨了眨眼,疑惑道:“说不定什么?”
      
      罗兰轻笑着摇头,没回答。
      
      她眼神温柔地扫过他稚嫩的脸庞、湿润晶亮的眼睛,又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颊,触手温暖真实,真心觉得只要小家伙开心,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叶嘉兀自陷入惊喜之中,没有感受到太后的情绪变化。
      
      开心了半晌,他眼睛突然一亮,撅起了嘴,极为不要脸地倒打一耙,“我就说嘛,他就是嫌弃我,不然为什么不让我长住他家?理由冠冕堂皇,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哼哼!”
      
      罗兰抽了抽嘴角,总算明白家里两个男人为什么总想趁她不在,收拾小幺了。
      
      这家伙真是太欠了!
      
      她重重地扯了扯他的脸颊,出了气之后,转头闭目养神起来,任他一个人在那儿傻乐。
      
      叶嘉不知道自己被太后嫌弃了,开心的飞起,啊啊啊啊终于可以不每天见到老男人啦!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开心啦!
      
      叶嘉的开心只持续到走出飞机场,然后就乐极生悲了。
      
      行李几天前就陆陆续续运到了B市,两人也没带什么大件物品,叶嘉背着自己的单肩包,像个闲不住的猴子,蹦跶着在罗兰身旁乱窜,一边前进一边四处张望,“人呢?不会反悔了不来接我们吧?”
      
      他不遗余力、见缝插针地抹黑柏瑜,罗兰装没听见,抓住他,重重地拍了一下,“给我老实点,好好走路。”
      
      正是开学季人流高峰期,机场外人来人往的,各个行色匆匆,脚步飞快,他还在那儿蹦跶,不好好走路,罗兰怕他撞了人。
      
      叶嘉像个,不,他本身就是个熊孩子,好不容易安分下来了,依旧不注意看路,双手插兜,哼着小曲,仰着下巴,眼睛都快顶到天上去了,眼珠子还在骨碌碌四处瞄。
      
      “罗阿姨!”人群左后方不远处传来一个耳熟的声音。
      
      心脏像是突然被电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猛跳起来,叶嘉下意识回头。
      
      “柏瑜。”罗兰转身,笑着看向人群中向他们款款走来的男人。
      
      身材修长匀称,一套深色休闲西装穿在身上,如同时尚杂质封面上的高冷男模,散发着生人别靠近、老子最牛叉的气场。
      
      眉毛浓黑,鼻梁高挺,眼神深邃而平静,看着年纪不大,却浑身带着一种沉敛稳重的气度。
      
      他一路走过来,拥挤的人群像是突然有了意识,不约而同放慢了速度,转过头来看他两眼。
      
      男人似无所觉,见到罗兰他们,只是稍一点头,冷静自持,看的出来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
      
      叶嘉第一印象觉得这人长得挺好,好像还有点眼熟,但待人走近了,看清男人眉眼间的清冷肃然之色后,控制不住的心里一悸,下意识就有些腿软。
      
      好像莫名其妙的,天生就有些犯怵……
      
      叶嘉心里直打鼓,忍不住的就有些怂。
      
      他突然又后悔起自己相亲时不交白卷了——这“男朋友”好看是好看,可看起来绝对不是个好惹的,总觉得比家里两个老男人还可怕,老男人们面前他可以撒泼打滚耍无赖,再不济还有太后挡着。
      
      男人面前……他感觉,他是真的心、肝、脾、肺、肾都会一起怂的啊!
      
      可怕,总觉得男人眼睛一瞪,他就得跪下来哭着喊爸爸。
      
      好想哭啊啊啊啊啊啊!
      后悔死啦啦啦啦啦啦!
      
      叶嘉在心里哭爹喊娘的后悔,总感觉自己要完!
      本来觉得一周在一起住两天还算可以忍受,现在觉得就算是有美颜,他一分钟也忍不了,见了人他就想撒腿跑啊。
      
      这是什么鬼感觉?
      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作妖了啊?
      叶嘉宝宝心里苦,苦的泪流满面,感觉自己瞬间成了小可怜。
      
      “车在地下停车场,司机一会儿就过来。”男人可不知道叶嘉心情,他淡漠地对叶嘉点了点头,眼神半点没停留,转头看向罗兰,绅士地接过手提包,伸出胳膊,罗兰笑眯眯地挽住,两人慢慢地往前走,把叶嘉落在了身后。
      
      “最近忙吗?”
      “还行。”
      “你也不去家里,你叔叔前个时候还说好长时间没见了。”
      “有空一定去拜访。”
      两个人边走边闲话家常。
      
      叶嘉辍在后面两三米,却把两人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男人话不多,通常都是罗兰在说,他简短有礼地回答。
      
      叶嘉忍不住撇了撇嘴,听他们话里的意思,男人去过他家不止一次,关系好像还很好?那他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哼哼,肯定是趁他不在,老男人过去俘获了叶家人的心,然后觊觎他的美色,把他拉进了火坑。
      
      可是……
      
      他又忍不住去偷瞄男人,那张英俊到令人发指的脸庞,就是叶嘉也不得不承认,男人是他见过的唯一配得上“英俊”这两个字的人了。
      
      那清冷板正到近乎面瘫的侧脸,看起来也是该死的完美。
      
      ……觊觎他美色,远不如揽镜自照来的爽。
      
      叶嘉又暗自思量,这“男朋友”看着是可怕了些……但态度冷淡,貌似对他也没有半点兴趣啊……
      
      那一瞬间,叶嘉突然想起他相亲时的第三道考核题,他之前一直以为对方是个猥琐老男人,面对新鲜出炉的小鲜肉相亲对象,急不可耐,所以才搞了这么个奇葩问题。
      
      但对着这张生人勿近,不苟言笑的俊脸,他实在难以把这个男人和出题人对上号,因为男人看起来像个能把自己冻起来,不让叶嘉靠近的神人……
      
      如果不是为了那种需求,为什么要问他对婚前性行为的看法呢?
      
      叶嘉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他不关心这个……
      他关心的是,如何让老男人主动给他条生路……
      
      他正走神,暗戳戳盘算着如何摆脱老男人,人群里就传来一声尖利的叫声,一切发生的太快,叶嘉还没反应过来,腿弯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重心猛地往前倒,耳边传来太后惊恐的叫声,那一瞬间叶嘉甚至还在想太后竟然当众失态了,还暗戳戳地遗憾没来得及录下来,然后就是“咚!”的一声巨响,没有任何缓冲,双腿膝盖着地,重重地磕在了大理石地面上,跪在了转过身来的男人面前。
      
      “小幺……”
      “小幺!”
      
      太后带着鼻音的叫声越来越清晰,短暂的五感失灵过后,回过神来,膝盖和手掌两处剧烈的疼痛直冲头皮,疼的叶嘉眼前发黑,冷汗直冒,眼泪瞬间飙了出来。
      
      “小幺!”罗兰不顾地上脏污,穿着长裙,直接跪坐在地上,抬起叶嘉的脸,慌里慌张地给他擦眼泪。
      
      “手怎么样了啊?”罗兰拿起叶嘉的手,叶嘉疼的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吓的罗兰不敢再动,手足无措地虚捧着叶嘉的手,六神无主,“怎么办啊?”
      
      左手只是擦伤,右手几根手指为了支撑身体重心,直接蹭掉了一层皮,看起来血肉模糊,吓人极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长相平凡、眼窝深陷,像是几天都没睡觉的女人弯着腰,惊慌失措地道歉。她的身后,一个壮实似牛犊的男孩子探出了头,冲跪坐在地的叶嘉吐了吐舌头。
      
      “真是个娇气鬼,哭、哭、哭,羞死人啦!”熊孩子在女人身后又蹦又跳做鬼脸。
      
      罗兰气红了脸,可是又不能冲着孩子发脾气,也不会说狠话,只能狠狠瞪了女人一眼。
      
      “小涛!”女人也生气了,皱着眉,回头一把抓住熊孩子,拖到前面,摁着他的头,呵斥道:“跟哥哥道歉!”
      
      “我不,我就不……你又不是我妈,凭什么要听你的……”男孩子挣扎起来,反过手对着女人又踢又打,别看孩子小,力气非常大,女人根本制不住他,硬生生挨了几拳头。
      
      女人难堪极了,不敢去看周围聚拢过来的人群,只弓着腰,对叶嘉再三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原来不是亲生孩子?
      罗兰也有些尴尬,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走吧。”
      
      虽然与女人无关,但她还是有些迁怒,并不想看到她,特别是她身后的熊孩子。
      
      “你道个屁歉,真把自己当我妈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六七岁的孩子,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说出的话却极其恶毒。
      
      “还有你……”熊孩子指着叶嘉,“老子就不给你道歉了,你能拿……”接下来的话,他说不出口了。
      
      男人冷厉的、似乎要把他撕碎的眼神直接把他钉在了原地,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突然害怕起来。
      
      “哇……”熊孩子受不住了,直接放声大哭起来,他也不敢再看男人,只回头抱着女人的腿,一边哭一边告状道:“他欺负我,你要给我出气!”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女人越发抬不起头来了,但她也好像忘了之前的不愉快,忙不迭地安抚男孩子。
      
      男人皱眉,冷声道:“还不走?”
      
      女人愣了一下,眼里泪花一闪,嘴唇颤了颤,低垂着头,冲罗兰母子鞠了一躬,拉起还在放声大哭的熊孩子,钻进了人群。
      
      “都散了吧!”男人眼睛一扫,围观看热闹的人都有些讪讪的,相互看了看,发出些无意义的语气词,便又拖着行李走开了。
      
      “膝盖疼吗?”男人在叶嘉身旁蹲了下来,垂着眼,也不看他,态度依旧冷淡,说出了两人之间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