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逃跑 ...

  •   “论述题:1、请结合实际,叙述你对《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看法和见解。2、请简要概述当今社会对待同性取向的态度转变过程。3、对于婚前性行为,你持什么样的态度?”
      “……”
      
      叶嘉脸有些红,暗骂了一声,这个老流氓!
      
      这还没成为男男朋友呢,老流氓就开始想些乱起八糟的,叶赫这个坏蛋,给他找了个奇葩玩意儿,根本就是想整他。
      
      叶嘉气哼哼的想,既然相亲是否成功,是由对方来判定,那他也不必怂,胡乱作答一通,总能让那老男人大失所望,意兴索然。
      
      叶嘉瞥了眼对面神色不定的男人,心里喜滋滋的,没瞧见么,人家的助理都看不上他,再一通操作,那老流氓肯定也看不上他。
      
      再说,就他这个学渣,法律法规这些条条框框对他来说就是天书,避之不及的,他哪里知道啥条文规定。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自己的学渣本质如此引以为傲过。
      
      叶嘉乐颠颠地拿起笔,在第一个问题下面的作答区中理直气壮地答道:【学问有限,见识极少,只在网上隐约看到过法规名字,并未了解相关内容,但我坚决维护、坚定支持、严格执行国家的任何法律、法规及政策。】
      
      第二个问题,他则答:【没了解过社会问题,只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家人的态度的转变无外乎先是不敢置信、暴怒;接下来棍棒相加,当事人撒泼打滚、离家出走,被追回;紧接着家人和当事人相互表演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相互妥协,由家人安排,当事人和老男人相亲解决人生大事,断了勾搭小美人的妄想。】
      
      嗯……先表明了自己的无知,然后讲了自己的蛮不讲理、无理取闹,最后讽刺一下老男人,表明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完美!
      
      叶嘉开心地看向最后一题,嘴角立马抽了抽。
      
      妈蛋,绝对不能让老男人得逞。
      
      他嘴角噙着坏笑,大笔一挥,写到:【坚决反对婚前性行为,哪怕男朋友已经奔四,我始终坚持着一棵小幼苗的原则与底线。请相互尊重,非诚勿扰!】
      
      写完大大的感叹号,他手腕一抖,龙飞凤舞地在试卷的右下角签上大名,标上日期。
      
      笔往桌子上一拍,“啪”地一声响,男人看了过来。
      
      叶嘉利落地将试卷放到了男人身前,笑嘻嘻道:“您收好!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会。”
      
      他戴上墨镜,移开椅子,冲男人微一颔首,不顾男人抽搐的嘴角、蹙起的眉头,敏捷地躲开一个满头大汗、急着往里冲而差点撞到他的西装青年,大步流星地离开咖啡厅,走向门口的黑色加长林肯。
      
      “忠叔,我妈不在家吧?”坐进后座,叶嘉激动的心情还没平复下来,他开心地敲了敲驾驶座靠背,“忠叔,我的行李都带了过来吧?”
      
      陈忠哎了一声,忍不住劝道:“眼看着天气要热起来了,西北那地方的夏天,哎呦喂,小少爷您没去过是不清楚,昼夜温差大,白天近四十度,能把鸡蛋给热熟烫了,晚上得穿厚外套,大老爷们都受不了,您这小身板,去了肯定要吃大苦。等您回来瘦了、黑了,太太还不得心疼坏啊。”
      
      叶嘉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我不怕。”
      
      他丝毫不把可能受的苦放在心上,兴致勃勃道:“先把我送到机场,等我回来给您带礼物。还有,别总您啊您得,您叫我叶嘉就行啦!”
      
      陈忠笑呵呵地“哎”了一声,却不接他的话,一路上讲起话来,还是小少爷长、小少爷短的,只把叶嘉听的心生无奈。
      
      忠叔做他们家司机三十多年,是看着他和叶赫长大的。他们把他当长辈看,但忠叔总是执着于规矩,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做事说话却从不改变,叶嘉想起来了就会说上两句,都没什么用。
      
      “小少爷,到了那边,要常和先生、太太、大少爷联系,别让他们担心。”陈忠从后备箱里拿出两个大号行李箱,交到叶嘉手里,啰啰嗦嗦地交待:“防晒、护肤的东西都在紫色行李箱中,外边的不好用,快用完了跟我说,我定制了给您寄过去。还有……”
      
      陈忠将一张卡塞到叶嘉手里,“密码是您的生日,去了别和剧组一起住,住酒店,找条件最好的住。衣服什么的,若是不够,就在当地买,省的这边寄过去耽误您时间。”
      
      叶嘉顿了顿,捏紧了卡片,鼻子酸涩,嘴唇抖了抖,最终哑着嗓子,低声道:“好。”
      
      直到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室,叶嘉低落的情绪才好了些,他打电话给经纪人梁惠,“梁姐,我快登机了,飞机大约在五个小时后到达D市。”
      
      “好。”电话那边的梁惠似是正在忙,“啪啪啪”的打字声不绝于耳,“到了地方,打181********,老秦在机场出口处接你,你直接去剧组。”
      
      叶嘉手忙脚乱地记下号码,说了个“好”。
      
      “对了……”梁惠那边的打字声一停,“坐了飞机,你身上的钱肯定不多了。剧组那边虽说条件不好,但好歹提供住宿,也能给你省点。我和他们讲好了,你去了就和魏承诺一个屋,你俩的戏基本都在一起,人家入行几十年,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跟人家好好学习学习。”
      
      “哎,梁姐,我……”叶嘉想说自己有钱,他不习惯和别人睡一个屋,就被梁惠严词厉色地打断了话。
      
      “还有一件事……”梁惠语气非常不好,“讲话的时候要有分寸,别总日天日地的,把人都得罪死了。你想在这行混,就要谨言慎行,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上次的事,老板非常不高兴。你一个初出茅庐又毫无背景的新人,连海天影视力捧的人都敢得罪,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天高地厚到了极点。那边早就和老板打好了招呼,咱们要么是陪着他们炒沾沾光,要么就闭嘴惊艳。你倒好,直接炸了回去,把辛杰和海天影视全得罪了。若不是我跟老板求情,说你虽年轻气盛,但条件不错,再加上家庭困难、连饭都吃不饱,应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连剧本都接不到了。”
      
      梁惠声音软了下来,语重心长道:“叶嘉,不是姐势力、没骨气,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既然进了这个圈子,还打算长久发展,面对某些操作的时候,就算心里气的骂娘,表面上也要和他们一团和气。有些人的心眼非常小,阴损的手段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咱们不害人,但也要保护好自己,处事的时候,尽量别得罪人。”
      
      叶嘉乖乖地说了句,“好,我会听话的。”
      
      梁惠见他态度不错,也稍稍松了口气,“你听话就好,姐尽量给你多找些角色人设好,片酬不低的剧本。你还年轻,要走的路长着呢,不用管网络上的那些东西,大家都忙着呢,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也没谁会记得你。”又叮嘱了几句,梁惠挂了电话。
      
      叶嘉握着手机,不屑地撇了撇嘴,辛杰那个小人就先小人得志吧,他叶怼怼可不怂,迟早要让他好看。
      
      其实,整件事要从去年《玄门令》的播出说起。
      
      《玄门令》播出的时候,叶嘉因为颜值和人设收获了不小的关注,还有了批鸡血的三月剧粉,梁惠也算有手段,见势给买了几个热搜,然后没过多久,叶嘉在剧中的片段便被许多有才华的剪刀手剪进了自制视频。他在自制视频网站,凭借着少年干净漂亮的颜值又小火了一把,连一些野鸡新闻也带了他玩。
      
      然后突然有一天,好几个网站的野鸡新闻把他和辛杰绑在了一起,连有关他的自制视频中都出现了莫名其妙的辛杰粉丝,到处刷辛杰。
      
      “他和我们辛总轮廓挺像,怪不得演了辛总小时候。”
      “小新人和辛总的气质真像,干净阳光。”
      “据说辛总非常照顾新人呢,有一篇采访中,辛总还说想要个叶嘉这样的弟弟,又漂亮又乖。叶嘉不会演戏,辛总还耐心地手把手教呢。”
      “辛总调/教有方,新人演技虽然青涩,但还过得去。”
      
      ……
      
      林林总总的,叶嘉看到了许多,若问他的看法,他当然是要骂娘,他辛辛苦苦的琢磨角色,成了辛杰的功劳,他明明长得比辛杰好看,怎么就成了像辛杰?
      
      他饰演辛杰那角色的少年时期,两个人除了一次媒体探班和杀青宴,从来没碰过面,何来教导?媒体采访的时候,他本来被安排站在边上,却被辛杰派助理直接叫开,连镜头都没上。
      
      杀青宴的时候,辛杰把他叫到身边,搂着他的肩膀拍了些照片,表情温和可亲,可转眼就锐化叶嘉,给自己一顿狂P,将照片提供给了采访媒体。出了通稿之后,一堆水军在下面狂嚎,说辛杰颜值能打,快二十五六岁了,少年感依旧吊打十几岁的少年郎。
      
      叶嘉是谁?他可是出了名的不要脸和叶怼怼,除了家人,他可从没对人怂过,更别提在人那里吃暗亏。
      
      所以就在一次宣传活动中,当记者问起他被媒体冠上“小辛杰”的名头,并和前辈辛杰同剧组合作,得到诸多照顾,他有什么话想对辛杰说时,叶嘉直接扔了个炸/弹:“我想说的是,我长得可比他好多了,有资格让我冠名成“小xx”的xx还没出生呢。”
      
      记者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反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叶嘉神色淡定地拿起桌子上的签字笔,在背景墙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那句话。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除了记者,谁都不敢去看导演身旁脸色铁青的辛杰。
      
      当然,事发之后这件事被剧组制片方借势大炒特炒,炒的内容全是辛杰团队提供的。踩着叶嘉这个没背景的新人炒热度,不仅提高了戏的知名度,还博得了娱乐大佬海天影视的好感,制片方团队何乐而不为。
      
      于是,叶嘉一个不上线的新人,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必登热搜榜,还一天至少三次,令人发指的持久力和次数,使得叶嘉狂轰乱炸般的强/奸人们的眼球,人们审美疲劳,觉得他反炒太过,没过多久,本来只是水军及辛杰粉丝黑他,到最后真成了全网路人黑。
      
      叶嘉被经纪公司的老板叫过去,骂的狗血淋头。这样的情况,公司绝对不会去救他,只会安静如鸡地看着他黑不溜秋,谁让他自己作死。
      
      可叶嘉从不后悔自己的行为,他本来就是个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谁黑不黑他,他无所谓,况且他又没有社交账号,也不咋泡论坛网络,别人的言语对他来说就如同放屁。
      
      不过,他可不是个吃亏的人,吃的暗亏,他总有一天会还回去。
      
      至于为何向梁惠服软,主要是他知道梁惠虽然有私心,但也是为他好。
      
      梁惠一直认为他出身不好、没背景,作为他的经纪人,在他被黑倒贴捆绑辛杰炒热度,之后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不尊重前辈,反炒过度的时候,急得满脸爆豆,差点跑断了腿,只怕他被老板迫于压力雪藏。
      
      虽然,最终的结果是公司怵于海天影视,不敢给他反黑,让他在网络上被辛杰粉丝及团队、剧组摁着摩擦了一个多月,但梁惠的关心不是假的,他不是个无动于衷、不知感恩的人。
      
      只是,他从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想从他这里得到好处,也得看看大爷他愿不愿意给,他不愿意给,天王老子都别想占便宜。
      
      哼哼,等着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