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清荷》云卷袖 ^第80章^ 最新更新:2019-10-20 10:11: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第 80 章 ...

  •   自梁汶并州自立以来,还未有如此扬眉吐气,心情大好的时候。
      郭城嗣和凉州军皆已翦除,睿王又被瞒得死死的,身旁无人掣肘,远处无人虎视眈眈,梁汶入主冀州的大道宽阔平坦,毫无阻力。
      人逢喜事精神爽,最近的梁汶自然是春风得意,连冬日凄凄惨惨的寒风见到他,也要来个急刹车,慌慌张张的绕道走。
      
      “睿王这几日快到了吧?”梁汶摸着一件绣着五爪金龙的黑袍,头也不回的问道。
      
      “回大人,睿王已近晋阳,约莫还有一日便能到了。”等了半天没有回音,侍卫鼓起勇气偷偷抬起头,却看见自家大人着迷似的正在抚、摸一件黑袍。他好奇的眯起眼,也顺着梁汶深情的视线,不安分的手,仔细端量了那黑袍上金光闪闪的动物。
      
      梁汶似乎察觉了身后人探究的视线,猛的转过声,沉声道:“胆子不小。”
      侍卫连忙低头认错,又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这才让上司消气。
      梁汶哼了一声,又问道:“睿王带了多少人,可有探清楚了?”
      “回大人,只有睿王的护卫队,左右不过五百人。”
      
      区区五百人,面对的是我并州十万精锐主力,捏碎睿王正是易如反掌,梁汶思及至此,重新挂上了笑容,那颗微悬的心,终于完完全全落实在肚内。
      
      只不过,梁汶精心在晋云城内布置的大戏,注定要惨淡收场。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优哉游哉的梁汶,冷不防,被侍卫、奴婢们一声赛过一声高的嗓门吵醒,可这急急忙忙传递来的消息,不是睿王已经被拿下,只等您老人前去查看,而是高邑沦陷,常山告急,裴思清兵临城下。
      
      梁汶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气血翻涌不定,结巴道:“我,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这还不算完,门外又有人一边高喊着:“大人,大人,出大事了”,一边破门而入。
      
      “睿王使诈,他,他根本不在那五百人的使团里!”
      
      话音未落,院中再次加入一个身影,这回居然是周若庭亲自上场:“萧云齐带大军绕道去了太原郡,郡守开城献降了!”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压身,此刻的梁汶从重重打击里回过点神来,理清了自己被夹击孤立的事实。
      原本梁汶还在困恼,是选择在冀州称帝还是回并州再说,几乎在转瞬间,这个问题就变成了,是选择死在裴思清手里,还是睿王手里。
      裴思清的威名他有所耳闻,萧云齐的厉害他亲自领教过,他死谁手?这道选择题,还真是个未知数。
      
      不过,他还来不及做出选择,睿王的人马就呼啸着打到了晋阳城下。
      
      梁汶纵然爱好阴谋诡异,也会算计战友,背后插刀,但他却不是个畏手畏脚的怂人,如此局势下,他下令晋阳城内所有队伍集结,加固城门防御,尽最大努力抵抗两方进攻。
      
      然而,自小心智非凡的睿王岂是容易相与的。
      忍冬命人将梁汶迫害郭城嗣的真相,在城下多角度不间断,每日大声播送,写成戏文,绑在鸽子腿上,箭头上,送到士兵手中,送到百姓心中。
      过河拆桥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所以当时杀郭城嗣、全灭凉州军,梁汶统统做了模糊处理,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只有军中上层和他们的亲信而已。
      如今,当日的血腥黑暗被公布于众,街头巷尾的窃窃私语,士兵之间的交头接耳皆是此事,梁汶背信弃义不值得信赖的形象慢慢深入人心。
      
      人心不稳,睿王的攻击又太猛,固若金汤的晋阳抵抗了不过七日,便被义愤填膺的凉州军叩开了城门。
      
      五花大绑的梁汶、周若庭等人,一字排开,跪在忍冬脚下。
      
      梁汶还算有骨气,不动声色跪的笔直,而周若庭则泣不成声,止不住的求饶。
      
      忍冬握着刀柄,一概不去理会,只严肃道:“郭将军尸骨何在?”
      
      然而,忍冬得到的是死一般的沉静,连哭哭啼啼的周若庭也闭了嘴,只剩下满脸的鼻涕眼泪。
      
      忍冬脸色一沉,又放慢语速问了一遍:“郭将军尸骨何在?我两周军士尸骨何在?”
      
      “烧了烧了,都烧了!那还有什么尸骨!”梁汶终于被逼的不耐烦了,炮竹似的开了口。
      
      忠骨难觅,有英魂召不得。
      
      堂中的凉州将领霎时全面无人色,气到拳头紧握,恨到牙关作响,然而,没有一个人妄动。
      不是因为和郭城嗣情谊浅,不是因为睿王军纪严明,而是因为,他们相信睿王在,会给郭城嗣应有的安慰。
      
      忍冬得到了答案,也是气恼非常,然而他从小便深藏不露,不动声色。
      摸摸系在腰间的白带,他若有所思了一阵,命令道:“公布梁汶等人罪状,正郭将军之名。梁汶一干人等即可问斩,枭首示众五日。”
      
      左右侍卫应了个遵命,找来人手,拖着堂内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大粽子去执行睿王的命令。
      
      忍冬叫来陆照影:“并州军大多是被梁文蒙蔽,并不知晓其中关窍,他们能数年如一日的抗击鲜卑,实属功不可没,本王相信他们能晓事理,能尊大统,望先生处理的时候以招抚为主,万万不可轻易株连。”
      
      陆照影正色道:“殿下放心,其中厉害臣懂得。”
      
      忍冬点点头,找了把椅子,随便坐下,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坐姿,才道:“早日控制住并州、冀州局势,还要请先生费心。”
      
      “天下已收归大半,只剩下裴九,殿下可有想好如何处置?”陆照影犹豫半响,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裴九合忍冬的关系不比寻常,虽说裴九强行按了个皇后的名头给清荷,惹恼的忍冬,而忍冬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可相扶于微末,乃至于出生入死的情份,清荷在乎。
      
      忍冬见陆照影一脸担心忧愁的样子,不由好笑道:“先生,从小到大可少见你如此忧心。”
      
      对比之下,忍冬确实是轻松不少,陆照影奇道:“殿下有办法?”
      
      忍冬撑着头,淡淡道:“天下一统和裴九不死并没有什么冲突,要不哪来乐不思蜀的典故?阿姐既然在乎,留他一命也无妨。”
      
      提起清荷,忍冬多了几分神采,又道:“对了,阿姐方才说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和新曲颇为相似。”
      
      “新曲?”陆照影再次皱起眉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预计10章内就会完结了,
    今年如果还有时间,会先更《秉烛游》,希望各位大大可以移步指正~
    最后日常求留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