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清荷》云卷袖 ^第79章^ 最新更新:2019-10-19 06:02: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第 79 章 ...

  •   幽州既定,鲜卑元气大伤,退百余里,忍冬令慕容归镇守,又抽调数万大军回定襄备战。
      
      自郭城嗣之死的真相传到定襄,忍冬便命令全军上下皆腰缠白布,以缅同袍之死,以记郭将军之冤,以及梁汶那厮的心狠手辣。
      
      正所谓哀兵必胜,凉州军士们每日风里雨里的操、练,正是等着为自己的兄弟、亲人报仇雪恨。如果此时,梁汶能看到群情激愤的凉州军,他将丝毫不会怀疑,只要睿王一声令下,这支虎狼之师就会将他撕成碎片。
      
      很可惜,世上没有如果,梁汶那边不但毫不知情,还为自己的计策沾沾自喜,喜滋滋的给睿王去信一封,细说冀州战场胜局空前,只是郭城辉将军战死,凉州军群龙无首,望睿王亲临安抚。
      
      忍冬将信扔在桌上,笑道:“梁汶胆子可真不小。”虽是笑着,却无端让人一阵颤栗。
      
      清荷冷道:“梁汶的鸿门宴摆上瘾了,真当我军中无沛公。”
      
      一向温和的陆照影,此时也幽幽道:“并州,不是梁汶能守得住的,并州州牧的位置该由睿王说了算。”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正经道:“到时候殿下可别忘了多寻几坛汾酒与臣共饮。”
      
      陆照影此时已经年逾不惑,按大成朝的习惯来说,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蓄一两撇胡子,以期显示自己的成熟稳重。然而,久经沙场、运筹帷幄的陆照影,除了一双眸子愈加沉静外,似乎一点也没有改变。当他拎起酒壶来,就又是当年那个风流倜傥,倾倒宜丰的少年郎。
      
      宋熙曾感玉树临风的陆先生不该独守空房,平白蹉跎了年华,私下没少牵红线搭鹊桥。陆照影倒也配合,每约必至,只是与美人作诗作画,对饮纵论,就是不谈情说爱,分寸拿捏的极佳。
      如此十几回下来,宋熙被那些晕了头的小姐们逼问得紧,奈何陆照影软硬不吃就是不松口,他夹在中间两头为难,起初的一腔热情给浇了个透凉,心道:你就一辈子惦记着清荷姐姐打光棍去吧。便也扔下此事不管,再有人问起一概冷漠示之,久而久之,陆照影终于恢复了清净日子。
      
      陆照影平时虽然健谈,但并不好剖开自己的内心给众人浏览,如今他唯想好好替忍冬打下江山,再替他牢牢守住,其余的事儿他可以全都不要,更别提什么谈情说爱。
      
      午时三刻,陆照影梦中惊醒,梦中浮光掠影,尽是前半生的失误痛楚。
      梦里不知身是客,陆照影轻轻的叹口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响,再也难以入睡,他索性起身,披了件外套坐在书桌前,打开睡前没看完的文书继续工作。
      
      清荷,这是我能想到的,为你最好的付出。
      
      ---
      
      梁汶发出那封书信不久后,前去送信的使者便带回了睿王的口信:十日后本王亲至,犒赏军士,接手郭城辉余部。
      
      梁汶听后,满意的点点头,笑着大手一挥,好好的犒赏了一番信使。
      
      这时的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一击成功的场景,想到睿王顶着那举世无双的容貌,不可一世的神情臣服于自己,几乎要笑出声了。
      
      然而,雄才大略稍显欠缺的梁汶,注定预料不到,这其实是他人生中所剩无几的快乐时光。
      ---
      巍峨的太行山,绵延的太岳山,东西合抱中,有一处热闹却无主的地方,名叫上党郡。此地是并州冀州交界,也靠近裴九势力的边缘,自从并州割据,这里便是个公认的三不管地带,以鱼龙混杂的姿态安然的矗立于乱世之中。
      南来北往的行人,东躲西藏的匪人,无处可去的穷人,通通都能在上党郡安身立命,发展事业。
      
      就在这么一处鱼龙混杂的地方,最近来了一行六人。
      为首的青年身量高挑,容貌俊朗,跟着的有一位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一位白到近乎病态的书生,还有两人目光炯炯,一看便知身手非凡,武功高强。
      另有一人走在队伍末尾,拢着手,漫不经心的四处打量。他容貌生的美丽非凡,尤其一双眼睛璀璨夺目,又清冷疏离。奇的是,这人明明是高大的男子,却穿着一身大红的女裙,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倒比围观的大姑娘还要魅上几分,不由啧啧称奇。
      
      裴九耳力极佳,听见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好笑的转过头,看了那红裙男子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当先进了酒楼。
      
      这家酒楼乃是上党最具规模,最豪华的一家,不但有上下两层,还设有单独包间,包间宽敞雅致,身在其中完全感受不到世道已乱,好似依旧在洛京旧梦,升平繁华之中。
      加之菜色尚可,价格公道,酒楼里面人来人往,生意甚是兴隆。
      
      裴九一进门,唤了声:“掌柜的,还有包厢吗?”
      
      掌柜的五短身材,相貌平平,但手脚麻利,态度周到热情,看到裴九一行人进门,立刻满面春风的迎了上去。
      
      裴九见掌柜上前,低下头,状似不经意的摆弄了下腰间的玉佩,掌柜顺着裴九的目光一瞅,脸色倏忽一变,凑近低声道:“几位爷的包厢,小的一直留着,细心打扫维护,还请几位这边请。”
      
      这酒楼,其实是裴九安排在上党的一处暗桩,联络信物正是方才他把玩的那块玉佩。
      
      正所谓,里面有人好办事,裴九他们亮了身份,便喜提一处安静雅致的包厢,绝对方便密谈。
      
      钟一海刚落座,茶都顾不上喝一口,就迫不及待道:“皇上,鲜卑遁走,梁汶河萧云齐势必翻脸,陛下不如选一个协助,让他们二人成相斗之势,咱们好坐收渔利。”
      
      “哦?爱卿说说看,你钟意支持哪一方?”
      
      钟一海不假思索道:“梁汶势弱,谋略胸襟更是差萧云齐甚多,故而好为我们操纵。臣认为,该和梁汶统一战线。”
      
      裴九笑着摇摇头,抱起臂来,闲散的靠近椅背,缓缓道:“非也,非也。就算梁汶还有个完整的并州可依靠,亦差萧云齐实力许多,如今他连这一亩三分地也要没了,拿什么和萧云齐斗 咱们若站在梁汶这一边......怎么,钟大人是打算耗上十年二十年的和萧云齐唱对台戏
      
      钟一海最近提出的策略,多被裴九否定,究其原因不是钟先生水平一日千里的退步,而是裴九渐渐生了防备之心,对他的言行大多不喜。
      当然了,这其中还亏了周棋定煽风点火的功劳,他总是明里暗里的告诉裴九,钟一海固执执拗,完全不放皇上在眼里。
      
      不得不说钟一海的性情,周棋定还真是吃的透拿的准。
      
      此时,他不顾裴九的意思,又固执开口道:“倘若萧云齐占据并州,这大成版图他便占去了大半,我们更处劣势,何妨拉拢梁汶,让他的日子也别过那么顺当”
      
      裴九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凝结成杀气,一闪而过。
      
      钟一海还不知这须臾间裴老大的心思已经几转,依旧喋喋道:“萧云齐能有什么可怕的,从小流落民间,是皇孙又如何?”
      
      裴九抿嘴不语,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浮现出复杂的神情。
      不到最后不和忍冬撕破脸皮,这是他的战略,也是他的情份,更是他的心魔。
      
      忍冬,我最了解他,是个太可怕的敌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忍冬对裴九,last battle!
    日常求留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