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清荷》云卷袖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30 08:29: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忍冬和新曲入学在即,许氏连夜开工,给儿子做了新衣,看见忍冬还穿着前年的衣服,胳膊袖子都短了一截,许氏心知是谢氏不愿管他,心中有些不忍,顾家别的姐妹兄弟都有母亲疼爱,唯独忍冬没有,柔和道:“还有三日开学,大娘也给你做一件吧。”
      忍冬对新衣服心内是无比向往,毕竟来了茂乡没了下人,也没人照顾他,只好穿了一年多旧衣,身量飞涨,确实有些不合身了,但看见许氏眼圈熬的通红,只道:“大娘辛苦了,不必再为忍冬费神。阿姐说,她会这几天帮我做一件新衣。”
      忍冬后半句乃是编来安慰许氏的,清荷不善女红,且也断断不会有心思给不喜欢的弟弟做衣服。
      是以报道这天,忍冬仍穿着短一截的衣服,和穿着新衣的新曲站在一起,倍显可怜。
      
      顾吟海带着二人去乡学报道,一路行来,乡亲避之唯恐不及,原本凑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人,见到他来,亦是立刻噤声。
      “顾二叔!”人群中郭贤喊道,只见他左边跟着郭城嗣,右边牵着衣着崭新的小儿子郭城辉。
      
      新曲一见郭城嗣,就想到了当日被打的惨状,步子登时便停住了,身子也有些发抖。忍冬扭头一看新曲瑟瑟发抖,眼神却望着郭城嗣,心下了然,道:“那日抢榆钱的是他们?”
      新曲小脸惨白的点点头,随即又大力摇头,道:“清荷姐姐不让说!”
      说话间,顾吟海和郭贤到了一边,去商量代笔之事,郭城嗣也领着郭城辉一步步靠近。
      郭城嗣被裴九教训一番,心中本就憋气,又不敢去找清荷的茬,现下看到清荷两位幼弟,怒向胆边生,吹个口哨,讥道:“奶娃娃也来上学了。”
      郭城辉则看见忍冬衣不蔽体,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拽拽他哥的袖子,道:“哥,快看忍冬这身衣服,真好笑。”
      新曲想自己是哥哥,不能让弟弟受欺负,只好硬着头皮挡在前面,回答道:“两位好汉,我弟弟年纪还小,有什么冲着我来。”
      郭城嗣和郭城辉被新曲的措辞逗得齐声大笑,也学着新曲的语气道:“喊清荷来,叫我三声好大哥,便绕了你们二人去。”
      话音刚落,忍冬就挥着拳迎了上去,眼看拳要上脸,却被一只大手抓住,手的主人同时喝到:“忍冬,怎么动手打人”,原来是顾吟海和郭贤折返。
      郭贤向来知道自己儿子的品行,立刻道:“顾二叔别生气,肯定是郭城嗣这小子带的头,看我不……”说着,脱下鞋子,追着郭城嗣兄弟二人在乡学内鼠窜。
      
      顾吟海黑着脸领着忍冬二人折返,路上忍冬一言不发,并不解释,顾吟海忍无可忍,问道:“怎么回事?你平日最是克制,裴九要去打人你都知道不可取,难道你自己打人就有理了?”
      忍冬不做声,乌黑的眼眸里写满了倔强,新曲急道:“叔父,这怪不得忍冬,是他二人先来挑衅,还让我们喊阿姐来叫他哥哥。”
      顾吟海皱了眉,道:“那也不至于动手。”
      新曲小嘴一扁,顾不得清荷的告诫,将上次采榆钱被欺负之事和盘托出。
      顾吟海万万没想到,被人簇拥着长大的顾府的少爷小姐们,到了乡下,会被一帮小孩欺负,不但被同龄人讥笑嘲讽,还被抢被打,顿时胸口起伏不定,却又无可奈何,长叹一声,拉过忍冬的小手,道:“在我们顾家,你…你受苦了。”
      忍冬听父亲这话说得奇怪,道:“忍冬感谢父亲生养之恩还来不及,何来受苦一说?”
      顾吟海摸摸忍冬的头,不再说话,却有点泫然欲泣的意思,忍冬心道:父亲一定是想起母亲早亡,才如此动容,忙宽慰道:“ 父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上天给顾家以考验,正是想磨练我们,若能百折不挠,自强不息,必有重振家门、重回洛阳的一日。”
      
      就在父子二人温馨脉脉之时,新曲突然道:“叔父,忍冬这件衣服太小了,同学都笑话他。”
      顾吟海这才发现,忍冬手腕脚腕都露着一截在外面。自己粗心大意没发现,没想到谢氏和清荷竟然也不管他,心中不由微微沮丧,强颜欢笑道:“你母亲正打算给你做身新衣服,布料都选了好久,咱们回家就让她好好给你量量。”
      忍冬心知父亲这是安慰他,也不拆穿,反而乖巧一笑,道声辛苦母亲。
      
      这边父子谈心,那边顾家女眷也因顾大富妻子郭氏的到来喜上眉梢。
      顾大富那日对待顾吟海的言行,让郭氏心生愧疚,且顾家生计困难,她也有心帮衬一把。
      还未进门,在前院扫地的裴九见是郭氏到来,一抱双臂挡在门前,也准备以牙还牙刁难一番,开门见山道:“还嫌那日羞辱我叔少了?今日竟要上门来耍泼妇?”
      裴九年纪不大,却是很有气势,个子也高,郭氏不得不抬头仰视对方,诚惶诚恐道:“这是哪里话,婶子是来登门道歉的。”
      裴九大笑一声,道:“您不必自谦,族谱上数起来,您是我五服内的姨奶奶。”
      茂乡三大家族互为婚姻,亲戚关系剪不断理还乱,郭氏听裴九这么说,一时也不知真假。
      犹豫间,清荷也出门来,见状,道:“裴九,别没大没小,把门让开。”
      郭氏见来了个管事又明事理的,忙解释道:“清荷,我真的是来赔礼道歉的,你伯说话冲,千万别见怪。”不等清荷答话,又道:“你大娘和娘在家吗?我这有个赚钱的营生,不知她们是否愿意一试。”
      清荷见郭氏情真意切,又提到挣钱,心中挣扎一番,还是带了郭氏入内堂,顺便喊了许氏二人出来。
      郭氏一见许谢二人,连连赔礼道歉,许谢二人道:“嫂子向来是最明事理的,此来顾府所为何事?”
      郭氏和颜悦色道:“两位妹子,不知你们刺绣女红手艺如何?”
      许氏并未直接作答,而是伸出一直胳膊,道:“嫂嫂看我们这衣服如何?”
      郭氏细看二人衣裳,布料虽然粗糙,但裁剪得当,针脚细腻,图案栩栩如生,颇有巧思,赞道:“妙极,妙极! 不知妹妹们可愿接点女红的活?钱虽不多,但也能补贴家用。”
      郭氏做买卖的小儿子顾汉,最近见宜丰县城有人贩卖苏绣收获颇丰,想到母亲早年和苏州秀女学过刺绣,遂嘱咐郭氏秀了一批绢帕拿去县城,没想到很快销售一空,他高兴之余,拜托母亲在茂乡挑一些善于刺绣的乡亲,授以苏绣针法,以期多储备些绢帕。
      
      许氏和谢氏听到郭氏所言,对视片刻,眼中具是一喜。
      “不知苏绣学起来可麻烦?”谢氏道。
      郭氏见二人动心,道:“我儿只卖些单面绣的绢帕,针法最为简单,两位妹妹有此等功底,上手一定很快。”
      “只是”,郭氏有些为难道:“不知可否在你们这教学和刺绣?不瞒二位妹子,大富不知道我来你们府上,我这是自作主张。”
      许谢二人知郭氏难处,三人便约定,每日忍冬和新曲上学之后,在顾宅学苏绣。
      
      郭氏告辞没多久,顾吟海一行也到了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各自说着今日见闻,家中长辈如今都谋财有道,全家人同时松了口气。
      顾吟海看看家中两位女孩,道:“本朝女子上乡学没有先例可循,咱们现状也请不起先生入府,清荷、新曲你二人可愿跟着裴九一起由我亲教?”
      新曲向来不爱学习,先前在洛阳,就让先生颇为头疼,如今居于乡野,一年不读诗书,说不上有多快乐,脱口便道:“二叔,新曲宁和母亲学女红,不愿学书。”
      顾吟海面有不悦道:“女红读书并不冲突,学习这事就这么定了,等你及笄再做他议。”
      
      晚间,忍冬和清荷被喊去父母房内,顾吟海表情颇为严肃的端坐在矮凳之上,母亲则坐在另一侧,崩着脸,一言不发,显然父母间刚结束一场争吵。
      顾吟海道:“清荷,你乃府中长女,更是忍冬亲姐,弟弟一年未做新衣,旧衣已不蔽体,你就没有发现?”
      清荷最厌烦父亲偏心,不耐道:“一年未做新衣又如何?顾家饭都吃不起,哪有闲钱给他做衣服。”
      顾吟海听到女儿如此答话,气的举起手便要扇她,忍冬慌忙拦在清荷面前,谢氏也急忙拉住丈夫的衣袖,顾吟海只好指着忍冬背后的清荷,怒道:“友爱兄弟,我平日怎么教你的?”
      清荷看着护着自己的忍冬,心道这些年每次和父亲争吵,多半是因为你这小子,气得就要一把将他推开,却又不由想到,似乎每次父亲动怒也是忍冬拦在自己身前,跪着替她求情,没来由的,心一下就软了,到嘴边的忤逆之词也成了:“女儿知错”,看看忍冬布衣下露出的小胳膊,和谢氏面上泪痕,又道:“女儿学女红也有些时日了,不如就替忍冬做一件新衣吧。”
      忍冬惊喜的回过头,顾吟海也放下手,待怒火稍平,缓缓道:“这才有些长姐风范”,似是不放心,又郑重的拉过女儿儿子:“清荷,一定要记住为父所说,拼尽全力保护忍冬,哪怕穷尽一生也再所不惜。”
      清荷不喜父亲这些老生常谈,亦不知忍冬体格康健,头脑聪明,哪点需要自己保护,随便道:“女儿晓得父亲教诲,一是顾家人不得入仕,二是清荷需照拂弟妹”。
      顾吟海认真的点点头,松开手,清荷顺势拉着忍冬去量身裁衣。
      

  • 作者有话要说:  大约要签约啦,希望多个压力才有更多动力。
    如果签约,前期准备一周三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