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级门锋[足球]》绿白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23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资产阶级老父亲 ...

  •   远远地,他们又能听到女孩们的尖叫了。
      
      随后哈弗茨被放了下来,抬头看着那人又恢复了刚刚那叼着烟,却没有任何痞气的漫不经心的形象。
      
      “好了,小凯伊,我们可以开始了。”
      
      哈弗茨的脸后知后觉地涨红了,只有他妈妈才会这么亲昵地称呼他!
      
      他在尤利安的示意下走到自己该去的位置,走了两步他忽然回头,对着尤利安喊道:“加油,尤尼!”
      
      被喊了小名的尤利安:???
      
      懵逼是一回事,同时他脚下动作也没停,他也不看脚底,脚尖随意一挑,皮球就和长了眼睛似的精准飞向瞪着他们的毛刺头手里。
      
      这会儿,聪明点的人都该知道,这座球场今天下午的使用权归谁。
      
      对面的几个少年彼此对视一眼,很聪明地分散了站位,只要对方过来,他们就互相传球。这样哪怕对面站着的是世界第一后卫也没辙,毕竟人跑不过球。
      
      然而尤利安让哈弗茨上来,可不是让他感受一下午后的阳光多么明媚的,他已经在脑海中规划好了线路——哪怕他从前是前锋,优秀的球员都应该全能,至少中场该有的意识他们也必须具备。
      
      在对面的两个少年动起来的时候,尤利安就背过身去,冲着小哈弗茨,往一个方向指去。
      
      他的手势吸引了所有人,包括正互相传球的对面几个少年。
      
      场边的勒夫忍不住把手指伸向了他的鼻孔,这是他心情愉悦地思考问题时的习惯。
      
      他大概能看出来,尤利安的手不是瞎指的,他自有一套踢球思维。
      
      哈弗茨按照尤利安的指示跑了几步,回头就见尤利安不知道什么时候逼近了手忙脚乱的毛刺头,轻松地把球捅向了他不远处的位置。
      
      哈弗茨眼睛一亮,也没思考尤利安是怎么做到的,就去追球了。
      
      眼看着球就这样被断走,毛刺头瞪大眼睛:“你!”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带球不专心的后果。”尤利安嘴里没点燃的烟动了动,丢下一句话。
      
      毛刺头:“……”
      踢球还叼烟,这个人怎么想的?
      有烟不吸,这个人是不是傻?
      
      尤利安去追哈弗茨,后者这会快被堵住了,看见尤利安,小孩也很机智,把球传给尤利安。
      
      这球传的位置不算很准,尤利安判断好了位置,调整速度,快速地跟上这球。
      
      他停球的时间不超过半秒,只是扫了一眼球门,就找到了最佳的射门角度。
      
      他叼着那根烟,顺着烟头的方向看过去,全都是守门员写满卧槽的脸。
      
      冷静分析!
      无缝衔接!
      社会你尤利安爸爸!
      还是左脚,这回他瞄准的是近角,出脚的时候却像是打远角。
      
      他的假动作骗过了包括守门员在内的所有人,人们下意识跟着他出脚的方向探头,结果那球变成了一个速度不快的滚地球!
      
      被假动作骗过的守门员早就扑倒在另一边,想起来,也来不及了!
      
      他再一次无力地目送皮球入网,而他一点办法没有。
      
      “耶!”哈弗茨跳了起来,比自己进了球还高兴。
      
      守门员回头去看那个从头到尾叼着烟,还有闲心去关心自己头发乱没乱的人,他的背景是一群拼命鼓掌的路人。
      
      这还没完,他张开双臂抱住跑过来和自己拥抱的小孩,右手夹住嘴边仿佛带了什么神奇能量的烟,取下来,食指在上面点了点。
      
      午后的阳光洒在他金灿灿的头发和浅色的睫毛上,衬托出几分餍足的慵懒。
      ……这种完事后点根事后烟的即视感,竟该死的甜美。
      
      守门员:“……”
      头一次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场边的年轻女孩跃跃欲试,甚至有人翻找起了口袋,遗憾着自己没带打火机。
      她们非常想要给那个帅哥点烟!
      
      实力碾压。那伙半大小子也不来第三次了,他们有了逼数,不想继续丢人,于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哈弗茨和他的小伙伴欢呼一声,跟着尤利安走到场边,就像两个小跟班。
      
      这时候人们才看清楚了尤利安的模样,的确非常帅,近看更加没有死角。女孩们骚动着,迟迟没有推出第一个搭讪的好人选来。
      
      德国人的文化注定了他们不会过度热情地追逐偶像或者明星。
      
      他们当中有细心的人还发现了点不一样的:“咦,你们有没有发现他很眼熟?”
      
      “啊,这么一说还真的是,他有点像费力克斯……就是跳探戈那个男孩……可惜了。”
      
      “不可能吧,费力克斯就是个跳舞的,怎么可能踢球也那么棒?”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看费力克斯跳舞,早几年他真的很惊艳啊,我特别喜欢那个时候的他……为什么想不开要和人打架呢,妮薇拉还在跳,她身边的人却换了。”
      
      妮薇拉,这具身体的前女友。
      尤利安脸色不带变的,仿佛周围的声音说的是另一个人,和他毫不相干。他把球还给小孩,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中年人朝他和善地笑笑,摘下墨镜:“冒昧问一句,年轻人,你有在哪个俱乐部踢球吗?”
      
      尤利安没第一时间回答,他总不能再说一次巴萨,大人可没有孩子好骗。
      结果他是没说,小哈弗茨替他说了:
      
      “尤利安是巴萨二队的球员!恐怕明年你就能看到他在一线队出场了!”
      
      尤利安:“……”
      戴恩:“……”
      附近才挖完鼻孔的勒夫:“……”
      
      尤利安以为自己要穿帮了,没想到听见这个说法,面前的中年男人笑容更加大:“噢!真的吗?虽然我没听过你的名字,抱歉我不是巴萨的球迷,我的主队是阿森纳……原来是巴萨青训营的孩子!难怪这么优秀!”
      
      尤利安:“……”
      勒夫:“……”
      
      戴恩这话真诚得不行,在他心里,尤利安是巴萨的球员,实在是一个不错的惊喜。身为阿森纳人,巴萨二队对他们来说太熟悉了,他们的前队长法布雷加斯,可不就是当年巴萨青训营出来的人物嘛!
      
      他的老朋友,阿森纳主帅温格,当初慧眼识珠带走法布雷加斯的时候,可是差点把梅西也带走了呢!
      
      想想温格总是差一点签到未来的大球星这件事,他都禁不住要为老朋友惋惜。
      
      这下可好,面前又是一个巴萨青训营的小伙子!他是多么有潜力!
      
      巴萨如今人才济济,可没有青训的年轻人多少出头的位置,相反,阿森纳就不一样了,阿森纳现在特别缺人,从前锋到门将,缺人才缺到荤素不忌。
      他们恨不得把五大联赛便宜好用的球员搜刮一遍,能刮出一个大奖是一个。
      
      刚刚结束的2-8输给曼联的那场惨败,就是阿森纳阵容窟窿太多,补都补不上的证明。
      
      他是退休了,可他还是很乐意帮最近焦头烂额的温格这个忙的,他不忍心看老朋友陷入爱徒出走、被曼联血虐、没钱买好球员还要咬牙带领球队争四的痛苦当中。
      
      戴恩替温格教授把算盘打得啪啪响,你们巴萨两次买我们队长,我们阿森纳就两次挖你们潜力股!
      
      阿森纳当初从巴萨挖走了小法,后来把队长亨利卖给了巴萨;现在队长小法又回了巴萨,那从巴萨再挖第二个潜力股,没毛病!
      
      他选择性忽略了,一个巴萨青训营的球员为什么会在新赛季开始后,还出现在德国。或者说,其实尤利安是不是职业球员,根本不重要——最好不是,这样阿森纳省事又省钱。
      
      他递给尤利安一个名片:“孩子,或许你不会拒绝这份邀请。”
      
      老狐狸展开了他的笑容:“有兴趣去英超试试看吗?”
      
      尤利安接过他的名片,这名片有些旧了。
      
      “阿尔赛纳·温格?你的名字?”尤利安多看了两眼,总觉得这名字眼熟。
      
      这个颇有官员气质的中年男人道:“噢,这不是我,这是阿森纳的主帅,他叫阿尔塞纳·温格,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阿尔塞纳。”
      
      戴恩说完就在想,面前这个小伙子肯定懂他的意思了,没准还会因为能有机会去英超踢球而高兴地蹦起来。
      
      然而尤利安关注点感人:“你是阿森纳的球探吗先生?”
      
      阿森纳前副主席·戴恩:“……”
      戴恩:“你可以这样认为,小伙子。你大概不关注英超,也没怎么了解过阿森纳。不过没关系,相信我,在阿森纳,你会有更多施展才华的空间。”
      
      “阿森纳的试训窗口还没关闭,并且我可以为你写一封推荐信。”
      
      尤利安眨眼,他做出了要去做门将的决定,给德甲好几家俱乐部投了试训申请,没有收到回信,估计以后也收不到了。
      
      这么快已经有个机会摆在眼前了,虽然有点远。
      
      他是无所谓去哪个俱乐部,唯一的要求就是能有出场机会,基于这一点,小球队和成绩糟糕的球队,是第一选择。
      
      不过现在还有个问题摆在他面前——
      
      他现在的老父亲,大老板,老费力克斯,大概会气死。
      尤利安上辈子没有父母,这辈子忽然多了个父亲,那种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尽管他俩一点也不亲近。
      
      尤利安已经能想象他老人家绷着脸对自己说出的话了——
      
      “我允许你跳舞,你答应过我会跳出名堂,结果现在你不但搞砸了,还差点把命赔进去。然后你又告诉我,你要去踢球?”
      
      这么想着,他准备离开,然后腰被抱住了。
      
      他低头一看,是熟悉的小孩。
      
      哈弗茨情急之下抱住了他,看大哥哥看自己了,又脸红红地放下手,支支吾吾地道:“哥哥,以后我还有机会见到你吗?”
      
      尤利安眨眼,大概没想到小孩这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对方的,然而萍水相逢,今后能不能见到,他说了不算。
      现实很残酷,孩子的世界还是要维护,尤利安就蹲下来,和他平视:“你好好踢球,踢进一线队,踢得比所有人都好,肯定就能再见到我。”
      
      哈弗茨点头,大眼睛里还是充满不舍,他年纪不小了,其实他都明白,尤利安是在哄他。
      
      尤利安拍拍他的脸,思索了一会,又从兜里掏出一包没开的烟,递给他:“我身上没带别的,送你这个,当信物。”
      
      他笑眯眯:“愿意的话你就保管着。但是拿着可以,不可以开,更不能抽。以后再见面,我要检查的。”
      
      小孩的眼睛又亮了,如果说他刚刚还是不信的,现在却充满了希望。
      不知道为什么,尤利安送他个信物,仿佛就是给了他一个承诺,让他一下子明确了自己的目标。
      
      “今天下午的球场是你的了,小凯伊。”尤利安站起身。
      
      哈弗茨点头,和他说再见,目送着对方离开,接着又低头去看自己手里的烟盒。
      盒身设计简约,右上角画了一只黑蜘蛛。
      
      看起来是很贵的,他决定回去包起来,好好保管,不被任何人看到。
      
      他的小伙伴过来找他,他宝贝似的放进兜里,捂紧了。
      
      尤利安揣着名片往回走,正好走到马路边,一辆低调奢华的宝马停在他面前。
      
      尤利安:“……”
      
      车门开了,下来的不是什么黑丝高跟鞋,而是一只裹着西装裤的大长腿,下面套着锃亮的高档男士皮鞋。
      
      哦豁,老费力克斯。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五官轮廓和尤利安有几分相似,只是看上去更加成熟稳重,大约有40岁,或许还不到。
      
      尤利安的手随意地碰了碰车身,没有温度,发动机熄灭了有一段时间了。
      
      看来他不是刚刚来。
      
      不远处的人纷纷看着这边,显然他们都被这个豪车上下来的男人吸引了。尤利安就把他当普通熟人,面对这个气场全开的男人,开门见山:“我准备去英超试试。”
      
      “……”
      
      这位英俊的老男人没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一不小心就长这么大了的儿子,满眼都是想吃了他。
      
      尤利安继续:“我很抱歉我对您的公司没有兴趣,您还年轻,或许您可以考虑再生一个继承人,我想您的秘书就很合适。”
      
      老费力克斯沉默了两秒:“……她只是我的下属。”
      
      这位老男人非常沉得住气:“脚好了?”
      
      尤利安诚实道:“没有。”
      
      “……”
      
      “上车。”
      
      行吧,上车准备挨打。尤利安回头和那边的几个小孩挥手,算作道别,顺便还看见了懵逼看着他的戴恩。
      
      戴恩就看着那个年轻人朝他笑笑,喊了一句“感谢你的邀请,我会考虑的”然后上了那辆豪车。
      
      现在的年轻人……
      
      现在的年轻人·尤利安坐在车后座,满脸的无所畏惧。
      
      副驾驶的老男人言简意赅:“哪个俱乐部?”
      
      尤利安:“阿尔塞纳。”
      
      “……”
      
      他说完发现不对,低头掏出那张名片:“不对,这是人家主教练的名字。”
      
      驾驶座的司机插了一句嘴:“是阿森纳吧?”
      
      “对,阿森纳。”尤利安说完,无辜地通过车子里的倒后镜和他父亲对视。
      
      尤利安看这情形,老费力克斯似乎有松口的迹象?这真有点不像他。
      
      老费力克斯的目光落到他嘴角,确切地说是落在那根烟上:“车里不能抽烟。就算是我们的牌子也不行。”
      
      “我只是叼着玩。”尤利安说完自己都想笑,这话说的,他就像个叛逆期和家长对着干的孩子。
      
      显然老费力克斯也这么想,他看尤利安的确没点燃,只是当根草叼着,就没继续阻止,而是问旁边的司机:“从不来梅到伦敦,路费需要多少?”
      
      尤利安差点没叼住嘴里的烟。
      
      司机很认真地算了算:“150欧元差不多了,如果是经济舱的话,先生。”
      
      老男人点点头,掏出100欧元的纸币,递给尤利安:“你所有的卡我会冻结。英国免签,你明天就能走。”
      
      尤利安:“……”
      糟老头子坏得很,这是让他万一不成功回都回不来的节奏,到时候还是得求着他,让他知难而退。
      
      弗兰克·费力克斯有理有据地道:“你成年了,我不会给你一分钱,自己想办法。”
      
      大老板随即露出了他的商人本质,借钱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打欠条,三分利,每月付息,年末还本。”
      
      尤利安:“……”
      现在都九月份了,他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其实对一个有工资的球员来说是小意思,然而对一般的追梦少年来说,老父亲真的是不近人情。
      
      他面无表情地想,坐火车去伦敦的可能性有多大。
      正好能省钱,他上辈子坐飞机出事,现在还心有余悸。
      
      话是这么说,尤利安坦然地接过那100欧元:“您以后会为您今天的投资感到得意的,这笔买卖,您能获得让所有商人愿意为之泯灭人性的收益。”
      
      马克思老爷爷说了,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家会践踏世间的一切。
      
      弗兰克·费力克斯看他一眼:“最好是这样。”
      
      司机忽然发现,小费力克斯这一刻脸上的表情,和他经常在老费力克斯脸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啧,资产阶级的恶臭嘴脸。

  • 作者有话要说:  咕咕咕
    范大将军退役了,我开文了
    心疼卡西和萨拉,祝好
    一下子想起来上本写给小甜甜的祝福,再写一遍吧
    祝愿一生平安喜乐,岁月无忧~文下的小天使也是哦~挨个揉揉肚皮
    大家好热情呀,谢谢大家的期待,超级感动o(* ̄▽ ̄*)ブ么么啾爱你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