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林洛桑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医院里脑补这种事,脸皮有点儿发烫。
      
      “没什么!”她急匆匆走到窗口,拿下最靠近的那份检测结果,哽了几下才把话说清楚,“我看情况考虑一下。”
      
      “想好了联系我。”男人赶时间,讲完这句就仓促要走。
      
      林洛桑:“什么都不留下是准备让我用脑电波联系你吗?”
      
      “……”
      男人顿了顿,递给她一张秘书的名片。
      
      被裴寒舟这么一搅和,她脑子更乱,瞥了眼诊断书上的“怀孕”就把单子收了起来,连夜去找岳辉。
      
      岳辉还没睡,被她约到咖啡厅。
      “正好,南天娱乐想挖我跳槽,我预备带你过去。计划我都想好了,我们先想办法和这边解约,到了南天之后火速给你安排他们最擅长的宣发,到时候《视听盛宴》一播,咱们绝对……”
      
      “你先等等,”林洛桑还是觉得自己的事更大,措辞了一会儿后道,“如果我这时候结婚,你觉得怎么样?”
      
      岳辉感觉自家艺人是不是吃错药了:“你在说什么啊?当然不怎么样了!哪个女艺人会在上升期结婚啊,更何况你国民度都没打出来呢!”
      又念念叨叨:“家里逼婚了吗?你才22,真没必要,跟家里协商一下吧,这正是拼事业的好时候。”
      
      “说来话长,”林洛桑觉得经纪人应该有知情权,“我怀孕了。”
      
      岳辉:“……………………”
      他一边眉毛高抬,一边绷直,表情挣扎模糊,有一种滑稽而魔幻的戏谑感:“你他妈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林洛桑把叠起来的诊断书在他跟前晃了晃。
      
      岳辉人都差点脑梗了:“我操祖宗,你这个节骨眼怀孕?你还要不要前途了啊?!我还准备把你捧红后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呢,这还喝啥啊,我喝他妈西北风去吧!”
      冷静几秒之后,他发现自己冷静不下来:“孩子是谁的知道吗?”
      
      “裴寒舟。”
      
      “裴寒舟也不——”说到一半岳辉回过味儿来,“裴寒舟?老子知道的那个裴寒舟?!”
      更他妈惊诧了:“他还搞女人啊?”
      
      “……”
      林洛桑心情也很复杂:“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觉得实在不能结婚,我就再考虑一下。”
      
      岳辉夸张地比划着:“你确定是裴寒舟吗?身价百亿、长得跟拍画报似的、不在圈内也总能上热搜的那个流量挂?”说完又反应过来,“算了,不是那个裴寒舟估计也入不了你的眼。”
      
      林洛桑看着他一惊一乍亦喜亦悲,感觉自己这当事人没疯,经纪人先疯了。
      
      岳辉思索了很久,又掐了掐大腿,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
      以为丢了西瓜结果仰头一看砸下来的是块金砖,还有比这更意外之喜的吗?!
      他掩着嗓子咳嗽两声:“裴寒舟的话……那我觉得你就结婚吧,还挺好的。”
      
      林洛桑:?
      
      “既然要抱大腿,当然要挑最粗的那个金大腿,”岳辉非常肯定地喝了口咖啡,“就是《视听盛宴》参加不了了,不过有裴寒舟,后面你要什么节目不能撕到。”
      
      二人聊完了有关结婚的事项,岳辉已经完全被喜讯冲昏了头脑,出门时还一个劲儿在八卦:“你们俩什么时候恋爱的?”
      
      “没恋爱,表面夫妻。”
      
      岳辉悟过来几分,不由得小声赞叹:“一次就中,他好准哦。”
      
      走出去几步林洛桑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拧着眉丢过去一个少儿不宜的问号,岳辉老实本分地给嘴拉上拉链,闭麦了。
      
      林洛桑回到公寓后,收到岳辉的消息:【我今天忘了说,你到时候顺便问裴寒舟要一下游轮上的监控,王孟在你房间那一段可以成为和平解约的筹码,就算闹到要打官司我们也不怕。】
      
      【好。】
      
      那晚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从前做少女梦时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在此刻真实发生,她内心却没有丝毫甜蜜和振奋可言。
      大概预料到这是一场除了爱什么都会有的婚姻,而爱情最不牢固,她的理智替她觉得安定,可又莫名唏嘘。
      
      林洛桑第二天起来时,郑妍还没醒,她吃了个苹果就在瑜伽垫上开始做拉伸,锻炼了一会儿就去房间里清东西了。
      今天是公寓到期的日子,团队都为她们找了新的住处,只是二人拖到今天才搬家。
      
      清理了柜子上的CD和书籍,她发现抽屉里还有个没用过的验孕棒,反正也带不走,去卫生间的时候她就顺便用了下。
      测完她没忍住看了一眼,这次的结果是一条杠,和上次完全不同。
      
      她百味杂陈地又核对了一遍说明书,这次测出来的是未怀孕。
      验孕棒好像也有测错的时候,她找出医院的诊断书仔细检查,发现自己好像……拿错报告单了?
      这个怀孕的诊断书上,写的是一个叫“宋嘉茉”的人。
      
      当时和裴寒舟谈判太慌乱,她在报告台上拿起最新的单子就匆匆走掉,后来也只确认了怀孕与否,没有确定名字。
      难道就因为和男人说话晚了点,所以最新的那张已经不是她的了?
      林洛桑火速搭车去了医院,二次检查完毕后,护士一边请她稍等一边回忆:“啊,林女士,你昨天是不是来过?还和宋嘉茉小姐拿错了单子。”
      
      “对,”她几乎大脑一片空白,“我……”
      
      “我”了一会没我出什么所以然来,倒是护士笑着说:“结果一样倒还好说,问题是你们结果完全不同。”
      
      她眼睑颤了颤:“我没怀孕,是吗?”
      
      漫长又短暂的等待过后,属于她的检查结果的确是没怀。
      她又去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轻易地诊出关键点:“你胃受凉了,最近是不是吃了凉性的东西,偶尔还会干呕?”
      
      反射弧拉着她绕了长长的一圈,她放空地点头。
      
      好像被命运玩弄了一遭,她捧着一大堆药回到公寓,开门时仍觉事情荒谬得自己都想笑。
      似乎放下了什么负担,但又如同错失了什么。
      
      这顿离别的午餐是郑妍下厨做的,林洛桑收好药品出了房间,看见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一道道精致的小菜。
      说实话她没有胃口,但她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朋友,也不想毁了这顿饭,强撑着打起精神去厨房帮忙。
      
      郑妍没让她帮什么,给她发了筷子,自己也在她旁边坐下。
      
      吃到一半,郑妍不由得回忆起从前一起出道的岁月:“我还记得一开始公司瞎规划,我们都可生气了,想尽各种办法抗争,还是一次次被打回来。后来我都佛了,说划三年水算了,结果你闲不住跑去学编曲、架子鼓、钢琴吉他还有魔术,我们就这么相互鼓励着充实时间,才撑了过去。”
      “这个团在别人眼里或许不值得多看一眼,但对我来说很珍贵,我不会忘。”
      
      林洛桑眼眶有点发酸。
      
      “我当年是靠运气出的道,这三年来真的感谢你的包容和理解,”郑妍深呼吸一口,“本来有事情没告诉你,但想想也没什么好瞒的——我怀孕了。”
      “那天你问我,是因为看到了验孕棒吧?我不好意思说,因为不是什么正当关系,他不会负责我也不会生下来。前段时间想到要解散了而我什么都不会,太慌了才会这样给自己争取些资源……”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预约今天下午去打掉了,以后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林洛桑猛地一怔,不可思议地看向郑妍,想到自己当时问起男友问题时郑妍的反常,一切才有了答案。  
      那天下午她们聊了很多,她惋惜,更多的是心疼,可她明白这个圈子扭曲又现实,竞争激烈残忍,人很容易在高压下迷失。
      
      陪郑妍在医院料理完已经到了晚上七点,林洛桑问过打扫卫生的阿姨,才明白自己的验孕棒掉在了角落,而她把郑妍的错当成自己的了。
      她思绪复杂,在闹市区的公园里坐了很久很久,直到眼前人潮从喧闹回归冷清。
      
      找到裴寒舟给她的名片,她和秘书约定明天下午和男人见面。
      
      裴寒舟自然觉得她找自己是商量结婚的事,而他也确实没时间再拖了,一见面便道:“明早领证后天婚礼,有没有什么问题?”
      老太太自从见了他之后就每况愈下,要离开的感觉愈发明显,他必须抓紧时间。
      
      他对面的林洛桑却久久没有说话。
      男人等了会,耐心耗尽,看了眼手表:“没问题的话我就吩咐他们去安排了。”
      
      “我没怀孕。”她说。
      
      起身的那刻听到她开口,裴寒舟顿了顿,看向她。
      
      “检查结果拿成了别人的,干呕是因为受凉,”她低声说,“我没怀孕。”
      其实男人和她结婚的原因细想便知,当时找她演戏是为了曾祖母,能看出老人对他很重要,而老人的心愿则是临走前能看到他结婚生子。
      她并不特别,只是恰好在这个机遇之中“怀孕”,便成为了他的猎物。
      
      听完她说的,裴寒舟略作思忖,而后道:“所以呢?”
      
      林洛桑怔了一下:“没孩子你也结婚?”
      
      似乎是过去了好半晌。
      男人理了理袖口,沉声回:“只要你想,就可以结。”
      
      游轮上她那句“不能骗她一辈子”还言犹在耳。
      既然要骗,就骗一辈子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既然不能骗她一辈子……
    -我可以
    好,如果裴那个舟可以,那么我鹿阿灵一样也可以(?)
    我滴桑桑总算可以开始走事业线了0v0
    今天在15字以上的评论里揪200宝贝送红包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