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看见两道红线的那瞬间,林洛桑脑内有根弦倏地断开,余韵震得她思考不能,连视线都有片刻对不上焦。
      某个结果已愈发清晰,但她仍无法相信,侧身混乱地寻找着说明书,希冀着是自己记错了使用方法。
      
      在洗手台上摸到纸张,那薄薄一张纸却仿佛重得让人没有拿起的勇气,她心跳得快无章法,咬了咬牙,展开。
      白纸黑字的表格清晰地写着,双杠为怀孕。
      
      忘了自己到底确认过多少遍,又出了多久的神,一瞬之间天旋地转,甚至不知该怎么呼吸。
      不是都说第一次中不了吗?
      
      林洛桑迟钝地走出洗手间,木然地洗了十几分钟的手,直到郑妍回来,她才大梦初醒般关掉了水龙头。
      她们一直都是住在一起的,最近解散才准备搬家。
      
      虽然郑妍最近好像没恋情,但为了确认,她还是强装镇定地问:“妍妍,你没男朋友吧?”
      
      郑妍愣了下:“问这个干嘛?”
      
      “随便问问。”
      
      “没……没有啊,我哪有机会恋爱,”郑妍哽了下就随手拿起水果吃着,“你想多了,没有的事。”
      
      她魂不守舍地颔首,往房间飘了几步才觉奇怪,回身看着郑妍,“你不是不吃榴莲吗?”
      
      郑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吃了什么,连着后退了好几步,质问助理怎么又买榴莲回来,一阵吵嚷。
      
      门外的喧闹却仿佛和她无关,林洛桑盘着腿,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说明书,心绪打成结。
      她从前就想过,如果她自己当妈妈,一定要给小孩很多很多的爱,一定对他负责,一定让他感受美满的家庭。
      现在别说结婚了,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拿什么去组建家庭?更何况她刚单飞,正雄心壮志地准备一展拳脚,这显然不是该被孩子分散精力的时期。
      可假如选择不要这个孩子,又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她揉了揉发顶,鬼使神差地揭开电脑,映入眼帘的壁纸是她之前存的演唱会场馆。这些年,要开演唱会的目标激励着她奋斗了很久,而今却让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她点开浏览器,输入了裴寒舟三个字。
      此前她对他了解并不多,所有都是来源于新闻和八卦。如果不是这个意外,也许她永远不会想去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说来奇怪,刻薄的新闻媒体竟也对他赞誉有加,夸他年少有为,说他英俊精明。
      他出身极好,往上几代全是赫赫有名的经商人物,母亲曾一手制造出迄今为止最畅销的香水,手握香水渠道的命脉;而父亲曾是华尔街大鳄,金融公司国内外享名。
      更奇怪的是,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太子爷裴寒舟,居然没有直接继承家业坐享其成,选择的行业甚至和父母的没什么关系,二十岁就独自创办了“在舟”,此时不过六年过去,他才二十六,就已经将事业做到了这么成功的地步。
      其中或许有很多秘辛,可惜无人清楚。
      
      事态好像越了解越令人无所适从,百般纠结中,她决定还是先去私人医院检查一下,再做定论。
      
      ///
      
      医院病房内,刚打上石膏的罗讯很不安生:“我都说了这不是撩妹翻车被揍的!”
      
      “都一样,”裴寒舟垂眸看了眼表盘,“走了。”
      他今天来R市有事,正巧听说罗讯住院了,顺道赶来祝贺这个害他临时找“未婚妻”的始作俑者。
      
      “这就走了啊?”罗讯知他工作忙,只在他身后喊着,“下次什么时候来看我?”
      
      “你绝育的时候。”
      
      罗讯:“……”
      
      这私立医院收费不菲,人自然也不太多,楼内异常安静。
      裴寒舟出了病房,正巧看到某个身影做贼般一闪而过,那人穿着连帽衫还扣着帽子,眼镜口罩一个没落下,低着头笔直往前走,还撞到了他。
      
      林洛桑根本没意识到,扶着脑袋道了歉,又匆匆低头,像是生怕被人发现。
      
      但裴寒舟素来对声音敏感,她的音色特别,身上还有股很好闻的铃兰香味儿,很轻易地就让他想到了那天。
      男人蹙眉,似是想到什么,吩咐身边秘书:“查一下,她来干什么的?”
      
      林洛桑检查完后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其余等结果的姑娘都有男友或老公嘘寒问暖,只有她孤身一人,影子被壁灯拉得很长。
      化验单要出结果之前,她突然就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儿了。
      转身欲走的那瞬间,她察觉到异样,抬头,发现空旷的长廊尽头立着个男人。
      
      裴寒舟就在她对面,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
      
      月光温柔如缎,透过玻璃软软地垂坠在他足底。
      某个片刻,还有那么点摘星揽月的清雅之感。
      
      但很快,想到一切是拜他所赐,林洛桑的所有绮思荡然无存。
      
      男人明知故问:“来干什么的?”
      
      林洛桑示意他看科室名:“你觉得呢?”
      
      裴寒舟迈动长腿三两步走近,拿走她手上的检查单,浏览了一遍。
      “……怀孕了?”
      
      她也不甘示弱地抛过去一个问句:“你做措施了没?”
      
      果然,男人沉吟了一会,这才说:“我没准备过这种东西。”
      精神和肉.体洁癖让他难以容忍方圆一米内出现女人,那一夜胡来也完全在他预料之外。
      所以面前这位,确实是他人生里,第一个女人。
      
      而正统媒体鲜少提及裴寒舟的取向问题,林洛桑对他认知有限,此刻所认为的当然是另一番模样——
      已知岳辉放料错误,裴寒舟并非对女人不感冒,那么可得结果:他应当也不是初次和女人在床畔愉快徜徉。
      所以……
      好一个旷世渣男,敢情他一直都是真.枪.实.弹然后让女人去打胎?
      
      她被男人的坦然给震撼到了,抬头看到显示屏里跳出自己的号码,知道是结果来了,她语气不善地朝男人伸手:“单子还我。”
      
      他没动。
      
      林洛桑想拿,他手一扬,轻松躲过:“如果不是我凑巧发现,你不打算告诉我?”
      
      “告诉你就有办法解决了?”
      依照这无良资本家的套路,要么是给钱让她打掉孩子,要么逃避责任装作无事发生。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联络他。双方都醉得不清,她不想把自己置于被动地位。
      
      裴寒舟低头看了她很久。
      其实那天之后,他有查看过她的履历,结果很意外,履历几乎和她的脸蛋一般漂亮:十六岁考上伯克利音乐学院,十九岁随手在网上传了三首歌,倏然大火,同年参加选秀,在平日念书、节假日录制节目的情况下拿了冠军,几乎是当年一骑绝尘的神话。
      媒体提到她时总在标题里写天才的诞生与陨落,然而其中缘由想必只有她自己知晓。
      至于家庭……普通的优渥家庭,能供得起她就读顶尖学府,不算加分项,但也不减分,他向来不看重这个。
      
      前阵子听医生说曾祖母没几个月了,走之前如果能让老人听到点喜讯,老人应当会很圆满。更重要的是,他孑然独行二十余年,自诩挑剔,她是第一个能让他接受亲密接触的人,虽不是喜欢,但倘若放走,不知下一个还有多久才会遇见,抑或是永不会再碰到。
      他不是不染俗世的谪仙,是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食髓知味后常常不受控地想起同她的那些零碎片段,某个想法也在脑内开始盘旋,在这一刻迟迟落定。
      
      “其实有个还不错的办法,”他仍旧是没什么情绪的声调,唇角弧度隐约,“结婚吧。”
      
      这三个字自然而轻盈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去买可乐”。
      
      见第二面就提结婚这事儿林洛桑还是第一次碰到,她甚至想晃晃他的脑袋,去听里面有没有水响。
      “结婚?”
      
      “每个月我会打给你足额的生活费,孩子生下来可以交给保姆抚养,你需要什么也可以和我的秘书联系,不过分的我都能满足。”
      
      比她怀孕更让人震撼的是,这男人好像是认真的。
      
      男人继续补充:“婚后互不干涉,还有什么想法你但提无妨。”
      
      她本质上不是相信爱情的人,却又抱着一丝侥幸般的期待,从前的计划是假如有幸遇到爱情,感情稳定后再考虑要不要孩子。
      但目前一切被打乱,她不忍打掉无辜的小生命,而他给出的似乎是眼下最双赢的办法。
      虽不明白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何必娶她一个过气小歌手,但对她来说,结婚或许弊大于利,和裴寒舟结婚则不一样。
      首先她可以摆脱一切业内潜规则,王孟之流不敢再造次;其次,做音乐非常烧钱,她需要一个移动的ATM;最后则是嫁入豪门听上去何其风光,更何况豪门老公不是秃头,比多数男爱豆长得还帅。他自带流量,还能无形之中提高她的曝光。
      
      如果还硬要加一条的话,就是他那方面似乎还……还不错?
      根据破碎的回忆来看,除了第一次好像有点过于快速之外,后面有印象的几场里,裴寒舟选手的表现皆可圈可点,能拿到均分9.8的好成绩。
      不过她的经历比较贫瘠,给出这个打分是依照于多年言情小说阅览经验。
      
      裴寒舟发现她陷入一种莫名的思索和回忆,貌似还有点脸红的前兆,蹙眉问:“在想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在给你打分:D
    掌声祝贺裴总喜提新外号——9.8
    今天依然是24小时内15字评论发红包奥
    /谢谢小可爱们~/
    深水:一颗大团子、宁蓝shmily
    火箭炮:小熊曲奇
    手榴弹:宁蓝shmily、星梦、奈凉、鹿港小镇
    雷:会不会呀、月亮被我吃掉了、喜欢你呀、36844804、月亮被我吃掉了、月亮被我吃掉了、小情绪〆、倦爷的小鲸鱼、倦爷的小鲸鱼、倦爷的小鲸鱼、鹿港小镇、梵希的大喵、是你酸菜鱼、居居露Lu、我家张妹妹小姐姐、宁蓝shmily、长山河不是河、柒冻冻、莫辰、莫辰、babe、初夏_雨吖呀、居居露Lu、宁蓝shmily、莫辰、时生、初夏_雨吖呀、居居露Lu、苏婉谊、芭拉拉芭拿拿吧啦芭拉、星梦、奈凉、李 大 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