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不适应身旁有人的裴寒舟只睡了一个小时,酒尚未完全醒,蹙着眉看向衣柜。
      这女人昨天拿冰激凌给他盖章、霸占他的浴缸,今天临走时还顺走他一件白衬衫,真是了不起。
      
      来不及多想,两分钟后有一场视频会议,男人揭开电脑,边翻着文件边听对面的长篇大论,明明是信息量很大的汇报,平素他压根不会走神,此刻却无端地,缠绵又断断续续地想起昨晚的片段,和她的声音。
      
      众人看他还是维持一贯的冷漠表情正襟危坐,不由得感慨BOSS果然是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直到最后一位发言完毕,轮到BOSS指点迷津,屏幕里的男人却仍若有所思地紧盯文件某处。
      想必是哪里错得离谱惹BOSS不快,众人提心吊胆地等着斥责,大气都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回忆里林洛桑的关门声仿佛句点,裴寒舟跟着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已经晾了那边许久。
      他启唇,众人屏息,心脏几乎要跳停。
      
      男人盖上文件:“今天就到这里,下次再继续。”
      
      紧张得快吐了的各位:……??
      
      说完后裴寒舟关上电脑,回忆却并未拉闸,关不住似的往外倾泻。
      ——真是疯了。
      他打开窗,海风顷刻灌满屋内,仿佛能将嘈杂心绪一同吹离。
      
      二人各怀心事,林洛桑也没好到哪去。
      赶往表演场地的车上,她表情冷静,但已经在对话框里输入了至少十万个感叹号。
      
      圈内挚友盛千夜则成为了她这次的倾诉对象。
      
      听完了前因后果,盛千夜宽慰她:【往好的方面想想。】
      
      林洛桑:【?】
      
      盛千夜直接给她打了个视频电话:“你别一脸惆怅得跟要英勇就义似的,我问你啊,你们俩谁身价高?”
      
      “他。”
      
      “昨晚累的是你还是他?”
      
      林洛桑愣了几秒:“……他?”
      
      “当然是他了,这就跟自古1比0难找是一个道理!”盛千夜又抛出第三个问题,“你爽不爽?”
      
      林洛桑:“……”
      “你是在给我做笔录吗?”
      
      “好,体验感受暂且不论,就说能和裴寒舟一夜情这种好事,挂在拍卖网站上标价一百万都有富婆买,你信不信?所以相当于你赚了一百万,赚钱有什么不开心的呢?”盛千夜娓娓道来,“要向前看,不要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宝贝,想开点。”
      
      她哽咽半晌,竟找不到话反驳:“你真会讲,不如我帮你报名奇葩说吧。”
      
      “那我可能还是更适合吐槽大会。”盛千夜停了停,这才发现她声音不对,“你嗓子怎么哑成这样?”
      
      她没好气:“你叫你也哑。”
      
      盛千夜绷了三秒,旋即在那边笑得天绝地灭。
      
      林洛桑把电话撂了。
      虽然盛千夜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但其实有点没错,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分纠结没什么好处,她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不如及时止损把这事儿翻篇,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好好生活。
      
      她闭上眼深呼吸几次,决定遗忘这件事,投身进节目彩排中。
      今天她所在的小糊团就要解散,虽然被它拖累了很久,但她和成员郑妍感情不错,多少也有点舍不得。
      
      她们的解散根本没什么告别演唱会,就是在某个小卫视的盛典里进行谢幕表演,连发布会也不配开,成团时轰轰烈烈,糊得无声无息,解散更是万分随意。
      遥想当年节目为她们起名“飞烟”,希望她们能如烟火般一飞冲天,有没有上天她不知道,只知道最后确实是flop得灰飞烟灭了。
      
      镜子里两张年轻的脸,几乎一模一样的齐刘海长直发,公司给她们的清纯定位太过普通,根本没有塑造出成员和组合的独特性。市面上一百个女艺人九十九个清纯人设,混出头简直看命。
      但现在意难平已无用,散都要散了。
      
      排练完后,郑妍慨叹道:“哎,其实这三年是我拖累了你,你唱跳那么好,却因为我跟不上才一直没有量身定制的舞台,才华和优势都没施展开。”
      
      “团队本来就要协作配合,别胡说八道了啊,”林洛桑弹了弹郑妍脑袋,“不过,你后面打算怎么发展?”
      
      “不知道,感觉我什么都不会,你呢,还要继续唱歌吧?”
      第一次看她表演时郑妍就觉得,林洛桑简直生来属于舞台,一颦一笑都散发着无法抵抗的光芒和自信。
      
      林洛桑想了会:“应该还会继续吧。”
      她写过很多喜欢的歌,还没来得及给大家听到。
      
      换上演出服的林洛桑和队友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心虚地拉了拉短裙。
      也不知道裴寒舟这男人到底是不是思虑周全,但确实是聪明地把草莓全种在了不会被看到的地方——除了不慎在她脖子后头留了个,其余服务可称完美。
      只是裙摆和衣摆之下痕迹斑驳,她刚换衣服时对着镜子都吓了一跳。
      
      她又用遮瑕液盖了盖颈后,头发散下来,这才正式进了场。
      要表演的团歌没什么好说的,歌词简单曲调一般,舞也不够燃,幸好二人靠脸和配合救回来不少,但台下观众仍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最终稀稀拉拉地鼓了几下掌。
      
      升降台逐步下降,带着她这几年的平庸,一同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到这里,组合就算正式解散了。
      
      经纪人开始忙着给她们改微博认证,仿佛被团束缚已久,多在身上贴一会“飞烟成员”的标签都嫌晦气。
      团体表演并非单人solo那样简单,团员们需要适应彼此的风格,不能过于突出,一切为组合服务。她和郑妍都是个性分明的人,这样的运营方式会遮盖掉身上的闪光点,更何况公司没有好好经营,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林洛桑在准备发微博的时候,听到岳辉跟自己说:“对了,那个《视听盛宴》联系我们了,一个属于原创歌手的节目,舞美、乐队、音响都是一流,你意下如何?”
      
      “我当然觉得好,”林洛桑手指歇住,“但是这么好的节目,我听说名额早就被合作公司分干净了,怎么会请我?”
      她现在并不出名,小公司也没有这种资源——怎么就轮到她了?
      
      “说不定想捧个沧海遗珠呢?你看隔壁那节目虽然大佬挺多,但每季也都有个不知名的实力唱将。《视听盛宴》里,舞台美感和创作才华缺一不可,你外形条件好嗓子也好,最佳人选舍你其谁?”
      岳辉继续道:“他们肯定是看中了你的潜力和才华,接吧。”
      
      她想了想:“嗯,你定。”
      
      后台闲聊间,不知谁提起了裴寒舟,听到这三个字的刹那,林洛桑下意识有些腿软。
      
      岳辉惯例分享完“裴寒舟对女人不感兴趣”后,她终于忍不住反驳:“拉倒吧。”
      虽然其它的记不太清,但她还恍惚记得止歇时凌晨五点的标记,那时间仿佛大字报一样篆刻进了她的脑海。
      做到凌晨五点啊,这是什么概念?
      当事人林洛桑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岳辉:“怎么了?”
      
      怎么了?要不是岳辉瞎放料她能往人房间跑吗?躲是躲过了王孟,自己也差点搭进去半条命。
      她甚至怀疑男人是不是二十几年都没开过荤啊,他是觉得以后不会再见,所以逮着她往死里做是吗?资本家都这么热衷于压榨吗?
      如果不是她实在扛不住,她合理认为这男的能彻夜不眠赶赴人生的大.和.谐。
      
      盛千夜还说她不亏?
      亏,亏得血本无归。
      
      她摇摇头不愿再想屈辱的昨日,发完解散微博后便赶往下个行程。
      今天某个美妆品牌落柜R市,邀她去站台参加活动。
      
      既然已经单飞,她现在完全可以按优势来包装自己。
      岳辉和化妆师在讨论这脱团的第一个造型,应该如何设计。
      她并非平板身材,腰肢细软不盈一握,曲线柔美,眼瞳生来潋着些水色,不是狐狸眼却带着几分狡黠,清纯之中又有点浑然天成的小性感,个人风格明艳而强烈。
      
      一小时后,有身影出现在品牌展览板前。
      
      台下人眼前一亮,兴奋地捅岳辉:“那谁啊,你新签的艺人?不愧是辉哥,眼光真……”
      
      没等人说完,岳辉解答:“林洛桑。”
      
      “林洛桑?在哪?”过了几秒那人反应过来,“台上那是林洛桑吗?怎么可能,我见过她的好不好!”
      又眯着眼仔细看了好久:“哦对对对,团解散后换路线了是吧,她的颜居然这么能打?!”
      
      镜头里的人一袭裸粉色的曳地长裙,长腿交叠,肩上卷发随意搭垂,丝绒口红衬得她妆面愈发高级,点到为止的眼线勾勒出几分欲说还休的美艳。
      摄人心魄的美人。
      
      品牌活动结束后,岳辉联合品牌一起发了些宣传照片,本就是预热一下,哪想到她这身打扮足够惹眼,评论区瞬间热闹起来——
      
      【好看是好看,但她是谁啊?】
      【唱《遥枝》的那个,会写词写曲编曲,还蛮有才的,当年出道我以为会爆火呢,谁知道变过气歌手了。】
      【原来是她,可我之前看过组合的照片,觉得两个人都很普通,她怎么突然变这么漂亮,整容了吗?】
      【没整,公司宣发和定位都有问题,为了配合团走的路线根本不适合她,不过现在好像单飞了,蹲一个后续发展,还挺喜欢听她唱歌的。】
      
      当然,也有纯舔颜的:
      【好有气质,完全不是流水线的美,清纯空灵又妩媚动人,神仙姐姐用脸鲨我!】
      【此等造福人类的绝美容颜我怎么才看到?我命令所有经纪公司向我道歉。】
      【今天的妆发终于上道了一次,这张脸就是港风美人的代名词啊。】
      
      评论一溜烟看下来,林洛桑仿佛只能瞧见四个字——过气歌手。
      太真实了。
      比昨晚的裴寒舟还真实。
      只不过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节目前两名成团是她默认的,这几年也尽力争取过,去怪罪谁已经毫无意义,祸福相依,唯一要感谢的是这两三年的“当糊时光”里,她有了时间去沉淀和学习喜欢的东西。
      
      没想到新造型反馈非常好,岳辉又火速给她安排了诸多商业活动,立志于先让她的美颜侵占大众视野。
      两周后的某次,活动结束后她正在取项链,取到一半感觉有什么不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扔下项链就奔往洗手间,扶着马桶干呕了几下。
      她以为只是新建商场的油漆味没散,所以才产生了排斥反应,没放在心上,鞠了捧水洗干净脸。
      
      岳辉也以为她只是累过头,便给她放了几天假,让她为《视听盛宴》好好创作一番。
      直到干呕的次数变多,食欲下降,那天她打开本子正准备写词,揭开笔帽的瞬间,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她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试图回忆起裴寒舟有没有做过安全措施,可醉酒后谁还记得确认这些。
      翻开记录的APP,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来。
      
      她喉头发哽,戴好口罩和帽子,搭车去远处买了验孕棒回来。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手都是抖的,测完后还不慎弄掉了验孕棒,回身找了会才在垃圾桶里看到它的身影,红线清晰地显示——
      两道杠。
      
      

  • 作者有话要说:  裴寒舟:我牛逼吧?(不是)
    24小时内15字以上评论都发红包奥!大家给我冲-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