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林洛桑脸上的表情稍有松动。
      
      很明显,当裴寒舟听到“结婚”二字时,指尖也是一滞,看向对桌刚把老太太接回来的罗讯。
      不用想,肯定是罗讯信口胡诌说他要结婚了,而老太太也天真地信了。他和罗讯已有十几年的交情,关系比方才那些酒肉朋友要牢固得多,也更容易开起玩笑。
      
      编料一时爽,配合火葬场。
      
      “结婚……对,对,”林洛桑硬着头皮开始扯,“是这样的。”
      
      “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啊?”老太太锲而不舍地追问。
      
      她的笑容僵了一霎,维持着表情管理:“嗯……我不太管这些,都是交给他来安排。”
      说完,把这个烫手山芋又扔给了裴寒舟。
      
      男人顺利又自然地接下话题,语调内一丝波澜也无:“婚期还没有决定,这个要慢慢准备,急不得。”
      
      不愧是商界大佬,睁眼说瞎话还能说得这么情真意切。
      
      老太太心满意足地点点头:“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啊没什么心愿,就希望这两年能让我抱个孙子……”
      
      林洛桑刚想喝口水镇定一下,冷不丁听到孩子两个字,又被呛到。
      恋爱还没谈过就要喜当妈,谁听了不说一句可歌可泣。
      
      老太太关切道:“怎么啦?”
      
      “没事,茶有点烫。”她拿着温水赔笑。
      
      老太太定定地瞧了裴寒舟一会儿,声音有些飘:“我身子骨不照前几年硬朗了,年纪大了人也脆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啦……都说男人正道是成家立业,事业你已经做得很好,我走之前如果能看到你成家,也算是满足了一桩夙愿。”
      “就是不知还能不能等到。”
      
      突然说到这个话题,房内一时安静不少,林洛桑也有些出神。
      站在一侧的罗讯找了个时机便开始活跃气氛,转开了这个话题。
      
      配合战打得正响,林洛桑收到经纪人发来消息:【你怎么不在房间,去哪了?】
      
      她回:【今晚有点事,我们明早再走吧。】
      
      【也行,那明早要六点起来,我到时候让助理喊你。】
      
      本来大家喝的是茶,结果罗讯喝嗨了非要二人跟他一起喝酒,裴寒舟喝了不少,林洛桑因为是初次见面也不好推辞,连着喝了几杯,好不容易熬到十点多,终于散场。
      她喝得晕晕乎乎,半倚在墙边恢复意识,血条还没来得及回满,裴寒舟的秘书过来了:“林小姐,裴总让我问您要银行卡卡号,算是奖金。”
      
      “……”奖励她表现不错是么?
      “不用了,”这样下去她成什么了,林洛桑手一挥,恰巧看到裴寒舟没走远,说,“表我也只用一阵子,到时候会还的。”
      
      秘书似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然男人顿了几秒,垂眼回她:“不用,我不欠人情。”
      他大概也有些醉意,眼神不如之前清明锐利。
      
      她想说这不算欠,只是他评判的价格太高,想了想又作罢,他要觉得欠就欠着吧。
      老人还在里间说话,许是觉得曾孙有了归宿,语调里浸满了喜悦。
      
      也不知道老太太得知实情后会不会失落。
      歌手的共情能力素来很强,她忽地想起了很多画面,恍惚着低声道:“既然不能骗她一辈子,就不要瞒这一时了吧。”
      说完后她顿觉越了界,人家的决定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外人来置喙,于是抿了抿唇没再说话,摇摇晃晃摸回了自己房间。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她以为是岳辉来找过她,不在意地关了门脱掉外套。
      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开灯,一团巨大的黑影直直朝她扑来,她尖叫一声躲过,抄起旁边的台灯去挡:“谁?!”
      
      黑影笑着开口:“躲什么?”
      
      她借着朦胧光线看清,这是王孟。
      王孟是她经纪公司的老板,觊觎她已久,在公司就经常想对她毛手毛脚,但她通常都能避开,再加上她平时跑通告都是跟团一起,人一多,王孟便难下手。
      
      可今时不同往日,王孟嘴角弧度越扩越大:“马上就要单飞了,没有组合的依托,你拿多少资源还不是我说了算?你乖乖听话跟着我,公司保证捧你。”
      “今天跑了又有什么用,你以后逃得掉吗?我想拿到你的什么不轻而易举?”
      
      她的行程、房间号、地址,只要他想要,没什么得不到。
      
      她身子猛地一抖。
      在娱乐圈,没有后台的艺人处于最底端,大多数为了往上爬都只能主动或被迫接受“潜规则”。而她出道靠的是自己,这些年来也没有过任何金主和干爹,王孟想要捏碎她简直易如反掌。
      
      林洛桑强迫自己维持清醒,思前想后唯一的办法就是跑,而在这之前,必须先稳住王孟这疯子。
      她在黑暗中分辨着后门的方向,竭力不让自己表现得太抗拒:“既然我没有反抗的余地,你也不用动粗了吧。”
      
      “我哪舍得对你动粗?”王孟见面前美人难得不抗拒他,心也一下软了,打算采取温柔攻势,“只要你……”
      
      在他放松警戒的空当,林洛桑猛地踢翻床头柜,找准时机就推开后门,跑!
      
      王孟被激怒,恼羞成怒地大喊:“被我抓回来可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你要不想找死就给老子乖乖滚回来!”
      
      她连王孟说什么都听不清了,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和加速的心跳声,没过多久,她感觉到身后的人追了上来。
      跑是第一反应——但她能跑去哪儿?
      游轮上的众人大多都有利益合作,倘若她随便找人求助,最后那人还可能卖王孟个面子再把她送回去,除非……除非……
      
      冒出的念头很快被按灭,她觉得自己是疯了才想去求助裴寒舟。
      但此刻似乎已经没得选了,看着身边闪动的房间号,林洛桑心一横,在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就住在这儿,刚才她听人说过。
      
      奔跑后的昏沉感更加明显,她浑身脱力,一手掐着腿振作,另一只手拍打房门。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
      
      这时候门终于被打开,男人披着白色睡袍,隐约露出的胸膛肌肉紧实,齐齐整整纤尘不染,和她此刻的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正要开口,她已经先行钻进了房间里。
      男人握着把手转头看她,眼底的情绪瞧不大分明。
      
      她双手合十,紧张得几乎快失声,埋下头艰难地挤出三个字:“……拜托了。”
      他不是觉得欠她吗?就这样还好了。
      
      裴寒舟本还莫名其妙着,直到王孟出现,他才大致猜出了来龙去脉。
      
      王孟气喘吁吁的,还有点想探头往他房间里看,可惜男人周身气场太过强大,他只得悻悻缩回脑袋,恭敬问:“那个,林洛桑是在您这儿吧?”
      
      林洛桑早已趁机躲进了浴室,为了自保她还把门锁了几道,此刻伸长了耳朵,听到男人声线淡淡地回:“是啊。”
      
      她一愣。
      就算要保她,她也以为裴寒舟会说她不在,没想到他不仅认了,潜台词还嚣张地表示:人在我这儿,我也知道你在找,但我没打算放。
      
      果然,这轻轻松松的俩字把王孟堵死了。
      
      王孟心中懊悔,要知道整条船上他唯一也是最不能得罪的就是眼前这位,饶是有再多不甘,他也不敢从裴寒舟手里抢人。
      不知沉默了多久,王孟攒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那我走了,不打扰您了。”
      
      很快,林洛桑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知道危机暂时解除,紧绷的弦也倏地松懈了下来。
      她酒量其实不错,应付饭局完全没问题,但不知今晚的到底是什么酒,方才她已经摇摇欲坠地要失去意识,撑到了极限才从王孟手里逃出来,就像是弹簧被拉到顶后回弹,现在这一放松,她本能地就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要干什么。
      
      她只觉累,看到浴缸里被放好了水,深蓝色的浴球在中心打着旋儿,像放映着幽蓝星空的深邃海洋。
      潜意识觉得这应该是自己准备的,一跨腿就躺了进去。
      
      于是男人一进浴室就看到这番光景,她挂在浴缸边解头发,细瘦又白皙的手臂缠绕在黑发间,说不出的撩人。
      解完头发,她又把手伸向了自己肩膀上的蝴蝶结,那是她裙子的衣带。
      
      裴寒舟眉头一跳,为了防止她做出些可怕的事情,立时大步上前攥住她的手。
      他还没来得及质问,她倒不乐意了,舌尖在齿间抵了几圈,不满地眯起眼:“干嘛?你为什么在我房间?”
      
      男人看着她酡红面颊,不明白为什么这人刚刚还是可以思考的微醺,这会儿就醉成了一滩烂泥。
      
      他按了按鼻梁,克制住要发火的欲.望,打开浴缸放水的开关:“你不知道喝醉了不能进浴缸?”
      
      她宕机了一会儿,几秒后才眨着眼睛“啊”了声,想起来好像是有自己醉了这么回事儿。
      “知道了,但这样很浪费,”她攀住浴缸边沿,“我起来好了。”
      
      她跟个小鸭子似的在里面扑腾了几下,但由于全身都被热水泡软,一丝力气也无,双腿在水下奋力制造起波纹,动作却毫无进展,只有盈盈一握的腰肢在他眼睛里来回瞎晃。
      
      男人眼底一暗。
      他虽没她这么夸张,但醉意已然盖过大半理智,行为趋于遵从本能,心里那股子无名火在看到这么个活生生的女人乱动后,好像有点转移位置。
      
      之前众人惊艳于她声音好听,他只觉也就那样,意外于她的气场并不让自己排斥,在选择人应付老太太之时,为了不穿帮便找了她。
      事实证明,这也确实是他第一次不过分抗拒一个女人的靠近。
      思及此处,又自然地记起方才她求助时的语调,带着几分糯软的气音,拉至尾端又缠绵地上挑,不自知的勾人。
      
      ……确实很好听。
      尤其是带着慌乱的、几不可察的细微哭腔,还有点央求意味时,尤为好听。
      
      她还在浴缸里扑腾,有水珠顺着莹润的肩膀徐徐下淌。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目睹眼前遐想连篇的画面后,忍耐了二十多年的什么正磅礴欲发,理智尚且存留的最后一秒,他后退了半步。
      必须尽快让她离开,否则事态可能会失控。
      
      他伸手拉她起来:“助理电话多少?”
      
      她也伸出手,竭力回忆着:“18……”
      然后手没搭上去,倒是把他浴袍腰带扯开了。
      
      裴寒舟:“……”
      
      她一鼓作气,铁了心要和瘫痪的双腿抗争到底,又拉着他睡袍一个用力——
      男人也被扯进了浴缸。
      
      浴室灯光氲着暧昧的暖黄调,二人浑身湿透,男人长睫敛着,还往下滴着水,她也没好到哪去,贴身长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对视的那一秒,躁动混合着危险肆意翻涌。
      
      彼此皆醉,她好像还要更厉害点儿,看他喉结滚动像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忍不住抬手刮了下。
      这个动作如蝴蝶效应般掀起狂风骤雨,事情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理智彻底出逃,呼吸失序,血液沸腾叫嚣着拉响警报,提醒雷池已越。
      
      身为创作型歌手,她骨子里多少也有些特立独行的因子在蠢蠢欲动,不知道自己醉后居然会打开某个放飞的开关,起先是觉得往后不知道会被圈子里的哪条狗咬一口,第一次还不如选面前这个好看又身材好的。
      但这个念头不过两分钟就被她自己掐断,决定性时刻她开始退缩想要逃,但男人灼烫掌心预示着既已开始,断无可能终止。
      
      游轮还在行驶,灯光渐弱,海浪层叠。
      
      这番折腾直到凌晨才止歇,男人将她从浴室里扛出来的时候,意外看到床单上似乎有一抹颜色。
      很淡的红,像被稀释过的墨水。
      
      他正欲伸手去触,烂醉的她却还是身残志坚地给了他一脚,后怕地嗫嚅:“你要是还来,我就去法院告你。”
      
      裴寒舟沉默了会,收回手。
      
      ///
      
      次日七点,只睡了两个小时的林洛桑终于被催命一般的电话叫醒。
      睁眼的那一刻她还很茫然,直到挪了一下身子,钻心的痛顷刻席卷感官。
      
      她眉头轻拢,某些片段跃进脑海,心脏也跟着猛地一沉。
      望着天花板放空片刻,林洛桑荒谬地想这梦未免也太过疯狂,却又不敢证实,半晌后才小心翼翼地侧过了头。
      
      是真的。
      裴寒舟就躺在她身边,隐约露出的锁骨上带着暗红色的暧昧印记,湿了又干的额发半贴脸颊。
      
      空气里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混着宿醉的酒味儿刺激着神经,桌椅、办公台、地毯上随处可见皱巴巴的衣裳。
      浑身上下像是被撞碎的零件,动一下就会哗啦啦散架。
      
      她卷着被子坐起身来,懊恼地咬了咬唇,不知事态怎么会演变成这样,犹豫再三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助理都快疯了:“晚一个小时了!”
      
      她深呼吸几番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还来得及吧,实在不行就不去了。”
      
      “不去了?!今天可是解散表演诶,团体的最后一次表演,你不是准备了很久吗?”助理察觉到她的反常,“怎么了,今天不舒服吗?”
      
      她握着电话的手不自觉收紧。
      助理说得对,最后一场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
      
      她拍拍脸颊让自己打起精神,打算先暂时忘记这件事,等表演完再梳理。
      “没什么,去吧,你到B65等我。”
      
      林洛桑匆匆忙忙地找了件衣服套上,在转角口遇到赶来的助理,听见助理奇怪地问:“辉哥不是说你住A33吗?”
      
      她轻咳着含糊带过:“有点意外情况……换地方了。”
      
      “噢,”助理又偏了偏头,眼尖地发现她脖子后面似乎有红痕,“那是什么?”
      
      她耳根倏地一热,胡乱地抓着头发掩盖住,眼睫微颤:“……应该是被蚊子咬的。”
      “别问了,快走吧。”
      
      声音渐渐微弱,消失在长廊尽头。
      
      “……”
      一小时前就醒来的裴寒舟,终于掀开眼睑,缓缓坐起身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你把裴那个舟比作蚊子,你死定了女人(不是)
    今天也发三百红包!给我留言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