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沈岳去完厕所再回来,林元已经推着车走了。
      
      院子里卸了一堆金黄的玉米,厨房里散发着一股玉米的香味。
      
      沈岳挪腾着去院子里的水井旁洗漱。
      
      水井旁有个大水缸,里面满满一缸水。
      
      沈岳对着照了照,终于看到了这具身体的长相。
      
      和他长得有七八分相似,都是瘦长脸型,剑眉星目,不过这具身体的皮肤黝黑粗糙,一脸的风霜之色,精气不足,看起来不像二十岁,反而像三四十岁。
      
      真是白白浪费了好相貌。
      
      沈岳一个大男人又不打算娶老婆,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已经不缺老婆了,只要原身不是长得歪鼻子斜眼睛,太过猥琐磕碜人,他都能接受,不过原身长得像他,他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之前的相貌都用惯了。
      
      他用水缸旁的水瓢舀了水,倒进水盆子里,开始洗漱。
      
      异世没有牙膏这种玩意儿,不过有代替牙膏的一种粉状物,沈岳用它洁了牙。
      
      洗漱之后,沈岳便又去了厨房。
      
      不足灶台高的男童林宝站在小凳子上,正打算提起锅盖。
      
      沈岳一看,吓了一跳,瘸着腿小跑几步道:“别动,放着我来。”
      
      木质锅盖又沉又重,林宝腿短胳膊短力气不足,要是一个没操作好被散出来的水蒸气烫着了,那可得受大罪了。
      
      要知道,水蒸气一百多度呢。
      
      这个时代缺钱缺药,真烫伤了也不好治,若是伤口发炎更是只能靠挺,挺不过去,小命就完了。
      
      好在林宝是个听话的,听见沈岳让他别动,他就站在凳子上乖乖不动了。
      
      沈岳撑着椅子,一瘸一拐地走到灶台旁,拍了拍他的脑袋,“去看着火,我来翻锅。”
      
      林宝这才跳下凳子。
      
      小朋友边烧火,边眨着大眼睛,一脸惊奇地看着沈岳。
      
      沈岳打开锅盖,一股热气伴随着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肚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咕噜起来。
      
      灶前的林宝也咽了口口水。
      
      林家人口多,锅也很大,里面煮了满满一锅的玉米,沈岳看看觉得差不多了,就让林宝停了火。
      
      林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香气四溢的煮玉米,沈岳拿了一个碗放到灶台上,然后从锅里面挑了根大的放进去,“这个是你的,等一会儿凉了,你再吃。”
      
      林宝嗯嗯点头。
      
      沈岳看厨房角落里放着林元刚背回来的背篓,里面是空的,铺着一层干净的白布,便将它放到了脚边,将锅里的玉米一个一个的捞出来放进去。
      
      林宝吸了吸口水,从比他矮的背篓里认真地数了2只玉米棒子,挑出来放到灶台上,和沈岳挑的那只放在了一起,开心地笑道:“这是我们的。”
      
      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小手:“我去叫艳姐起床。”说完就蹦蹦跳跳地出了厨房。
      
      没一会儿,林宝便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半睁着眼,打着呵欠的小姑娘,进来就问“林泽的蛋呢?”
      
      林宝小心翼翼地从橱柜里摸出一只碗,里面放了只白煮蛋。
      
      “没有偷煮着吃吧?”姑娘接过碗,斜眼看着林宝。
      
      林宝抿了抿唇,垂着眼摇了摇头。
      
      “那就好,买的鸡蛋都是有数的,你要是敢偷吃,小心我让奶奶打断你的腿,把你和你娘赶出林家。”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可说的话也太恶毒了。
      
      沈岳皱起眉头,冲耸搭着肩膀,没有精神的林宝招了招手,“小宝过来,你的玉米可以吃了。”
      
      林宝听话走了过来,可却没有了之前的精神头,整个人蔫哒哒的。
      
      小姑娘却像才看到沈岳似的,冷哼一声,不屑道:“果然是个入赘的,连厨房都进,太窝囊了。”
      
      林宝对新来的叔叔有好感,一听林艳侮辱沈岳,立马有了脾气,急道:“叔叔才不……唔!”
      
      沈岳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淡淡地哄道:“不说话了啊,我们吃饭吧。”
      
      小姑娘不屑地冲沈岳翻了个白眼,从篓子里挑挑拣拣,找了两只大个儿的玉米,一起放到放鸡蛋的碗里,端走了。
      
      过了一会儿,这姑娘又回来了,看到沈岳和林元人手一只玉米棒子啃着,灶台上却还有一只,立马一副“你们被逮住了”的表情,尖声道:“奶奶说了留在家里的闲人都只能一人吃一只,你们竟然留了三个,果然是家贼难防。”
      
      沈岳当下就站起了身,沉声道:“你说什么?”
      
      对着才五六岁大、既懂事又听话的弟弟,怎么能说出叫奶奶打断你的腿把你赶出林家这种话?
      
      不过是吃了只玉米,怎么叫家贼难防?
      
      他一直不想跟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小姑娘计较,但这小姑娘明显是个事精、搅屎棍,话语难听不说,思想甚至可以说是恶毒了。
      
      这种人真是哪哪都有,不分男女老幼,全都是欠收拾。
      
      沈岳站起身来人高马大,气势也不是之前老实巴交的汉子能比的,冷着脸的时候更是吓人,直接把林艳吓的后退了几步,惊道:“你想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沈岳冷笑,“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他是从来不打女人,可从来没说过不教训人品有问题的女人。
      
      林艳被他浑身的气势惊的又退了两步,她扶住灶台,才勉强稳住了自己发软的腿。
      
      但她从小就是个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奶奶那里除了弟弟林泽,小一辈的她最受宠,根本就不怕这新来的窝囊废,于是梗着脖子道:“你一个娶了哥儿的赘婿,不干活儿还伙同林宝偷偷多吃一只玉米,你们就是家贼!我……我不怕你,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奶奶,让奶奶抽你们,然后把你们赶出林家。”
      
      林宝鼓起勇气,上前一步道:“我、我们没有多吃。”
      
      林艳怕沈岳,可不怕小矮子林宝,立马尖声叫道:“没多吃,你们手里拿的,灶台上的又是什么?原本你们只能吃两只,现下都三只了,你说没多吃,当我眼瞎了?”
      
      林宝被她的尖叫声惊的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坚定道:“我们没多吃,你可以数数背篓里的。”
      
      林艳冷笑,“你说让我数我就数啊,你算老几,我只知道你们多吃了。”
      
      林宝抠了抠衣角,瞥了眼沈岳,然后放弃似的嘟囔道:“没多吃的,小叔说沈铜叔叔身体不好,需要养身体,他的分了叔叔一只呢。”
      
      沈岳一愣,低头问林宝,“你怎么没跟我说?”
      
      他想起少年单薄瘦弱的模样,还有他吃力地推着平板车的场景,心里一时间有些复杂难言。
      
      少年自己都瘦的不成样子了,还把口粮分给他……
      
      林宝瘪了瘪嘴,“小叔说不让我告诉你哩,你可不要跟他说哦。”
      
      沈岳:“……”
      
      真是个别扭的熊孩子!
      
      当然,也有那么一丢丢小可爱就是了。
      
      沈岳忍不住的有些想笑。
      
      他想他一定要在离开林家村之前,多赚些银子,让这个别扭的豆芽菜生活好起来,最低得顿顿吃饱,每天有肉,让他不再那么辛苦了。
      
      “哼,不过是瘸子配哑巴,还玩起了夫妻情深?”林艳哼了一声,“还真是搞笑。”
      
      说完提起背篓就要走,却被沈岳拦住了,“没搞清楚事情,就冤枉别人是贼,道歉!”
      
      “道什么歉?”林艳翻了个白眼,“凭你,也配让我道歉?”
      
      沈岳冷着脸道:“你道不道?”
      
      “想让我道歉?下辈子吧!”林艳翻了个白眼,打开沈岳的胳膊,就往前走。
      
      沈岳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就在林艳得意洋洋地以为沈岳不敢把她怎么样时,一股巨大的力道将她手中的背篓夺了去,然后背部一痛,她被一脚踹飞到了院子里的玉米堆上,手腕从粗粝、坚硬的玉米粒上划过,登时划出几条血线。
      
      林艳哪里受过这种惊吓和委屈,回过神来后,张嘴就要大哭,沈岳撑着椅子,冷着脸道:“道歉!”
      
      林艳刚想说不,就见沈岳撑着椅子,一脸风雨欲来地逼近,顿时给吓着了。
      
      她平时就算再多心机,搞再多的事儿,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平时挨骂都很少,哪里有过被这样凌空踢飞,还被一步步威胁的经历,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她拐头看看两边的邻居,现下正是农忙,邻居院子里都空无一人,又看看自家正屋,他弟弟埋头读书,根本连个影儿都没出现。
      
      眼看着沈岳阴沉着脸,马上就要来再补上一脚,她哪里还敢再嘴硬,忙在玉米堆上坐起身,颤抖着小声哭泣道:“对、对不起。”
      
      “林宝的呢?”
      
      林艳眼神阴毒地看了眼沈岳身后扶着门框的林宝,吓的林宝一下子藏到了门框后,只露出一只眼睛。
      
      沈岳居高临下没发现她的小动作,但见她不吭声,有些不耐烦了,话也不说,直接椅子往她脚边一扔,吓的林艳抽搐了一下。
      
      “对不起!”林艳恨恨地盯着林宝,咬牙道。
      
      沈岳她暂时是没办法,但林宝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她找准机会还不是想收拾就收拾,反正以后有他好果子吃的,至于沈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暂时低头,今天的耻辱等她迟早还回来。
      
      沈岳不清楚她的想法,但对于这种事精,他也不需要了解想法,自是知道她们会没完没了地当搅屎棍,戳事情,以后能远离就远离,不能远离就上手收拾,直把他们收拾的再不敢戳事儿为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