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屋子里的光线暗下去的时候,房间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穿着短打、身量不高的少年走了进来。
      
      逆着光,沈岳看不清他的表情,等少年走近了,才发现少年身上的衣服打着补丁,他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眉眼清秀,但瘦的厉害,一双黑碌碌的杏眼水润有神,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灵气。
      
      这人沈铜记忆里没出现过,应该是他的小舅子吧。
      
      少年的手里端着一只碗,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沈岳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就见他像是才发现沈岳醒了似的,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唇,瞟了沈岳一眼,低着头在床踏板上坐了下来。
      
      沈岳这才看到,原来碗里是不知是什么原料做成的糊糊,上面一疙瘩咸菜。
      
      少年人没有开口,沉默地用汤匙在碗里搅了搅,将咸菜搅进了糊糊里。
      
      沈岳一看这饭食就没什么食欲,但抵不住他的身体反应非常诚实,闻到饭香味之后,像是几天没吃过饭了,肚子咕咕叫的震天响,让他有些尴尬。
      
      见少年举起一汤匙的糊糊,向他嘴边送来,沈岳双手撑床,忍着腿痛坐了起来,“我自己来吧。”
      
      少年没吭声,将汤匙放回碗中,碗递给了沈岳。
      
      不知是不是沈岳的错觉,他总觉得,接过碗的那一刹那,少年胸口起伏,似是细细地长出了一口气。
      
      这小家伙刚刚是在紧张吗?
      
      看来不止他一个人对未知的婚姻提心吊胆,他这小舅子也在为自家姐姐提着心呐。
      
      沈岳哑然失笑,竟然觉得失去单身生活的他心里好受了点。
      
      不过他这小舅子虽然瘦脱了形,但骨相不错,估计他的小媳妇长得应该也不赖。
      
      等以后条件到了,给小媳妇重新找婆家或者招婿,也更容易了些。
      
      想到这里,沈岳的心情就更好了,也不用汤匙了,端着碗就喝起来了。
      
      糊糊并不是现代精打细磨的粗粮或细粮制成的,一口喝下去,划拉的嗓子疼。不过原身似是吃惯了,吃到肚子里后,饥饿空荡的胃立马舒服了,于是迫不及待的,更加大口地喝了起来。
      
      沈岳多年养成的习惯,吃饭非常快,半分钟就把一碗糊糊给喝完了。
      
      一碗没有油水的糊糊并不能填饱他的肚子,不过看这家庭条件,也知道再多没有了。
      
      好在,身体适应的非常快,一碗糊糊下肚,身上乏力的症状就消失的差不多了。
      
      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让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终究不是沈岳的作风。
      
      沈岳握了握有力的拳头,身体好转,力气回笼,他一直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
      
      屋子里静悄悄的,沈岳松开拳头,却发现踏板上的少年一直低着头没反应。
      
      沈岳伸长脖子,越过少年的头顶往地上看了看,“光线这么暗,能看清吗?”
      
      他眼神好,能看到少年的脚边几只蚂蚁正急匆匆地拖着干粮乱转,显然这小家伙看蚂蚁搬家看入了迷。
      
      少年听到他的声音,脑袋下意识一缩,然后手忙脚乱地跳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看着沈岳的眼神带着些羞涩与惊讶。
      
      沈岳笑了笑,伸手把少年招呼过来,“过来说会儿话。”
      
      这小家伙挺乖的,虽然有些犹疑,但还是乖乖地又坐回了踏板上。他也不说话,只歪着头时不时的瞄沈岳一眼,眼神里透漏着浓浓的好奇。
      
      沈岳被他灵动的眼睛看的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就换来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小白牙露了出来,眼睛也弯成了月牙,里面盛满了欢乐与讨好,看的沈岳非常开怀。
      
      沈岳其实挺不喜欢小孩子的,小时候闹腾,长大了更闹腾,好像一直精力过剩,稍微不注意,他们就能干出让大人惊掉眼珠子的熊事儿,让大人又气又累,却毫无办法。
      
      不过,他这个小舅子和他见过的任何熊孩子都不一样,又乖又灵性,让人只一见就心生好感。
      
      小舅子都那么好了,看来他的那个未谋面的媳妇性格也差不到那里去。
      
      想了想,沈岳问道:“你姐姐呢?”
      
      姐姐?
      
      少年一脸茫然,好像没明白他的话。
      
      沈岳将少年的神情看的清楚,他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解释道:“就是额……我媳妇,她人呢?”
      
      这次少年显然听明白了,因为他那双茫然又无辜的双眼瞬间瞪圆,他像是明白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看了沈岳一眼,然后腾地跳了起来,夺过沈岳手中的碗就走。
      
      沈岳一脸懵逼。
      
      如果没看错的话,少年眼中刚刚闪现了惊愕和委屈?
      
      可是,为什么委屈?
      
      就在他感觉莫名其妙,不知所然的时候,少年又端着碗气冲冲地跑了回来。
      
      “你怎么回来了,忘什么东西了……”沈岳话还没说话,一只拳头便迎面向他砸了过来,事出突然,沈岳没完全适应这具身体,动作也不够敏捷,侧头躲避的时候没完全躲开,被砰地一声砸到了腮帮子上。
      
      别看那小家伙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力气可不小,沈岳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自己的半边脸估计要毁容了。
      
      沈岳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怒吼道:“你干什么?”
      
      只是日常会吓得兵蛋子们两股战战的吼声却失了效,他那小舅子就吓的缩了一下脑袋,而后拗着脖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又端着碗气哼哼地跑了。
      
      沈岳顿时心里憋气。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果然没有例外,外表看着乖巧,内里其实就是个小怪兽,杀伤力十足,还说翻脸就翻脸,半点儿缓冲都不给的。
      
      他刚刚竟然被他小舅子装的乖巧表象给蒙骗了。
      
      沈岳摸了摸已经肿起来的脸颊,想着以他的身手,已经好久没被人这样揍过了,但终究抵不住对这熊孩子敏捷速度的欣赏,扯着嘴角笑骂了一句,“臭小子!”
      
      骂过之后,沈岳就开始边疼的倒抽气边自己揉脸颊。
      
      现在这种条件,肯定不会有消肿的冰块,也只能自己揉揉了,觉得差不多了才停了手。
      
      躺回到床上,沈岳的头脑慢慢冷静了下来。
      
      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显示着主人也不是那种阴晴不定、乖戾不懂事的性子。
      
      越想越觉得,他那小舅子最开始的表现应该不是装的,起码不全是装的。
      
      难道是他哪句话说错了,才惹爆了小家伙?
      
      沈岳慢慢回忆刚刚的场景,从小家伙进屋送饭到他吃完饭一直都好好的……
      
      是了,直到他提了小家伙的姐姐,还提到了媳妇这个关键词,这么个豆芽菜才突然暴起,变身小怪兽的……
      
      沈岳突然想起了他某个战友结婚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作为伴郎陪着去接亲,但到了新娘家门口,战友却被新娘七八岁大的小弟弟抱住了腿,那小舅子在地上撒泼打滚,闹腾了很久,说不要让姐姐被坏人抢走,直到被大人制住拖走,婚礼才正常进行了下去。
      
      沈岳有理由怀疑,他这小舅子不会是因为占有欲作祟,觉得自己姐姐被抢了,才想上手教训姐夫的吧?
      
      沈岳越想越有可能,这小舅子放现代也就是个初中生,看着是懂事乖巧,但距离真的成熟懂事儿还差太远呢。
      
      干出这种折腾姐夫的事儿,也算正常。
      
      想明白了后,沈岳就有些无语凝噎,不过是结个婚,这都什么事儿啊。
      
      天很快就黑了,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撒进了屋里,没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又被推开了。
      
      刚刚气哼哼跑出去的小少年又回来了,沈岳看了看他的身后,却没见有别人。
      
      看来他今天晚上是要和小舅子睡一起了。
      
      沈岳松了口气。
      
      进屋后,少年也没点油灯,透过窗口的月光,能看到他冷着脸,连个眼神都没给沈岳,径直走向床头,打开了最顶层的箱子。
      
      沈岳以为他要找换洗衣服,等少年合上箱子转过身,他才发现少年手里拿着一件厚实的外衫。
      
      少年明显还在生气,沈岳暗笑他人小气性大的同时,静静地看着他动作。
      
      却见少年将外衫的一半铺到踏板上,然后一声不吭地躺了上去,卷了卷,把自己卷成一团,另一半外衫当被子盖在身上。
      
      就这么睡了!
      
      沈岳:“……”
      
      这气性也太大了吧?
      
      夜里的温度有些低,沈岳不盖被子都觉得有些冷,这小舅子要是在踏板上睡一晚,明天准得感冒。
      
      他无奈出声,“睡床上吧,今晚上咱俩挤一挤。”
      
      但少年却没搭理他,一动不动。
      
      沈岳这具身体之前高烧好几天,出了一身的汗,但却没人照顾,一直没洗过澡,说实话,味道有些一言难尽,他自己都有些膈应,但真不能让少年仅盖个外衫睡踏板上。
      
      他想着今天是没办法了,高烧刚退了些,不能瞎糊造,明天如果好点了,他就把身上好好洗洗,也省的心里膈应。
      
      于是他道:“身上是脏了些,不过今天条件不允许,咱俩个先挤挤,都是大老爷们,忍一晚上就过去了,赶紧上来吧。”
      
      只是话音一落,他就听到踏板上的人呼吸一滞,突然坐了起来。
      
      沈岳正以为他要上床,就听到窸窸窣窣一阵响,他那小舅子身子一转,在踏板上调了个头,头冲着床尾睡去了。
      
      沈岳:“……”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打算将冷战进行到底啊。
      
      农村的夜晚很安静,没人说话,旁边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沈岳调整了呼吸,却一直没睡,他静静地等待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踏板上的人翻了个身,伴随着一连串的细微的动静,坐了起来。
      
      沈岳不动声色地合上了半睁的眼睛。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一阵细微的动静又响了起来,沈岳等了等,发现没什么动静后,睁开了眼,他那小舅子已经又睡下了。
      
      又半个钟头过去了,踏板上的人呼吸声终于平缓了下来。
      
      沈岳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笑,一个睡觉都搞起了侦察和反侦察,他能不能说这小舅子熊的有点意思?
      
      不过温度越来越低,沈岳也不打算再拖延,又等了五六分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慢慢地坐了起来。
      
      银白的月光下,小少年在窄窄的踏板上卷成了小小的一坨,他将自己的脑袋枕在胳膊上,侧着身,神色安详地睡着。
      
      沈岳掀开被子,弯起没受伤的右腿,无视了动作引发的左腿的剧痛,弯下腰,一条胳膊从少年的脖颈下穿过,一手从腿弯穿过,一使劲,将团成一坨的小少年抱了起来。
      
      很轻,和之前爆发的力气完全不成比例。
      
      小家伙无意识地动了动,沈岳以为他要醒来,心都提了起来,谁知道小家伙只是蹭了蹭他的胸膛,皱了皱鼻子,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心真的挺大的。
      
      当然,睡眠也是一等一的好。
      
      在现代饱受失眠困扰的沈岳,不由得有些羡慕嫉妒恨。
      
      沈岳无声地笑了笑,不知道为啥,他看到这么个安静又暴力的小家伙,虽然觉得有些无力,但内心并不排斥,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平静。
      
      一时间,沈岳想,也许异世的婚姻生活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会枯燥、无趣且充满着家庭成员间的戾气。
      
      这种念头也只是在沈岳脑袋里一闪而过,没有留下多深的印记。
      
      怀里的小家伙身上凉冰冰的,沈岳见他没有醒来的预兆,就赶紧把人放在床里侧,拉过被子给他盖上。
      
      小少年似是感觉到了温暖,竟然无意识地吁了口气,往更加温暖的沈岳身上拱了拱。
      
      沈岳侧身躺下,透过月光,看着他睡脸上满足的表情,好笑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不正经地笑骂,“小兔崽子,睡着了才乖,连未来姐夫都敢打,看以后不收拾你。”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