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可以做我的公主 ...

  •   “沈言,你怎么出来了?”
      
      严韩立刻露出责怪的神情,“外面天气挺冷的,也不加件衣服。”
      
      “知晓,”她又要伸手拉她的袖子,“是不是因为我,你才要和严韩分手。”
      
      “你别乱说,赶紧回去。”严韩一把拉过她,“给你买的,快回去吃吧。”
      
      “是因为你啊。”知晓直接走到她面前,“就是因为你,我和严韩分手了,所以你现在开心了?”
      
      沈言惊恐的向后退,又拉了拉严韩的衣袖,严韩立刻挡在她面前,气愤道,“宋知晓,你别胡说了,沈言她身体状况很不好,你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了。”
      
      “身体不好,连道德也跟着下降了吗?”知晓冷冷的看向她,“沈言,我早就不吃你这楚楚可怜的一套了。”
      
      以前,可不止严韩一个人被她现在的样子所欺骗啊。
      
      知晓握紧手里的纸杯,看着他们俩一致对外,努力表现得若无其事,“话都说明白了,先走了。”
      
      高二下半学期,班上转来一个女生,瘦瘦小小的,头发披下来。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时候,头低着,刘海遮住了眼睛,好像把她的声音也遮住了一样,连身边的老师都没听见她说什么。
      
      她把名字写在黑板上,和她的人一样小巧的字。最后老师对她说,“沈言,学校规定,女生的头发要扎起来。”
      
      她局促的摸摸口袋,坐在最前座的宋知晓及时看到了,走上前将一个黑色的头绳递给她,并微笑的开口,“沈言,你好。”
      
      知晓在班上不缺朋友,她是班长,对每位同学都很照顾,而沈言因为性子胆怯,知晓对她格外亲近一些,希望她能尽快融入班级。
      
      但熟悉了之后她发现,沈言很容易粘人,而且只跟着她一个。
      
      有一次,严韩来班级找她,大家都哄闹着“青梅竹马”,“准男友”之类的话,知晓虽然习惯了,但还是有些害羞。
      
      在那之后,沈言问她,“知晓,你喜欢严韩吗?”
      
      她“嗯”了一声,脸就红了,又像解释什么似的,“我和他是初中认识的,算不上什么青梅竹马啦,就是旧相识而已。他这个人,挺好的。”
      
      那天的夕阳也很好,沈言的笑容在柔和的阳光下愈发纯净无暇,她托着腮,孩子气的叹道,“真羡慕你啊。”
      
      然而刚刚过了一个月,大家便都在传沈言和严韩在一起了。
      
      “沈言和严韩。这两人连名字都好配啊。”
      
      知晓无意间在走廊听到别人这样说,而后还是那个操场,沈言对她说,“知晓,对不起,我喜欢严韩。”
      
      两人就此疏远,如果只是这样,知晓也会慢慢淡掉,谁的青春都有爱而不得的人,她这也算不得什么。然而临近毕业,沈言却一改以往柔弱的形象,笑容里带着报复性的张狂,“宋知晓,我终于能赢你一回了。”
      
      “是吗,恭喜你。”
      
      后来知晓却和严韩考到同一所大学,沈言和严韩异地不到一年,他便被甩了。这件事在昔日同学圈里传得沸沸扬扬,说沈言攀上个外国商人,去了美国。
      
      再后来,知晓和严韩在一起了。
      
      到现在,时间仿佛兜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就到我这里结束,再重新开始吧。”知晓在站台等车,手里是冷掉的咖啡。
      
      突然间,咖啡被人抽走,她抬头一看,是谈俊立,他递过来一杯热的,放到她手中。
      
      知晓愣了愣,他偏头道,“重新开始。”
      
      “我说话那么大声吗?”她笑笑。
      
      “是我比较在意。”随后又开口道,“不好意思,刚刚目击了你的分手现场。”
      
      “什么?”知晓瞬间有些尴尬。
      
      “我不是故意要看的。”他摆着手解释,“而且没想到会那么快,呃,你很利落。”
      
      “我是不是很泼妇?”
      
      他笑着摇摇头,却问道,“伤心吗?”
      
      知晓有些猝不及防,她完全没想到,第一个关心她失恋的人,竟然是他的雇主,而且他的表情这么真诚,好像是真的关心她是否伤心。
      
      她长长的呼口气,故作轻松道,“没什么的,你知道,失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习惯了就好了,习惯了也许会发现,单身才是适合我的。”
      
      “你很有经验?”
      
      “嗯,第一次失恋。”
      
      “哦,那你表现得很好。”他淡淡的开口。
      
      知晓像是受了表扬一般,“是吧,我表现得还不错。但每个人有不同的方式,我也是最近才明白,适合我的宣泄方式,就是静静的一个人呆一会,睡个好觉。因为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再折磨自己是愚蠢的,重要的是养精蓄锐。”
      
      她看了看谈俊立,“我是不是说得有点多。”
      
      “不是,我很受教。”
      
      “谈先生的经验应该很丰富吧,有可以指导我的吗?”
      
      他认真道,“我没谈过恋爱。”
      
      “哦,那真是个损失。”知晓有些惊讶,喝了口已经变温的咖啡。
      
      “但我最近打算结婚。”
      
      “呃,咳咳。”知晓被这句话呛到了,又怀疑听错,“你,你打算不谈恋爱就结婚?”
      
      “结婚比较简单。”
      
      “结婚哪里简单!”知晓实在无法接受,“谁都知道,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哦不过,你们这种,是有商业联姻的吧。”
      
      他摇头,又笑笑,“不过这几天,暂时没有结婚的想法了。”
      
      “哦,”知晓慢半拍的点头,“不过谈先生······”
      
      “谈俊立。”他突然开口。
      
      “什么?”
      
      他伸出手来,“经过今晚,就重新认识一下,我可以叫你宋知晓吗?”
      
      “呃,当然可以。”知晓有些迷糊,准备伸出手来,手机一下子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是周媛媛,知晓在家接到谈奇的电话,直接冲出来了,在路上发了短信给妈妈。
      
      “喂,你那学生没事吧,阿姨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没事了,他家人也来了。”知晓悄悄看了谈俊立一眼,“我现在准备回去了。”
      
      “你在哪?我快到医院了。”
      
      “在医院旁边的公交站。”
      
      “行,等着我啊。”
      
      知晓挂了电话,对谈俊立道,“谈先生,我朋友来接我了。”
      
      他偏了偏脑袋,有点迷惑的样子。知晓这才想起来,“哦,谈俊立,是吧。对不起哦,我还不太习惯。因为你现在毕竟是我的雇主,这样叫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你帮了我的忙,这是应该的。”
      
      知晓还没想通这其中应该的成分在哪里,俊立微微笑道,“那我先走了。嗯,谈奇的身体原因,这几天不用上课,时间我另告诉你吧。”
      
      “嗯,好。”
      
      知晓上了周媛媛的车,她用手拨了拨那魅惑的大波浪卷发,眼神精明道,“我刚刚,看到一个帅哥的背影走过,是谁啊。哎,你有人陪也不知会我一声,我晚一点过来嘛。”
      
      “姐姐,你只看背影,就知道人家是帅哥啊。”
      
      “那自然,我这双阅人无数的眼睛,一瞧那身板,便知道是个不错的苗子。”周媛媛又对她抛几个媚眼。
      
      “你这双眼睛先好好看路吧。”知晓把她的头摆正,“他呢,是我学生的哥哥,所以我们之间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他因为感谢我把谈奇送到医院,所以才来陪我等车的。”
      
      周媛媛继续道,“这家有钱人也真是奇怪,自己家孩子不当宝贝宠着,生病了竟然还让一个家教老师送去医院?啧啧,莫不都是冷血动物?”
      
      “我这是赶巧了嘛,刚好打电话过去。他们兄弟俩给人的感觉都挺温暖的,哎不对,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有钱人?”
      
      “我不是看过你上班的地址吗,那小区什么条件我还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我刚刚从背影便能察觉到,你雇主身上不同于寻常人的气质。”周媛媛又开始了瞎掰。
      
      知晓无暇与她扯这个,看了看四周,“司机师傅,您这是去哪啊?这不是我回家的路啊。”
      
      “回什么家,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咱们喝酒去。对了,你再和我说说你那个雇主呗,他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如我所料,是一枚纯正的小鲜肉。”
      
      知晓向后仰,打个哈欠道,“我不知道,我要睡觉。”
      
      “睡什么睡,赶紧起来,你不说我今晚不放你走啊。”周媛媛腾出一只手来打她。
      
      知晓被烦得不行了,想了想,才闷声的说出一句,“眼睛,他有一双特别纯净的眼睛。”
      
      “分手了?”
      
      到了两人大学常去的摊位,周媛媛终于问道了正经事,“就今晚?你在医院碰到他了?”
      
      知晓点了点头,“我还以为,说出来听难的,但没想到,像是卸掉了心里的大石头,挺轻松的。”
      
      “我都说了,你和严韩算什么情侣啊。你想一想,你们这四年啊,出去约会的次数有超过十次吗?”
      
      知晓点了点手里的筷子,“当年我刚刚退学,整个人忙得恨不得有□□,他也是准备在医院实习,两人哪有时间在一起啊。”
      
      周媛媛摇了摇头,“不是时间的问题,就是那种,”她拿出两根羊肉串挨在一起,“只要看到对方,就有心跳加速的感觉,整个人很幸福,很开心。那为什么说恋爱使人年轻呢,就是这样的嘛。”
      
      知晓拿过她手中的羊肉串,怔怔的看着,“恋爱不适合我。而且你知道吗,这次我感受的最大,是我自己。我以为家里的变故,已经让我变成了另一个人。可是我发现,我根本没有变,还是那样,受不得一点委屈,不能忍受那些不舒服的存在。我已经不是那个被爸爸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我变成家里的顶梁柱,我要独自面对生活的风雨。可是我为什么,为什么学不会忍辱负重呢。”
      
      周媛媛愣了愣,她把两人手里的羊肉串都放下,握住她的手,认真道,“宋知晓,你知道我有多开心,你没有变吗?这段感情的结束,不是你的错,你保留了你的骄傲,你很果敢干脆,而且你会比从前更加坚强。在感情里,你要永远做公主,不要委曲求全,不要忍辱负重。”
      
      知晓只是看着她。
      
      “而且,”她咳了咳,“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我的公主。”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我再也不用小黑屋码字了,打不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