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苏轼是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也是个难得的美食家。
      所以沈亦的回答并不算错。
      
      只是好像在怪鱼一口生吞了一位玩家之后突然提到吃的有点不合时宜。
      眼镜男顿了顿,问他:“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沈亦:“厨师。”
      
      “难怪你会想到这些。”眼镜男扶了下镜框,当惯了老师,语气中总带着股不容欲绝的威严,“不过总不能让他们两个下厨比赛,谁的厨艺高谁就是真的苏轼吧?”
      
      沈亦没答话,指着河对岸的房子:“不如先去那边看看?”
      
      河两岸都有房子,距离不算太远,青草依依再配上古朴的中式农宅,要是忽略河里那条吃人的大鱼,倒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感觉。
      
      几人胆战心惊地穿过石桥,生怕那条大鱼突然跳起来露出血盆大口。
      河面平静,碧绿的水纹下根本看不见鱼影,两个苏轼NPC仍在认真地重复着吵架剧情,对几人的行为视若无睹。
      这就证明他们去寻找线索的行为是被允许的。
      
      桥对岸正对门的房子应该就是某个苏轼的家。
      院门没关,门上挂着“苏宅”两个洋洋洒洒的大字,院内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两三间瓦房,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校服女生站在院门口纠结:“我们要不要去跟他打声招呼啊,主人不在私自闯进别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眼镜男瞟她一眼,径直往院子里走:“万一他们拿你喂鱼呢?”
      女生撇撇嘴,正打算跟上去,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他们:“几位可是来找东坡先生的?”
      
      那人应该是从苏轼隔壁院出来的。
      一身紫衣华袍,看上去非富即贵。
      他看了眼已经进入院门的眼镜男,叫住他:“前面那位公子,苏先生不在家,不如先到我家去喝杯茶?”
      
      他指着左手边不远处比苏宅高大了两三倍的豪宅楼阁:“寒舍就在那里。”
      刚被女生提醒不要私自闯入,这会儿又有人来阻止他,眼镜男脸上有些挂不住,语气不太好:“你是谁?”
      
      紫衣男子礼貌颔首:“在下柳永。”
      
      柳永?
      能出现在这里,只能是那个“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的婉约派词人柳永了。
      
      可柳永和苏轼虽然都是北宋人,但生活时代差了几十年,按辈分算柳永都能当苏轼的爷爷了,这俩人做邻居算是怎么回事儿?
      不仅如此,几人正站在苏宅门口交谈,苏家右手边那座房子里的邻居也走了出来。
      
      此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冲柳永挥了挥手:“柳兄!”
      没等几人开口问,他已经自报家门:“几位是柳兄的朋友吗?在下辛弃疾,很高兴见到你们!”
      
      几人彻底懵了。
      这下连沈亦这种没怎么好好学习的人都知道,柳永、苏轼、辛弃疾仨人虽然都属于宋代,可着实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苏轼死的时候辛弃疾还没出生呢,他怎么可能与柳永兄弟相称?
      
      由此可见,这里并不是某个正序的历史时空。
      游戏将几位著名的历史人物聚集在一起,到底为了向他们说明什么?
      
      “幼安兄!”柳永叫了辛弃疾的表字,拉着他往柳家的方向走,“巧了,我正准备带几位宾客去喝茶呢,一起去?”
      显然两个NPC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回头看向沈亦等人:“几位快请!”
      
      登上柳永家四层楼高的露台,迎着轻风和阳光的暖意,沈亦这才看到原来河道这一岸,并不是只有苏轼、柳永和辛弃疾三户人家。
      在辛弃疾家院落的侧后方,还有一处幽静的小院。
      
      距离不算太远,隐约还能看到院子里有一高挑女子在修整花圃。
      “那个院子住的是谁?”沈亦指着那处院落问。
      
      柳永笑道:“那是易安居士的家。”
      
      眼镜男惊道:“李清照?!”
      这个游戏是要搞什么诗词大会吗,对岸的苏轼该不会跟李白杜甫是邻居吧?
      
      校服女生抿了口柳永招待的茶水,入口是温热的茶香,心情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些:“两位先生,请问这里住着的苏先生是到底是哪个?”
      柳永垂下眼:“想必几位是见到了那边的苏轼吧。”
      
      见他终于点明主题,几人都认真起来,连王大爷都瞪大眼睛问:“他们俩到底谁是真的苏轼?”
      柳永露出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苏先生乃文坛圣杰,品性高洁,自然不会做出诓骗他人的事情。”辛弃疾赞叹道,“能做出赤壁怀古此等绝句,身份绝对不容置疑。”
      柳永也道:“与苏先生为邻多年,他的个性我们都是了解的,他自然是最真的那个。”
      
      两人的话表明了两件事。
      一是这两人都站队自己的邻居,认为他才是真的苏轼;二是他们的这位邻居,应该是吟诵《念奴娇·赤壁怀古》的那位年轻版苏轼。
      
      “二位先生,”沈亦的目光从李清照的花圃收了回来,“你们说苏轼先生品性高洁,绝不会说谎对吗?”
      柳永点头:“那是自然。”
      
      沈亦道:“他一直在强调自己是真的苏轼,我们的同伴选择相信他,却被扔进河里喂了鱼。这是不是证明他说谎了,他并不是真正的苏轼?”
      “而在我们的同伴遇险时,苏先生也并未出手相救,这就是您所谓的品性高洁?”
      
      没有人能想到他居然敢直接反驳。
      沈亦则挑着眉等待柳永的解释:“还是说,就连您二位……也都是在撒谎?”
      
      柳永看了辛弃疾一眼,迅速出卖了他:“这位小友,从不说谎并不是我说的,你莫要乱扣帽子。”
      那是辛弃疾的原话。
      这么说两个NPC先起内讧了?
      
      眼镜男也似乎发现了华点,目光灼灼地盯着两人。
      辛弃疾被柳永推到前面,不得不拉着脸道:“几位若是不相信我等的话,不妨到别处碰碰运气,到时候自然明白,到底是谁在说谎。”
      眼镜男忙问:“别处是指李清照家吗?”
      柳永瞥他一眼,哼道:“算是吧。”
      
      喝了一顿云里雾里的茶,几人很快被柳永从家里赶了出去。
      就算两个NPC不赶人,他们也该到下一处调查了。
      时间已经过去一半,距离王富王大爷进行生死审判,只剩最后一小时。
      
      几人从柳永的豪宅出来,径直往李清照的小院走。
      眼镜男显得有些兴奋:“其实刚刚柳永和辛弃疾向我们透露了不少线索!”
      
      他头头是道地分析:“这其实是一道逻辑推理的题目,刚刚他们俩始终围绕了谁说了谎这一点在展开,能看出来,两人对于苏轼身份的回答其实很谨慎。”
      “在厨师小哥提出质疑的时候,柳永立刻澄清他没有说那些话,而辛弃疾也说,让我们多问几个人,就能确定谁在说谎。”眼镜男一字一顿道,“这其实就是那道很经典的逻辑题:只有一人在说谎。”
      
      “在柳永、辛弃疾、李清照三人中,只有一个人会说谎,另外两人说的都是真话。我们只要根据他们三人所述的逻辑进行验证反推,就能找到答案!也就由此能够确认……谁才是真的苏轼!”
      
      王富连忙凑到眼镜男身边,满眼崇拜地说:“多亏了你!人民教师就是不一样,虽然我听不懂,但我觉得你说的对!”
      “这不算什么。”眼镜男得意道,“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沈亦蹙了蹙眉,望着不远处属于李清照的那座清静小院。
      院里正在浇花的女人至少有一米九,肩宽腰窄,身穿一席青色的娇柔衣裙,然而裙摆似乎不够长,露出半截小腿和黑色长靴。
      以及一双四十四码大脚。
      
      他从NPC专属公共频道听到了几个玩家的对话,不由得嗤了一声,开口是低醇的男声:“又一个自作聪明的。”
      “衍哥衍哥!别浇了!花圃里的水都能养鱼了!”有个男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竟是花圃旁猪圈里那头小乳猪在说话。
      
      李清照低头一看,五米见方的花圃里蔷薇月季花瓣落了一地,根都淹了不说,还有几棵被水冲倒的。
      他不悦地皱起眉,从墙角拿出一把铁锨。
      
      “衍哥!你这是……干嘛?”小乳猪拱开猪圈的门跑了出来。
      “不是说养鱼么。”李清照漫不经心地踹开花圃的门,“那就挖个池塘。”
      小猪急得瞪大绿豆眼:“他们马上就过来了,你得保持婉约人设!”
      “谁说婉约词人就不能挖土用铁锨的……”
      
      反驳的话音还未落,一人一猪就从公共频道听到了玩家的讨论声。
      一个清澈好听的男音,应该是那个名叫沈亦的玩家,他的声音慢悠悠的,像是在点数着面前的几座房子:“柳永、苏轼、辛弃疾、李清照……”
      
      “你不是语文老师么,怎么还没发现?”
      眼镜男有点懵:“发现什么?”
      沈亦笑了下:“必修四第二单元,我们这是穿进了语文书里呀。”
      

  • 作者有话要说:  江·女装大佬·衍已上线
    安利一下基友的预收,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收藏一下~
    《奶糖少爷》BY汀桔
    长青私立高中新学期来了一个乡下转校生,一张娃娃脸又乖巧又可爱。
      
    好事儿的人见转校生好欺负,就盯上了他,结果还没出手,就被校霸杨星禹逮个正着:“打今儿起,荣展就是我的雇主,谁想动他,得先过我这一关!”
      
    谁不知道杨星禹人凶钱多,众人大惊之下纷纷怀疑,荣展另有背景。
      
    直到有一天,有人鼓起勇气偷偷问荣展:“你到底用什么雇佣到杨星禹当你保镖的?”
    荣展笑眯眯的伸出两根手指:“两颗糖。”
    众人:我信你个鬼!
    -----
    杨星禹看到转学生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他是自己小时候遇到的小糯米团子。
      
    只是曾经内向的小不点怎么画风一转,变成过于开朗的傻小子了?
      
    他出于小时候的习惯保护了荣展,之后一脸别扭的找上本人:“收保护费!”
      
    荣展眼疾手快的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这个可以吗?”
      
    杨星禹脸色涨红:“……再来一颗。”
    傻是傻了点,但还是和以前一样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