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你的忌日 ...

  •   简池心说:我还用你出气?就那个鳖孙,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别想再重新站起来。
      
      沈燕然大摇大摆地走回去。
      
      石阶处的刘芒早就等着他呢,一看他来了,立刻开始嚷嚷起来:“沈燕然,你过来看看,你看看你家小队友干的好事,他故意伤人,还踹我的弟弟,今天这事你没个说法我他妈跟你没完!”
      
      沈燕然撩起眼皮看他,还没等刘芒说完呢,就直接上去踩住瘦高个的脚腕用力一碾。
      
      “啊!”
      
      杀猪一般的叫声冲破云霄,瘦高个抱住腿开始疯狂地猪叫。
      
      刘芒红了眼,冲过来就要打架,结果被后面赶过来的王二胖给架住,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刘芒:“沈燕然,你他妈欺人太甚!”
      
      沈燕然重复一遍:“欺人太甚?”
      
      他走上前,颀长的身躯抱着怀里的简池不为所动:“你弟弟故意伤人,把我弟弟的腿都给弄断了,我说什么了?”
      
      ???
      刘芒一愣,匪夷所思地看着瘦高个。
      
      瘦高个没见过倒打一耙的,他有气无力道:“不是我弄的,他是自己摔的。”
      
      “自己摔的?”沈燕然嗤笑一声,“你告诉我,一个大活人,自己能把自己的腿摔断?”
      
      瘦高个垂死挣扎:“就是石阶不太稳,所以他才摔了。”
      
      “呵。”
      沈燕然看他就像看个笑话,语气张狂得不可一世:“那我也可以说你是自己摔的?”
      
      刘芒气得发狠:“沈燕然,你颠倒黑白,这山路石阶本就不稳,自己摔的当然合情合理,但你动手伤人,可是我们所有人都看见的。”
      
      沈燕然怀里的简池拍了拍他的胳膊。
      
      察觉到动静的沈燕然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
      简池恨恨地用手捶了他胸口两下。
      
      沈燕然嘴角勾了勾:“想下来?”
      
      简池点点头。
      
      “行吧。”沈燕然把他放下来,一瘸一拐的简池走到他刚刚摔下来的台阶处蹲下来。
      
      刘芒莫名地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简池捏了捏石阶处的土壤,他们的手脚其实做得很谨慎,如果换作一般人可能会很难发现,这是用一种F型的黏土重新修复的石阶,外表看起来没问题,但内部实际上已经被人为腐化了。
      
      让这种黏土暴露出来的办法其实说简单也非常简单。
      
      简池想了想,他冲沈燕然招了招手。
      
      沈燕然站在不远处,啧了一声:“小朋友懂礼貌吗,不知道叫人?”
      
      “……”
      不跟畜生计较。
      
      简池脆生生地唤了声:“哥哥。”
      
      “没大没小的。”沈燕然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慢步过来了,“怎么?”
      
      简池从小包袱里面拿出纸,写了一个字:水。
      
      沈燕然眯了眯眼。
      
      后面刘芒开始叫嚣:“你不是说你弟弟腿断了吗,他怎么还能走路?你们到底在研究什么,是心虚害怕了吗?”
      
      沈燕然随手扔了块石头,不偏不倚地砸在刘芒的腿上:“闭嘴。”
      
      “……”
      四周安静了。
      
      沈燕然对王二胖说:“带水了吗?”
      
      “我带了。”徐旺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小瓶水递过来,“沈哥。”
      
      沈燕然接过后扔给简池。
      
      简池没有过多地解释自己到底要水做什么,他自己也没想到沈燕然会这么干脆地配合。
      
      但事实是,沈燕然真的二话没说就满足了他看似突兀的要求。
      
      简池低垂下脑袋开始把水浇在石阶被毁掉的地方,月光冷寂地洒落下来,石阶损坏处,忽然变得殷红一片。
      
      徐旺脸色一变:“掺了东西?”
      
      不远处的王二胖反应得也快,当即又踹了瘦高个一脚:“你们真行啊,还想作弊?”
      
      沈燕然眯了眯眼,看向后面的刘芒。
      
      刘芒的气焰已经不复之前的嚣张,他目光闪烁:“这,我怎么会知道这石阶有问题呢?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啊。”
      
      沈燕然冷笑了一声,他站起身,月光下,青年像是一只蛰伏于黑暗的野兽,蓄势待发,随时都会露出獠牙,给人致命的一击。
      
      他慢步走过来,一直到停在刘芒的面前。
      
      刘芒被王二胖钳制着,有些惊恐地望着面前的人:“沈燕然,你,你想做什么?”
      
      沈燕然伸出手挑起了刘芒的下巴:“你还记得输的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刘芒颤抖道:“你们又没赢。”
      
      后面的简池无声地把小旗子给举了起来,晚风吹拂过来,小旗子随风招展,可以说是十分嚣张了。
      
      刘芒:“……”
      
      沈燕然嘴角勾起了恶劣的微笑:“你就和你的弟弟好好享受这美妙的夜晚吧。”
      
      瘦高个不住道:“不行啊哥哥,我,我的腿……”
      
      刘芒也道:“我们不会待在山上的。”
      
      “是吗?”沈燕然威胁道,“如果被我发现,你敢私自下山,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
      
      “……”
      冷风直吹,让人不寒而栗。
      
      后面的简池吹了一会儿风,有些生气地看着前面的沈燕然。这个人到底还有完没完了,不是说好了结束就回家的吗?
      
      许是他的眼神太怨念了,沈燕然终于转过身,过来把简池抱起:“走了。”
      
      王二胖他们一看沈燕然要走了,便也收手走了。
      
      今天实在是闹得太晚了,简池在回去的时候就累得不行,这具身体真的太弱了,很容易困,他迷迷糊糊地回了家,被人放在卧室后就睡了。
      
      直到系统的提示音把他吵醒:“嘀,现在发布任务:让沈燕然为父亲准备生日礼物,完成任务奖励10点生命值。”
      
      ???
      什么狗屁任务。
      
      简池正准备继续睡,系统却坚持不懈:“宿主,你的生命值已经不足10点,请尽快充值。”
      
      “……”
      
      大清早的阳光透过窗帘落进来,舒服惬意。
      
      简池慢悠悠地从床上起身,看向门口,外面也是同样地吵,楼下的客厅不知道在发生什么激烈的事情,听起来乒乒乓乓的。
      
      他打开门,就听到楼下传来少将的声音,饱含着愤怒:“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从今天开始,你的车,全部没收!”
      
      桌椅发出了刺耳的吱呀声,沈燕然蓦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他冷笑:“行啊,要不你再把别的也没收了吧,我这条命你也收了,多省心?”
      
      “你……”一贯沉稳的少将看起来被气得不轻,“逆子!”
      
      沈燕然嗤笑一声,直接走了。
      
      屋内一片狼藉,一地全都是刚刚少将生气的时候砸得稀碎的东西,仆从们站在一边不敢说话,少将正生气呢,不经意间抬头看到楼上的简池,他收敛了怒容,示意管家去把简池带下来。
      
      简池从楼上走下来,站定在少将的面前。
      
      刚刚还雷霆大怒的少将沈镇国此刻却恢复了冷峻,他沉声道:“这些天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简池点了点头。
      
      非常习惯。
      这些年被沈燕然这个畜生气习惯了。
      
      沈镇国脸上有了一丝微笑,他道:“你旁边的哥哥没有为难你吧?他虽然有的时候顽劣了一些,但性子是好的,你不用怕他。”
      
      简池犹豫了一下,继续点头。
      
      “如果可以的话……”沈镇国轻叹了口气,“算了。”
      
      少将大人站起身,对身后的管家说:“照顾好这孩子,我先走了。”
      
      管家毕恭毕敬地点头,恭送少将出门,顺便还让身后的简池跟着一起走。上车之前,沈镇国还转过身对管家说:“燕然那孩子,你晚上让人多准备点东西给他吃,他一生气就不吃东西,今天一天肯定不吃饭了。”
      
      管家微笑:“您放心,我明白。”
      
      沈镇国又侧过身子摸了摸简池的脑袋:“我听管家说你是会说话的,只是说得不多,没关系,要多练习,府里有最好的医生。”
      
      简池有些僵硬,他不太习惯这么亲密的接触,也不习惯把脑袋这么脆弱的地方放在别人手下。
      
      但是……
      算了吧。
      
      沈镇国见这乖乖巧巧的孩子有些僵硬,只觉得他肯定是没有受到过关爱,于是更怜悯了些。
      
      等他走后,管家说:“少将大人希望您能和少爷多接触接触,因为少爷并不爱沾家,对家里每个人都十分抵触……”
      
      简池皱了皱眉。
      
      对于沈燕然的过去,他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但他记得最清楚的一点就是,沈镇国是英年早逝的,去世的时候才39岁,听说那年沈燕然才18岁。
      
      简池心头一紧,从小包袱里面拿出纸来写字给管家看:“少爷今年多大?”
      
      管家有些微讶,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告知:“17岁,明年就成年了。”
      
      “……”
      居然这么快。
      
      从刚刚的情况看来,这对父子的关系并不好,但是沈镇国其实还是关心沈燕然的,总的来说,这个父亲还算及格。
      
      简池陷入了沉思,他道:“系统,你为什么偏偏把我送到这一年来,你想做什么?”
      
      系统说:“宿主,等你做的任务多了,你总会知道的不是吗?”
      
      简池的脸色有些阴鸷。
      
      半晌。
      他轻笑:“等我全部知道的那天,系统,那就是你的忌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蛮头辰、笑笑 的地雷~
    ————
    系统:虽然你威胁我,但等你全部知道了,你还是要对我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嘿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