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初见司马荇 ...

  •   “不过一句话而已。”男子走到杨乐夭身旁,视线却是看向柜中,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满意的。
      
      “公子今日两次助我,在下实在不知该如何感谢!”
      
      刚刚在食为鲜,张之阡明明已经怒了,这疯狗因着四皇女的关系,到处惹事生非,她后来回想了下,自己今日只带了千红,若是真给她发了疯,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真要感谢,不如把手中竹簪割爱如何?” 不明白杨乐夭为何说两次助她,男子突然生了戏谑之心。
      
      “这有何难,刚刚公子在食为鲜救我于危难之中,乐夭无以为报,舍一支簪子又有和难。”
      
      “小姐怕是认错人了吧,奴家今日并未去食为鲜!”帷帽男子这下确定杨乐夭是真认错人了。
      
      “怎么会?”一样的身形,一样的帷帽,就连白袍下角绣的竹枝都相似,杨乐夭笃信自己没认错人,但想着男子连装扮都如此隐秘,恐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继续深究。
      
      她把簪子交予身旁伙计包装起来,并让其他伙计下楼喊了千红上来。
      
      千红带着两支打包好的簪子上来,跟她报了下价,两人一合计,加上竹节簪,正好还差了一百两。
      
      “你是掌柜的吧,这里是一千二百两银票,还差一百两,掌柜可否遣人随我回定远侯府取回?”
      
      “原来是定远侯爷,恕在下眼拙,失礼了。”掌柜连忙行礼,“一点银子而已,何须如此劳烦,下次侯府遣人过来采买时补上就是了!”
      
      杨乐夭笑笑,果然是无商不奸,一百两银子就拉着一个固定客户,以后府中饰品采买不选玉竹轩都不好意思了。
      
      “公子帮了我许多,还未请教公子芳名。”杨乐夭突然想起,被帮了两次,她还不知对方的名字。
      
      “侯爷客气了,奴家复姓司马,单名荇,青荇的荇。”司马荇半蹲褔了个礼。
      
      “司马公子就不要多礼了,我叫杨乐夭,司马公子直接喊我夭夭就行!”果然是他,张之阡刚刚可不就称呼他的名。
      
      “荇还是称侯爷为杨小姐吧!”
      
      “也行!”杨乐夭知道对方这是守礼,是自己唐突了。
      
      这时,掌柜的递上包装好的簪子,杨乐夭接过来递给司马荇,“司马公子,请笑纳。”
      
      “荇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岂能受杨小姐如此大礼,还请杨小姐忘了刚刚荇的玩笑话。”
      
      “司马公子帮了我,若是不收这簪,我心难安!”
      
      “这...”司马荇为难了会儿,双手接过,“那荇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杨乐夭望了望外面天色,已然不早,便向司马荇告辞,领了千红匆匆回府。
      
      临窗看着杨乐夭远去的背影,司马荇转身走进里间。
      
      侍儿为他脱下帷帽,服侍着他坐下,而刚刚还一脸油滑的王掌柜,此时却笔直站在司马荇面前,脸色诚惶诚恐,“主子,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若不来,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司马荇容貌倾城,脸色却难看的紧。
      
      “主子,属下知错!”不管主子说什么,认错就行,这一向是王掌柜的保命法则。
      
      “白翠翠打碎的簪子可赔付了?”
      
      “回主子,赔了。”王掌柜从袖中拿出一叠银票递了过去,“都是一千的面额,一共八张,白翠翠打碎了的那七支簪子总额是五千三百八十两,这样看还多赚了些。”
      
      司马荇点了点头,却没接过银票,“收了入库吧,明日再去玉房催催,尽快补了上来。”
      
      “是,主子。”王掌柜顿了顿,还是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白翠翠是京兆府尹白珊珊的妹妹,我们此时将她激走,若她今后来找麻烦咋办?”
      
      “明日我让阿香过来。”司马荇考虑了一下,“她若是带人来买玉,你自当卖个好,给个优惠,若是来闹事,直接扔了出去,之后派人告知我一声,我自会解决。”
      
      “是,主子。”阿香是主子身边最得力的护卫之一,有她在,谁敢闹事。
      
      “另外,派人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玉竹轩守誉不得而为,他人会理解的。”白翠翠心胸狭窄,必会报复,他只能先下手为强。
      
      “是,主子英明。”若主子身为女子,只怕早在朝堂之上耍弄风云,又岂能困在这方块之地中。
      
      “主子,这簪如何处理?”王掌柜的看向桌上精致的木盒,询问道。
      
      “郑琦那老家伙不是说杨乐夭摔坏了脑子吗?”司马荇拿出竹节簪把玩着,如玉般的长指衬的簪子更加晶莹剔透。
      
      “额,定远侯真摔了吗?属下还以为那是许探花家的公子要悔婚,故意放出的谣言呢?”
      
      “怎么说?”司马荇坐正了身子,一副八卦的样儿。
      
      “就是前些日儿,许家奴仆拿了些图样过来,说要定做一些玉饰,属下留了个心眼,打听了下,原来许家公子要退婚,但侯府给的聘礼中不少用作打点人脉,如今只好凭着印象花了图来新做了,要的很急。”
      
      “哦,有意思!”司马荇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那这簪就先收着吧。”
      
      身后的侍儿连忙接过司马荇手中的竹簪,小心的放入盒中收起。
      
      “派人传信许家,就说加急可以,费用双倍。”临了出门,司马荇转身吩咐道。
      
      “额,是!”主子这是在趁火打劫吗,许家小姐如今做了探花娘,身份不一样了,许家公子又才貌双全,自是想攀附更好的人家,如今就算报再高的价,只怕许家也会应许。
      
      其实就她看来,许家公子嫁入侯府再好不过,定远侯府虽光景不如当年,但好歹人际关系简单,上不需要伺候公婆,下不要相处妯娌,入了府就是正正经经的主夫,岂不比进了那些精贵望族府内争夺宠爱要强。
      
      这么一想,自家公子其实挺适合嫁入这样的人家的,可定远侯府如今这般,只怕司马府是不肯下嫁的,算了,自己这是在杞人忧天了。
      
      王掌柜甩头挥去脑中乱糟糟的思想,当即遣人去许府说加钱的事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